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六十一节 有所为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六十一节 有所为


  错!国栋,你少把这些个虚晃一枪的帽子往自己头上扣,走出去战略是必然的,能源部下属企业在这方面远胜于我们其他行业的企业,当然这也可能和能源部企业性质和国家支持力度有一定关系,但是究其根源来说,都是一样,那就是我们都要深刻意识到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国家不再是小学课本里所说的地大物博了,而是地大,物不博了。”

  刘岩叹了一口气,二郎腿也收了下来,“除了能源部直属企业之外,我们国资委下辖的资源性行业也都一样面临着这样的问题,钢铁、电解铝、化肥,这些行业上游资源的紧缺已经从周期性问题演变成常态性问题,上游资源对下游产业的制约也越来越明显,不断蚕食着下游产业的利润,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国资委也有一个专题课题组在研究。”

  “那么既然有专题课题组研究,得出的结论是什么?”赵国栋饶有兴致的问道。

  “对内挖潜,对外拓展,更重要的是对外拓展。”刘岩笑了笑:“只不过这个观点我们国资委里边也还在讨论,却没有想到首先被你在化肥行业捅开来。”

  “嘿嘿,那看来我是去当了出头鸟啊,你们国资委是不是该替我颁一个出头鸟奖啊?”赵国栋也是一笑置之,“你们国资委既然已经有这个观点形成,那还在等什么?”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观点形成要落实,也需要选点,向外拓展风险巨大,尤其是作为国资企业,还需要考虑进入行业上游资源所在国家的政治压力和民众感受,这是最难以把握的,随着现在国家影响力在不断增长,一些负面因素也会渐渐显现出来,想必你也应该了解作为国弃企业的尴尬之处。”刘岩平静的道。

  赵国栋点点头,刘岩也并非如刘若彤所说的那种无所作为之人,或者他在风格和作风上有些为人诟病之处,但是在能力上却一样有其出色之处”他的分析判断证明了这一点。

  这些个红色家族出来的子弟们几乎是浸淫着政治这潭水长大的,每一个细胞里都充满了对政治的敏感性,丝毫的风色变化他们也能感受到其中不一样的味道,这是他们的优势,同样也是他们的劣势,他们会过多的担心这些政治因素带来的负面作用而变得更为谨小慎微,这在有时候是明智的,但是有时候却会失去了一些机会。

  中国国力的不断增长也给世界带来震惊的同时也给了欧美国家肆意攻许和诬蔑的机会,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他们利用他们强大的媒体力量疯狂的炒作造势,对内作为国防开支增加的依据,对外则是四处煽风点火,围绕中国周边营造包围圈,在与中国经济贸易往来频繁的地区更是扶持**派”煽动中国“经济入侵”的危险,这一度取得了相当好的效果。

  正是由于这些原因,加上国内企业在走出去时候,很大程度上还没有真正适应这种非常规性的对抗手段,使得前拇在很多领域都出现了一些这样那样的纠纷矛盾,国资企业在对海外投资发展的步骤上也屡屡受挫。

  “所以我支持民营企业也该在这些领域发挥他们的长处,嗯,如果能够和国企形成合作局面,我觉得这应该才是最佳。”赵国栋即便是在刘岩面前也不掩饰自己对民资企业进入原来国资企业垄断领域的支持态度。

  “国栋,你这是故意在我面前露风还是咋的?国资委有国资委的立场,你就甭在我面前说东道西了,别觉得你们发改委就是大娘生的,拿出来的观点大家就都得鸡啄米似的点头称是,谁家没有本难念的经?国资委下边这么多国有大型企业,关系着多少国企职工的生存问题,这还不说同样肩负着国家产业安全的责任,就算是有一些领域上控制权大一些,那也是历史形成的,现在也一样安好,未必就一定要打破现有格局才算是改革了岩哥,你这话我觉得好像你自己说出来的底气不足啊,啥控制权不控制权的,你不就直接说茎断行了,你们肩负着国企职工的生存?那国企职工更重要还是所有劳动者更重要?是不是要考虑国企职工的生存就必须要采取垄断手段?看看国企职工与全国其他行业职工收入水准的差距,称不觉得脸红?如果真是你们国企经营得好利润高也罢了,可真是如此么?都是明白人,别把老百姓当傻瓜。”

  赵国栋也不客气,国资委里边那摊子事儿他也大略了解一些,刘岩虽然在委里边挂着党组副书垩记、副主任,但是另外几个副主任都不是省油的灯,各有各的道行,对于自己在几个问题上表态都是颇有看法,这也通过一些渠道传递到了赵国栋耳中。

  刘岩也笑了起来,“国栋,你也别说其他,真要开刀,那首先也得从你原来工作过的能源部下边的企业下手,国有企业承担着产业安全和国企职工生存这是事实,当然,你要说某些领域茎断也在一定程度存在,但这需要一个过程不是?我们不能冒着牺牲产业安全来实现所谓的开放不是?”

  “行了吧,岩哥,你就别在我面前说什么产业安全了。难道说你们现在国资委这种管理模式就能确保产业安全了么?我做个一个简单调查,仅几年来,在在建材、矿业甚至包括铝业等一些行业上由于国资企业的大力挤压,民资企业难以生存不得不向外资靠拢,而民企的市场网络资源一旦被对不熟悉国内市场但又有着雄厚资本实力的外资所掌控,那才真的会对妄自尊大而不思进取只图通过政丵府行政职能部门丵压民企的国企造成巨大冲击,进而影响到整个产业安全。”

  赵国栋侃侃而谈,目光中闪动着一种沉静的光泽。

  “举个简单例子,我得到一个消息,国内第三大润滑油企业统一集团,现在面临经营困境,极有可能要向外资出售,你觉得这会不会对国内的润滑油丵行业造成巨大影响呢?统一在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三,次于中石化和中石油,甚至比壳牌、B0、埃克森这些国际石化巨头占有率更高,它为什么经营不下去?我想这其中原因不需要我来说吧?”

  刘岩轻轻叹了一口气,统一的情况他也是才获知不久,国际油价的攀升使得没有基础油来源的统一不得不向国际市场采购,其成本飙升,而国内石化巨头们可以随心所欲的对民企采取断油措施,这样的情况下,虽然统一经营困难不完全是由于国内石油丵行业由国企垄断造成,但是的确是一个相当致命的因素。

  “我也听到了统一的反应,如果统一真的要被外资并购,那么商务部那如刀?刀”刘岩蹙着眉头道。

  “外资并购统一这样一家民营润滑油企业,似乎很难提升到危及产业安全的高度吧?至少目前你无法说外资并购了统一就能对中石油中石化的润滑油产业造成致命打击了,但是长久下去呢?”赵国栋冷冷的道:“随意动用否决条款,那…FO规则我们还要不要遵守?”

  刘岩无言以对。

  “好了,岩哥,不说这些丧气话了,就像你说的有些事情也许还需要一些时间,但是我觉得我们总得要做点什么,姓赵的被推到这个风口浪尖的位置上,庸庸碌碌畏畏缩缩的混一两年也不是干不来,但总觉得有些憋屈,也有些不甘,平平淡淡的这么耽搁两年岂不是辜负了大好时光?如果真是这样,我还不如就在宁陵市委书垩记位置上一直干下去,也许还能在那一亩三分地上折腾出一点像样的东西来,你说是不是?”

  赵国栋的豪情让刘岩也为之震动,对方的勇气和坦率让他有些自惭,这家伙虽然感觉有时候做事像是有些冒失莽撞,但是如果你能领会到他心中这份宏愿,也许就觉得这才是一个真性情的大好男儿。

  相比之下,自己这几年里的所作所为似乎才真的变得有些颓废消极了。

  “国栋,也许你是对的,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只要认准了,没有必要太过拘泥顾忌其他。”刘岩由衷的道。

  “呵呵,岩哥,谢谢你这句话,我也是这么想的,既然让我坐在这个位置上,那也就是认可我这个人的能力和观点,那我也就要提出我的想法和意见,不反对,那我就要按照程序来推动,如果反对,请拿出理由来,或者按照组织程序来否决我的意见,就这么简单,我没有尸位素餐的习惯。”赵国栋相当肯定而又很平静的道:“如果组织觉得我不太适合这个位置,我更喜欢下去干我想干的工作,但既集把我安在这个位置上了,那我就得按我的想法来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