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五十五节 春潮带雨晚来急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五十五节 春潮带雨晚来急


  对于这此夹风带雨的言语,当妻子的刘若彤并不担心,只是有些好奇

  以她对赵国栋性格的了解,你要说头角峥嵘桀骜不驯甚至张狂无忌,这种情况肯定有,但是赵国栋的貌似粗豪内里慎密的性子刘若彤也一样了解,他的这些讲话也好,谈话也好,不可能是一时心血来潮,或者咨意妄为,在真正的大事情上,赵国栋的表现你根本挑不出多少毛病来

  小事不计较,大事不糊涂,这是刘若彤对赵国栋下的断语

  那么他刚担任发改委副主任就敢乱发狂言么?显然不是

  “你别听有些人的风言风语,我心里有底”

  赵国栋把洗了一个澡出来,只穿了一各平角按裤,在客厅里舒展了一下身体,这种身体大部分裸露在空气中的感觉很舒服

  十来天一口气从鲁省到豫省,一共跑了六七座城市,看了十来家企业,深入了解了化肥生产供应情况,又与两省领导进行了座谈交换意见,这一路马不停蹄,的确有些累,不过一回到家里,洗个热水澡,精神立即恢复过来了不少

  “也不是什么风言风语,人家也是关心你”现在中垩央一直在很多问题上没有明确的态度,你这样莽莽撞撞的,没有获得上边允许的情形下捅破这层纸,难免就让人心生忌惮,认为你是不是太过于草率了”刘若彤穿了一身挺休闲的家居服,升绮在房门边上,笑吟吟的道

  赵国栋笑了起来,扭过头”反问:“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获得上边同意,没有得到他们的授意?”

  刘若彤眼睛中目光流动,“称敢说你获得了中垩央的支持?”

  “什么叫中垩央支持?除了中垩央领导的点头首肯,难道我自己或者说发改委就不能一点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只要不是违背了现行法律体系,那就不能说是犯错,至于说一些旧的构想和陈规陋俗,国家法律并没有禁止,甚至鼓励,只不过人为的形成了一些壁障,尝试一下破解又有什么不可以?”

  赵国栋漫不经心的玩弄着手中的一对景泰蓝健身球,这是他在潘家寺那边买的,不是啥古董,但是赵国栋挺喜欢这份造型,很别致好看,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看第一部所谓打斗片刘晓庆主演的《神秘的大佛》,其中一个反派角色玩铁蛋子,那是相当的厉害,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他也就对这玩意儿很感兴趣

  拉开两个架子”赵国栋摆出一番要将健身球投掷出去的架势,自我感觉挺良好,很有点电影里边那个沙舱爷的味道

  “国栋,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只是你初来乍到,很多事情的处理上不能操之过急,欲则不达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何况你是副主任,还得看看主任的意见才对”刘若彤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赵国栋进京来肯定就是要抱着做一番事情来的想法”绝对不甘于就在发改委里边当一种菩萨尸位素餐,但是他这样风风火火的势头,未必能为人上者所喜”尤其是这些问题都是涉及进入改苹深水期之后的探索

  赵国栋默默的坐回沙发里,欲则不达,这句话说得好啊,问题是有些问题你能慢下来么?自己不想要做什么惊天动地翻天覆地的大事,但是眼见得自己也许有改变某些问题的可能,为什么不能去尝试一下,即便是付出一些政治上的代价,但至少自己也不违本心

  何况在很多人眼中自己这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星,表现如此浮躁缺乏上位者的稳重,这样的人怎么能够到发改委?这样的做派在发改委这样的大部委里,还不会被捧得头破血流?

  有得有失,很多东西短时间你是看不出来的,触动了某些人利盖,自然会进到攻许,但遭到攻许也是好事,至少可以让人看清楚,自己因何而遭到攻许,赵国栋笑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有些人就是太过聪明了

  “国栋,来坐”曾权军在内心深处叹了一口气,赵国栋这个人从本质上应该还是相当不错的,一些想法和意见,也很符合他的胃口,但是在行事上却急了一点,但年轻人谁没有能一点锐气?

  “曾主任,我把这一次出去督导检查和调研的情况一下,写了一份报告,您弄看?”赵国栋气色温润淡然,手中拿着一份材料,走进曾权军办公室里,见曾权军正带着老huā眼镜认真看着手中资料,含笑问道

  “嗯,当然要看看,鲁豫两省都是我国农业大省,粮食生产大省,两省化肥生产供应对保障农业生产和粮食安全至关重要,也很有代表性,化肥生产可以说关系到国家农业的稳定不为过*……”曾权军点点头,搁下手中笔,“走这一趟感触不……”

  “嗯,第一次代表委里边出去走一走,感触的确不一样,自己也在反思,看问题不能再站在地方的上角度来看,这也是一个心态角度自我调整的过程*……”赵国栋笑笑,“还是觉得自己有些没有完全进入角色,到企业里调研,对微观的了解下意识就要多一些,对宏观层面上的考虑还不够*……”

  还不够?曾权军嘴角带着一抹笑意,这个赵国栋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宏观上的东西你释放出来的信号还不够?那不是真要折腾得下边人都得跳起来?自己当初同意傅泉让赵国栋来分管经济运行局和产业协调司是不是有些孟浪了?

  “国栋,工作一步一步来适应,你才来,很多情况还不太了解,多走走好事,掌握了解多的情况,你才能有大的发言权*……”曾权军有些感慨的道

  赵国栋目光流动,默默端起秘书送上来的热茶,捧在手上,啜了一口,点头不语

  “化肥生产关系国计民生,同时也对西部开发有着莫大的拉动作用,在这个问题上,中垩央有比较完整的布局构想,十一五规划中也有这方面的表述,当然在具体筹划上,委里边也在积极征求各方意见,力求尽快把今年具体的设想分解到位*……”????

  赵国栋回到办公室”瞑目沉思良久,给他的感觉是曾权军的态度有些模糊化了,至少比起先前自己副鲁豫两省调研之前的态度有所变化,这是他的感觉”但是对方话语中也提出了一些相当中肯的建议,倒是对自己有些帮助,在发改委里边和在地方上位置分量都不一样,一言一行都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联想和歧义

  他轻轻叹了一口,摆在面前的白色信签纸,被他用签字笔划了一个圆圈,他细细的描摹着,尽量让这牟圆圈变得自然而光滑,但是总是难以如愿,总有一些线各会从那个圆圈里伸出头来,像是提醒着什么

  在发改委里边自己还得好生操练一番,猛冲猛打需要,文火纯汤也同样需要,潜移默化的影响是王道,勇于攻坚克难是霸道,但是霸道未必就不好,时机把握很重要

  有些意兴阑珊的把手中笔扔在桌面上,赵国栋觉得身上涌起一阵无力的疲倦感,似乎这个世界就没有人能够理解自己,妻子,上司,甚至还有一些朋友,重重心事向谁说?赵国栋心中突然冒出这样一句不知道是那部琼瑶小说里的这句话来

  连柳道源都送了一句戒急用忍给自己,看来自己这一遭从电视电话到出行的点点滴滴,不知道有多少好事者把自己的言论编纂成册,又不知道让多少人辗转难眠了,赵国栋有些自我解嘲般的笑笑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自己在地方上弹精蝎虑工作十多年,并没有多少人知晓自己,但走到了发改委,一个电视电话会议上讲两句自己的观点”考察调研谈一谈自己的想法,就能引发如此大的波澜,这其间的变化委实让人感慨万千

  这也在提醒自己,位置不同,需要谨慎把握

  只不过自己就真的要从此谨小慎微,亦步亦趋么?一股不屈的斗志从赵国栋内心深处缝隙里钻出来,若是一味和光同尘韬光养晦,那自己来发改委庸庸碌碌的混几年又有何意义?帮家乡弄两个大项目,帮朋友落实几个投资,仅此而已?

  赵国栋从未想过自己到发改委就这样淹没在大流中,他相信这也绝不是中垩央把自己这个儿才三十六岁的滇南组织部长调到国家发改委来的本意,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这句话赵国栋并不完全认同,这需要根据情况而定,但是如果你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你怎么能够脱出窠向,怎么能够革突破?

  春潮带雨晚来急,既然来了,赵国栋就没有打算全身而退,人么,总得要做点想做的事情

  为小赵鼓掌,为老瑞鼓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