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四十六节 冥冥中自有定数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四十六节 冥冥中自有定数


  轻松开寇苓柔软的腰肢,赵国栋却把手掌依然贴在了寇苓的小腹上,这让寇苓大感娇羞,不过这里光线相对较暗,而赵国栋的身影也正好遮住了唯一的进口视线,倒也不虞担心有什么其他意外。

  只是在这样公众场合有这样出格的举动,还是让寇苓有些吃不消,不过她也知道这多半是自己刻意打扮招来的“祸害”。

  好在赵国栋并没有其他过火行为,只是用这样有些暧昧的行为来挑逗自己,被赵国栋行为弄得娇羞无限的寇苓慢慢醒悟过来,赵国栋是用这种方式来“反……”自己对他的诱惑。

  浓香的咖啡让两人的心情都变的很好,赵国栋心情更好,寇苓显然是在展示她女性的魅力和诱惑力来“勾引”自己,“刺激”,自己,这一身打扮,外加精心修饰的淡妆,外带充满了神秘气息的“一千零一……”香水,这是法国娇兰的新品,赵国栋在乔珊身上也闻到过这种类似的味道,分明就是想要让自己在她的魅力下就范。

  不过自己的这一招反制倒是让对方有些招架不住,这让赵国栋对自己这一手突出奇招很是得意。

  男人和女人,似乎就是在各种不断的角力博弈中证明自己。

  “产调局的工作还好吧……”徜徉在这种几乎与朦胧浪漫的气息之中,赵国栋本不想打破这种氛围,但是美好总是短暂的,赵国栋知道破坏这种气氛的事儿只能是自己来做。

  “嗯,还行,挺充实,也觉得自己过得挺自在……”寇苓很不情愿的从这种氛围里出来,依靠在赵国栋的肩头上很踏实,是她多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这个肩宽背厚的男人总给人一种如山岳般沉稳厚重的踏实感,真正的女人才会选择这样的男人,只可惜?刀?刀“唔”也许以后我们打交道的时间就会多一些呢……”赵国栋瞥了一眼还有些沉浸在那种愉悦的情绪中的寇苓,脸上那娇俏陶醉的表情让你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已经三十四五的女人,更像是一个二十出头沉浸在初恋中的少女。

  “我知道,我看了你分管的工作,很多都要和我们商务部打交道,我们产调局的很多工作也要有赖于你们那边提供支持……”谈及自己的工作,寇苓稍稍清明了一些,但是她依然不想从那种情怀中挣扎出来,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什么也不想,就这样依偎着,也不管身旁这个男人是有妇之夫,也不管这个男人和米娅有没有某种持殊关系,就是什么都不想。

  寇恭的声音带着一丝娇羞的鼻音,这让赵国栋心中微微一荡,这种情况下似乎要谈下去很难,赵国栋也是有些头疼,这可真成了作茧自缚了。

  刘若彤去伊朗了,是和上合组织秘书处以及外交部、国防部一些官员一起去的,伊朗和巴基斯坦在去年就已经成为上合组织观察员国,现在更是正式向上合组织提出了加入上合组织成为正式成员国的请求,这和历史略略有些偏差了。

  决定接受上合组织成员国需要经过现有上合组织所有成员国,但是在上合组织中起着决定性作用的依然是中俄两国。

  伊朗和巴基斯坦都向上合组织提出了请求,对手上合组织来说也是一个巨大挑战和难题。

  巴基斯坦因为牵扯到了美国人的反恐战略,现在已然成为美国人在阿富汗反恐战略上的亲密盟友,加上和印度因为克什米尔问题,无论是俄罗斯还是中国对于巴基斯坦的申请都持谨慎态度,但是伊朗不一样。

  伊朗无论是对俄罗斯还是中国来说都有着巨大地缘利益和经济利盖,对于俄罗斯来说地缘利益大于经济利盖,俄罗斯可以通过在伊朗展示影响力进而对整个中东乃至阿拉伯世界发挥影响,而对于中国来说经济利益大于地缘利盖,伊朗丰富的石油资源以及落后的基础设施都对中国能源企业和建筑企业有着莫大的吸引力,而通过巴基斯坦瓜德尔港连接到伊朗,更可以使中国的能源通道变得效率更高更安全。

  总而言之,伊朗对于中俄两国都称得上是关键性的战略盟友”尤其是其坚定的反美立场对于中俄两国来说也都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

  正因为如此对于伊朗提出加入上合组织的要求,无论是中国和俄罗斯国内都有着相当大的支持力量,尤其是军队内部要求同意伊朗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国的呼声相当高”但是李虑到上合组织从某种程度上是带有一定军事性质的盟约组织,虽然名以上反恐,但是真正到了关键时刻,作为成员国组织你很难说你就能置身事外,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中俄两国国内高层都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

  这些情况赵国栋也是从沈东昭那里获知的,回京里之后,就免不了要和沈东昭他们聚一聚,自然也是不醉不归,谈及国内外风云,那也是畅快淋漓,让赵国栋许久没有彻底放松的心灵也得到了一会彻头彻尾的意淫发泄。

  刘若彤这一趟要去将近十天,俄罗斯的一个代表团也会秘密抵达德黑兰,两国要和伊朗官方高层进行对话,就伊朗提出的加入上合组织问题进行一系列的磋商,这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搞定的事情,前期的各项工作相当繁杂,刘若彤以其对伊朗国内形势精准的判断力深获总参的信任,所以这一次也就跑不掉了,不过赵国栋感觉到刘若彤也是相当兴奋,显然对于能够参予这样重要的工作感到无比荣幸。

  **之后的寇苓身上呈现出一种玫瑰红般的绯色,陶醉在余韵中的女人一只白生生的大腿裸露在锦被外,锦被一角只是横过胸腹,掩住了要害之地。

  良久,似乎才从那令人回味的余境中清醒过来,看着旁边以手撑头注视着自己的男人”寇苓忍不住惊呼一声,似乎想起什么似的,赶紧起身,几乎是没有来得及遮掩什么,就这样光溜溜的拿起丢弃在床头上的文胸和亵裤就要往浴室里钻。

  “怎么,你还打算穿着这一身睡啊?那里有睡袍……”赵国栋温和的笑了笑。

  才反应过来,寇苓犹豫了一下转过身来,以手掩住胸前两点,另一只手却把文胸和亵裤丢了过来,“帮我把睡袍带过来,我洗个澡……”

  一抹白色的粘液似乎从下体里流淌出来,湿漉漉的,让刚走进浴室的寇苓禁不住惊呼出声来。

  掩上浴室门,寇苓就这样站在浴室巨大的镜面前,原本掩住胸前的双手也放了下来。

  镜中的女人依然是那样妩媚俏丽”将脸贴近镜面”明亮的灯光下鹅蛋脸没有丝毫瑕疵,有的只是那一抹动人的绯色,美眸顾盼生波,细腻丰实的樱唇上唇彩略略有些散乱了,那是亲昵后的结果;沿着颈项向下,锁骨匀净对称,白腻丰挺的翘乳颤颤巍巍,**丹赤,地心引力仿佛在她身上也失去了作用,玉脐如涡,温软如玉的小腹与修长的大腿交汇处黑光油亮的三角形,显示出这具身体正处于最为肥沃丰腴成熟的时候。

  寇恭轻轻叹了一口气”事实上从清醒过来她就有些后悔了。

  刘若彤如果在京里,她和赵国栋发生这种事情也许心里她还要好受一些,或者说赵国栋和她如果离开了京城,在安都或者昆州发生这种事情她心里也要坦然一些,但是像今天这种情况,她总觉得有点乘人之危的感觉。

  而刚才的疯狂也让她有些后怕,她还处于危险期,结果就是根本忘记了用避孕药具,只有明天去服用毓婷了。

  重新回到床上的寇苓似乎情绪变得不太好”赵国栋敏锐的觉察到了这一点,略一思索赵国栋也能大致了解到一点,但是这种问题他的确不好启齿,只能用其它问题来分散对方的注意力。

  “寇苓,你那位同学李永刚还在我们发改委里边……”

  “在啊,嗯,工业司改成产业协调司了,他应该还在冶金工业处里吧,应该是副处长了……”寇苓没想到赵国栋记忆力这么好。

  “嗯,我还没有看到他人,据说他到沪江出差去了,一直还没有回来……”赵国栋不动声色的道。

  “唔,他在冶金工业处里边好像就主要负责钢铁产业这一块,是挺忙的,钢铁产业严重过剩,小高炉的淘汰一直没有能够取得真正进展,永刚也在说,国内特殊环境和国际大气候使得地方政府对于这一块始终不愿放手,产能淘汰只能是通过一步一步的技术革新和产业并购来,利用市场规则来迫使他们淘汰,否则如果政府职能部门冒然采取强制手段淘汰,容易给人以针对民营企业的打压,造成一种不良政治气候……”

  寇苓稍稍恢复了一些精神,依靠在床头上。

  “这么说他也认为目前淘汰落后产能条件不太成熟?不良政治气候?谁说淘汰就一定是指淘汰民营钢企……”赵国栋有些若有所思的道,这个李永刚真还看不出啊,居然也知道压缩产能可以会演变成一种政治气候,自己都还有些没有意识到这中间的风险。

  事实上赵国栋得到自己到发改委的消息之后就在琢磨这事儿,那一次的偶遇让赵国栋印象极深,首钢国际这个二道贩子加上三井物产这个玩阴的高手搅合在一起,目标直指这个李永刚,他就有一种预感,而这一次到发改委居然又是自己分管产业协调司,难道这就不是冥冥中自有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