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三十九节 聚餐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三十九节 聚餐

  这一场党组会议一直开到了晚上将近七点半,除了讨论工作分工之外,另外也要就各自确定下来的工作谈一些看法想法,当然由于工作分工进行了相当大的调整,所以大家也只能泛泛的谈了一些想法,九个党组成员可以说各人身上都有一大摊子事儿,没有谁能轻松,尤其是何丽芝、赵国栋、魏兴喜三人。

  何丽芝是去年十一月从鄂省省委常委、副省长调任国务院医改办担任主任的,紧接着在十二月又被任命为发改委副主任,排名还在赵国栋之前,这位副主任赵国栋之前从未接触过,不像傅泉、童立国、石德建和魏兴喜他们,多多少少都还算认识,跑宁陵机场项目和昆文高速公路时,赵国栋就和国家发改委这帮人没少打交道,就算是不太熟悉,至少大家也能知道对方。

  党组成员聚餐选择在了全聚德,既经济实惠,又很有代表鞋,和平门店和前门店都是热门店,距离也不近,委办提前预定了什刹海店,这里环境幽雅,装修古典,很有点民族精粹的气息,汉白玉栏杆围上的大堂往中间一放,加上各种出色的表演,坐在二楼v如间里,既可以欣赏,也可以独处。

  赵国栋还真不知道全聚德在后海这边也有这样一家店,就凭这位置这风光,就注定了这里生意不会差,加上别有意境的装修味道和周围独一无二的环境,的确能够让人感受到老京城不一样的味道。

  挨着赵国栋而坐的是副主任石德建。

  石德建是挂省苍梧人,两人很快找到了共同语言,从服务人员送上来的茶谈开来,石德建就黑茶的渊源与赵国栋就探讨得不亦乐乎。

  “国栋,你可不知道吧?宁陵的碧雾山黑茶我尝过,说实话,比起我老家的六堡黑茶不是一个层次的,论历史,论渊源,论品质。论品味,那都不是一个层次,你得承认,黑茶原来不是你们宁陵的特产,要说安原的黑茶,那原来也是宾州黑茶有点名气,也就是这几年你在当宁陵市委书记时才窜起来的名声。”

  石德建一边品尝着金黄酥脆的鸭皮儿,一边啧啧道:“百度弄潮吧.我回老家一趟,就能听到老家那些个做茶生意的唠叨着你们宁陵黑茶又在挤压他们的市场了,裕泰集团现在是把你们宁陵黑茶作为主打产业在推出了,安心要把港台黑茶市场都给抢占了啊。”

  “石主任,这历史也好,渊源也好,我不敢说宁陵黑茶就比六堡茶强,但是要说品质,裕泰的质量您也应该信得过不是?品味这东西就不好说了,仁看见仁智看见智,要看各人口味,但是宁陵碧雾山黑茶现在在港台和东南亚名声大噪这是事实,六堡茶也不能只停留于过去的好时光不是…”赵国栋一边尝着鸭心,一边笑着道:“至于宁陵黑茶能折腾出这么大动静和我没多大关系,那是裕泰眼光好,运作手段高明,我就起了一牵线搭桥的作用…”

  “唔,裕泰的商业运作手法的确不凡,原来港台东南亚和日本一直是我们苍梧六堡茶的传统市场,现在宁陵黑茶进入之后抢占了相当大的份额,尤其是在日本,据说连火得发烫的普洱在日本也只能和宁陵黑茶打个平手,原来黑茶中最出名的普洱、六堡和安化黑茶三足鼎立成了四国大战,宁陵黑茶异军突起,还有后来居上的架势呢。

  石德建相当健谈,略显黑瘦的面孔上一副眼镜敬架在鼻梁上,很有点学者风度,尤其是对茶文化中的黑茶渊源显然有很深的造诣,看样子是他们家乡六堡茶的忠实推崇者。

  “石主任,你这话不对吧?黑茶啥时候就成了三足鼎立和四国大战了呢?我们鄂省的咸宁老青茶你好像就忘记了不是?”斜对面冷不防传过来一个声音。

  “哟呵,我还忘了何主任就是咸宁人呢,不过我看您喝的可是养生保健茶,从没见过您喝老青茶呢?”愣怔了一下,恍然大悟的石德建大笑了起来,“真有意思,咱们今儿个发改委里边小聚一下,居然就有三个人和黑茶有些渊源,我是苍梧人,何主任是咸宁人,国栋主任不是宁陵人却是在宁陵担任过多年市委书记,您说这是不是有缘分啊?”“我不和老青茶并不代表石主任您就可以把我们咸宁老青茶至于黑茶名品之外,赵主任,您评评理,是不是这个说法?”,何丽芝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完全听不出半点鄂省口音,不像石德建和赵国栋,两天即便是说普通话也是夹杂着挂省和安原那边的十音。

  何丽芝佯怒起来很有点徐娘半老的风韵,这女人四十好几了,保养得挺好,看上去也就是四十出头的样子,宽额大脸,皮肤倒是挺好,鄂省女人水色都挺好,千湖之省出来的女人,水色若是不好,那就有些名不符实了。

  赵国栋还没有来得及搭腔,笑嘻嘻的石德建已经接上话了“何主任,我说三足鼎立也是有道理的,事实上这老青茶和…边茶虽然都属于很有名气的黑茶,但是这两种茶您也知道那是主要满足少数民族地区的需要,他们的饮食习惯必须要这种劲儿足的茶叶来作为饮品,但是真正在我们内陆汉族生活地区和海外市场,老青茶和川边茶都并不时兴,我是从这个角度来说三足鼎立的。”

  三人关于黑茶上的争论一平子就把其他几个人的注意力也吸引了过来,石德建也趁机好好的卖弄了一下他在茶叶方面的“渊博知识”。

  什刹海这件全聚德环境相当不错,味道也很正宗,对于老京城人来说也许不觉得,但是像何丽芝、赵国栋这种半吊子京城人,甚至算不上是京城人的外地人来说,都是觉得无论是这餐饭的味道还是带来了京韵风情,都很地道。

  虽然赵国栋酒量相当好,但是在这第一次党组成员聚会上,赵国栋还是表现得相当克制,不过作为后晋,走一圈是最起码的,赵国栋也是相当干脆的一口气走完,八杯茅台几乎在没有间隙下就落肚,却没有多少反应,这让一干人都是咋舌不已。

  这顿饭的氛围相当好,曾权军和傅泉都表现出了很高的水准,这让赵国栋也意识到在中央部委里边的风格和地方上的确有些不一样,更多的东西都隐藏在浅笑低吟中,你很难通过表面现象和一些小道消息来判断情况的真伪。

  就像之前听说的石德建和童立国关系不太融洽一样,至少在饭桌上给赵国栋的第一感觉是他们俩关系不错,而何丽芝也绝非之前有些人所说只是来过渡一下,把价格这l块相当考较人手艺的工作交给了她,也就证明这位发攻委班子里边唯一女性不简单。

  一顿饭,有时候你也能观察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糯糯的驴打滚很符合赵国栋酒后胃口,灵芝炖花胶也很有特色,一家以做烤鸭出名的门店能有这样高的水准,的确让赵国栋这个乡巴佬开了开眼,原来在能源部工作期间赵国栋虽然应酬也不少,但是真正能够像这一次党组成员聚会这样云淡风轻气氛宽松的吃顿饭,却不多,更多的时候都是灌一肚子酒。

  到了某个层次,也许风格就要有一些不经意的变化。

  清凉的晚风从窗外吹拂而来,让赵国栋头脑也为之一清,酒量虽豪,但是不间隙的连续八杯下去,一般人还真受不了,赵国栋也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放开喝了,第一次,印象很重要,有的人不太在意你喝酒的态度,但是有些人却要从这些细节间来评判一个人,喝酒豪爽至少不至于留下一个坏印象,这是赵国栋的观点。

  坐在奥迪车后座,赵国栋默不作声,汽车缓缓行驶,欧阳锦华从后视镜悄悄观察着后边老板的反应,当秘书最起码的勤快,但这只是最基本的,要当一个好秘书就得要有悟性和灵性,这是一个哥们在酒醉后说的。

  欧阳锦华这个大学时代足球队的铁哥们儿现在已经是某省的一个县级市的副市长了,他只比欧阳锦华高一届,无他,他给那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当了六年秘书,从市长到市委书记,在那位领导要离开该市的头一年,他下去了,到下边某县级市担任市长助理,然后一年后就是副市长了。

  悟性和灵性”说文解字里边对这两个词儿都没有多少有意义的解释,这词儿实在太深奥太飘渺了,就像武侠小说里所说的武学秘笈中的最精华口诀”一法通万法通,可你要是没灵性没悟性,也许你就只有级别上去了却始终步入不了权力核心的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