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二十七节 风雷隐隐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二十七节 风雷隐隐


  不过疑惑加好奇也只是一瞬间,裴宜的心思很快就被赵国栋的询问吸引过去了。

  蓝黛也没有刻意掩饰什么,叫赵国栋依然如往常一样国栋哥「这让裴宜也意识到似乎这个单从外貌形象看起来不是一般化出色的女孩子和赵国栋关系不试厂,但是又好像不太像那种传说中的非正常关系。

  赵国栋调到漠南去了裴宜也是从莫兰那里隐隐约约听说了,只说赵国栋调到漠南省委组织郜当部长,具体情况怎么样也没有说,裴宜也是过了春节之后才调整为要飞昆州航线了,原本就琢磨着哪天要去叨扰赵国栋,没想到就能在航班上遇着。

  蓝黛驾驶这辆奥迪已经相当熟练了,在机场高速路上轻而易举的跑上了一百二。

  从安都太平国际机场出来可以直接上机场高速,机场高速原来感觉相当宽敞,路况也好,但是几年过去,给赵国栋的感觉是机场高速的车流量逐渐有些饱和了,而且路蜣也不太好了,路面上坑坑洼洼,到处都是用沥青修补的深一块浅一块,看上去就像是叫花子打了补丁的衣服,路边的栏杆上也是灰尘扑扑,铝制的防撞波形护栏被厚实的土灰遮掩,混合着雨迹,看上格外刺目。

  这里是从机场通往市区的必经之路,也算是安原和安都的颜面,可是这般情形确实让人不太舒服,也不知道安原省和安都市里边的有关部门和领导怎么就能熟视无睹。

  “你是说王备美出了问题,这一段时间都在家里休息,心情不好?”赵国栋讶然的张大嘴巴,返似乎不太可能吧?这过年才一个多月时间,记得自己在去年十二月还和王甫美通过电话,也没有感凳刹啥问题,春节期间由于太忙,加上又和刘若彤出去度假了几天,也就没有和在安厚的朋友同事联系,怎么就这一两个月时间,就出了这么大状况?

  但是王甫美既然没有被限制人身自由,那也就意味着他的问题不可能有多大,那会是哪方面的问题?

  “裴宜,他与莫兰结婚和这件事情有关系么?”赵国栋皱起眉头问

  道。

  裴宜脸色变了一变,似乎有些犹豫,咬着嘴唇想了一阵之后才道:“莫兰姐和王大哥都结婚有大半年了,但是那个女人还是一直在纠缠王大哥,经常在诽谤侮辱莫兰姐,莫兰姐也一直忍辱负重,我不知道是不是和这个有关系,但是777777:

  赵国栋知道裴宜肯定隐瞒了一些什么,王甫美是千州市委书记,正经八百的地厅级干部,安原省委不可能因为他个人婚姻问题而把他给拿下,你要说有些影响可能会有,但是这样搁在家里闲置,似乎就有些出格了,除非因为这个婚姻问题牵连出了其它问题来。

  “裴宜,美哥现在和莫兰都还在安都么?”赵国栋想了一想,王甫美出了这么大事情却没有给自己打电话,肯定在这个问题上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是他和莫兰之间的关系赵国栋早就知道,这还有什么不可以告人的秘密?出这么大状况,他却秘而不宣,宁肯自己恐着,这倒是真令人感到蹊跷,赵国栋觉着这多半有些啥个人**在里边。

  “我不清楚,但是赵国栋对

  纪委监察那边不算太熟透,那么唯一能够使用的渠道就是组织部这边了。

  周益明在赵国栋离开宁陵赴溴南走马上任之后和赵国栋反而联系得更多一些,去年一年里,周益明在五一节和国庆节都打来电话邀约赵国栋回安都坐一坐,春节更是两次打电话询问赵国栋何时回安都,俨然一副赵骨相;安排在安原省委里边的留守干部一般,这让赵国栋也是很感触。

  人之际遇你真的很难说,周易明要说和自己之前并没有太深的交往,但是后来却是是得越发近乎,你要说是志同道合绝对说不上,但是共同的利益却能让自己和他迅速靠近,自己需要一个在组织部为自己随时提供第一手可靠消息的角色,而对方则希望依靠自己和韩度的密切关系,以及在省委里边的影响力来帮助他实现升迁的梦想。

  这可以说是各取所需,只不过随着交往Q深,两人都越来越觉察到对方身上的优点和优势,周益明也非赵国栋想象的那种纯粹的趋炎附势之人,西赵国栋也非周益明最初判断的踩了狗屎运的幸运者,正是在这种复杂的交往过程中,两人算是保留了这样一种相当诡异的交情。

  周益明现在已经是安原省委组织郜的部务委员了,这其中有没有赵国栋的一力帮扶不好说,但是韩度在周益明晋位郜务委员这一关键一步上是替他撑起了的,而赵国栋·吟便是在离开了安原之后,依然和韩度保持着相当密切的联系,这一点周益明也是在一个偶然机会发现了赵国栋从韩度家中出来,而这已经是赵国栋离开安原之后了。

  告接到赵国栋的电话时,周圣明几乎是备出望外。

  “赵部长,您回安都了?您吃饭没有,要不过来坐坐,我们在松鹤楼,环境挺好,呃,几个朋友,您都应该认识,嗨,您这是说哪里话,宾州市委高书记、姚部长、蓬山县委蒋书记他们几位,那好,那好,您刚下飞机肯定也累了,我明天一早和您联系,嗯,十点半,好,一定一定D”

  高志明有些惊讶的看着鲜有如此兴奋的周处长,周益明也算是部里边的老同志了,和自己关系也不算差,在部里边浸淫十多年,大风大浪也是经历无数,离任几任部长都不倒,虽然也从未红过,但是现在好歹也是部务委员了,性格沉稳,今日确有这样的表现,倒是让他很诧异。

  “老罔,啥人啊,这般托大?”高志明故作漫不经心的道。

  “嘿嘿,老高,也是你的老熟人,赵国栋赵部长,不过现在也不是滇南省委组织部长了,中央文件都已经下来了,免了他的漠南省委常委和组织部长职务,但后边缀了一句,另有任用,也不知道赵部长下一步回到哪儿,你们说会不会回咱们安原来啊?”周益明竭力压抑住内心的喜悦,淡然道。

  赵国栋?高志明心里顿时打了一个突,是这个家伙?若是这个家伙真要回了安原,那对于自己来说可真是祸非福了。

  “那可真难说啊,省里边这一回听说也可能要有大动,现在京里边正在开两会,估摸着两会结束之后就会陆续有消息出来。”插话的是宾州市委组织郜部长姚成贵,他并不清楚高志明和赵国栋之间的微妙渊源,还以为高志明曾经和赵国栋共事过,没准儿关系会比较密切,“咱们省里边这一次如果要动,赵部长年轻有为,现在来了个待定,没准儿就是就在等位置呢。”

  比起溴南来,安原这边更是风雷隐隐,多种传闻都笼罩在安原,有说应东流要是津门市担任市委书记的,有说秦浩然要到国土资源郜的,又说苗振中要到监察郜的,有说任为峰要到桊省担任省长的,至于孙连平要是的事情更是铁板钉钉,大家都不视为新闻了。

  安原省一下子酒荡其如此多的传闻自然也有其缘由,秦浩然的传闻是很久就在流传,但是却一直未见动静,安原这一两年经济增速比起前两年明显追赶了上来,尤其是省内多个地市经济增速都有很大提高,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局面,这也是应东流之所以获得高度认可的关键,而任为峰作为常务副省长已经在安原呆了多年,其表现也是可图可点,得到了一致认同,他要晋升,也在情理之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