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三十一节 动 1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三十一节 动 1


  这么快?赵国栋心中一惊,照理说人代会之后也还有几天的缓冲期,像程序上自己被任命为发改委副主任,也需要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过一过,按照自己判断,自己的任命应该要在三月下旬中才能出来才对,没想到却会在人代会一结束就要宣布。

  “是不是有些意外?莫非你没休息够?你能闲得住么?”戈静在电话里笑道:“你要知道这一批人事动可不止你一个人,今天中央已经正式任命了你任国家发改委党组成员。”

  这一点赵国栋倒是知道,这一批人事动作不小,陶和谦也应该要在这一轮洗牌中调整,只是这样快还是有些意外,那也就意味着自己和陶和谦的先后离开相距时间也不过就半个月时间,这可是比较少见的。

  “戈姐,能透露一下还有哪些动了么?”赵国栋隐隐约约知晓一些这一批动静,但是还是有些准确。

  “你这么关心别人的事情干啥,陶和谦到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你应该知道吧?”戈静在电话里也没有隐瞒什么,这其实很多人都知道,即便是正式文件出台也就是两三天内的事情。

  “这我大概知道,还有么?安原这边有动静么?”赵国栋感觉到戈静似乎藏着有话。

  “嗯,可能会有大动静。”戈静沉吟了一下,“应东流马上要走吧?”

  “啊?”赵国栋大吃一惊,不是一直说秦浩然要走,怎么会变成了应东流?应东流要走的话,只怕安原省里边其他领导的调整就不可能了,至少一段时间内不太可能了,“你是说应要走?走哪里?”

  “嗯,可能是津门,中央对津门近年来发展不太满意,你应该知道津门作为咱们国家北方经济重镇,四大直辖市之一,但是却没有能够发挥它应有的作用,现在连重庆经济都很有起色,津门不应当如此,所以中央有意要提升津门在全国尤其是在北方地区中的经济中心地位,所以应东流入选中央的视野了。”既然说穿了,戈静也就放开了。

  “应东流在安原的成熟表现很得中央的认可,虽然安都经济依然不尽人意,但是安原其他地市的发展很有亮点,产业发展也很均衡,瑕不掩瑜,他这种平衡协调发展模式得到了中央主要领导的赞许,国栋,要说这一次应东流的动,也和他能大胆果断的启用你到宁陵担任市委有一定关系,中央主要领导也对他在这一用人上的魄力颇为嘉许。”

  虽然戈静在电话里没有说中央主要领导是指谁,但是能称得上主要领导也就那么几位。

  津门历来是北方仅次于京城的第二重镇,也是京城门户和交通枢纽,尤其是远洋航运的枢纽,但是从九十年代以来津门发展就始终没有找到自己的合适定位,经济发展也陷入了时快时慢的怪圈,比起南方体制宽松、民营经济较为活跃地区的快速发展形势,津门的经济地位直线下滑,可以说看在中央眼里,急在心里,这一次中央断然启用应东流到津门,那就意味着要让应东流来扛起振兴津门的重任。

  戈静的话让赵国栋禁不住心潮起伏,应东流终于走出了这跨越式的一步,津门是老直辖市,津门市委也基央局委员,当宁法从安原走出去到南粤时,很多安原的干部都在为宁法能够进局委员序列而感叹不已,从安原省第一次成长起来了一位进入中央决策层的领导干部,这是值得大书特书的荣耀。

  虽然苏觉华也是从安原走出去的干部,但是他毕竟是在皖中省担任省委之后才一步到沪江市委位置上进的局,不能完全算是安原成长起来的干部,而宁法则是真正从省长省委一步一步走出来的,现在应东流又将续写这一个辉煌的历史。

  唏嘘感慨之余,赵国栋也突然想到另外一个问题,应东流到津门担任市委,那谁来接任安原省委的班?

  “戈姐,那谁来接应的班?是秦省长么?”按照常理应该是由秦浩然来,但是赵国栋总感觉这一次应东流走得有些突然,而事先也没有半点秦浩然要接任省委的风声,这让他感觉到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不,也算是你的熟人吧,凌部长将接任安原省委。”戈静轻快的声音很平静的传了过来。

  凌正跃?!竟然是他!居然是他!

  赵国栋讶然之余一时间竟然忘记了答话。

  原来如此!

  当初就在琢磨戈静从中宣部副部长兼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局长到中组部不可能一直担任副部长,这显得不合情理,要么就应该是要接任常务副部长,当时就觉得是不是凌正跃要走,但是凌正跃的常务副部长位置也非同一般,如果真要到地方,一般的省委位置都还难以入眼,没想到会是到安原!

  这样一来就既合情又合理了,安原去年经济增速较快,重新反超了一度超越安原的豫省,经济实力排位仅次于粤、苏、鲁、浙四省,排在全国第五位,发展势头也向好,凌正跃出任安原省委也符合常理,这样也意味着戈静即将接任凌正跃的常务副部长了,想到这儿赵国栋心中也是一喜。

  “呵呵,那就要恭喜戈姐了。”赵国栋反应很快,只是一愣怔了之后随即反应过来。

  戈静在电话里也没有矫情,只是表示应东流的动向还要比他们这一批略晚一些,但是最迟也不会超过月底就要正式明朗化。

  赵国栋也询问了一下自己目前是不是应该要到京里等着任命,戈静也笑了起来,告诉赵国栋最好还是回昆州去把该了结的都了结,毕竟也还是在滇南工作了一年,一些人脉关系能够维系的也要维系好,毕竟日后到发改委工作,和下边打交道时间也很多,尤其是一些经济职能部门和重要地市州。

  滇南也是今后几年国家西进南下战略的重要桥头堡,估计几年之内还会有一系列的大型工程和项目陆续在滇南实施,这也就改委和滇南今后往来还会相当频繁,在下边能够良好的人际关系,也有助于在发改委里边的威信建立。

  戈静相当中肯的建议让赵国栋颇为感激,自己在这些方面的确还是稚嫩了一点,自己在这方面就没有想到这么多,除了关系较为密切的几个人外,其他人自己能推都推了。

  戈静的一番话实际上也就是在点拨自己,上边有过硬的人脉有助于你在下边建立威信推动工作,而下边能有良好的关系同样有助于你在上边展示自我凸显能力,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对立统一关系,就看你怎样来把握。

  赵国栋的这个电话打得够久,古小鸥和乔珊看到赵国栋走到一边去接电话就知道肯定是重要人物打来的电话,她们俩也都已经适应了赵国栋的这种风格,对方一般说来是不愿意在自己面前谈及工作上的事情,即便是提及也都是泛泛而谈,绝不谈及具体事宜,这已经成了一个习惯。

  “小鸥,你看他的表情,是不是很有特色?”从侧面看过去,赵国栋时而凝神思索,时而淡然而谈,时而微笑,时而皱眉,还配合着一些手势,表情的确相当丰富,也许他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也许是觉得在这个环境下没有人会发现他就下意识的放松了警惕,总之赵国栋现在的表情堪称一个话语演员的表演。

  “是不是他用这一点勾引了你?”古小鸥瞥了一眼乔珊,轻轻一笑。

  犀利的言语让乔珊原本渐渐恢复正常的脸庞顿时又红了起来,忍不住要去打古小鸥的嘴巴,古小鸥却是轻盈一闪躲开,一边摇着头叹息:“怎么,做了还怕人说?珊珊,我是为你可怜呢!你怎么能学我呢?我是无业游民,找到一张长期饭票,你呢?你不一样啊,他这种人是永远不会为哪个女人而驻足留步的,你难道还感觉不到?”

  古小鸥的话语让乔珊脸色也是一连几变,显然是对方的话语让她也有些受伤:“小鸥,这种事情难道也能用理智来约束?”

  “哎,珊珊,你别觉得我说话不好听,你和他时就应该想清楚,当然,现在事已至此,我也无话可说,我们是好姐妹,他这个人也决不只是属于你我,甚至也不可能属于哪一个女人,你要有这个思想准备才好。”

  看了一眼那边的古小鸥很罕有的幽幽一叹,生性开朗活泼的她这种表情,也是乔珊认识她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