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六十二节 暗战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六十二节 暗战


  和刘善德一行人的一顿饭吃得还算开心,赵国栋的爽快耿直很赢得了这些个国企老总们的好感。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虽说赵国栋对民企走出去很感兴趣,但是并不代表他对这些个作为主力军的国企就有什么偏见,所以在刘善德等人面前他也没有多少拘束,反倒是很大方的把自己的一些观念想法抛了出来,也让刘善德一行人都对这位年轻得过分的发改委副主任刮目相看。

  毕竟刚刚上位到这个位置上,就敢抛出这些言论,那得要点魄力,尤其是在前期他的言论已经引发了不少波澜的情况下,依然是如此直言不讳,这种人要么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狂人,要么就是底气十足的牛人,刘善德他们显然不敢把赵国栋视为前者。

  当然,赵国栋在委里边的环境也并没有因为和刘善德一行人吃顿饭赢得好感就能改善”各人站在不同的位置上,就只能按照自己的角度来考虑问题,有些时候甚至不得不为了小群体小集团的利益而把更大的集体利益搁在一边。

  但是赵国栋感觉到自己的观点对于利善德的看法的确有些触动,亚洲化工在钾肥资源的获取渠道上虽然获得了加拿大钾肥公司的稳定供应,但是这种稳定供应依然是建立在一种不太平等的基础之上。

  加拿大钾肥公司控制着亚洲化工下边上市公司部分股权,通过这种方式加强了对亚洲化工的影响力”因而获得了稳定的下游渠道,而亚洲化工却对加拿大钾肥公司没有任何约束力和影响力,在这一点上刘善德一样觉得有些心有不甘,怎样来打破这个不对等的局面,也是需要一个认真考虑的问题。

  赵国栋给刘善德的建议是要么在不影响对自身控股权的情况下和加拿大钾肥公司进行换股,实现交叉持股,这样就可以加强联系,另外也可以减少上游原料价格波动对亚州化工带来的影响,实现稳定发展,要么就主动出击,向加拿大钟肥公司所在的加拿大萨斯咯切温省进入,主动进入上游丵行业,寻求更稳定的原料供应。

  对于刘善德的犹豫”赵国栋也很肯定的告诉对方,已经有多家民营企业开始走向海外,而且也有两三家民营企业在前期已经涉足萨斯咯切温省的钾肥资源勘探和开发,并取得了一系列成果,现在这些民鼻企业正在谋求联合国内一些业内下游企业进行联合开发,国家发改委也拟将对这些民营企业的对外投资大开绿灯,给予法律和政策上的支持,并将协调国内有关金融部门对这些项目予以资金上的扶持。

  这个消息对刘善德和中海化工的负责人沈英枫的震动很大,国家发改委如果对民营企业进入海外钾肥原料开发予以政策扶持并协调金融部门在资本上予以支持,那么必将使得整个化肥行业都迎来一个巨大的震荡时期,亚洲化工等国有大型企业对进口钾肥的垄断局面也将出现崩陷,而国内一些已经具有一定规模的民营化肥企业也必将迎来一个崛起的大发展时期。

  如果在这个时候国资企业依然坐井观天不思进取的话,也许就真的有可能被民营企业一举压过,彻底打破国有企业在这方面的半垄断地位,甚至取代国有企业的优势,成为主力军。

  奥迪迅速消失在黑暗中,只留下一抹高位刹车灯闪烁后留下的红影。

  另外一辆奥迪好已经稳稳的停在了自己面前,刘善德脸色阴郁”注视着远方消失的灯影,没有上车。

  “刘总,和沈总谈得怎么样?”陈翰锋从丰里钻了出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刘善德摇摇头,却没有搭腔。

  沈英枫对赵国栋的建议显然有些动心了,虽然还不确定沈英枫会有什么动作,因为他还需要回去之后向中海集团老总汇报,但是刘善德有预感,沈英枫会在汇报中不遗余力的推崇赵国栋的观点。

  国内全国性的国资化肥三巨头,亚洲化工、中海化工以及中石化旗下的化肥集团,钾肥生产主要集中在亚洲化工和中海化工手中,中石化旗下主要是氮肥牛产,而且按照目前中石化的动向表明,中石化正在全面收缩化肥生产领域这些非主营业务,而将主要精力转向他们更为擅长的能源领域这一块。中海化工一旦也有了动作,那么亚州化工就相当被动了。

  “刘总,是不是和沈英枫没谈好?”陈翰锋心中有些发紧,他从刘善德脸上的表情就能揣摩出一二来。

  “翰锋,今天这顿饭吃得是我最难受的一顿,虽然我个人对赵国栋这个人很有好感,而且我也承认赵国栋所说的有一些道理,但是如果真的按照他所说,发改委要放开并支持民企对海外钾肥资源开发的投资,而且还要协调金融机构在资金上予以支持,那么我们亚洲化工压力就会很大了。

  刘善德声音有些低沉,语气也说不出的沉郁。赵国栋的构想给了他很大压力,作为化肥尤其是钾肥生产龙头企业,他当然不愿意让自己居于支配地位的龙头位置被其他企业所危及,这就要求他必须要采取应对措施。

  “刘总,他们中海化工不也是打算在新疆投资新建钾肥基地么?难道他们就放任这种局面的发生?”陈翰锋沉声道,“赵国栋的这种意见并没有得到他们发改委主要领导的支持,而且中垩央也没有认可他的这种观点,他这是在越俎代庖,是借越!”

  前期亚洲化工也就在西海进行钾肥基地建设与西海省方面达成了一致意见,就等具体规划一出台,就可以上报国家发改委就项目建设报批了,但是现在赵国栋这个分管副主任的新锐观点无疑为亚洲化工乃至中海化工在西部地区建设钾肥基地的构想变得黯淡起来。

  刘善德再度摇头,赵国栋的表现让他留下来很深的印象,这是一个意志坚定的角色,刘善德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一旦这个家伙认定的事情,他肯定要不遗余力的去推动,这对他是最大的压力。

  如果亚洲化工和中海化工依然按照原来的构想优先考虑开发西海和新疆项目,那么就会形成!种国资企业谋求加强国内钾肥资源控制能力,而民营企业转战海外谋求钾肥资源的对立局面。

  而从某种角度来说,国有企业加大对西海、新疆资源开发,可以有力的带动西部地区经济发展,也会逐步提升钾肥资源的自给能力,但是如果民营企业都向海外发展,尤其是像加拿大萨斯喀切温省这样的钟肥资源富集地进军开发,那么也会在较短时间内形成较大规模的生产能力。

  如果发改委和商务部开放这些资源进入国内市场,那么亚洲化工和中海化工原本半垄断局面就会受到冲击,而民营企业在化肥生产上的地位必将得到飞速提升,甚至有可能对亚洲化工和中海化工形成竞争局面。

  “现在民营化肥生产企业的钾肥资源基本上来源于我们手中,他们对这种局面肯定不满意,而西部开发国内钾肥资源,他们民资也很难插手,所以选择向海外进军也是一条必然路线,事实上前期已经有一些民营资本进入了加拿大和东南亚如老挝等地进行考察,谋求勘探和开发,并且取得了一些成果,现在如果发改委对这一点持支持态度,我想加拿大和老挝这边的钾肥资源开发很快就会从混沌走入明朗化。”

  陈翰锋有些恼怒,内心深处有些看不起这个显得平庸的上司,赵国栋已经出手了,可他还在这里说这些没有用的话,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应对这一局面斯七,这关系到今后亚州化工在钾肥市场上的话语权,陈翰锋甚至在考虑一旦一年多后刘善德退下去,自己接掌这个位置可能面临的危机。

  “刘总,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国家确定对西部大开发的政策原则,我们亚洲化工的规划有也是符合国家西部大开发的大政策,西部钾肥基地的建设投资巨大,项目建设时间较长,我们国企承担了巨大社会责任,那么国家也有责任和义务来确保我们企业投资安全和回报。”陈翰锋语气变得很坚定,“我建议您应该立即向国家发改委主要领导、国资委主要领导和国务院有关领导直接汇报这件事情,一旦木已成舟,那么就无可挽回了。”

  刘善德有些犹豫,相较于赵国栋观点,陈翰锋这个构想略显狭隘,更多的是只考虑了国企利益,而忽略了社会供求关系,押肥资源一直是供不应求,寻求海外稳定资源供应渠道也是国家支持的,只不过现在角色换成了民营资本,这就让很多人有些不自在了。

  “我考虑一下吧。”刘善德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