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四十四节 钢铁问题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四十四节 钢铁问题


  赵国栋没有理睬嗡嗡震动的电话,私人手机响起,肯定是个人电话,在谈公事时,他不想让人干扰。

  “上月我和必和必拓大中国区总裁以及澳方使馆一名参赞进行过一次会谈,对方虽然没有明确提及矿石涨价问题,但是我感觉得到对方是有为而来,对方态度很强硬,认准我们国内今年的需求还会继续增长,坚持认为随着大宗货物需求量日益增大,铁矿石价格将会进入一个长期的稳定的上行通道,我告诉他,国内正在严厉整顿落后产能,根据我们的调查,国内钢铁产能实际上已经过剩,今年钢企将迎来一个艰难之年,要求必和必拓正视目前出现的新情况,合理做出决策,????”

  产业协调司司长庄云禄对于赵国栋的兴趣点已经逐渐捕捉到,这位新来的分管副主任显然对钢铁企业和每年的铁矿石谈判相当感兴趣,调阅了近几年来钢铁产能整顿和增长情况,甚至还把历次国内和国外三大矿山谈判内容也做了相当细致的了解,其了解的细致程度让人叹为观止。

  庄云禄重来没有相到过一个发改委副主任会如此认真而又细致的来对每一场谈判的细节问题花如此多的精神来研究,这有些太出乎意料了。

  当对方花如此多的心思在这上边时,庄云禄就意识到赵国栋看样子是要触及这个烫手山芋了。

  这个山芋不好摸。

  庄云禄不相信赵国栋对于这个问题的复杂性没有一点了解,每一年和国外矿业巨头们的谈判都是充满斗志而去,如落水狗一般铩羽而归,谁去谈判都得要弄得里外不是人,但是结果都一样,这已经成了一个惯例,而日本屡屡在背后的玩阴手也让国内钢企受创匪浅,持殊的定价机制让中国国内钢企面临超乎寻常的重压。

  对方既然感来摸这个烫手山芋,自然也是有思想准备,而且就算是先前不清楚这些内幕情况”那么当他这段时间里接触到这些东西之后,依然是不依不饶救孜不倦的穷追不舍,庄云禄就知道对方这个决心怕是早就下定了。

  “对方的态度怎么样?”赵国栋不置可否。

  “对方的态度还是很强硬,对于我的建议只表示回去会认真研究,实质上也就是一个外交托词。”庄云禄摇摇头,“这些人从来就没有真正考虑过其他,目光都是盯着利益。”

  “在商言商,商人不盯着自己的利益还能干啥?”赵国栋笑着摇头,“你想说他们目光短浅,伤害到了国内钢企导致产业下滑对他们也有影响?哼,就目前这种谈判格局和我们国内钢企这种态势,我觉得无论三大矿山怎么折腾我们,我们都只有打落牙齿和着血往肚里吞的命运。”

  庄云禄听出赵国栋对国内目前这种谈判方式不太满意的言外之意,琢磨着对方是不是考虑要对这种谈判方式的改变发挥一些主动作用,但是这和商务部那边??

  “钢铁产业是我国的基础产业,对于我国国民经济至关重要,但是我国的钢铁产业格局很不尽人意,这固然是历史遗留问题,但是我个人感觉还是和中垩央没有能够下决心来整顿这个行业有很大关系,而钢铁企业的落后产能不得到整顿,环保污染以及高耗能和对铁矿石寻求的巨大压力”就直接导致了国外矿山巨头们要挟我们的最大凭仗。”

  赵国栋一边思索着,一边谈着自己的观点,他可没有在其他人面前缩手缩脚的习惯,这几天里通过对国内钢铁产业的深度了解,他对这个行业的知晓也日渐丰富,和自己原来的掌握的一些情况差异不大,只不过是更加触目惊心而已。

  “炼铁产能过剩一亿多吨,炼钢产能超过五千万吨,这种情况下,原本市场应该是最能淘汰这些落后产能的,那么为什么这些企业还能生存下去,除了大型国企能够获得国家各方面政策扶持支持外,那么中小企业呢?”

  赵国栋似乎是在引导着在座众人思考这个问题,实际上这个问题并不需要思考”“其实我们大家都知晓,钢铁企业很大程度就是一个规模优势,越大,管理水平越高,管理成本越低,技术含量越高,产品适销更对路,那么就决定了这家企业是具有生命力的,相反,小型企业从规模、成本以及技术含量上天生就有着巨大缺陷,在管理水平上绝大多数也难以达到大中型企业的水准,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能生存下去?”

  一方面是地方GDP主义的盛行,地方政府全力扶持给予各种政策补贴,另一方面则是企业以牺牲环保来获取生存空间,而这一点环保成本在巨大多数地方上是根本没有计入企业生产成本的,地方政府的领导们不是不懂这一点,也不是不知晓这一点”而是考核和升迁机制就决定了明知道那可能会贻害万年,明知道那会伤害更多人的健康利益,那又与我何干?我的政绩漂亮,我的数据风光,下一届我就该上了,至于以后的事情让后边人来头疼吧。

  我觉得这一点是最为关键的。

  从地方上出来的干部的确不一样,庄云禄甚至有一种恶意的猜测,反戈一击那也是更为深刻更为犀利,能够把地方政府领导们心里边最阴暗的一面暴露出来,不知道这位赵主任昔日在担任市委书垩记市长的时候有没有过同样的想法呢?

  “我扯得有点儿远了,但是摆在我们面前的还是产能过剩问题,这是导致国内钢铁市场混乱一个重要因素,怎样来解决产能过剩问题,我相信委里边文件发了不少,但是落实情况怎么样?我看悬。”赵国栋语气虽然温和,但是话语却半点不客气,“咱们委里边不能光是这样发文件督促,得有一点像样的动作才行。”

  赵国栋这最后一句话似乎露出了森森的杀意,让庄云禄和另外三名副司长心中都是一抖。

  “庄司长,赵主任最后一句话我倒是感觉到有点脊背发凉的感觉啊。”副司长彭勇进紧跟在庄云禄后边。

  “赵主任对钢铁产业压缩产能这件事情很重视,你要安排人马上根据赵主任的意思先起草一个意见出来,我琢磨赵主任这么重视这个问题,是不是中垩央也有新的想法要出来?”庄云禄有些烦躁的皱着眉头。

  “司长,这其实也不是新问题,就像刚才赵主任说的,关键在于落实,问题落实就要讲责任机制,这个责任机制怎么来体现,谁来监督问责?这不是我们发改委一家就能说了算。”彭勇进有些不以为然:“地方上都有他们的难处,你随便走到哪儿,都能给你拿出一箩筐的问题来,不好办啊。”

  庄云禄停住脚步,狠狠的盯了对方一眼,看得彭勇进有些莫名其妙,“勇进,我告诉你,不好办这句话以后最好不要在赵主任面前听到,他的劲头这几天你也看到了,他如果要做的事情,你要想拦着或者溜边儿,我告诉你,没好果子吃。”

  彭勇进有些委屈的道:“司长,我啥时候拦着溜边儿了?我也不就说句实话罢了,这落实责任问题是我们司里边能够解决问题的么?他若是真的能请到尚方宝剑,那我们求之不得,但像以前那样不冷不热的走一圈,有何意义?得罪人不说,还啥效果没有。”

  庄云禄当然知道彭勇进所说的是实话,但是赵主任现在心正热乎着呢,这个时候谁去给他泼冷水都是找不自在,或许他要真的碰了壁才知道利害。

  但是赵国栋也是从地方上出来的干部,书垩记市长干过,还干过一年省委组织部长,他能不知道地方上这些水深水浅?阳奉阴违,瞒天过海,这些手段地方上那是层出不穷,你检查组一来,那是偃旗息鼓,一走,那边开门大吉,这就是玩猫捉老鼠的游戏,猫鼠不同步,加上整顿力度和问责机制不健全,你怎么实现意图?

  赵国栋不是这么草率的人,也不是头脑简单的人,他虽然只透露出这一句话来,也就说明他是有决心有信心更有策略的要对待这件事情。

  “勇进,这个时候你别给我掉链子,按照赵主任的意图就钢铁产能现状尤其是落后产能压缩情况先进行一个系绕性的分析,不妨点一点哪些比较严峻的地区,然后在草拟一个意见出来,拿给我看看,我估计赵主任就这两天还要问及这事儿”咱们得有心理准备,嘿嘿,我现在可是有点趟雷区的觉悟了。”

  庄云禄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有一种预感,这位赵主任来发改委里边,铁定要搅起一番波澜来。

  搅起波澜,兄弟们也给力把月票搅起波澜来啊!(未完待续,支持作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