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五十九节 交锋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五十九节 交锋

  童主任,我是这样考虑的,就像是刚才权军主任所说,现在还是最初期的商谈,我觉得不妨多有几家企业参予了解,应该说华铝和五矿相较于其他民企来说都有很大优势,在我看来,即便是这一系列项目真的成功,民企更多的只能作为参予者而非主导者,为什么华铝和五矿就不能与民企联手竞逐呢?”赵国栋淡淡的道:“再退一步说,如果说真的华铝和五矿无法与民企联手合作,那么我们发改委也好,商务部也好,职能部门也可以进行居中调节,恶性竞争的担心我想大可放下。”

  赵国栋的话让童立国脸色略略一窒之后变得有些阴郁,不过气色尚好,不至于阴云密布,倒是傅泉微微点头,显然是赞同赵国栋的观点。

  “嗯,我觉得国栋主任的想法可以考虑,目前国外政经两界都有一种很强的声音,那就是对于我国国有企业走出去参予投资和并购的敌意很浓,一方面他们认为我们国企代表了国家,有国家政治和资本作为后盾,是非市场经济竞争”另一方面也担心国企是帮助国家在进行战略控制和撂取,尤其是在资源性行业中这种敌意和担心更为明显,从能源部下属一些企业在与欧美石油企业打交道合作时就能看的出来,这种迹象相当突出,如果由民企加入进来,也许能够淡化和弱化这方面的影响。”

  出人意料的何丽芝插入话来,谈了自己的观点,这让曾权军和童立国都大感惊讶。

  曾权军意识到委里边现在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已经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这应该和去年国务院出台的《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三十六条有关》”很显然赵国栋和何丽芝都属于支持这一观点的人物,而傅泉看样子也倾向于在这个领域上逐步开禁。

  “嗯,丽芝主任的观点也很有代表性,目前国外尤其是欧美企业在和我们国有企业在海外市场进行竞争时,总是屡屡指责我们国企的性质认为我们代表国家机构,不是正常的市场竞争,而且还刻意渲染国企进入这些领域可能给所在国资源安全和产业安全带来的危害性,大肆诬蔑所在国经济和资源会被我们国家控制,这也引起了一些国家尤其是像东南亚和非洲国家的担心”加上我们一些国企在进入所在国市场之后,没有很好适应所在国国情和企业文化,没有能够有效的融入到所在国社会中,导致纷争不断,这也成为欧美企业的口实,在这个问题上我曾经和国资委有关领导做过意见交流,他们也认为这的确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需要认真加以研究解决。

  傅泉也加入进来,对这个问题就加以分析阐述。

  “我们当然不能因为那些欧美国家企业的抹黑诋毁而退缩不前,但是也要考虑从多方面来化解这些不利因素”我觉得民营企业加入进来何况以有效的缓解国外的这种情绪”但是在民营企业也有很多弱点,比如在总体实力、企业文化以及对国外法律的适应上都是短板,他们加入进来固然有很大的好处,但是一样存在不少风险,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发改委要采取合理有度的引导他们进入,就像国栋主任所说,如果能够促使国企和民企在很多领域和具体项目上进行紧密合作,那也许才是一个双赢的结果。”

  傅泉的观点折中了赵国栋、何丽芝与童立国的意见,民营企业当然可以进入”但是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应该合理引导,掌握主动权,协调好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在进入同一领域尤其是同一项目时候的各方面关系”避免可能出现的恶性竞争”在这一点上持别需要把握好一个公平公正的尺度,力争做到做到双赢。

  “可是傅主任,在这个问题上要做到双赢恐怕不容易,国企和民企都是企业,都是以盈利为目标,为了自身利益难免要采取各种竞争手段,尤其是民企机制更灵活,手段更多样,这也导致国企可能也会从其他方面来进行竞争,这也就极有可能从良性竞争变成恶性竞争,政府职能部门在这个问题上能够发挥出多大干预力量也是一个未知数啊。”魏兴喜也插进话来。

  “良性竞争是好事,我们促成他们合作,但并不是就要干预他们竞争,只怕我们站在公正公平的立场上,协调双方利益,我想在很多具体项目上,国企和民企还是有不同的对象目标的,像国企可以利用其自身境模优势和资本优势,更多的主导大项目,民企作为合作伙伴配合介入,而中小型项目,尤其是和所在国地方上合作的项目,民企就可以发挥其持长和优势,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反而可以相得盖彰。”

  从几内亚地质矿产部秘书长来访这个问题上,一下子引发了整个发改委对国企和民企的地位问题的探讨和争论,事情已经不单单是是否邀请民企代表参加几内亚地质矿产部秘书长来访座谈这么简单,而是牵扯出了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那就是发改委在对待民企日益高涨要求进入资源性行业的呼声的态度上。

  曾权军在关键问题上并没有明确表态,他内心对本来是一个不算复杂的问题却演变成这样宽泛的话题上有些不太满意,在对待有些比较敏感问题的态度上现在也还不宜明朗化,所以他果断的打住了这个话题。

  “嗯,我觉得国栋的观点也很有代表性,现在民营企业已经日盖成为我们国民经济中重要组成部分,民营经济对于所谓的玻璃门现象也一直诟病不少,认为政府行政职能部门依然保持旧有思维,通过一些隐形条款来限制民营经济进入许多重要产业,我不太认同这一观点,但是也要承认这种现象在某些领域的确存在。国栋主任提出可以邀请民企代表来参加座谈,我觉得这也算是一个开创性的尝试,也表明我们发改委在对待经济发展的主体身份上并无任何偏见。”

  曾权军权衡利弊,决定还是在这一个问题上做一点尝试,民营经济对于发改委的攻许历来不绝于耳”在这个问题上他不想再引来无数攻许,今天虽然只是委里边内部会议,但是很难说今天的讨论会不会被人透露给外界知晓,一旦舆论知晓国家发改委又把民营企业划在界外,哪怕只是一个最简单的接触,也许就会被吹得神乎其神。

  前年在铁本和建龙事件爆发的同时,国有钢企的却在大肆扩能,宝钢、武钢、本钢、鞍钢、马钢,无一不是奋勇前进,而几乎每一个项目都毫无悬念的获批,就连外资也是如水银泻地一般的大踏步进入中国,浦项、安赛乐、新日铁、蒂郝克虏伯、博思格,纷纷在中国攻城略地,这些项目也同样如水到渠成般的获准,唯独铁本却成为了点杀的典型,以至于有主流媒体就在评论说,一道门,门内门外,有人在门外长歌当哭,有人在门里轻歌曼舞,冰火两重天,何其残酷。

  这些言论和观点给了国家发改委相当大的压力,曾权军同样也在不同场合释放信号解释,但是毫无例外都遭到了媒体和经济学家们的围攻,尤其是一些自诩民族主义者的精英们更是频频拿处于同一时间段的铁本和澳大利亚博思格苏州钢铁项目作对比,前者被一道接一道的金牌勒得喘不过气来”至今没有下文,而后者十七亿的项目一个星期搞定所有程序,其高效率令人无法想象,一土一洋所获结果对比的惨烈,不能不让人感慨万千。

  曾权军的最后定论算是为这一次原本是十分简单的外事活动定了调,可以邀请在行业内有代表性的民营企业,与华铝和五矿一道参加这一次座谈,了解中几可能合作的勘探和开发项目,当然至于说在日后谁能在与几内亚方面合作中胜出,那是另外一回事。

  准确的说,这就是一个姿态,但就是这样一个姿态,也足以让很多人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息。

  周鑫几乎是一整天都沉浸在一种莫名的兴垩奋之中,即便是明知道这也许就纯粹是一个姿态,他一样不在意。

  这个项目成不成并不重要,关键在于政府职能部门做出了这样一个看似不经意倒是对鑫达乃至整个行业来说却意义重大的改变,民营企业可以获得与华铝和五矿这样的国企巨头们的机会了,哪怕只是一个形式上的平等机会,内里一样可能是你看不见的壁障,但是这毕竟是一个改变,就凭这一点,就值得大醉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