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五十二节 齐鲁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五十二节 齐鲁


  送走了鲁文柏赵国栋就陷入了沉思,鲁文柏的表现很让他有些意外,没想到亚洲化工集团里还有一个这样思维敏锐目光深远的角色,两人的探诗到后来也很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

  亚洲化工集团老总刘善德为人清正廉明,人也比较正直,但是唯一缺点就是年龄大了以至于在一些经营策略上变得有些保守,当然赵国栋也能够理解对方,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亚洲化工在前几年对外扩张时曾经出现过一次失误,导致损失不小,一位高级副总裁也为此落马。

  但这不是因噎废食的理由,企业要发展,国内市场需求越来越大,而国外资源呈现出垄断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尤其是在钾肥行业,这种紧迫性越来越严峻,在赵国栋看来无论是国资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在这一点上都应该有所警觉,尤其是国资企业,享受了国家给予的各种优惠政策,更是理所应当要承担起责任来。

  产业协调司提供的各种资料都显示化肥产业呈现出!种不协调的状态,氮肥产能出现明显过剩势头,但是几大国企依然在进行技改和扩能,磷肥生产限于原料和技术因素,也在进行技改,钾肥生产几大项目也进入实施阶段,但钾肥依然是三大肥中面临最大困境的。

  让赵国栋最为担心的是产业内中人对于这一点的短视,或者说看到了这一点但是却无动于衷,也许还有另外一些因素制约,总之至少到现在没有看到任何行动。

  反倒是这个行业之外的一些民营企业已经开始有所行动,而这也让赵国栋心生无限感慨,资本的逐利性在这个时候成为了动力,当国内这些企业庸庸碌碌无所作为时,随时需求为利润而动的民营资本已经看到了投资钾肥资源今后可能带来的巨大回报,开始主动闯入海外资源市场,而他们天生的敏锐性和灵活性,使得他们在海外的行动比起反应迟缓的国企来效率要高不知多少倍。

  如果不是今天鲁文柏给赵国栋带来了一缕安慰的话,赵国栋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问题是不是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民营企业上,还好,国企中也非全是庸碌无能之辈,总还是有些能够看到面临的危机。

  不虚此行,但愿这个鲁文柏能够给自己一些惊喜。

  …………”………………”………………”,……”…………”“………………,从赵国栋会客室里出来的鲁文柏丝毫没有感受到泉城春夜还有些凛冽的寒风带来的冷意,此时他的心热乎乎的,而先前赵国栋相当尖刻的言语至今也还让鲁文柏脸上有些发烧。

  “你们亚州化工号称国内第一流的大型化肥生产企业,执掌国内化肥生产龙头,那么你们的原料来源的稳定供应有多大的把握?作为国内第一大化肥生产企业,你们有没有考虑过自己作为国家脊梁的责任?怕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吧?”

  “你们和加拿大钾肥结成了战略合作伙伴,你们亚化化肥为了上市引进战略投资者而让加拿大钾肥入股你们亚化化肥,这一点我不好评价,但我个人对所谓以引进战略投资者为名而引来外资入股不太感冒,也许我这个人思想有些保守,或者说民族主义情绪有些浓厚吧。那么既然加拿大钾肥成为你们的股东,为什么你们不能入股加拿大钾肥,实现交叉持股,成为他们股东呢?或者成立合资公司进行新的开发?”

  “资金问题?可笑,亚洲化工真的是因为资本问题而圆于一隅么?这话有人信么?我看是思维问题眼光问题吧。”

  ????

  鲁文柏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犀利而又尖刻的谈话风格,但是他丝毫没有感觉到愤怒和气恼,反而是说不出的畅快和轻松,就像是被人突然释掉了一直压在自给心间的包袱,让他有一种热血沸腾的冲动。

  能走到这个位置的确有其不凡之处,鲁文柏默默的思索着,从与赵国栋的谈话中鲁文柏能够感受到对方内心的忧虑,他不能说对方就是真的忧国忧民,但是至少对方是真正为这个行业面临的危机担心。

  连鲁文柏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时间过得这么快,一直到赵国栋秘书出现,鲁文柏才意识到自给似乎有些忘乎所以了,但是他感觉得到,赵国栋很愿意和他谈话,甚至没有理睬秘书的提醒。

  也许真如赵国栋所说的,集团应该考虑一下下一步的行动了。

  只是刘那边会认同自己的想法么?鲁文柏深深的吸了一口与,无论行不行,自己也要尝试一下。

  “这么晚才谈完?谈得怎么样?”张广澜饶有兴致的看着走进来的李博明。

  “广澜省长,安原出人才呐,不简单,为人行事不说了,谈吐不俗,观点鲜明,思维敏捷,看问题也很深,嗯,怎么说呢,我觉得他的谈吐都很有个性,包括一些观点,呃,在他这个层次的干部里,尤其是像他这种敏感位置上,我很少或者说没有遇见过敢于像他这样旗帜鲜明的阐明自给观点态度的。”

  李博明一边思索,一边啧啧的吧嗒着嘴巴。

  “哦?你对他评价这么高?”张广澜微笑了起来,虽然赵国栋并不是在他手上起来的干部,但是毕竟也是安原人,也在自给手下干过,多多少少也给自己脸上添了光彩口“嗯,他原来是滇南组织部长,才去发改委几天?三月份才到位吧?但是我感觉他对很多业务工作上的了解相当透彻深刻,谈起其中许多话题都是信手拈来,而且都能说出几分道理来,不像是才接触到这一行的啊。”李博明有些好奇的道:“如果不是知道他是才担任这个职位的副主任,你真的会觉得他在这个行道里浸淫了多年。”

  张广澜回忆着多年前自己到花林视察那一幕,当时他就感觉到那个年轻人的机变和睿智,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相反,当时的县委书记还是县长,他已经记不清了,可以说完全没有什么印象了,这就是不一样的表现。

  “博明,所以说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赵国栋能爬到今天这个位置就绝非偶然或者运气那么简单。”张广澜略一沉吟道:“他今天和你谈有什么新的东西?”

  “嗯”有点新东西,我正打算向您汇报,他今天看了几家民营企业,和我也谈到了民营化肥企业在现今化肥生产供应体系中的地位,觉得民营企业可以在这方面有所作为,我也介绍了我们齐鲁民营化肥企业现状,问题还是规模小,原料受限,天生底子不足,他建议民营企业可以抱团组队,应该利用我们齐鲁港口众多,交通运输优势,积极拓展原料进口渠道,尤其是可以主动走出去,发改委可以在政策上和给予大力支持,我感觉他的思路很宽。

  “哦?”张广澜凝神沉思,略一琢磨,缓缓道:“他所指的这个民营企业仅仅是指化肥生产行业么?”

  “不,我也就是觉得他的话语中含义不仅限于化肥企业,所以也就有意识的敞开谈,他反应很快,但是言语很谨慎”,”李博明言语中也很是谨慎,似乎是在回忆当时谈话中的精义,“我感觉他言有所指。”,“言有所指?”张广澜反问了一句,神色严肃起来,“指什么?”

  “嗯,怕是指笤州钢铁吧。”李博明淡淡的道。

  售州钢铁?张广澜心中微微一颤,苔州钢铁是省内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经营效益一直在全国十大钢铁集团中排名前列,也是与沙城钢铁并称的民营钢铁企业中的两颗明珠,但是随着省里边确定要推进全省钢铁产业重组的规划哼正在紧锣密鼓的制定中,菩州钢铁的尴尬身份也就使得目前的局面有些微妙起来了。

  有传言称省里边要推动省内几大钢铁集团的兼并重组,论规模,齐鲁钢铁自然规模最大,其次则是菩州钢铁,紧随其后的济州钢铁、莱山钢铁,论效益”则是营州钢铁遥遥领先。

  眼下卢森堡的安赛乐集团正在积极谋求兼并莱山钢铁,正在加紧与莱山钢铁进行谈判,这也引起了省里边的高度重视,希望更进一步加快重组兼并步伐”实现以省内钢铁企业为主导的大型钢铁集团建成。

  省政丵府在这个问题上已经在办公会上多次研究,希望实现以齐鲁钢铁为主导兼并省内其他几家钢铁企业,打造国内第一大钢铁集团的梦想,但是在齐鲁钢铁效益不佳,远逊于苔州钢铁,要想实现全面兼并问题很多,而售州钢铁效益虽好,但是却是民营企业,如果让菩州钢铁来主导兼并,在感情上又很难让省里边接受。

  月票寡淡,推荐票寥寥,无言的伤心泪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