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六十六节 没态度就是最清晰的态度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六十六节 没态度就是最清晰的态度

  不能不说欧阳锦华的悟性相当好,当发改委里边很多人都在为新来这个不知礼数的赵主任感到担心时,却总还是有一些人能够从中看出端倪来。

  “石主任,我看这段时间赵主任好像精神不太好啊,不怎么见得到人,也没见他出门,是不是生病了?”副秘书长史明君一边替石德建斟上酒,一边随口道。

  委里边石德建也算是老资格了,一步一步从处长到副司长再到司长最后还走到辽东挂职锻炼了一年才回来担任副主任,在委里边要说资格”除了傅泉就要数他,连量立国都要比他弱一点。

  只不过童立国在曾经担任过晋省省委常委、省会晋阳市委书垩记,从那个位置上一步到了国家发改委担任副主任,在排序上就要比石德建要高一些,加之主任曾权军是晋省人,两人关系一直处得很不错,所以在委里边看起来,如果傅泉时间到点要退下去的话,那么童立国似乎要接任党组副书垩记的可能性就要大一些。

  “老史,你这嘴巴总有一天要害你,啥精神不好?你这话里别人听着没准儿就要起歧义。”石德建不客气的批评道。

  他和副秘书长史明君关系很密切,他老婆是豫省洛阳人,而史明君恰恰也是洛阳人,也算是老乡,所以有这层关系在里边,两人说话也就具较随便。

  “石主任,老史也没啥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上个月赵主任似乎精神挺好,参加各个会议时候讲话都是精气神十足,这一段时间怎么也没看见他参加会议”好像人影也看不见,有没有听说他出去调研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啥变化?蓝岛第三届OP臣中小企业技术交流暨展览会委里边肯定要有一位主任去,照理说赵主任在分管高技术产业司,他应该去,老史是担心赵主任能不能去?”

  旁边的基础产业司司长秦景元赶紧帮着圆场。

  “老秦”你不用帮老史打掩护,我还不知道他那点心思?这段时间里委里边我看也是流言四起,说三道四的人不少,哼,下次党组会议上我就要提出来,好好整肃一下这种风气”老许这段时间我看也是对委里边机关的督察力度小了点,才会让这些苍蝇蚊子嗡嗡嗡。”石德建毫不客气的道:“有那点精神干点啥不好,整天琢磨这些有意义么……”

  被石德建一番话说得几人都有些讪讪的。

  不过这段时间委里边各种小道消息的确很疯,尤其是围绕着赵国栋的传言不少,赵国栋提出要到秦晋两省考察也在主任会议上被暂时搁置,这也引起了很多联想,照理说这种下去考察调研本是相当正常的事情,新来的副主任在自己职责范围内走一走看一看,也是一种熟悉工作的方式”但在主任会议上却被搁了下来”名义上是说近期委里边会议多,接待多,但是发改委这样大一个摊子”哪一个月会议不多接待不多?这感觉起来就像是一个借口。

  加之赵国栋这段时间里放了不少大炮”据说也引起了权军主任的不满,还有传言说分管工业和国资委工作的副总理苏觉华也对赵国栋的一些言论有些看法,这些因素综合起来,似乎就形成了一股风,而且有越刮越猛的趋势。

  见酒桌上气氛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石德建也有些无奈,“来,我是为大家好,上边这些事情不是你我能够领悟体会得清楚的,但是有一点我要提醒大家,别把下边那些个乌烟痒气的东西当回事儿,你以为下边一些企业领导说点大话,吆喝几句,就能怎么样?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重……”

  石德建这话就透露出一些不寻常的味道来了,春景元和旁边的固定资产投资司司长黄永旭交换了一下眼色,都是微微点头。

  “石主任,咱们也是关心赵主任啊,他才来,可能有些情况不太了解,也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您看看人家何主任管那一摊子事儿多么顺溜,可他这边,听说老庄也和赵主任闹得有些不愉快呢。”黄永旭淡淡的道。“没那回事儿,庄云禄这个家伙我还不知道他,委里边水深水浅他会不清楚?”石德建不屑一顾的一边夹菜一边道:“你们啊,也不知道整天操心这些干啥,是不是真的觉得司里边太轻松了,要想找点话题出来……”

  “嘿嘿,石主任,咱们也不是吃饭随便找个话题么?要不这顿饭吃得多没滋没味儿的。”秦景元也笑了起来附和道。

  石德建这人处理人际关系相当有一套,下边几个司长都能被他梳理得服服帖帖,当然这也和他的能力与资历有很大关系,你下边司长处长们在工作上要想在他面前马虎眼那是自寻死路,随便啥事儿,他也能给你捡出来说个子丑寅卯来,要想糊弄他那是休想。

  石德建当然知道自己下边这几个司长们是想听啥,赵国栋在发改委里边这两个月的表现很有点惊世骇俗的味道,不但连曾权军大感头疼,连当初推荐他接掌经济运行局和产业协调司的傅泉大概也觉得有些失策吧?是不是会考虑调整一下他的分工?

  但是真是这样么?石德建却不觉得。

  以他在发改委里边打滚这么多年熬炼出来的经验来看,赵国栋决不是一个鲁莽冲动之人,开玩笑,在省委组织部长位置上能稳坐一年,还当过那么多年市委书垩记,你真把他看作他那今年龄的同龄人一样,以为他只是凭运气有背景,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没等石德建开腔,黄永旭已经接上话头:“石主任,我倒是听到一些说法,说国资委那边对赵主任的一些观点很是愤慨,甚至还有些国企老总扬言说赵主任的观点是在否认国企的共和国长子,顶梁柱的作用,称这种观点十分阴险,是要将国家重要产业置于危险境地。”

  “哼,国资委和国企那帮人他们当然要为他们自己的利益说话了,否认他们的作用?我看不用否认,他们自己心里就该有底,还顶粱柱呢,听听社会上老百姓的声音,一帮国企仗着财雄势大,几大行业垄断着吃香喝辣也就罢了,现在看到房地产市场火爆,又一窝蜂的涌进房地产市场,大肆拿地,囤积居奇,与民争利,而且房价升腾得这样厉害,难免就有这些人在其中兴风作浪,现在这帮家伙居然还有脸在那里说什么国家重要产业置于危险境地,我看真正把国家重点产业置于危险境地的就恰恰是这帮躺在国家行政保护政策上好逸恶劳不思进取的家伙!”

  黄永旭和秦景元都没有想到石德建的观点也是这样激烈,对国企的看法也是如此尖利,都是暗自吃了一惊,石德建在委里边素来以中立著称,虽说他和童立国关系不太好,但是表面上是看不出任何端倪来,除了这些个在委里边浸淫了多年的老人外,外边人你是无从知晓委里边的这些坡坡坎坎的。

  “怎么,觉得我的话是不是有些不太客气,让你们有些意外?”石德建不用看也知道这几人的心思想法。

  “嘿嘿,石主任,的确有些意外,没想到你的观点倒是和赵主任的观点一脉相承啊。”秦景元已经听出一些道道来,舍笑道。

  “老秦,你也别在我面前打马虎眼,我知道你们都在揣摩上边啥意思,其实很简单,看看上边的表现不就知道了……”石德建也懒得再和他们打哑谜。

  “石主任,咱们都知道看上边表现,可是上边恰恰啥表示都没有啊,就像从来没有这么一回事一样,我就不明白,这事儿折腾得这么大,怎么上边就会装聋作哑不成……”史明君百思不得其解。

  “老史,你怎么知道上边装聋作哑?”石德建轻轻哼了一声。

  “可的确啥反应也没有啊,我就一直在琢磨这里边的门道。”史明君也是一脸困惑。

  “啥反应都没有,难道就不是一种表示?”石德建摇摇头,“老史,亏你还是干秘书长的,难道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赵国栋在全国化肥生产供应电视电话会议上阐明了自己一些观点,这可以说是一个打破原有体制的观点”那意思大家谁不明白,不就是要终结亚洲化工、中农以及华垦等几家独家垄断进口化肥特权么?鼓励民资走出去,当民资都在海外有了自己的原料基地,谁还会在意你亚化或者农垦控制进口渠道?”

  “到齐鲁走一圈,撂出来的观点又是重磅炸弹,现在委里边还不是就让民资企业直接和华铝、五矿一样参加与外放合作座谈,你说他把事情弄得这么响亮,全国人民都知道了,难道就中垩央不知道?这可能么……”

  石德建一番话让在座几人心中都是一阵敞亮,对啊,这样大的动静,要说中垩央早就应该有一些反应出来,至少也会有某位副总理来对赵国栋的观点表态,要么支持,要么就是消毒,但是这一次很蹊跷,领导们似乎都保持了缄默,甚至连曾全军主任也没有敢直接否定赵国栋的观点,这中间还真有些猫腻呢。

  “很简单,中垩央没态度,就是最清晰的态度,看吧,要不了多久就要明朗化了,来,喝酒,我们拭目以待吧。”石德建有力的一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