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二十五节 待岗青年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二十五节 待岗青年

  “嗯,不知道老白感觉如何,副省长到省会市的市委,元济,现在你倒是可以和他多交流交流了,你们啥时候走?明天?”赵国栋随口问道:“老白也代表?正好你们可以借助这个会议见见面,聊一聊”

  “明天上午的飞机,一起走,你呢?是打算继续在昆州呆几天,还是回京里,或者去安都?”吴元济点点头,他代表,5号人代会开幕,4号都要报道,省里边都是统一行动,自然只能服从安排,赵国栋倒是好,这个骨节眼儿上免职,幸好赵国栋也不是滇南代表

  “看,你们这一开会就是十天,难道我还能在昆州傻不楞登的呆十天等你们不成?反正我现在也是闲人一个,另有任用的另外一个代名词就是你小子就给我好好悠着等候通知,换到古代,那就是候补待放,望眼欲穿啊,据说有等到终老一生也没有捞到实缺的”赵国栋自我解嘲般的调侃道:“但愿我不要也走那条路”被赵国栋的黑色幽默弄得哭笑不得,吴元济发现赵国栋这个家伙任何时候都能迅调整好心境情绪,保持着一种很乐观加嬉皮士的自我修复调剂的心态,一般人很难做到这一点,就算是自己要想实现这种心态的转变,都不容易

  “国栋,我看了看文件,这一批大多是地方上的异动,中央部委恐怕都要等到两会结束了去,届时恐怕还有一动”吴元济若有所悟的道:“这一波动作是不是也是在为明年的做准备呢?”

  “?恐怕还早了一点?至少还得有一年半时间,算是届中的一个小调整”赵国栋一边思考一边道:“这其实也是一个正常的陈代谢,我看了看退下去的领导,大多是四十年代出身的,在年龄上也有较为明显的分布性,现在中央不集中在一个时段上进行调整,而采取这种渐进式的调整,也是一个考虑,我觉得对于地方上的影响也要小得多,也有利于政策贯彻的连贯性”“唔,很多人对于你的调整只怕都很意外,你才来咱们滇南一年,很多人都很看好你,觉得你可能会在滇南呆上三五年呢,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走”吴元济也有些有遗憾

  赵国栋既是盟友,同时也是潜在的竞争对手,蔡正阳对于赵国栋相当信任,这也从某种程度上削弱了自己在省委面前的话语权,赵国栋一走,自然会出现一个空白档需要人来填补,这是自己的机会,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考虑,蔡系力量刚刚通过去年的一连串动作取得了绝对优势,但是现在赵国栋一走,会不会又产生其他变化,也很难说

  虽然现在是商无病接任了组织部长,省委秘书长这个职位暂时空缺,但是估计很快就会有人选出来,但是蔡正阳那边吴元济都还没有听到口风,在秘书长人选上谁会出头也是一个很耐人寻味的信号

  吴元济很想从赵国栋这里获悉一些东西,赵国栋现在对于滇南来说已经是局外人了,对于吴元济来说,现在和赵国栋拉近关系,有百利无一害

  吴元济复杂的心思赵国栋并不完全知晓,事实上他现在也已经把自己从滇南这个格局里了,留下的也不过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但也需要解决

  比如丁立强的问题,还有潘巧的问题,以及向军的问题

  霍云达走到现在这个份上,已经是相当快了,他需要一些时间来积累和消化,欲则不达,这句话对他现在很适合,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埋头扎扎实实干点成绩出来

  丁立强的问题最为简单,相信无论自己到哪里,吴元济也不可能连这个面子都不卖,一个科级干部,对于他们这个层次来说,简直就是连易如反掌都谈不上,只需要稍稍提及,甚至不需要现在,多的是机会

  向军也不是问题,他现在在红山干得很出色,他自己也比较满意目前的工作,李庆也算是知趣,向军进了县委常委,至于日后的造化,主要还是靠他自己了,当然在合适的时候,赵国栋也不吝于点拨一二

  潘巧的问题比较复杂一些,赵国栋原本以为潘巧会愿意留在省委组织部,但是在知晓了赵国栋即将离开时,潘巧表示不愿意再继续留在滇南

  赵国栋曾经为潘巧考虑搁在昆州市委,相信吴元济也要卖自己这个面子,但是潘巧也拒绝了,对方表示如果可以,她宁肯回宁陵

  这可把赵国栋难住了

  回宁陵当然不是问题,无论是钟跃军还是焦凤鸣,赵国栋这一点面子还是有,关键在于回去之后你潘巧还能安排到一个合适而又让你满意的位置么?赵国栋他不可能为你潘巧的具体工作再对钟跃军和焦凤鸣发号司令指手画脚

  赵国栋感觉到潘巧似乎有点意思想要跟着自己走,自己到哪儿,她到哪儿

  如

  如果潘巧是男性,那他求之不得,潘巧工作风格很是符合赵国栋意图,尤其是在了解揣摩赵国栋工作意图上相当有悟性和灵性,几乎是赵国栋思路走到哪里,她的准备工作就能提前跟到哪里,潘巧主持部办主任这一段时间里可以说是他工作最为舒服的一段时间,什么东西只要一问潘巧,都能马上给你拿出来,让赵国栋甚至觉得缺了潘巧,自己现在未必能适应了

  只可惜她是一个女人,一个和自己年龄相若且长得相当漂亮相当有味道的一个女人,老公又不在身边,这就是一个隐性炸弹,自己到滇南担任省委组织部长把她调到部办主持工作就已经引来一些非议,田永泰也曾经提醒过他在潘巧的使用上要慎重,建议他最后把潘巧放在其他处室,不要放在身边,赵国栋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她放在了部办,他觉得潘巧适合这个工作

  但是现在自己要走,如果还把她带在身边,不说可行否,仅仅是可能的负面影响都能把他给淹没,他还不至于不智至此

  赵国栋估计自己日后在回滇南的可能性不太大了,潘巧大概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要很坚决的提出离开,甚至宁肯回宁陵,以她现在的副处级身份,回到宁陵也就是到哪个区县里担任副县长或者常委,这对于潘巧来说真的是最好的结果么?

  潘巧丈夫是宁陵师专一名讲师,好像是教授历史的,两口子关系好不好赵国栋不清楚,但是两人没有孩子这一点让赵国栋曾经很惊讶,也不知道是不是丁克家庭,但是赵国栋在宁陵工作期间也只看到过她丈夫出现过一次,所以赵国栋还有些印象,挺斯文一个知识分子,两个人似乎很少走在一块儿,也不知道这样的家庭怎么维持下去

  潘巧不愿意留在滇南,赵国栋也只能遂她愿

  但是在目前来说,连他自己都是一待业青年,遑论其他,所以目前还只能保持现状

  和商无病的交接很简单,部里边开了一个简单而隆重的会议,就算是完成了交接,会上赵国栋也是颇为感慨的一一部里边的同僚们道了别

  在春节前,有些预感的赵国栋也就做了一些准备

  方夜白从政研室主任位置上摆到了干部二处处长位置上,接替了孙幼来,也算是为对方奠定了一个向部务委员奋斗的基础,至于说日后能不能有所造化,那就要看他自己的奋斗了

  赵国栋也和商无病交换了自己关于推动部里边干部和地方上干部交流任职的想法,这也得到了商无病的认同,预计商无病也将会继续推动赵国栋的这一做法

  和常委们的道别也显得很有意思,虽然是面临着要进京开人代会,但是常委们还是齐刷刷的参加了赵国栋的欢送会,只是这一送却不知道往哪里送,文件上只落了个另有任用这一说,就把赵国栋给悬了起来,大家在敬酒时也只能含含糊糊的表示祝贺,但到底是祝贺什么却无言以对,难道是祝贺待定?

  即便是知晓赵国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是走发改委,但是在一天中央文件没下来之前,那都存在变数,走到这个层次的人自然也就不去刻意深问,大家心领神会,谈些风花雪月或者即将到来的两会大事,总胜过在这个问题上的探讨

  在赵国栋的送别会议上还有另外一个主角,那就是陶和谦,虽然对方表现得风度翩翩,笑语如珠,甚至是相当的豪情万丈,但是越是如此,就越能感觉得到对方内心的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