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五十七节 淬火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五十七节 淬火

  我也听到关于你的一些传言,说你嘴里放炮,质疑国家一些产业政策,而且有点哗众取宠的味道,帽子倒是替你扣得挺大,但是具体反映出一个什么样的问题来却也见不出真章来,说说吧,我倒是想听听你这炮放得准不准*……”

  应东流也很是有兴致,一边吃,一边道,丝毫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赵国栋也不客气,把自己在发改委这一个多月来的了解收获以及自己产生的一些想法和观点和盘托出。

  在应东流面前他觉得自己反而可以放得更开,一方面他是自己老领导,对于自己也很了解,另一方面他不是自己直接领导,但却是执掌北方门户大市津门市市委书垩记,津门现在一样面临着很大的压力,怎样在群雄环视的压力下突围而出,也是摆在安东流面前的一个巨大问题。

  应东流对于赵国栋的一些观点和看法也很感兴趣,尤其是赵国栋提及国家基础产业的钢铁产业上的观点,也引起了他的一些思考,齐鲁在钢铁产业上的一些构想并不是什么秘密,这已经让一些民营钢铁企业感到惴惴不安,钢铁企业的整合是大势所趋,但是谁该来整合谁,这本来应该是一个市场问题却摆在了政府面前。在政府看来能够听从政府指令,承担了更多社会义务和承担了更多社会贵任的国有钢铁企业是理所当然的整合者,国资背景固然可以让国企之间的整合兼并显得水到渠成,但是面对民营企业呢?

  如果民营企业是规模小,效益差,自然不是问题,但是同样面对的是规模大,甚至效应更好的民营企业,那又该怎么办?

  这都是摆在面前相当现实的问题。

  国家法律也好,产业政策精神也好,只要要求钢铁产业要实现规模化,要求整合现有钢铁企业,但是却并没有规定谁来兼并谁,在经济学家们眼中这本来是一个十分简单的问题,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市场法则就该发挥作用,但是真正接触到最真垩实最具体的问题时,这就相当棘手了。

  “关键在于公正公平,有的人说国有企业之所以效益不及民营企业,那是因为承担社会责任更大,所及社会义务更多,那么我们国家法律法规已经逐渐健全,对于民营企业我们一样可以按照法律法规来进行规范约束”对于国有企业身上背负的包袱,如果本该是政府来承担的,那么政府就要理所当然的接手过来,比如企业所办的社会事业,政府就该接手,而像民营企业被指责诟病的环保问题也好,违规占地也好,你严格按照法律法规进行规范,有什么不可以?这些问题在国有企业中有没有,如果有,那也一样一视同仁!我想,民营企业所求的无外乎就是一个公正而已*……”

  “我想如果在公正公平的环境下你国营企业竞争不过民营企业,那么民营企业兼并你又有什么不可以?而你国营企业一样可以利用自身的规模优势和人力资源、管理等诸多方面优势安现对民营企业的兼并”我所要说的就是,你国营企业没有权力也没有理由要借助政府行政权力和行政资源来实现对民企的兼并,如果这样做了,这就是不公平不公正。

  “或许有的人会大谈持谈像钢铁行业这些基础产业必须要掌握在国家手中,以防产业安全和风险,在我看来这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胆怯和不自信的表现,像中国这样的大国,一两家根本不具有茎断性质的企业是民营性质,难道就会造成产业安全?产业安全究竟是指什么,是怕民营资本力量变大,还是担心外资趁机侵入?商务部难道就是吃干饭的?他们就真的闭目塞听*……”

  赵国栋的词锋相当犀利”应东流也在思索对方话语中的深意,应该说目前假借产业安全这一理由来限制民营企业进入一些行业的观点意识在各级党政政府中都普遍存在,但是在应东流看来,更多则是一种不愿意舍弃以前政府控制经济的这种巨大权力,国有企业的负责人和管理人员帽子掌握在自己手中,它的经济财务权力政府也随时可以干预,这种滋味这种感觉多么好,一旦变成了民资甚至变成了股份制,那么政府再想要对其指手画脚,那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应东流觉得应该是这种狭隘甚至可以说丑陋而又无法明言的心态在作怪,如果再有人掺杂有个人的私心杂念在其中,那就更复杂了。

  这个问题的争论还会持续下去,从上至下这个问题其实也被无数人讨论探讨滥了,但是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这也是国情复杂所限,只不过鲜有像赵国栋这种层面的角色这样明确的表态,大家都只能心照不宣的搁在台面下,所以这一次赵国栋的言论虽然也只是在一定范围内的所谓个人观点,但是带来巨大的冲击性影响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这个问题上应东流没有置评,事实上,他也不能置评,如果说赵国栋还可以以个人观点作为托词,毕竟他只是副主任,“个人观点”也仅供参考,而自己如果轻率表态,那么带来的影响就截然不同了,哪怕只有他们四人在场,他也不能做任何表态。

  倒是对于赵国栋提出国有和民营化工企业应该果断走出国门参予上游资源的开发和控制这一观点应东流相当赞同,尤其是对赵国栋提出对民营企业要有针对性扶持,利用其在海外并购和投资上政治因素干扰小的优势,鼓励他们走出去,在资源和技术性行业中大展身毛这一观点应东流是相当支持。

  这一顿饭吃下来,两位女士基本上成了无事可做的旁客,而赵国栋和应东流的滔涛不绝也构成了这个小聚的主旋律,吃了饭之后,几人也迎着春末的微风沿着后海缓缓而行,赵国栋和应东流在前,两女在后,一边探讨,一边漫步,很有些纵论天下事的风采。应东流现在初到津门,手里边也没有几个足以信赖之人,津门作为北方经济第一重镇,又是首都海上门户和北方最重要的海运港口,这几年经济发展明显落后于其他直辖市,更不用说南方那些经济活跃地区,中垩央在这个时候把应东流放在这个位置上来显然也是看重应东流在安原省从省长到书垩记这个期间政治上的稳健和经济发展上大胆用人所取得的成绩。

  虽然比起粤、苏、鲁、淅几省来安原经济实力依然还有一些差距,但是让人感到可喜的是,安原以往安都一城独大的格局已经被彻底打破,宁陵的崛起和诸如怀友、永梁等新兴城市的高速发展,加上唐江、通城、荣山等经济落后地区的面貌呈现出巨大改观,这些都得益于以应东流为首的省委一班人在用人上的不拘一格。

  正是看到了应东流在安原省委书垩记位置上表现出来的能力,中垩央才会有这样的安排,而应东流实际上在中垩央作出决定之前并没有多少思想准备,以至于到了津门之后也觉察到自己手上欠缺能够一两个能够帮助自己打开局面的角色是多么的痛苦。

  “国栋,如果你不是这一次才到国家发攻委,我真的想要向中垩央建议让你到津门来,我现在算是体会到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痛苦了。”应东流半开玩笑的道:“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到津门来,我估摸着你在国家发改委也不可能呆上三五年吧?只要有兴趣,我那里大门可是随时为你敞开,你要不好说,我去找诸部长和副主垩席。”

  “东流书垩记,您说我这才来一个月时间就在琢磨走人的事儿是不是不太合适啊?我若是有机会到津门,那我宁肯不到这发改委,相较于在部位里边颐指气使的发号司令,我宁肯到下边扎扎实实做点事情。

  ”赵国栋有些感慨的道。

  “国栋,你这话不对。”应东流改变了态度,正色道:“国家部委尤其是像国家发改委这样的部委对于你来说也算得上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我可以相当绝对的断言,你在发改委的经历会让你受益一辈子,每个人每个时期的经历对于一个人的成长来说都是相当宝贵的,就像你到滇南担任组织部长一样,你是不是感觉到自己受益良多?那么国家发改委的这一段经历会让你更上一层楼,这对于你日后走上更重要的工作岗位来说更是必经之路,我可以用一个冶金上的专业术语来形容,就像是古代巨匠们锻造出一柄绝世名剑时那最后一关一一淬火!”

  应东流显然在为自己这个用词造句感到满意,相当得意的重复强调了一句,“淬火,对,就是淬火,只有经历了淬火这一关,你才会真正步入登堂入室的境界!”

  默默无语两眼泪,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