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二十六节 几家欢乐几家愁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二十六节 几家欢乐几家愁

  会后陶和谦可能就要辞去滇南省人民政府省长职务。可能的去向是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局长。

  这应当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去处了,但是对于陶和谦来说,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打了一场败仗,而且将会是一蹶不振的大败仗。

  他意识到他的离开将是滇南本土派力量走向衰落的开始,虽然张保国可能会接任自己的位置,但是他认为张保国本质上是一个善变的没有明确政治主张的干部,他的貌似果敢坚决不过是表面文章,陶和谦坚信他张保国根本没有具备凝聚滇南本土干部的魅力和力量,宋国梁和他根本就不会相互信任,面对新一届的滇南省委班子,他只会在蔡正阳的铁腕和手段下屈从,滇南将走进一个或许相对平静但是未必最好的时代。

  赵国栋的离开不过是一张遮羞布而已,陶和谦可能未曾想到过他的努力换来的只是这样一个貌似平衡但内里却绝不公平的待果。

  人们总是想要往好的方向想,却不愿意把现实的残酷性和问题的复杂性考虑进去,只有等大幕真正解开之后,你才会发现这一切远非你想象那样美好。

  这就是现实。……”……

  一直到全国两会正式开始,赵国栋都没有能从繁琐的应酬中脱身开来,虽然只有短短一年时间,但是赵国栋的大刀阔斧既伤害了无数人的利益,但是同样也造就了不少因此而命运改变者,比如孙幼来、丁华、方夜白、曹子达、又比如王烈、叶庆川。

  王烈在玉河的战略取得了空前的成功,这甚至带给了昆州的吴元济无限压力。

  玉河雄厚的财政实力和王烈提出的宽松政策环境,再加上针对性极强的战略主导政策,玉河市经济开发区几乎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滋味,随着几家龙头生物科技企业的落户,加上各种资源整合后的研发平台紧锣密鼓的建设起来,玉河市独树一帜的打造中国基因谷战略也开始熠熠生辉,王烈甚至提出了要在三到五年内实现玉河主导产业的彻底转型,要让生物产业在三到五年内对烟草产业的超越,实现生物、烟草、光电三产业比例的三二一架构。

  王烈的构想得到了赵国栋和杨彪的大力支持,事实上王烈甚至有些感谢赵国栋把自己从昆州市长这个位置上解脱出来,如果不是赵国栋作通自己的思想工作,让自己毅然舍弃了昆州市长这个鸡肋位置,他怎么可能在玉河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上一展胸中抱负,又怎么能够有现在玉河欣欣向荣的气象?

  他现在甚至可以游刃有余的推动生物产业和光电产业在玉河经济开发区的滋长,玉河市雄厚财力搭建起来的扶持基金对于一些中小企业尤其是科技型的中小企业起到了极大的孵化作用,而有了政府的扶持孵化基金作为依托,风投资本也在大踏步涌入玉河的生物产业园和光电产业园,汉登国际、英杰资本、沧海投资等多家风投资本也都在抢滩这里,仅仅半年时间不到,已经有将近十家中小企业接受了风投资本的注资,形成了一个相当鲜活的产业现象。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王烈才会专门从玉河赶回到昆州,要专门为赵国栋线行。

  叶庆川和王烈的感觉虽然不尽一致,但是对于赵国栋离去的不舍却是相同的。

  赵国栋的离开在他的意料之中,但是其速度之快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料,按照他的设想赵国栋应该会在明年离开,但是赵国栋把这个时间提前了一年,这也让叶庆川有些遗憾之余也同样艳羡,他已经获知赵国栋到国家发改委担任副主任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这一步的跨越非比寻常,对于一个副省级干部来说,发改委副主任比起一个省委副书记来说也许更无限接近正部级干部这个儿台阶。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与赵国栋保持一个良好的私人关系都是上佳选择,更何况赵国栋对于自己也一样有扶持之恩。

  昆文高速公路的正式立项开建,为文城地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加上鑫达集团在文城的项目也开始进入了全面动工开建阶段,文城地区的招商引资活动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进展,连带效应让文城地区获益匪浅,不少东部向西部转移的产业也开始把目光投向了文城,尤其是在滇桂铁路和昆文高速公路两大项目都将经过这个潜在因素影响下,文城地区的形象似乎也一样子变得现进了不少。

  文城地区经济发展增速的提升和城市基础设施以及道路基础设施的大幅度改善,也使得叶庆川对日后文城的发展踌躇满志,只不过在这个时候赵国栋的离开让他有一点黯然遗憾,但是想到赵国栋可能登顶国家发改委,有这样一个奥援存在,对于文城地区来说这又将蕴藏着难得的机遇,而从某种角度来说,赵国栋担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也许要比他担任组织部长对文城的发展更有利。

  连续几天的线行式宴请让赵国栋真有些招架不住了,从中午排到晚上,像这种以自己为主客的宴请,又不可能串台,所以连续四天下来,赵国栋觉得自己走进昆州的各大酒店,脚都有些发抖,实在是有些吃不住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暂时离开昆州,休养生息几天,正好可以趁着大佬们都去开人代会了,现在自己的去向也没有落实下来,踏踏实实安安心心休息凡天。……“……

  “咦,是你?你要回安都?一个人?”

  裴宜漂亮的月牙眼儿里露出一抹惊喜的表情,一对小虎牙俏皮的亮出来,合体的空乘制服穿在她身上也是该凸的凸该凹的凹,这东航的制服秀都搞到了真正航班上来了,一个脸蛋滟丽身材上佳的女孩子再穿上特意设计的各季制服,真不知道是在为服装生产商还是东航打广告。

  “一个人不行么?”

  赵国栋手中只提了一个矩。大包,赵国栋喜欢高田贤三设计包的风格,给浪漫的法国风情带来了精致实用,又能装,看上去也没有多少浮躁,很适合他自己的味道,“你也一人?呃,莫兰呢?”

  裴宜脸上露出一抹惊讶,“莫兰姐休假了,她请了一个月假,你不知道?刀刀刀”“知道什么?”

  赵国栋有些讶异的瞅了一眼这个丫头,觉得恐怕使出了啥事,“我前年已经调到昆州了,你知道啊,现在很少回安都那边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裴宜欲言又止,似乎不想提及这个话题,但是看到赵国栋的确一脸疑惑,本想说两句,但是这个时候正是客人们开始陆续登机的时候,赵国栋乘坐的是公务舱,坐在前面,客人们都要经过,所以也就只能摇摇头,小声道:“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如果你有空,要不到机场,你等我一下。”

  “好。”

  赵国栋相当简洁干脆的回答道,这个时候他意识到恐怕不是莫兰出事情,而是王甫美出了问题了,否则裴宜完会没有必要用这副惊讶中略带疑惑的表情。

  昆州到安都的班机东航每天都有四班,加上其他航空公司的,大概也就在十班左右,不算多也不算少,这说明昆州和安都来往也不算密切,只能算是普通。

  不过滇航被东航兼并之后,昆州出港的航班东航还是比较重视,也希望东航能够在大西南树立一个典范,所以航班质量都还不错,准点率和空乘质量都算是上佳。

  一个多小时之后,赵国栋已经在安都太平机场的候机厅外停车场里等候着了。

  是蓝黛来接的机,她是开赵国栋家里那辆有些年成的奥迪来接的赵国栋,没想到赵国栋居然是带着一个比自己还要小几岁的空乘一起出来了,这让蓝黛心里边涌起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来。

  不过很快她的那一抹说不出的情绪很快就被两人的谈话所冲刷掉了。

  裴宜同样也被来接赵国栋的这个女孩子给震得不轻,至少是一米七五的个子,这在南方女性中简直就是另类了,但是那身材简直一级棒,即便是很刻意的用职业套装来掩盖,同样无法遮掩那澎湃挺拔的胸型和浮凸有致的臀腿,那白暂的肌肤和油黑如水葡萄一般双眸加上略显冷峻的表情,完全就是标准的国际模特形象。

  这个女孩子至少比赵国栋要小七八岁吧,裴宜听莫兰说起过赵国栋老婆在京里上班,而且只比赵国栋小两三岁,肯定不可能是这个虽然也说着一口相当标准普通话的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