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五十一节 意外助力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五十一节 意外助力


  陈翰锋不是反对集团走出去的战略,但是在目前情况来说,对于自己所处的局面来说,却绝不是一个好主意。

  他知道自己从北光集团调过来其实并没有得到国资委那边所有领导的认同,对于自己的看法从国资委到组织部那边也都有不一样的态度,不过自己总算是调过来了,而且很快就获得了刘善德的赏识,这种声音才逐渐消停下去。

  但是这并不代表反对自己的声音就彻底消失了,消停和消失,这是两个概念,消停只是暂时停止,而消失则是彻底泯灭,消停就意味着只要外部因素合适,这种声音又会啸叫起来。

  刘善德只有一年多时间,他自己也曾经明确表示一年多时间之后就会退下来,谁来接这个班就很耐人寻味了,虽然自己是常务副总裁,但是并不意味着自己这个常务副总裁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接班。

  仅仅是集团内部就有一两个相当有力的竞争者,而鲁文柏就是其中最具竞争力的角色。

  而鲁文柏提出的集团应该主动采取行动走出去,对上游资源进行投资布局,从根本上获得稳定的原料来源,尤其是在钾肥资源上更应该果断出击,这个观点在集团内部也有很大的支持力度,只不过因为前期亚洲化工在对外投资商曾经出现过一些失利,所以也让内部一部分人认为走出去风险太大,更倾向于在国内布局,比如在西海、西藏和新疆加大投资布局,而陈翰锋本人就是这种观点的代表。

  原来刘善德对于陈翰锋的观点一直持支持态度,虽然在国内的布局投资也一样存在较大风险,但是相较于在海外的投资来说,毕竟在国内,各方面可以通过协调规避的就可以减小许多,刘善德也倾向于这种观点,亚洲化工是企业,企业就要将投资回报,同时要减小风险压力,这合乎情理。

  但是现在情况正在一点一点的发生变化,赵国栋的态度在相当大程度助长了鲁文柏代表的一派观点力量。

  陈翰锋不能容忍这种局面继续下去,一旦鲁文柏的观点在集团内部得势,那么也就意味着集团可能会按照鲁文柏的观点对海外资源进行投资,拓展海外资源,那么鲁文柏本来作为中国亚洲化工的副总裁兼化肥公司的总经理必将在这一步骤中获得更大话语权,更多的资源和权力也会向他手中集中,这对于想要求稳顺利***的自己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刘善德的心态,他只有一年多时间就要到点了,对于他来说也许大踏步走出去就意味着会要承担巨大的风险,一旦投资失利,或者蒙受巨大损失,所要承担的巨大责任可能就会把他压倒。

  没有谁愿意在最后关头去冒险,没有那个必要,自己现在唯一能利用的就是他这种心态。

  想到这儿陈翰锋狠狠的将烟蒂扔在地上,瞅了一眼漆黑如墨的夜空,赵国栋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似乎天生就是来和自己作对的,沪上那一幕至今让陈翰锋难以释怀,虽然后来他也了解到了赵国栋和刘乔之间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种关系,但是看见那个家伙在花园饭店那种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和俊朗大气的风范,他心里没来由的就是一种如毒蛇般盘绕的纠结烦躁。

  就这样一个安原乡下来的乡巴佬,也能进老刘家的门儿?还摘走了刘若彤这样高傲冷峭的一朵花儿,现在竟然还一跃成了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这简直是对自己以及自己代表这个群体莫大的侮辱!

  这些脚丫子里都还透出一股泥土味儿的乡巴佬却能火速蹿红,而且大红大紫,而自己这样人物却只能委身于旗下,现在还要为一个亚洲化工总裁的职位苦苦争夺,想到这儿陈翰锋就觉得有一种难以压抑的烈焰在胸中迸发,这一仗自己一定要赢,自己一定要稳住阵脚,一定要坐上总裁这个位置,无论他是谁,都无法从自己手中夺走!

  ***************************************************************************

  “鲁总,不用这么客气,中亚化工我也早就有过接触了,当初我在能源部时就和现在已经调到东方化工集团担任总裁的王学洲王总有过接触,他那时候还在你们亚洲化工担任副总裁,一晃就是四年多时间了,王总已经到东化去了,现在你们刘总最早也是从我们能源部旗下的中石化出来的,也算是有些渊源吧。”

  赵国栋很随意的把谈话气氛弄得轻松一些,这个时候鲁文柏来访肯定不是因为齐鲁肥业的生产情况,堂堂中国亚洲化工集团肥业公司的老总,具体生产自然有分管副总来过问,他这个时候来肯定是有更重要的话题。

  “赵主任,上一次在全国化肥生产供应的电视电话会议上您的讲话就很让我受触动,你所提及的一些观点我这几天一直在琢磨,也像我们刘总汇报过,他也觉得赵主任您的意见很中肯,值得我们这些国有大型化工企业认真思考。”鲁文柏是个四十出头的精悍男子,典型的燕赵男儿架子,一米八几的个头,方面宽额,板儿寸头,粗壮厚实的身躯往哪里一坐,和赵国栋两人有一比,很有点两尊门神的味道。

  “别,鲁总,你要这么一说我可真有点汗颜了,那天会议上我的观点仅代表我自己的一些想法,准确的说都有些唐突了,回去之后权军主任都批评了我,我也觉得我自己有些轻率了。”赵国栋一边“自我批评”,一边笑着道:“各个企业都有自己的难处,国有企业有自己的弱点,民营企业有自己的短板,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企业负责人,在目光的前瞻性上必须要有,警觉性和敏锐性不能缺,更要有着眼全局的胸襟眼光,只顾着眼下天下太平,小富即安,得过且过,真的到了小日子过不下去的时候,那就晚了。”

  这哪是啥唐突轻率,那是什么挨了批评的模样?

  鲁文柏微微一笑,这位赵主任还真是一个有趣人,一边“自我检讨”,一边毫不客气的继续推销着所谓“他自己的个人观点”,刘总来电话就是要摸清楚这是他本人的观点还是真的秉承了上意,抑或是其他一些领导的观点,刘总说这很关键。

  但是鲁文柏却不这样认为。

  赵国栋的观点其实是很符合鲁文柏的胃口的。

  早在两年前鲁文柏就提出了随着国内化肥需求不断增长,集团在原料需求上日益依赖于进口,国内资源短缺,尤其是钾肥资源更主要集中在西海、西藏和新疆,如果要在加大原料保障,要么投入巨资开发国内资源,要么就要及早绸缪布局海外,寻找稳定资源进行开发。

  但是前期亚洲化工一起投资失败受损,影响了集团向海外迈步的积极性,使得近期集团一直迟迟不愿在这个政策上有所变化,虽然鲁文柏也看到了国内资源的短缺,但是集团内部求稳的心态还是压制了他的观点。

  赵国栋在电视电话会议上的“个人观点”激起了鲁文柏的极大兴趣,如果高层在这方面的态度如果能够从模糊变得明朗化甚至是积极化,那么这对于集团的政策调整将会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这正是鲁文柏希望见到的,所以他才会不顾有些冒昧而来拜访赵国栋。

  像亚洲化工这样事关国家命脉行业的龙头企业集团,其中长期发展规划和重大投资项目都是需要报经国家发改委审核批准的,国家发改委态度明朗化对于亚洲化工的政策变化可以说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是向内还是向外,这一个方向调整走势很关键。

  “赵主任您说得对,我们集团近期也在反思我们这几年的发展路径,资源原料的结构性短缺和价格的不稳定对于我们集团的健康发展和盈利都有很大影响,尤其是在钾肥原料上,虽然国内也陆续在上三个百万吨级大项目,但是在我看来,钾肥原料的短缺还将是一个长期性的,价格继续攀升也可以预期,而我国依赖进口钾肥的局面不会得到根本性的改变,所以我个人很赞同您在这方面的看法,如果我们不作出一些改变和动作,那我们国家在这方面付出更为沉重的代价。”

  鲁文柏的话让赵国栋眼睛一亮,这个鲁文柏的观点也很精准啊,和自己相似,不知道究竟是来逢迎自己呢还是他自己的真实想法?

  “鲁总,既然你都意识到了这一点,难道你们集团就没有考虑过更主动的提前布局来化解可能到来的危机?”赵国栋斜睨了对方一眼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