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四十三节 狡兔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四十三节 狡兔

  周达见兄长的表情就知道兄长也早就在这方面花过一番心思。

  实际上两人在赵国栋还在滇南时就有过这方面的想法,只不过那个时候赵国栋在滇南担任组织部长,虽说在文城池区的投资也是有赵国栋牵线搭桥的缘由在里边,但是鑫达在文城的投资更多的走出于商业利盖,并不完全是因为赵国栋的原因。

  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赵国栋担任了大权在握的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如果说赵国栋在担任滇南组织部长是能够决定滇南一省干部的命运,那么现在的赵国栋就在相当大程度上可以主宰一个企业或者一个项目的命运,这其中的转变对于像鑫达这样的企业来说更不一般。

  “他和其他政府官员不一样没关系,我相信他一样有弱点,比如就像你说的,他很想捞取政绩,这算不算一个弱点?人只要有,那就是弱点……”周达很肯定的道。

  “不,老二,你想得太简单了一些,他想捞取政绩不假,但这个人很有头脑,他不会因为你可以为他创造一些所谓政绩就罔顾其他,这一点你太小看他了,从云岭电解铝项目我就能感觉到,他这个人貌似胆大妄为,但骨子里却是精细慎密,决定要做的事情基本上都是有几分把握的,或者说他的判断力太过于惊人了……”周鑫不同意周达的看法。

  “那这么说如果这个都不算一个弱点,或者说我们无法利用他这个弱点,那么这个家伙岂不是百毒不侵?我感觉像人民币这玩意儿基本上没有吸引力,他好像对这方面具有免疫力……”同达略略有些失望。

  “对人民币有免瘦力不一定对其他就有免疫力。”周鑫的表情很有些阴谪的味道。

  “哥”你觉察到什么?”周达目光一动,酒色名利,酒这年头根本不值一提,名这一点,刚才兄长也说了,不太好利用,利,他不感兴趣,那么也许就只有色了,但是根据上一次在安都的表现,花了不少钱请来的角色根本就没有被对方打上眼,似乎这方面也不像啊。

  要说梅莹和苏晓这种货色要名气有名气,要姿色有姿色,你能不能沾上手还得靠你自己的“魅……”本事,但是赵国栋却一副漠然置之的表现,这似乎也就预示着这条道理走不通,那还能有这么招?不怕当官的喜欢啥稀奇古怪,就怕他啥都不喜欢,那就真的没辙了。

  “你说呢……”周鑫微笑着道。

  “女人?!好像他不好这一口啊。”周达摇摇头”他从兄长暧昧的表情看出一些什么来。

  “你怎么知道……”周鑫反问:“就因为上次我们把梅莹和苏晓拉来作陪你看他没有任何反应……”

  “难道说哥还有其他发现……”周达意似不信。

  “。手,我仔细了解过赵国栋的过去发迹史”你别说,这个家伙在其他方面还真找不出啥毛病和喜好来,不抽烟,不打牌,不爱钱,你说这人活在世界上总得有点爱好吧,尤其是当官的,他还真能变成圣贤先哲不成?愣是没有一点爱好,我不信……”周鑫眼中闪耀着得意的光芒,“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总还是找寻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蛛丝马迹?什么妹丝马迹……”周达快要被自己兄长折腾得头昏脑胀了。

  “赵国栋不是没有爱好,不打牌,爱**……”周鑫洋洋得意的道:“我通过相当可靠的消息了解到,赵国栋对漂亮女人很有兴趣,你知道程若琳么?那个在安原卫视《超级SHObsp;“嗯,这个女人我倒是有点印象,咱们安原走出来的美女主持人,现在好像在搞影视吧?”周达琢磨着其中味道。

  “是搞了一家影视公司,这年头据说搞影视也挺红火……”周鑫抚摸着下领道:“启航更新组提供文字.那女人据说就是赵国栋在花林当县长时就沾上的,后来这女人就离开花林到安都发展去了”我估摸着弄不好这两人都还是有些瓜葛呢……”

  “哥,我们要谈的是现在,他和哪个女人有啥关系不重要,问题是现在我们怎么能够投其所好,赢得他的?刀刀……”周达加重了语气,但是说到最后一个词语时却打了结,不知道该用哪个词语来定性。

  “嗯,赢得他的什么呢?友谊,好像太纯洁了一点;好感,太淡子;理解支持,似乎太中性了,信任,嗯,我觉得用信任这个词儿比较合适。周鑫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弟弟想要表达的意思,自顾自的道:“信任是相互的,这些手段不过只是一个拉近我们双方感情的方式,赵国栋这种人不是用这种方式就可以搞定的,女人,哼哼,再漂亮的女人又能怎样?睡过一觉也许就腻味了,就目前来说,我只是想要借助这种方式来化解一些生疏或者隔阂,真正决定我们和他之间的关系还是要靠共同的利益,共同的利益才能结成相互信任的联盟。”

  周达似乎没有完全理解透彻自己兄长的意思,皱着眉头咀嚼着。

  “赵国栋现在的台阶更高了,就算是我们以前有些渊源,现在也未必能入他眼了,我们要尽快把这段关系续起来,甚至加把火把这层关系烧得更热乎一些,鑫达要想进一步壮大,在现阶段的气候下,还不得不多寻几条路,狡兔三窟,咱们不算狡兔,也得向狡免学习,否则不死在猎人手上,那也得死在狼口之下。”

  周鑫目光中多了几分凶狠和执着,在和国家行政职能部门与国企的角力对抗中,他不得不选择向国家行政职能部门摇尾乞怜,唯有得到国家行政职能部门的首肯,才能对抗国企这些巨无霸,要让国家行政职能部门意识到民营企业不是可有可无,民营企业有着比国有企业更强大的生命力,它的发展对社会和民众来说更能创造就业和增收,这才能打动与国企共生于一块土壤上的政府职能部门。

  云岭电解铝项目已经充分证实了这一点,如果没有安原省和宁陵市的强力支持,华铝和五矿早就把鑫达在云岭投下的那点根基吞得连骨头渣子都不会给你剩下一点了。

  周鑫似乎想起某个独立财经评论人士在和自己探讨国企和民企生存空间问题时说的一句话,如果说政府一位通过一些所谓制度政策来保护民企发展,来显示公正,其本身的表现就是一种最大的不公正,本该就在一条起跑线上竞争,为什么必须要用那些额外的政策制度来保护?

  这就是深刻的现究

  为了生存,谁都不能不屈从于现实,聪明人就选择迂回曲折的手段方式来改变现实。

  周鑫希望自己能做聪明人。

  “你说什么?”寇苓柔媚的声音几乎要变得清脆起来,漂亮的秀眉也扬了起来,连刚刚进来的同事都惊讶的看着这位平素表现得相当矜持沉静的副处长。

  电话是米娅打来的,告诉她赵国栋已经正式离开滇南进京了,成为一个真正显赫一时的京官,国家发改委党组成员、副主任。

  “米娅,你没有骗我吧?他刚到滇南才多久啊?一年时间有没有?进京,这是不是太夸张了?”寇茶不太相信米娅这丫头的话,没准儿这丫头似乎是觉察到了自己和赵国栋之间的那层关系故意来试探调侃自己。

  听说她这半年在滇南那边呆的时间很多,好像是汉登国际在滇南那边有不少业务,不过这丫头似乎也是跟着赵国栋在旋悠,赵国栋在宁陵当市委书垩记,汉登国际就在宁陵井多晶硅企业注资,现在赵国栋到滇南当组织部长”这丫头又跑到滇南,说是滇南生物产业很受风投资本的青睐,究竟情况如何,也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了。

  “哼,寇苓,你就坐在电脑旁吧,自个儿打开,看看领导那一栏里边有没有他名字?要不就直接打电话问他行了,这不更简单?我相信他不至于在这个问题上撒谎吧?”米娅在电话里气哼哼的道。

  搁下电话的寇苓几乎是以最快速度打开电脑,按照米娅所说迅速找到了目标,赵国栋的照片看上去略显老气,但是三十多岁的男人再老气也比起他前后的人显得英俊奋发,那双眼睛似乎在微笑着注视着自己,一时间有些出神,半晌才反应过来的寇苓只觉得自己脸上微微有些发烧。

  电话里调出赵国栋的手机号,熟悉而又充满一种莫名的魔力,感觉到有些心乱的寇苓犹豫再三,终于还是拨出了这个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