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四十二节 观察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四十二节 观察

  赵国栋在能源部工作时也和发改委这边打交道不少,综合规划和发展司也是部里边的综合规划哼部门,相当于这边发展规划司,在能源工作布局进行布局规划时首先要根据发改委年度总体规划政策精神,才能结合部里边的意见拿出规划。

  当然部里边的一些精神意见也要提前抄送发改委,以便于发改委在这方面进行通盘考虑时结合进去。

  在重大工作和规划了上,一般是通过国务院常务会议和有关会议来进行衔接沟通,最终形成以发改委意见为总体综合的基础,各部委则各有侧重的基本体制。这也由此可见发改委的重要性,没有这个基础,其他部委的工作就难以有生根之土。

  而当时打交道最多的一个是发展规划司,另外一个就是经济运行局,前者相对静态,而后者则为动态,前者相对长远,后者则相对短期。

  孔祥龙讲得很轻松随意,赵国栋注意到这位经济运行局局长口才不说,而且层次分明,有条不紊,看样子也是胸有成竹。

  经济协调司司长庄云禄也把自己的工作作了介绍,八分钟刚好够,相差不到十秒钟,看样子是一个对时间相寄敏感的人物。

  赵国栋对庄云禄的情况汇报相当重视,其中庄云禄提及到了两项工作都让他十分感兴趣,一个钢铁产能的压缩,一个是化肥生产存在结构性问题。

  五个司局长的工作汇报只持续了三十六分钟,基本上达到了赵国栋的目的,如果加上赵国栋发问和回答的时间,总共不到一个小时。

  这样简单明了的会议,让参会的司局长们都感到一些意外,第一次会议,而且是工作汇报和了解会,居然如此简单利落,不能不说有些与以往不一样,而这位副主任在问及问题的方向上也是很干脆,只问一两个,然后你的回答他也做了简单记录,也不评价你的回答是否满意合适。

  “老庄,看来赵主任可是对你们产业协调司的工作很感兴趣啊?”夹着笔记本的高技术产业司司长张永培一边往外走一边开着玩笑:“我算了一下,问我们这几个部门工作问题都局限在三个以内,唯独问你们产业协调司的问题问了五个,嘿嘿,不一样啊。”

  “永培,你别在那儿瞎猜,你知道赵主任多问为啥?那是因为前年他还在当宁陵市委书垩记是,他可劲儿的为云岭的鑫达集团电解铝项目摇旗呐喊,司里边一直没有松口,他可走动用了各种资源来轰炸,尤其是祭起了国进民退这杆大旗,媒体舆论上质疑声不断,尤其是你也知道刚经历了铁本事件和建龙事件,让我们司里边当时都很有些压力,你也知道那便是华铝和五矿虎视眈眈,嘿嘿,这事儿不好弄,最后还是上边拍板。”庄云禄摇摇头苦笑着道:“.谁知道这位赵主任是不是觉着咱们这产业协调司是故意在为难他呢?”

  “不至于吧?”张永培原来是产业协调司副司长,后来升任高技术产业司司长,和庄云禄关系一直不错”“我看他半句没提冶金行业,倒是对钢铁产业压缩问题和化肥结构性问题很感兴趣,钢铁产能的压缩一直是难题”这些个钢铁企业背后一个个都是财大气粗背景深厚的角色,哪有那么容易就范?化肥结构性问题也是难题,我倒是没有想到他会对这两个问题感兴趣。”

  “现在就下断言还为时过早,也许不过是表面文章呢?以你为还是咱们当副处长的年龄就能当到副主任这份儿上他就这么简单?”庄云禄扶了扶眼镜,摇了摇头,“走一步看一步吧”咱们把自己手上工作干好”这饭一口一口吃,路也得一步一步走,这位新主任的心思观点咱们在好好看一看,揣摩一下”总能看得出一些端倪来。”

  “嗯,我看他们几位也都是抱着这个心思,现在谁都摸不清楚这位新主任的想法观点,而且你瞧他的架势,怕也不仅仅是只想在委里边过渡一车镀镀金那么简单,多半也得要折腾出一点东西来才行,这种人可不好侍候。”张永培点点头,认同庄云禄的观点,现阶段,观察是最重要的。

  “哥,你来看!”周达走进自己兄长的办公室,迫不及待的打开兄长案桌前的电脑,开始在网页上寻找着什么。

  “看啥?”周鑫有些莫名其妙,周达好像也不是一个有电脑情结的人,只不过比起自己来好一点,对方喜欢在网上浏览一些东西,觉得网络媒体的反应似乎要比传统媒体快一些。

  “你来看!”周达没有理睬自己兄长疑惑的目光,径直打开一个页面,然后进入,最后从子网页里挑出一栏来,“看看,看看这是什么?”

  “嗯,我知道啊,赵国栋,国家发改委党组成员,副主任目前在发改委九个领导里边排名第六,这一点我早就知道了。”其实也不是早知道,周鑫也是昨天在美洲俱乐部和几个朋友聊起自己在云岭的电解铝项目进展情况时无意间谈到了赵国栋,赵国栋就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的事情不是什么新闻了,虽然正式消息一直没有出来,那也是因为两会召开耽搁的原甩,周鑫知道也应该就是这两天的事情。

  “嘿嘿,你那消息过时了,他任副主任谁都知道,关键在于他分管什么,你瞧瞧!他分管的工作!嘿嘿,有意思没?”周达相当兴垩奋,点开网页,用鼠标指着那一栏分管工作和联系单位。

  “经济运行局,产业协调司,哥,这产业协调司可把咱们折腾得够呛啊,咱们鑫达可差点就彻底死在这上边。”周达目光中闪耀着异样的光芒“你说这赵国栋一上位就分管这一块,说明什么?我估摸着上边在政策上耳能真的有一些变化呢。”

  “哦?”周鑫知道自己弟弟在某些方面的嗅觉和灵感要比自己敏锐得多,他一边琢磨一边道:“云岭电解铝项目的上马下马恐怕不是产业协调司能决定的,他们顶多也就是具体办事者而已,在那个持殊时段里,我们这个项目实际上是有一些风向标的味道在里边,怕是发改委都未必能有决策权。”

  “但是你不能否认上层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受到下边的观点影响,如果下边一味含糊其辞不敢明确表态,这肯定会影响到高层的判断决策,而司局一级意见会影响到发改委里的态度,进而也就要对高层的拍极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如果一个分管主任能够敢于扛担子,那可能还好一些,如果遇上保守一点胆小一点,那就只有搁下了,当时还是傅泉在分管吧,他都还算比较能做事的人了,但是年龄大了一点,加上当时铁本、建龙两件事情影响很大,还有东方希望在那边等着加入战局,最后能过关”那也是邀天之幸啊。”

  周鑫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也是心有余悸,如果鑫达在云岭电解铝项目上栽了,那鑫达基本上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了,哪有现在各家银行都对鑫达集团青眼有加的好事儿,虽然鑫达现在不能和那些国有大型企业相比,但是熬过了那一关之后鑫达集团已经迎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机遇期。

  “邀天之幸?哥,哪有那么多邀天之幸?那也是咱们很多人的努力,包括赵国栋的帮忙,虽然他帮我们忙也许是为了他自己的政治需要,但是咱们不能否认客观上的确帮了咱们大忙。”周达收回搁在鼠标上的手,站起身来环抱双臂,淡淡的道:“事实证明赵国栋的政治嗅觉和判断眼光超乎寻常,他的押注每每都能收获巨大。”

  “老二,好像你话里有话啊。”周鑫眼睛里闪动着狡福的光芒,脸上也浮起一抹诡异的微笑。

  “哥,不是有人说过么?投资什么最划算?不是原始股,不是期货,也不是风投,投资人!投资值得投资的人!”周达知道自己兄长其实也早就有这方面的想法。

  “唔,老二,看来咱们心意相通啊,不过赵国栋可不是容易上钩的人,我感觉他这个人不是一般的东西可以打动,我不知道你在提这个建议的时候有没有做过调查?”周鑫略作沉吟道:“这个人和一般的官迷心窍那种人又有些不一样,你要说他是完全冲着向上爬为了当官也不是,但是我感觉这个人和我们以前接触的任何一个政府官员都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