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三十三节 准备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三十三节 准备

  从安都飞往京城的航班上赵国栋就在默默的沉思。

  这一轮调整不小,仅仅是发改委里就变动不小,除了一名副主任退休之外,还有一名副主任调任商务部党组副***、副部长,而发改委发展规划司司长升任发改委党组成员、秘书长,而原任党组成员、秘书长则升任副主任。

  目前国家发改委里边除了主任之外,还有六名副主任和一位纪检组长,其中&#第一的副主任傅泉是党组副***,其他包括自己在内的五名副主任、纪检组长加上秘书长七名党组成员,整个发改委党组一共九人,其中纪检组长许跃波还兼着国家物资储备局党组***、局长。

  国家发改委那边的效率很高,当赵国栋在滇南道别时就已经发现发改委网站上已经把自己的名字和简历挂了出来,只不过在分管工作和联系单位那一栏上还是空白,而另外一位从秘书长升任副主任的魏兴喜名字挂在自己后边,而原来的纪检组长兼物资储备局局长则位置不变。

  很多人眼中排位似乎很重要,但是在赵国栋看来排位倒在其次,关键是让自己分管哪些工作,能不能让自己一展所长。

  国家发改委应该是整个国务院系统中最为庞大的一个行政机构,由于作用责任重大,历来有“小国务院”之称,三十多个厅局司室,尤其是以掌握着国家基础设施项目以及重大经济项目的投资调控权力,可以说位高权重,所以也有人说发改委里无庸人,等闲一个副司长走出去,那也得是副省长副部长的待遇规格。

  自己这一步垮得高,但是那也得站稳,风高浪急,稍不注意就得坠落入水。

  后天自己就要到委里边正式露面亮相,估计上午先委里边处级以上干部会议,宣布这一轮经过调整的班子新鲜出炉,然后就要召开委里的党组会议,研究工作分工。

  赵国栋和戈静联系了,确认了是由戈静来参加委里边的干部大会,宣布自己和另一名副主任的任命。

  赵国栋也很有些感慨,戈静又要再一次的来宣布自己的任命,自己和这位一直在和组织工作打交道的领导似乎真的很有缘分,从宁陵到怀庆,从能源部到宁陵,每一次自己迈出重要的一步,后边都有这位领导在背后默默支持自己,这让赵国栋也是相当感动。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往往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逐渐培养起来的,而这种感情还将在日后的工作中沉淀得越发厚重。

  ***************************************************************************

  从首都机场出来,赵国栋是自己打车直接回家。

  刘若彤今天有外事接待,哈萨克斯坦国防部长率团抵京,要参观上合组织秘书处,同时还要在秘书处与秘书长及中***方一些官员进行交流,她走不了。

  华澳中心的家里没啥变化,但是赵国栋踏入这里总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生疏感,不仅仅是因为长久没有回这里的缘故,更有一种心理上的抵触感,但愿时间能慢慢消融掉这种心理壁障。

  拉开窗帘,春光灿烂,赵国栋没来由的生出一种感伤,时光如梭,买下这里作为结婚时的住宅已经有好几年了,现在京里的房价已经翻了好几个滚儿,如同沸腾的滚水一般,一样引起了民众的呐喊,称之为民怨沸腾也不为过,一套房子十年不吃不喝的说法甚嚣尘上,这对于背负了太多压力的发改委来说同样也是一个两难的抉择,现在自己又回到了这里,甚至可能会参予到事关国计民生的所有事务中。

  独自坐在靠窗的沙发中,听凭着阳光洒落在自己身上,暖洋洋,懒洋洋,安静而舒适的环境让独处的赵国栋有一种时空静止的感觉,很奇妙。

  一抹倦意袭上身,赵国栋原本想要坐在这里好好的想一想自己的工作,但是坐在这里才觉得浪费这样一个可以安然入眠的机会实在太可惜。

  不如睡去。

  当赵国栋从睡梦中醒来时,觉得自己全身都是暖融融的,透过玻璃下来的阳光似乎让自己像植物一般产生了光合作用,赵国栋看看表,已经是中午一点过了,刘若彤中午一般不回家,但是连电话都没有一个就有些奇怪了。

  猛然想起自己似乎没有开手机,赵国栋这才翻出开,家里边没有安座机,这是刘若彤的主张,她不喜欢被人打扰,就像她说的,手机已经可以替代一切了。

  打开手机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刘若彤发来的,询问到家没有,赵国栋回了一条,安全到家,休息中,很快刘若彤又回了一条,好好休息,准时下班。

  赵国栋站起身来,他觉得需要洗一个澡。

  回家洗一个澡不仅仅是生理需要,也是心理需要,暗示自己已经重新步入这个家庭的正常轨道,而外边的一切暂时需要和自己分开了。

  在安都的两天里让赵国栋重新体会了一回疯狂的味道,古小鸥和乔珊就像是两个敲骨吸髓的妖精,似乎想要把自己榨干,赵国栋不知道这两个丫头怎么会突然变得这样疯,连一向颇以自己身体自傲的赵国栋都觉得一直这样下去只怕自己就要败在这两个丫头手上了。

  摇摇头,赵国栋拉开衣柜寻找着自己的衣物,自己的衣物整理得很平顺,虽然自己很少用,但是刘若彤还是替自己准备得很齐全,赵国栋心中涌起一丝歉疚感,不仅仅是对刘若彤,他想起在安都,罗冰,徐春雁,那里似乎都要算是自己一个家,虽然自己一样回去很少,但是她们的衣橱里从外套到***,再到鞋袜,同样替自己准备的齐备,而自己??????

  温热的水流从头冲到脚,赵国栋静静的伫立在水柱下,听凭水流从自己身上慢慢的冲洗而下,他甚至懒得***一***自己的身体,在离开安都时他就已经洗了一个澡,现在不过是用这一个澡来洗去心中的某些东西罢了。

  刘若彤站在赵国栋面前认真的打量了一下很有些不耐烦的赵国栋,纪梵希的休闲西装一样具备了贵气,不过穿在赵国栋身上似乎就多了几分野性,这正好符合赵国栋的审美观,太过于绅士肃穆风格和太过于放纵的嬉皮士味道都不是赵国栋所喜欢的,他更喜欢中庸。

  “行了,行了,又不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我到安原省委第一次参加常委会,到滇南省委常委会上第一次露面,页都没有这么多讲究,难道说我穿得差一点,就让我掉份儿了?”赵国栋看着有些不依不饶在自己身上实验的刘若彤,无奈的道。

  “那不一样,安原省委里边,那你是熟人了,大家都认识你,你是啥风格大家都了解,滇南那边好歹有个蔡正阳替你扎场子,没人会把心思放在这上边,而这一次不一样,你是第一次踏足发改委这样的单位,可以说第一印象很重要,甚至决定了你在发改委里边能不能顺一些。”

  刘若彤越来越像是在进入角色了,这不但是赵国栋的印象,也是她自己的感觉,虽然她也觉得自己有些太讲究了,但是这第一遭,怎么也得讲究一些,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还有这么夸张?”赵国栋不以为然的撇撇嘴,“如果都是一帮以貌取人的家伙,这个发改委就不该叫发改委,而改叫审美办了。”

  “你!”被赵国栋有些放肆的言语弄得有些不高兴,刘若彤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对方,好在赵国栋说归说,但还是没有动,听凭着刘若彤在他身上打理拾掇。

  “好了,好了,听你安排行了吧?你咋弄我咋受着,一切按照你的意见办。”赵国栋主动退让了一步,这种事情上和女人较劲儿是最不明智的,何况对方也的确是为自己好。

  虽然是头一晚就准备好了衣物,但是在早上还是足足花了半个小时才算是把赵国栋彻底包装好,又让赵国栋在镜子前自我体味感觉了好一阵,直到赵国栋一连串的表扬这一身简直令人惊艳,刘若彤才算是放了赵国栋一马。

  秘书和车都应该在门口等候着了,赵国栋看了看表,提起自己的包,昨天委里边的秘书长就和自己联系了,问清楚了赵国栋的住处,告诉他到时见车和秘书会准时到他门口接他,这样周到的服务让赵国栋也很是意外。

  连秘书、司机都已经替自己安排好了,似乎自己也就没有选择余地了,但愿这两位自己的“贴身人”能够让自己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