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四十七节 臂助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四十七节 臂助

  寇苓有此讶异的看了赵国栋一眼,觉得赵国栋语气似乎有些怪异,赵国栋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连忙掩饰道:“根据我的了解,像沙钢和日照钢铁的的管理水平比起那些个国有大型钢企来只高不低,他们利润率更是远胜于普通大型国有钢企,淘汰落后产能不仅仅是指向民营钢企开刀,对于那些个建设和扩建时期横跨多个时代的国有钢企来说,他们那些五六十年代建立起来的高炉”一样也应该是被淘汰的主要目标。”

  “但是不容否认,小高炉还是主要以民营企业占绝对多数。”寇答不以为然的道:“在目前这种政治气候下,国内民营企业对此已经相当敏感了,去年和前年几个领域的整顿就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加上能源部和发改委在对能源行业准入制度上的门槛过高问题,也被视为是玻璃门,将民营企业拒之门外,以行政门槛来推行国有垄断,这是最大的不公平。”

  赵国栋没想到寇苓在这个问题上同棒有如此尖刻的观点,在他看来这更多是一些为民营企业摇旗呐喊的经济学家和学者们的呼声”在行政职能部门中的官员们鲜有对此有明确态度的。

  赵国栋正在琢磨,寇苓已经翻过身体来,似笑非笑的道:“国栋,我可是记得,当初你在当宁陵市委书垩记时为子替鑫达集团的云岭电解铝项目疏通,可是卯足了劲儿四处动用力量,舆论媒体都被你给吆喝着沸腾起来了,不就是说华铝和五矿要奎断电解铝生产么?不就是抨击国有行政职能部门利用门槛做文章来打压民营企业么?现在好像轮到你来主演这场戏了”怎么就有点变味儿啊?”

  没想到在这个问题上倒是首先和寇苓争论起来,赵国栋笑了笑,他倒是挺喜欢这样,床畔枕边人能够有点思想那就再好不过了,那种单纯因为性而走到一起的女人已经很难入他眼了,而寇茶不但有高中同学这层身份,而且还是北大高材生”对于经济发展中出现的问题现象一样有她自己独立的观点看法。

  “你说的也有些道理,不过按照我的想法,那就是要一视同仁,不仅仅是小高炉问题,凡是落后产能都应该毫不妥协的淘汰,当然无论国企还是民企”你如果认为淘汰的产能会影响到你的发展,你可以采取置换方式,淘汰一部分发展一部分,甚至你也可以采取收购兼并的方式来获取产能,从而实现扩能,总之,在目前产能已经过剩的情况下”只能压缩,不能增加”但是可以在内部进行置换式的方法”在不影响总产能的情况下提高技术水准和增加自己先进产能。”

  赵国栋显然对这个问题上也有自己的一些想法,他试图阐述自己的观点”然后看能不能从寇苓那里获得一些启迪和建议。

  “国栋”你所说的有些理想化了,先不说国有企业在产能压缩上不是轻易能实现的,就算是民营企业那些小高炉你想要压缩都一样不容易,你以为发改委前两年你没来之前就在吃干饭?”寇苓撑起身体来摇摇头,身子也随之晃动,掩映在锦被下那对若隐若现的双峰也为之摇曳生姿,看得赵国栋又是一阵口干舌燥,差点忘记了正事儿。

  “这一点我也知道难度很大,但是既然到这个位置上坐着,总要做点事情,尤其是你看一看小高炉对环境和节能减排带来的压力,另外也正是由于我们钢铁产业的过度分散”一盘散沙,谈判毫无章法,使得我们在与国外矿山谈判时屡屡失手,铁矿石价格已经涨到了一个令人无法忍受的境地,我们如果还不下手来解决这个问题,只怕我们要付出的会更多。”

  赵国栋有些沉厚而富有碰性的声音让寇苓一时间有些为之失神,赵国栋这种略带忧郁和认真思索的表情和声音几乎就要击碎她的心防,让她有一种说不出沉浸感。

  她努力让自己把思维回到正题上,“铁矿石定价权有历史原因,另外也有和日韩钢企的竞争原因,这之间的关系相当复杂,但是由于我们国内钢企走出去的战略基本上没有能够实施,反倒是几家民营钢企有些战果,沙钢、日照钢铁、荣程钢铁和一家叫国全能源的民企在几年前就看到了这一步,联合行动入股澳洲福斯特克金属集团,虽然没有实现控股”但是几家联合起来已经在福斯特克金属集团中占据了相当股份,而且他们在这个问题上尝到甜头之后又陆续采取入股不控股,签订长期订货合同方式,进入澳州多家矿企,这也极大分散了风险。”

  赵国栋也没有想到寇苓竟然会把注意力放在了国全能源身上这让赵国栋对于寇苓这个女人的嗅觉有多了几分赞许“我觉得那家国全能源集团很有点意思,它是以在内蒙搞煤矿起家的,但是现在却大举进入澳洲矿企,而且还在印尼和越南以及蒙古等地开发煤矿,发展势头相当惊人,现在还控股了香港一家航运公司,大力发展远洋航运,看样子也是要走海运物流和媒炭生产销售一体化的架势,我倒是很看好这家企业,有点走日本综合商社的架势,对外拓展步伐很快,而且都能踩到节拍上。”

  寇苓并没有注意到赵国栋脸上表情变化,自顾自的谈着自己的一些想法:“日本企业在这方面走到了我国企业的前面,尤其是在控制上游产业的嗅觉和脚步上,日本人都远远把我们甩在了后边,哈萨克斯坦那边铀矿,原本我们已经把日本人排挤了出去,但是日本人打算用他们收购的西屋集团少量股份来换取,这一手很厉害,可以轻而易举的俘获哈萨克斯坦人的心,我们却找不到更好的对策。”

  赵国栋对于寇苓由衷的生出一股子喜爱,如此妖娆尤物,却能有如此深远睿智的思路看法,虽然也有不少经济学者提出过这些方面的看法,但是他们都远不及在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和信息产业部这一类国家最重要的经济职能部门掌握了大量内幕情况的高级人员更深刻的了解其中忧患。

  “日本人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一面,你不能不承认岛国国土狭窄资源贫乏的兔机意识让他们在很多方面的进取心和功利性显得更加具有进攻性,面对这样的竞争者或者说敌人,我们国家很多方面太轻视对方了。”商务部的工作也让寇苍可以接触到很多外界所无法知晓的东西,所以她的忧患意识也远比常人强。

  和寇苓的彻夜长谈一直到凌晨两点过,寇苓相当丰富的信息渠道和深刻的观点也让赵国栋对寇苓的看法又提高了不少,直到实在有些撑不住了,两人才在疲倦中相拥而眠。

  寇苓提醒的问题虽然先前赵国栋也有一些思想准备,但是对方认为问题的复杂性和难度都更高,这让赵国栋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是不是把问题想得太过于简单了一些。

  国内复杂多变的政治气候也一样随时可能影响到政策的出台和实施以及落实,现在是不是整顿落后严能的最佳时机?这个问题赵国栋也要认真掂量一下。

  那种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形势并不适合自己,第一,这是事关全国经济大局的国家发攻委,不是某个市某个县”第二,自己是副职,是协助角色,并非主宰者,这一点搞不明白,那是要栽筋斗的。

  所以赵国栋在采取任何动作之前,首先要求得曾权军的理解和支持,没有他的支持,自己就是蹦醚得再起,那也得是白搭。

  这塘水也是深啊,深而不浑,赵国栋忍不住又咀嚼了一下这句话,真是很有点味道,自己到任也有一个多星期了,但是曾权军至今未对自己的工作作出什么具体性的安排,也没有提出什么要求。

  是觉得自己真的需要一段时间了解适应呢,还是要观察一下自己的表现?赵国栋有些拿不准。

  委里边的情况看似雾里看huā捉摸不透,但是也并非毫无头绪。

  傅泉在委里边很有威信,但是年龄在那里摆着了,可能也就是两三年的事情就要退下去了,不过至少这一两年里还是能说得起话的。

  童立国和曾权军关系很密切,魏兴喜和张应宝也都是和曾权军关系密切,倒是石德建和何丽芝两人不偏不绮,看不出什么问题,何丽芝倒也罢了,和自己一样,才从地方上上来不久,但是石德建却很有些不一般,别看平时谈经论道有些不大咧咧,但是要说业务熟悉工作能力并不亚于童立国,两人也很有些互别苗头的意气在里边,虽然自己只来了一个多星期,但是也能嗅到其中味道。

  赵国栋不想去过分掺和到那些个工作之外的事情中去,他知道发改委只会是自己仕途中的一站,自己也不可能会从副主任一步一步干到主任,能到发改委这个高平台上锻炼两三年,做一些于国于民有益的事情,顺便提升一下自我能力,就是自己最大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