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四十一节 入局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四十一节 入局


  坐在办公室里的赵国栋认真的看来自五个司局的工作陪况汇总。

  之前虽然也曾经和国家发改委打过交道,但是主要还是和基础产业司打交道时间比较多。昆文高速公路项目时,赵国栋作为组织部长也只走出面张罗一两次,真正具体的工作还是得省里边发改委和地市州这一级的具体工作人员来跑,不过在云岭电解铝项目时,赵国栋也和现在自己分管的产业协调司打过交道,最后是通过各种手段那才算是获得了过关,使得云岭电解铝项目终于成功运转起来。

  现在看起来,云岭电解铝项目虽然算不上是一个最佳项目,这个项目取得突破的意义是空前的,它突破了华铝和五矿这两家国有大型企业对电解铝产业的垄断,也正是因为鑫达的这个项目获批打破了这个冰封已久的坚冰,使得东方希望在三门峡和内蒙的项目也都陆续获批,民营企业在氧化铝产业上终于打破了国企垄断,这引发的轰动效应到现在都还在民营企业中流传。

  赵国栋不知道自己力推鑫达电解铝项目过关这一事件是不是也最终导致了自己进入了中垩央领导的视线中,以至于自己到滇南不到一年时间就一步跃到了发改委,如果真的是这个原因,那么这是否有意味着什么呢?不管怎么说产业协调司在云岭电解铝项目以及后续东方希望项目上的开绿灯还是让赵国栋颇为满意的,就像他自己所说的,也许云岭电解铝项目和东方希望电解铝项目上马会为本来就过剩的产能以及本来就压力很大的电力能源增添更多的问题,但是赵国栋认为这两个作为民营企业突破国有企业垄断封锁的意义更为重要,甚至远远超过了其本身价值。

  政治意义远远大于经济意义本身,这不但反击了那些吆喝着国进民退的言语的妄言者,而且也给其他行业的民营企业带来了一丝希望,意味着国家将会在更多的行业开放竞争,让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在同一个台阶上一起起舞。

  冬天即将过去,春天还会远么?这就是赵国栋觉得可以达到的目的。

  五个司局的工作的看似纷繁复杂,但是各司局都有司局长副司局长,日常工作自有司局长们负责安排布置,作为分管领导更多的是引导和督促,按照委里边确定的原则,在重大方向上指导定向,在重要问题上拍板决策,真正重大事务那也还有主任和党组会议甚至分管总理,要说责任压力也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大。

  但这仅仅是一个最基本或者说最平庸的分管领导做派,真正要达到一个能够让服众且有所作为的分管领导,那你就必须要在分管的工作中,结合中垩央政策精神,拥有自己的观点,拿出自己的看法,而且要是能够折服大家认可的观点想法,并且实施推动其产生效用,只有这样,你这个分管领导才算基本合格。

  高明的领导则是高瞻远瞩,结合国际发展形势和国内局势,创造性的提出具有前瞻性的观点意见,赢得领导认可下属支持,从而推动工作的前进。

  这是赵国栋给作为分管领导所打的等级,他给自己确定的原则是最起码要达到第二等级,力争做到第一等级,至于那种尸位素餐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只想混日子镀金的事儿,他赵国栋不屑为之。

  欧阳锦华不时的瞅了一眼斜对面的斜掩办公室门,办公桌上的台灯已经亮了起来,看样子老板又是看资料看忘了时间。

  从下午上班开始,老板就一直认真的着各司局送过来的汇报材料和基本情况介绍以及本年度各司局的一些工作想法意见,当然也包括近期各司局虽待处理办理的各项重要事务,这些东西作为分管副主任掌握了解都是必须的。

  明天作为分管副主任的赵国栋将召集分管各司局长开会,当面听取各司局在工作中的一些想法意见。

  这也算是老板新上任对各司局长们的一次最直观的感性认识,虽然只是分管领导,但是各司局长们都相当重视,今儿个下午就接到包括负责联系老板的袁副秘书长在内的司局长们电话,通过自己了解老板自打来委里边对哪些工作了解得多问得多,对那些工作最关注,以期在汇报材料中好着重加以准备,脑子里也好有个谱儿,避免被领导问及时回答不上。

  这两天里赵国栋基本上都是足不出户,除了看五个司局送来的资料文挡之外,就是认真研究自己分管工作的最为关键的一环一一程序制度,在赵国栋看来其实五个司局工作中真正报送到自己这里需要自己拍板的东西其实并不难,根据自己对工作的理解判断,应该可以做出合理的决策判断,真正复杂而又事关重大的问题,也不是自己一个人就能说了算,那得上党组会议甚至报请国务院核准。

  他想要做的工作或者想要做集一番事业来的目标在哪里?赵国栋觉得应该是引导和指导几个司局在不违反政策原则的前提下创造性前瞻性的开展工作,做一些突破性和尝试性的工作,这才是自己要做的。

  比如产业协调司报上来一个钢铁企业扩能的项丹,实际上各种原则制度和精神都摆在那里,别说自己,就算是一个处长也能就这个问题说出一个子丑寅卯来,无外乎就是结合当前中垩央政策精神,是松还是紧,是放还是压,是保还是砍,仅此而已。

  当然这中间具体操作也有很多微妙的东西,但那都不是自己所要操心的层面,那是司局和处一级考虑的问题,除非是自己本身想要具体抓某一个项目,那又另当别论。

  情况既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复杂,当然也不可能抄着手当甩手掌柜,还是那句老话,掌握一个度,一个平衡度,你既不可能像司长们那样事必躬亲,也不可能像一把手那样遥控宏观,听取汇报,当副职的经验赵国栋也有,怀庆市当常务副市长时自我感觉也还良好,赵国栋也相信自弓可以干得很好。

  会议室里司局长们都陆陆续续到来了,不知道这位新来的副主任究竟是个啥风格,司局长们都来得挺准时,大多选择提前五分钟到场,把自己要准备井发言稿酝酿一下,毕竟是第一次,好歹也得给分管领导留下一个好一点的印象。

  新来的这位副主任只是三十来岁,晋升副部级干部时间只有一年多时间,但是就已经跨越了三个部门了,足见其不凡之处,原任滇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听起来似乎和经济工作沾不上多少边儿,但是他的前一个职位是宁陵市委书垩记,而宁陵市前几年可是风光无限,连夺全国经济增速冠军不说,而且还成为新能源之都和环保产业的最重要生产基地之一,现在已经成为中国内陆地区最为耀眼的经济明珠,让中垩央高层也为之侧目。

  正因为这一点,没有那个司长敢于小看这位新任的副主任,而且这一次委里边分工一下子就让他这个可以说得上是外来户的分管经济运行局和产业协调司,另外在加上经济贸易司、高技术产业司和外资利用和对外投资司,可以说对这位赵主任的看重甚至超过了原来的副主任陈锦才,对于像个国家发改委这样正统的行政职能部门来说,这十分罕见。

  赵国栋进入会议室时很准时,既没有提前,也没有迟到,几乎是踩着时间鼓点进来,一进门之后环视了一下已经齐刷刷入座的司局长们,给副秘书长袁长贵点了点头,示意会议可以开始了,袁长贵便清了清嗓子,把会议的议题简单说了一说,寥寥几句话,就是国栋主任初来乍到,对于五个司局工作还不太熟悉,想要听听各位司局长介绍一下,然后谈今年工作打算和目前急需要处理的工作,要求每位司长的发言不超过八分钟。

  经济运行局局长孔祥龙言简意垓,五分钟把自己局的工作架构、职责任务以及今年工作目标做了简单介绍,然后也提出了一些想法和近期需要立即开展的工作,赵国栋只是默默倾听,在孔样龙发言结束之后,提了几个问题。

  经济运行局与能源部和***、铁道部、民航总局工作往来极为紧密,主要负责监控和分析经济运行走势,为委里边乃至国家中垩央提供国民经济运行态势的动态情况,同时要根据经济运行动态对能源、交通、物资储备和应急体系和制度提出建议和意见,并负责指导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