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五十八节 再战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五十八节 再战


  刘若彤感觉到赵国栋情绪的明显变化,至少在潮风锦阁这顿饭效果很好,让赵国栋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以至于在晚间赵国栋也变得有些性致高昂。

  自打春节越过了那各横亘在两人之间几年的警戒线之后,一切似乎也就变得水到渠成了”而现在赵国栋又到京里工作,两人都有更多的时间呆在一块儿,这一来二去蜜里调油般的夫妻生活也就慢慢建立起来。

  连刘若彤和赵国栋两人自己都说不清楚究竟是谁更主动,反正就那么一回事儿,氛围好了,情趣到了,几乎不需要什么言语或者暗示,一切都是那样自然而然,就像吃饭睡觉一般。

  也许这就是真正的夫妻生活,多了几分温情和平淡,但是似乎却又少了几分漏*点,这是赵国栋的感觉,不知道如果和自己有过某种关系的那些个女人成为自己的妻子,是不是也会是这样?

  不,恐怕不是,至严古小鸥和罗冰不会是这样,所以她们成为不了自己的妻子。

  粗重的喘息声慢慢变成压抑般的呻吟,到若彤发现自己在这方面的克制力很差,这让她感到有些羞愧,只是处于这种环境下似乎也就由不得她了。

  似乎感觉到了匍匐在身上的男人动作越来越猛烈,一阵阵痉李般的紧缩让刘若彤意识到自己**即将到来,她下意识的叫了起来,“国栋,不,不行,等等!”

  赵国栋略略有些讶异的克制住自己的动作,身下的女人挣扎着支起身子来,从在床头边上摸索着什么,“我在喜险期……”

  一怔之下的赵国栋笑了起来,“要个孩子不好么……”

  刘若彤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不,我还没有考虑好。”

  赵国栋脸色微微一变,动作顿时停滞下来,刘若彤也觉察到自己这句话似乎有些不太恰当,赶紧解释道:“国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觉得我们现在好像还没有做好带孩子的准备……”

  赵国栋有些兴味索然的摇摇头,一股子没来由的寡淡滋味儿让他突然觉得这样温吞水般的生活好像也并不像是所谓的平平淡淡才是真”如果这就是所谓真正的夫妻生活”那未免太让人失望了。

  一场原本应该是甜蜜温馨之夜就因为这一句言语变得黯淡起来,刘若彤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此情此景再做多的解释也没有多大意义,而且刘若彤也觉得两人之前似乎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进行过沟通,在她看来如果要生孩子那是两个人的事情,不是哪一个兴之所至想要要一个就可以要一个。

  早晨起床洗漱完,两人坐在餐桌前”刘若彤观察了一下赵国栋的气色,似乎看不出什么别的”她不知道自己昨夜的表现是不是还让赵国栋耿耿于怀,试探性的问道:“国栋,昨晚我刀刀刀”

  “没事儿,我理解,你有你的工作和想法,我有些唐突孟浪了,我该先了解你的想法。”赵国栋彬彬有礼的点点头。

  刘若彤微微蹙眉,虽然赵国栋表现得很正常,但是她总觉得对方骨子里边似乎却很在意这件事情,只是现在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而说内心话她也的确没有任何思想准备,这种事情她不想在没有考虑成熟之前就遽下决定。

  一直到赵国栋离开家时,刘若彤都还有些怔仲不安,或许是赵国栋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得太平静了一点,或许是自己有点神经过敏,刘若彤有些拿不准。

  奥迪缓缓驶进大门,**战士巍然屹立,一动不动,坐在车里的赵国栋面无表情,新的一天开始,自己又将面临新的挑战。

  赵国栋知道自己现在便是想要低调下来也不可能了,当然,他从来也没有想过要怎么韬光养晦,应东流在最后勉励他走自己的路,不必太在意那些闲言碎语,如果上边真的认为他的工作方式存在问题,那么也早就应该通过组织来向他提出告诫了,而到现在都没有来自委里边的明确说法,那说明在这个问题上”他并没有太离谱。

  法律法规没有禁止的,那便是可以尝试的,赵国栋一直坚持这个观点,你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好不好?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更遑论其他。

  今天上午的主任办公会议上走要是要确定第一届中国生物产业大会选择的问题,为了争取这个会议,多个城市都是卯足了劲儿,赵国栋还在滇南的时候,时任昆州市市长的王烈也一直在争取这个会议能够放在昆州,只不过现在时过境迁,昆州的生物产业项目都纷纷落户玉河,而玉河虽然生物产业发展很快,但是作为第一次生物产业大会,无论是国务院还是发改委这边都更希望能够放在一座省会城市里。

  石家庄、杭州、安都、玉河都在争取这个机会,申办材料早已经送了上来,各位主任面前都摆了一份。

  事实上赵国栋也早就知道委里边已经基本上有了一个明确指向,他们更倾向于在石家庄,这里距离京里比较近,而且石家庄生物医药产业发展相当快,石家庄也有意要打造中国现代药都,石家庄高新技术产业区也明确提出要将生物制药产业作为高新技术产业区的最重要的产业来加以扶持支持。

  在这个问题上赵国栋并没有多少安言权,他也没有打算就这个问题表述自己的想法,实事求是的说石家庄在这方面的工作也的确做得比较扎实,会议放在这儿也是合适的。

  “国栋,这一两个月里,咱们委里边可能外事活动和会议都不少,你想要下去调研的事儿恐怕得缓一缓,后天几内亚地质矿产部秘书长迪亚罗先生要访华,可能委里边要就中几联合开发几内亚铝土矿系列项目进行座谈,华铝集团、五矿集团都要参加。”曾权军一边翻着手中的资料一边道:“这也是我国加强与几内亚方面合作的一个动作,很难得……”

  “权军主任,我觉得除了华铝集团和五矿集团参加座谈之外,是不是也可以邀请一些民营企业代表参加……”

  赵国栋这两句话立即让在座的其他几位主任动作都是一僵,很显然赵国栋提出的想法很出乎他们意外。

  倒是曾权军只是略略一怔之后就笑了起来,赵国栋的脾性他已经有所了解,这今年轻人别看年龄不大,但是骨子里却有一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执拗劲儿,像国外政府官员来访,尤其是涉及到资源开发问题,发改委历来没有邀请民营企业参加的习惯,虽然没有刻意对外保密,但是基本上民营企业想要获得和国外这些相关部门官员接触的机会基本没有,即便是国企也只是在一定程度上参予,主要权力还是掌握在委里边。

  “国栋,你觉得这很有必要?现在迪亚罗先生来访还只是最初期洽谈”还远远谈不上具体项目的构想,更主要的是政府间的接洽啊。”曾权军倒没有立即否决赵国栋的建议。

  “权军主任,我是这样想的,我国铝土矿资源虽然也比较丰富,由于我国需求量一直呈现出稳步增长的势头,现在在铝土矿资源勘探和采掘上都明显有些难以满足国内需求,向海外进军已经是一个必经步伐,但是我们国企走出去战略步伐缓慢,而民企虽然也想走出去,但是一来没有机会,而来缺乏经验,可以说现在就是盲人摸象,完全摸不着头脑,如果有机会让他们从最初期就接触这些情况,没准儿就能碰出一个意外之喜呢……”赵国栋不动声色的道。

  意外之喜?几位主任都在交换着目光,显然赵国栋的这个提议不太好把握。

  如果让民营企业代表进入参加,那华铝和五矿会怎么想?

  资源性行业已经在去前年被捅破了一个窟窿,鑫达集团和东方希望的进入这个行业,已经使得华铝和五矿怒不可遏,国资委在与发改委交换意见时据说也有一些怨言,认为发改委在这方面开的口子太大,步子迈得太快,打乱了国企发展的战略步骤,对国有企业的健康发展也构成了盛胁。

  “国栋主任,中几合作是我们国家国际层面稳步推进的一个战略步骤,华铝和五矿谋求与几内亚方面合作的构想也已经有了一些规划,如果放任民企进入参予,那么会不会引发恶性竞争,导致几方待价而沽,最终可能受损还是我们中方企业的利益啊。”

  童立国脸上还保留着深思的神色,很显然赵国栋的这个提议也触动了他的一些神经,联想到赵国栋这一个月来的表现,他不能不提醒或者说是告试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