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四十节 你行!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四十节 你行!

  第四十节你行!

  后视镜里的老板似乎是对他自己的手掌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微微举高他自己的右手,目光落了伸开来的五指上细细的观察着,就像是一个算命先生正琢磨着手指上有多少箕箩一般,这让欧阳锦华很是疑『惑』,难道老板还信这个?

  一上车老板就开始琢磨着自己的手,欧阳锦华看不出老板的神『色』表情,党组会议一直开到七点过,甚至没有散会就去吃饭,谁都知道党组会议是研究工作分工,但谁都不知道后的结果是什么。

  赵国栋目光的确落了手指上,只不过心思却早已飞了出去。

  毫无疑问今天傅泉的突然提议打『乱』了很多预定好的东西,预定好的一些想法未必就不好,但是对于赵国栋本人来说却未必合适。

  委里边定下己分管经济贸易司、外资使用和境外投资司以及高技术产业司,这基本上确定下来的,原来都是陈锦才分管的,价格这一块拿开也正常,的确这一块有些考纲,赵国栋并无意见。

  但是突然把经济运行局和产业协调司叫到自己手上,只怕曾权军先前也未必有这份打算。

  轻轻叹了一口气,刘岩昨天给自己打了电话,提醒了自己,委里边的水并不浑,但是也绝不清,堂堂一个共和国为重要的经济职能部门涉及千家万户和无数利益群体,岂能简单如一张白纸?只怕是一副《清明上河图》也未必能真正描绘出其中深入浅出的意境。

  相较于前面确定下来的三个司工作,后边后定下来的两个司局的工作分量就显得不一样了。

  经济运行调节局掌控具体运行和调节大局,与能源部、交通部、铁道部以及民航总局的工作有着相当紧密的联系,肩负有对整个国民经济尤其是第二产业的发展有着微观调控职责,而经济协调司就不一般,仅仅举一个简单例子,对任何重大工业项目、大型企业发展规划、外商投资重大项目、对外投资重大项目都需要经过协调司这道审批关,这仅仅是经济协调司诸多职能中的一小部分,对于整个二三产业体系的判断评估和规划发展,经济协调司都有权提出自己的观点看法,并做出具体的规划和约束。

  和自己分管的另外三个司工作相比,这两个司局的工作涵盖的范围要宽泛得多,涉及的部门和单位也要庞杂得多,那俗气的一点的话来说,权力资源要大许多,同样,责任和风险也要大得多。

  傅泉为什么会这个骨节眼儿上把这几项工作交出来,而且一下子就把为重要的两项工作压了自己的肩头上,赵国栋一时间还看不清楚,这世界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和爱,傅泉决不可能是因为他主动把环保和气候以及资源节约这一块工作接下了,所以就要把这几项工作交出来,这其中的缘由赵国栋只能慢慢琢磨。

  如果说经济运行调节局和产业协调司这两项工作是自己手上的大拇指和食指的话,那么经济贸易司的工作就是中指,大拇指和食指乃至中指的配合都能轻而易举的完成相当复杂的工作,但是如果能够把代表无名指的高技术产业司和尾指的外资使用和境外投资司也有机融合起来,那么这个拳头就真的可以做出世界上任何一个复杂的动作来了。

  但愿自己可以这个位置上做出为完美和复杂的动作来。

  刘若彤一直客厅里看着电视,画面上翻动的人影对于她来说似乎就像是皮影戏一般影影幢幢,她的目光虽然落画面上,但是却没有半点看了进去。

  门外终于响起了钥匙的响动声,刘若彤疾步走到门边扭开门锁,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刘若彤皱皱眉,但是看了看赵国栋的目光和面部表情,刘若彤稍稍放了心,眼神很清明,面部也没有什么异样,只是还残留着一丝思考的表情。

  接过赵国栋手中的包,刘若彤轻声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党组会议,研究工作分工都讨论到七点半了,大家聚了个餐,晚了点

  刘若彤注意到赵国栋的表情似乎有些奇怪,心中也微微一紧,难道他才去,委里边就排挤他给他穿小鞋?似乎不大可能,而且以赵国栋的脾『性』,如果真是委里边有意为难他,只怕能激起他的斗志和兴趣,可现他脸上的表情却是有些夹这一丝困『惑』其中,其他却看不出来什么。

  “分工定下来了?”刘若彤觉得自己现似乎真的有点子越来越进入角『色』的味道了,如果是原来,她是完全没有兴趣知道赵国栋的事情,尤其是他工作上的事情她是懒得多问一句,而现内心却总有一种想要多了解早了解的期待。

  “定下来了赵国栋也意识到刘若彤的变化,“daiiy,你不会也对我分管什么工作感兴趣吧?”

  刘若彤脸颊微微一烫,曾几何时自己真的变了,连对方都感觉到自己变了,那就说明自己变化太大了一些。

  “你不是好容易才回来么?刘岩给我打电话提醒我,委里边水深而不浑,我觉得这句话很有意思刘若彤掩饰道。

  “深而不浑?”赵国栋接过刘若彤递过来的热『毛』巾,京城春日里风沙很大,总感觉脸上有些不太干净,擦拭了一下脸,点点头:“嗯,这句话说得很准确

  “是不是有什么感觉?”刘若彤相当敏锐的意识到一些什么。

  “还说不上,不过委里边的工作情况的确有些出乎我的预料就是了,嗯,从这一次工作分工上就能感觉到一些赵国栋坐进沙发里,若有所思的道。

  “不太愉快?还是不太满意?”刘若彤微微皱起眉头。

  “都不是,愉快不愉快工作分工上是体现不出来的,那需要你自己日后工作中去揣摩掂量,满意度呢?怎么说呢?和我设想的有些不一样,我原本以为委里边会安排我管地方经济和农村经济这一块,没想到却让我管了责任重的两块赵国栋苦笑道:“如果换了外人来看,肯定是委里边对我重视,所以给我加担子了,但是对于我来说,担子对我越重就意味着责任、风险和义务都增加,而你也应该了解我这个人,做一件事情就要做好,可多了,我未必就能让自己满意啊

  刘若彤吐出一口气来,听赵国栋话语中的意思,似乎是委里边给他加了很大的担子,甚至超出了他之前的预料,这让素信的他都有些担心,这倒是刘若彤第一次看到赵国栋有这样不太自信的表情。

  “国栋,我似乎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对自己不太自信呢,我觉得你能行只是简短的一句话,刘若彤语气里却是充满了绝对的信任。

  对赵国栋的信任源于从结婚之前赵国栋的屡屡表现。

  纵贯赵国栋从花林县到西江区担任区委***开始,几乎每一次赵国栋的工作调整都是有点背水一战的味道,花林县搞起来了,就把你安排到要死不活的西江区,上任***留下这个***和保守的基业,赵国栋只用了一年时间就能逆转乾坤,虽然不能说实现了脱胎换骨,但至少结构上已经得到了根本『性』的调整;到怀庆,一个大『乱』后亟待大治的地区,摆他这个常务副市长面前的那一项工作都是硬骨头,清理合金会的欠账,产业结构调整,打造兴城市工业经济,每一项工作都需要付出巨大心血。

  也许只有到能源部这一段过渡期相对平缓,而从能源部到宁陵市,几乎是白手起家,三年时间完成鱼跃龙门的蜕变,硬生生打造出内陆第一个gdp的千亿级地级市;到滇南,一年组织部长时间就能搅『荡』得滇南格局风云变幻,甭管外界评价好坏,就凭这点本事,那就要些人来比。

  赵国栋看着刘若彤平静而又坚定的神『色』,不由得温和的笑了一笑:“你就对我那么有信心?”

  “对你都没有信心,那我还对谁有信心?”刘若彤歪着头反问。

  被刘若彤的反问弄得一怔之后,赵国栋展颜无声的笑了起来,摇摇头:“我有自知之明,这一次到委里边怕是对我这十多年来仕途工作的大一次考验,地方上的工作经验拿到中央宏观层次上来未必就正确合理了,先前深怕领导不信任给自己分派工作少了,真正给你压担子了,自己心里反倒是有些不踏实了

  刘若彤直视赵国栋双目,似乎要看出赵国栋话语里真实『性』,赵国栋显得很沉静,既没有回避,也没有躲闪,只是安静的回视,良久,刘若彤才咬着嘴唇道:“你行,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力和判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