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六十三节 牌 1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六十三节 牌 1


  煦暖的阳米透过薄薄的窗帘照射进来,赵国栋很有一种想要赖床的冲动。

  刘若彤七点钟就走了,她今天要随上合组织秘书处其他几位同志一起飞莫斯科参加一个会议,六点五十车就在下边等候着,刘若彤只是和还在床上没来得及起床的赵国栋简单打了一个招呼就离开了。

  自从那一夜之后,赵国栋和刘若彤之间的夫妻生活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下降了许多,两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数量从一周两三次迅速滑落到了一次不到,质量更是差强人意,有时候连赵国栋自己都在想这样的事儿做下去有无意义。

  两人表面上都还是保持着一种恬淡的平和,但是裂痕一旦产生,要想弥合,那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许就是一辈子也无法解决的问题。

  欧阳锦华要七点五十才会准时到楼下,还有一会儿时间,这种突如其来的空闲感让赵国栋似乎有些不太适应。

  到了发改委工作之后赵国栋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各种活动和会议特别多,形形色色的会议,以及各种接待和会见,外事公务接见和与各省市自治区的领导的座谈,这些都不少。

  这大概也和自己分管的工作较为庞杂有一定关系。

  来发改委这一个多月时旬里,赵国栋都感觉自己有点孤军作战的味道,如果不是应东流到京里那一顿饭给了赵国栋不少支持,赵国栋真的觉得自己有些撑不住的感觉了。

  懒洋洋的躺在床上,赵国栋浮想联翩,应东流是个极为精明务实的领导,中垩央看中了他,把他选到津门也是津门之幸,那一日在谈话里应东流也流露出了赞同打破玻璃门,推动民资进入原来国资奎断行业,进一步促使资源配置合理化,调动民间资本积极性的想法。

  津门历来是国资企业云集之地,民营资本并不活跃,应东流要想在津门打出一片天地”也还是有相当艰难的路要走”但是应东流也是一个坚毅不拔的性格,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只怕就不会回头,他最后离开时表露出来的态度也是相当明显,再难也要挺上去,这也给赵国栋了很大的影响。

  应东流他都要毫不妥协的坚持,难道他面临的困难就会比自己小?自己不过是在上边做一些务虚的推动造势工作,而对方确实要实实在在在下边做落实,只怕这要承受的责任和压力还会大许多,对方已经身为正部级干部,甚至可能在下一届进入政治局,依然如此,难道自己才三十来岁的年龄反而为了自己的官位而畏首畏尾,未免太窝囊了。

  想到这里,赵国栋心思又有些热乎起来,原本一直潜藏在内心深处原来那股子当警垩察时候的野性也慢慢泛了起来。

  这么些年来,官越当越大,胆越练越小,啥事情都变成了三思而后行,在宁陵时是当一把手,把握住发展这条主线,心理面还算踏实,到滇南当组织部长”好歹还有蔡正阳这个省委书垩记替自己做后盾,心里边也就没有那么多约束,所有都还不觉得,现在到了国家发改委里边,才算是真正感受到水有多深。

  而到了这个层面,似乎也就再也无法找到能够真正给自己以帮助和支持的人,正是这个原因使得这一段时间里他都觉得有些彷徨无助”虽然在委里边依然是气定神闲,风光无限的模样,但是内里的踌躇和纠结滋味,也只有他自己才清楚。

  能奔到这个位置难道还不满足?就非要这样所谓的打磨棱角,熬炼资历,然后等到功到自然成的成为正部级干部?

  不,这不应该是自己想要的,赵国栋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来。

  …………………………………………………………………………

  目送彭勇进消失在门背后,赵国栋这才细细翻阅着搁在案桌上的资料起来。

  这是他要求产业协调司就民营企业在化肥行业规模和经营情况所作的一份详细调查,尤其是针对沿海诸如辽、冀、鲁、苏、淅等省化肥行业中钾肥生产规模和经营状况以及他们背后的资本体系做了一个摸底。

  自己在支持民营化肥行业向外走出去的观点上引发了很多争论,尤其是对国有三大化肥生产企业高层引起了很大震动,而民营企业则是将信将疑,认为这不过又是一些务虚的口头表态,难以真正触及到目前的化肥原料进口体系和机制。

  国家在对外投资上名义上是放得很开,无论是对国有还是民营企业看上去都是大力支持,但是真正在涉及到具体项目和支持力度上却是截然不同,国有企业本身资本雄厚,如果国家政策再支持,可以轻而易举获得国内金融部门的支持。

  而民营企业则不一样,国家虽然表面政策上一样,但是当你涉及到要获取金融部门授信、放贷等资本支持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金融部门对于民营企业的审查极为严格,而且门槛高,效率低,通过审查的几率很低,而像这种走出去对资源型项目进行投资甚至涉及到海外并购,如果没有国有专业银行的支持,基本上就是一句空话。

  雷向东与赵国栋也曾经在这个问题上进行过多次探讨,对于民营企业走出去的问题上,国际开发银行已经走到了最前列,但是就目前来说,更多的是针对普通项目的支持,比如一般性的生产制造行业,或者说是建筑等服务类产业的对外投资扶持,涉及金额一般也都在一亿元以下,以几千万金额比较多,这点数额对于资源性行业来说简直就是杯水车薪,即便是这样也有不少言论抨击国际开发银行已经变成了民营企业的专属银行,对于国有企业这一块市场基本是处于放弃状态。

  为此雷向东也多次撰文回击,表示国际开发银行就是要旗帜鲜明的支持条件符合的民营企业进入海外市场壮大发展,但是在对待民营企业进入资源性行业可能对资本的大量需求这一新问题,雷向东一样也持谨慎态度,毕竟动辄数亿甚至上十亿几十个亿的资金需求,国际开发银行要开这个口子,如果没哼哼关部门的明确政策支持,就算是项目预期再好,他也不敢开这个口子。

  要想打破这个笼子,就首先必须要在政策上获得支持或者说改变,而这正是赵国栋现在想要做到的。(启航更新组提供文字,弄潮吧)

  民营企业在获得金融支持上的弱势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尤其是中小民营企业在这方面更是想要发展壮大的瓶颈,当国有专业银行行长们排队上门恳求那些个财大气粗的央企或省属国企巨头们贷款时,民营企业家们尤其是中心民营企业家们却是为了打通银行大门获得贷款而焦头烂额,这种鲜明的对比也映证了在当今国内经济中,谁才是真正的主力军,谁才是真正的带头大哥。

  虽然内资民营经济所占比例已经在去年突破了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半,在诸如投资、劳动就业贡数和税收贡献更是大大超过了国有经济,但是在现实生活中针对民营经济的种种限制依然如故。

  正因为如此赵国栋一直希望以点带面,想要从某个领域中的某个具体行业来寻求突破,以求达到一个示范性的效果,而在这前期就还需要大量的资料准备。

  仅凭自己的力量是不足以改变这一切的,虽然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些破冰的势头,但是赵国栋希望自己能够助一把力,让这一切来得更快更顺理成章一些。

  他选择的方向就打算在化肥尤其是钾肥行业上的突破。

  因为这个行业就目前情况来说是一个最佳的机会,国内钾肥资源贫乏,而且集中在西部自然环境恶劣和基础设施落后地区,而随着国内农业生产对钾肥需求的日益增长,国内钾肥资源满足需求的比例已经下滑到了百分之三十以下,而赖以生存的国际市场保障集道则掌握在三大钟肥联盟的垄断之手中,而根据发改委和商务部获悉的一些秘密消息,矿业巨头必和必拓现在也在瞄准钾肥市场,试图通过兼并的方式直接进入钾肥原料市场,借此实现间接垄断,这一点也引起了中垩央高层的高度警惕。

  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再加上力拓在铁矿石市场形成的茎断局面给中国钢铁产业带来的巨大伤害令人不寒而栗,铁矿石谈判年年谈判,年年受挫,中国钢铁行业在铁矿石谈判中的话语权被录夺给国内产业带来的损失难以用金钱计算,也使得中垩央高层对于钢铁产业上游资源被拖制在国外巨头手中带来的产业危害性相当警觉,而现在钾肥资源又有向这个方向发展的趋势,不能不让中垩央感到忧虑,而这一点正好可以成为赵国栋可以打的一张好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