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五十三节 漩涡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五十三节 漩涡


  张广澜呼的吐出一口气,微微点点头,却不言语,目光抬起,望向远处。

  李博明也是默不作芦,他知道这个问题非同小可,哪怕只是对方一个隐晦的暗示,也许就能对省政丆府的一些决策起到了想象不到影响力。

  在整合全省钢铁企业的问题上齐鲁省内部也有一些不同的呼声,认为在整合问题上,政丆府可以发挥影响力,但是绝对不能发挥主导作用,更不能成为主丆宰,产业整合还是要本着市场原则,本着整合双方的意愿来推进,政丆府可以发挥锦上添huā或者雪中送炭的作用,但是绝不能生拉硬拽的拉郎配,这既不符合市场原则,也会让市场经济人丆士对政丆府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产生疑虑,而且也不利于企业今后的发展。

  在这个问题上张广澜一直持不偏不绮的态度,但是常务副毕长洪焕贵对此一力支持,认为省里边要建成一个与宝钢相媲美的大型钢铁集丆团,政丆府就必须要在其中充当主导者,对于像钢铁行业这样事关国计民生的产业,必须要由国资控股”态度相当鲜明,据说省委副书垩记夏立秋也支持这一观点。

  省委书垩记郭道成对这一问题一直没有明确态度,只是在省委常丆委会上提出要求省政丆府这边要认真研究在推进钢铁产业整合的过程中,如何更好的发挥政丆府作用,做到到位不越位,帮忙不添乱。

  这番话很是玄奥,让张广澜也颇费思量,但是他感觉郭道成的意见还是主张推动钢铁产业整合,但是在怎样整合采取什么方式谁整合谁的态度上还有些暧昧,似乎还是希望有点顺其自然的意思,只不过后面又添了一句省政丆府要利丆用政策合理引导,也是让人浮想联翩。

  该明朗的时候迟卑要明朗,只不过现在整合还处于起步阶段,现在各大钢铁企业都还处于内部统丆一思想上,让他们有一个意识”那就是整合是大势所趋,规模优势和采购、资源调配与扬长避短的分工合作优势要通过这一轮整合充分体现出来,实现大船出海的梦想。

  在这种时候他郭道成当然可以保持缄默,就像他张广澜也一样可以摆出一副不偏不绮的姿态一样。

  李博明静静的等待着对方的表态。

  张广澜沉思良久,才毅然点头:“博明,该做的工作还得要做,按照省政丆府确定的原则,分几步走来实现省内钢铁产业整合,但是我们在方式上可能要调整一下,不要轻易介入,更不宜采用行政强丆制手段来推进,更多的谈判空间留给他们自己,这件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好”但是我希望能够有一个明确的时间段来实现。”

  李博明有些讶异的扬起眉毛,但是却没有说设么”老板这样说自有其道理”但是他感觉老板已经在原来的态度上向后退了一小步了。

  老板从未在任何人面前表露过他对省里边钢铁产业整合的具体态度和意见,但是作为张广澜最忠实的下属,李博明当然清楚张广澜的想法”打造一个在全国举足轻重的钢铁巨人是张广澜身心深处的想法,而且这个钢铁巨人还要符合省里的构想,能够贯彻省里边的意图,那么作为省里钢铁产业的长子,齐鲁钢铁无疑是最为合适的牵头人。

  但是齐鲁钢铁的表现在苕州钢铁骄人的业绩显示下显得有些黯淡,这让省里边不少人感到有些难堪,当然售州钢铁也有一些问题,比如在建设项目报批程序、用地以及环保问题上都有不少软肋,这对于省里边来掌控局面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因素,在没有外力干预的情况下,李博明相信省里边可以在这个问题上完成整合。

  李博明和张广澜从内心深处都没有考虑过要让苕州钢铁来完成对像济州钢铁和莱山钢铁这样的国有钢企的整合,虽然张广澜本人对于发展民营企业也相当支持,但是在他看来,像钢铁产业这种事关国计民生的重要产业,最好也应该还是控丆制住国资手中,避免对整个产业产生安全影响。

  张广澜和李博明也相信他们的观点符合中垩央的意图,而这个中垩央意图似乎现在发生了一点松动的迹象,至少在国丆家发改委和国资委这两个重要部委里边似乎已经流露丆出了一些不太和谐的迹象出来。

  现在需要搞清楚的是赵国栋观点的具体丆内容,是不是自己一方太过敏感?如果真的是如刚才那种设想,那么这究竟是他个人观点,还是代表发改委的意见,抑或是来自更高层的想法?

  “博明,这几天赵国栋不是还要走一走看一看么?你好好陪着,多和他交流一下,了解一下他的具体想法,嗯,这样,等他从临沂那边回来和省里边交换意见时,道威书垩记和我再和他坐下来好好聊一聊。”张广澜没有多想其他,这个时候想其他也没有用,如此重大的动向,必须要和郭道成交换看法,避免省里边的步调和中垩央不一致,明年就是十丆七丆大召开之年,张广澜不希望在这个问题上给上边造成地方和中垩央博弈的不良印象。

  “嗯,也只有如此,反正还有两三天时间,我再探探他的底。”李博明点点头。

  “晓梅回来了?”苏觉华很随意的一甩杆子,鱼线一下子甩出很远,看着手法的确相当的娴熟,傅泉瞅了瞅这海竿,笑着道:“嗯,回来了,国外有啥好?非要去留学,真要有心学点本事,那不能行?这一呆好几年,我看都成书呆丆子了,还不是得回国?”

  “咦?老傅,你这话好像有些情绪感嘛,,晓梅留学那也是她的本事啊,现在回GUO不说是报效GUO丆家,也算是为GUO丆民服丆务嘛,怎么你还一肚子不顺气的样子,怎么”非得要她呆在GUO外替你找个洋NV婿回来你心里才舒坦?”

  苏觉华舒服的靠坐在自带的折叠小椅子里,煦暖的阳光洒车来透过溪畔的林荫留下斑斑点点,很难得享受这样一个周末,和老朋友一起来到郊外钓钓丆鱼,聊聊天,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没有啥约束压力,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得。

  “她敢!外籍华人都不行,要到我傅某人的女婿,就必须要是正经八百中国人!”傅泉气哼哼的道:“她不结婚我都没有意见,但是要结婚就必须要拖中国人。”

  “哟呵,民丆族情感很浓烈嘛,私人感情归私人感情,工作上可别把这份心思情绪带进去啊。”苏觉华笑着打趣道:“现在网络上所谓愤丆青大行其道,很受国丆民推崇,没想到你傅泉也是愤老啊。”

  “觉华,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么?”傅泉和苏觉华是老熟人了,说话也就很随便。

  当初苏觉华还在国丆家经贸委担任司长时,傅泉就是副司长,两人交情就很深,后来苏觉华仕途一路高走,从国丆家经贸委副主丆任到川省常务副省长、省委副书垩记再到安原省省长,最后到皖中担任省委书垩记,最后从沪江市委书垩记进入政治局到现在的副总丆理,可谓相当顺利。

  倒是傅泉仕途上跌跌撞撞,在司长位置上一呆就是五六年不挪窝,后来担任国丆家经贸委副主丆任时,年龄已经不老小了,国丆家计委改为国丆家发改委时他过来担任党组副书垩记、副主丆任,基本上年龄就算走过了”他和苏觉华虽然之后再也没有在一起工作的机会,但是两人关系却是一直保持着。

  “唔,那我还是信得过的,我担心年轻的同志缺乏经验,在有些时候和场合会过于显示自己的工作个性和风格啊。”苏觉华笑了笑。

  傅泉警觉的瞥了苏觉华一眼,他感觉到对方话语里恐怕有些不一样的味道。

  “我倒是觉得年轻人有点锐气和朝气是好事,你不是一直提倡年轻干丆部要勇于开拓进取,不要被陈规陋俗所束练么?”傅泉不动声色的道。

  “呵呵,老傅,你倒是挺会用我的话来堵我自己的嘴啊。”苏觉华大笑了起来,“有锐气有冲劲是好事,但是在工作中也需要区别对待,有些事情可以多看多做,但是在言丆论上需要把握好尺度啊。”

  “觉华,是不是有人告丆状丆告到你这里来了?都是告赵国栋的吧?”傅泉有些不客气的道:“原来我对赵国栋这今年轻人还不太了解,虽说外边吹嘘得厉害,但是我一直将信将疑,但是就我和小赵这么一段时间的接丆触来看,我觉得我把经济运行局和产业协调司叫出来让他来分管是相当明智的,我身上就是却他这一股子锐劲儿,至于说言丆论,难道说当了发改委的副主丆任就得要缩手缩脚瞻前顾后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了么?或者就只能照本宣科的稿子?我不觉得他这短时间的表现有什么不妥之处。”

  伤心了,票票愿给就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