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三十五节 初谈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三十五节 初谈


  中组部是位于西安街上一座不挂牌的三合院,八层高楼要和周边具有商业意义的楼宇比起来无疑就显得不太引人注目了,采用了霍尼韦尔集成系统的智能楼宇管理系统使得这座由北楼主楼和东西附楼的三合院更具有现代气息,和原来在灵镜胡同边上的老办公楼就更不可同日而语了。

  这里距离国家发改委也不算远,不过自己却需要来走一趟程序上,也就是说虽然文件早已经下发,自己成为发改委班子中一员,但是也需要中组部领导带着自己一起出席了委里边的干部会议之后,自己才能真正算是进入了角色,赵国栋瞅了一眼这座自己也曾经常来的大楼里,来往的人们并不多,但是就是这样一座院落决定着无数人的政治命运和前途。

  来到这里赵国栋显得比价随便,戈静的办公室他很熟悉,和戈静的秘书打了电话联络上之后,赵国栋就和委里边办公厅一位杨姓副秘书长一起到了戈静办公室旁边的会客室里等候着,大概是戈静还有一些事务尚未处理完。

  几分钟之后戈静就出现了,很高兴的招呼着赵国栋,询问了一下近况,然后就示意可以按照程序走了。

  从中组部里边到发改委那边没有花多少时间,戈静与赵国栋一道在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傅泉的陪同下步入会场,而委党组书记、主任曾权军则早已在会场背后的休息室里迎着戈静,很热情的一阵寒暄,然后戈静也把赵国栋正式引见给了在这里的委党组成员们。

  干部会议进行得很短暂,干部四局局长代表中央宣布了关于赵国栋、魏兴喜等人的任命,然后赵国栋和魏兴喜也分别做了简短发言,最后是曾权军作强调,戈静最后作了重要讲话。

  一切都是这样中规中矩,既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风光无限,也没有预料中的激动万分,赵国栋发现自己的心境这一刻似乎平静得比自己从花林县委书记调任西江区委书记还要平静,竟然没有半点的波澜掀起。

  难道是自己因为前期的兴奋过度而进入衰减期?赵国栋扪心自问,似乎还真有点那种味道,虽然比起自己从怀庆市长到能源部规划发展司司长司长的滋味儿要好一些,但是的确没有那种风华意气的感觉,完全没有。

  戈静走得很急,会议一结束,只是和曾权军作了简单交流就离开了委里边,只丢下孤零零的赵国栋一个人。

  “国栋,初来乍到,是不是很有感触啊?”水雾袅袅的在两人之间升起,摆放在两人之间的橡木桌几很宽大,也正是因为桌几的宽大,似乎就拉远了双方的距离,曾权军斜靠在沙发上,沉静的问道。

  赵国栋担任自己副手的可能性在钱副总理提出来时曾权军就已经在考虑了,不过他首先考虑的是这种可能性有多大,陈锦才和现在已经调到商务部担任党组副书记、副部长的何晓凡在委里边都是资深副主任,而这一次提拔起来的两位副主任魏兴喜也算是老同志,对委里边工作也相当熟悉,但是眼前这一位呢?

  “嗯,感触很深,意外,震撼,惊喜,另外更多的就是惶恐。”赵国栋很简短的语言配合着有些夸张的表情来形容自己内心情绪,他曾经想过自己在曾权军面前该如何表现,是老成持重,还是严肃认真?是故作低调还是不卑不亢?最后的决定是保持原样,把自己的个性稍稍内敛一些,仅此而已,是怎么样就怎么样,既没有必要做作什么,也没有必要拔高什么。

  意外?震撼?惊喜?惶恐?曾权军琢磨着赵国栋话语中的含义,意外未必,赵国栋这等人物,背后有戈静这样的强援,消息不会闭塞,震撼也许有一点儿,毕竟发改委副主任比起滇南省委组织部长来说,从曝光度和台阶来说面对的世界要广阔得多,惊喜,可能是实话,那么惶恐呢?

  这个词儿倒是用得挺诡谲,他会惶恐么?

  如果是换了另外一个省的组织部长调任发改委副主任,那么他说他是很惶恐,也许曾权军觉得会是真话,毕竟从组织部门出来突然调任发改委,只怕就算是他原来从事的是经济工作,只怕也要有个适应期,一番惶恐心思难免,但是眼前这个人,他会有惶恐的感觉么?

  曾权军认为对方不会。

  “怎么这么说?”曾权军的语气很平静,中间也有点好奇的味道。

  赵国栋揣摩着对方的态度,自己进发改委未必是对方内心所愿,只是情势比人强,有些事情却是由不得人,但那是也可以确定曾权军在对自己进入发改委也没有太大抵触,属于那种顺水不推舟的那一类,静观其变。

  “有点意外,震撼中有惊喜,想到所要承担的责任和面对的工作有点诚惶诚恐,怕自己辜负领导期望。”赵国栋话语里也是很坦率。

  曾权军睁着眼睛就这么看着赵国栋,良久才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一边摇头一边笑:“国栋啊国栋,我觉得不应该啊,蝉联全国经济增速冠军,打造全国有名的新能源之都,环保产业基地,如此高瞻远瞩,对于经济发展的节奏掌握得如此之好,难道说你就这么对自己没有信心?”

  赵国栋心里微微一动,脸上浮起一抹诚挚的微笑,“权军主任,我这是老实话,说句有点狂妄的话,你就是让我去干哪个副省级城市的市委书记我心里也能有谱儿有底,也有这份自信,但是你要让我来担任这个副主任,我是心中真没底。”

  曾权军微微点头,他当然也知道应东流曾经希望赵国栋能回安都担任市委书记,只是考虑到条件的确不太成熟,加上来自各方面的因素也在推关京山上位,所以这位原本很有可能到安都市担任市委书记的经济奇迹创造者才会转而到了发改委,当然并不是说安都市委书记就比发改委副主任要更重要,只是在某些位置的权衡下各自显现出来的轻重有所区别罢了。

  “国栋,你也无须妄自菲薄,中央既然把你推到这个位置上,对你的能力也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你在宁陵的表现足以让大家认同你的能力,我想中央把你送到我们委里边来,也是希望像你这样年轻而富有朝气和冲劲儿的干部给委里边带来一泓清泉,一份活力,让大家能够跳出窠臼来,创造性的开展工作,说实话,我可是很期待你的到来能给委里边带来一些新变化喔。”曾权军微笑着看着对方道。

  在曾权军目光下赵国栋显得很镇静自然,看得出来对方很有一股子举重若轻的气质,这应该是在一种长期巨大压力下养成的负重习惯,清冽冷静的目光和若有所思的面部神情,无一不证明此人能在这个年轻走到这个位置上绝非偶然。

  “权军主任,我会在您的指导带领下虚心学习,认真履职,尽快进入状态,力争在最短时间内让自己熟悉情况和工作,这一点请权军主任放心。”赵国栋也明白该自己表个决心了。

  “嗯,国栋,你的能力和眼界毋庸置疑,也许欠缺的就是一些经验,我相信你能很快适应,委里边这一次调整不算小,锦才主任退了,晓凡主任到了商务部,他们分管的工作也就需要人尽快接手,委里边打算下午重新研究一下工作分工,因为你是初来乍到,所以我也想听取一下你的意见,看看你对下一步你的工作有什么想法?”曾权军不动声色的问道。

  赵国栋微微一怔,听取自己对工作的想法?这工作分工都没有明确,自己怎么来谈?而且对方言语中也明显表露出了要对委里边的工作进行一次全面的调整,这个时候却来问自己,自己难道还能想做哪方面的工作就能作哪方面工作?

  但是对方既然问及自己,赵国栋也知道对方肯定也有他自己的想法,这个时候矫情的推三阻四,反而可能会给对方留下一个不太好的印象。

  “权军主任,照理说我新来,对委里边的工作也还不太熟悉,我也不该发表什么意见,不过既然您问到我,我想我就说说,我服从委里边的决定,无论分管哪项工作,但是我个人对我们国家高新科技和产业的产学研相结合比较感兴趣,希望能够在这方面做一些有益的工作,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在这方面多做些工作。”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抬起目光道。

  高新技术产业司是原来陈锦才分管的工作,从发改委的总体工作来看,这一项工作虽然很值得关注,但是对于发改委总体来说分量并不算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