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六十九节 老谋深算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六十九节 老谋深算

  几个人的讨论一直持续到接近傍晚,产业结构的调整涉及到国际国内经济形势,需要考虑的问题相当多,而国内主流民意对国资企业在整个国民经济中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持怀疑态度,要求改革国有垄断行业准入机制的呼声相当高。

  冀、鲁两省在对钢铁产业整合规划初稿很快就要正式以两省政府文件形式上报到国家发改委,如果不是先前出了那一点小插曲,也许现在就已经报了上来;面对壳牌对统一表露出来的兼并意图,也让几位高层感受到了来自国外跨国集团咄咄逼人的气势。

  民间舆论的鼓噪呼声并非空穴来风,统一有可能落入壳牌怀中让很多著名的民营企业都流露出了免死狐悲的哀叹,尤其是统一负责人毫不客气的指出,正是国内两大石化巨头垄断了基础油渠道,使得统一石化无法通过国内的正常渠道获得基础油,而不得不背负起通过国际市场来获取基础油的巨大成本包袱,才无法经营下去。

  这一说法引起了国内包括经济界的极大反响,不少经济学者和舆论媒体都是异口同声的厉声痛批国内石化巨头们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恶劣行径,认为能源产业上的垄断将会导致在年底对国外跨国外企巨头们大举进入国内市场,国内茎断巨头和国外跨国石化巨头将会彻底把民营石化产业彻底绞杀,而最终国内石化巨头在面对跨国石化巨头们的挑战时,将会彻底失去缓冲余地,遭遇滑铁卢式的惨败。

  国内石化巨头们在遭遇跨国石化巨头们挑战时未必会惨败,但是开放竞争肯定会对提升国内这些个躺在政策上吃饭的石化巨头们的经营形成巨大压力”促进他们改善经营状况而不是一味指望着国家对他们的政策保护,而民营企业加入竞争的结果就是最大的获益者肯定是消费者。

  正是这些个来自多方面的批评声让高层不得不重新审视当初制定政策上的角度是否存在误区,在产业安全和国有企业生存方面是不是考虑太多,而对民资开放和从消费者角度着想这些方面是不是考虑太少。

  当然要解决这些问题也非一蹴而就,每一个政策的变化都牵扯面相当宽广,要充分考虑到各方利益和诉求,但是只要意识到这个问题,那就可以采取措施来弥补修正。

  ……………………………………………………………………

  陈翰锋从青宁飞回京里时很有些得意的味道在其中。

  在和西海省政府进行交涉过程中,他明确提出了国家政策可能会带来一些变化,这将会极大的影响到亚洲化工在西海省的几项投资项目,这果然引起了西海省政府的极大担心。

  陈翰锋在和省政府有关领导进行座谈过程中不露声色的把亚洲化工现在面临的困难提了出来,主要也就是斜对国家某些部委领导的表态给整个化肥生产行业带来的混乱,当然对方也是心领袖会,表示会尽快以西海省政府名义向国务院和国家发改委反应有关情况,要求稳定化肥生产市场,确保生产企业的生产积极性。

  “刘总,华投那边谈得怎么样?”汇报完自己在西海那边的情况,陈翰锋颇为得意,连家都没有来得及回,就这么直接奔刘善德办公室来了,就是想要了解一下这边进展怎么样。

  华投虽然不是专业搞化肥的,但是华投是国资委下最具影响力的骨干企业,华投系在全国各个领域都分布有投资项目,在西疆也有华投盐泽钾肥项目,为了确保对进口钟肥乃至整个国内钾肥资源的控制权,刘善德同意陈翰锋飞赴青宁与西海省政府进行谈判,要求西海省政府上书国务院稳定目前化肥生产供应模式,避免因为政策变动影响投资企业的积极性。

  而这边刘善德则积极与同样在钾肥问题上倾向维系目前体制的中海化工、华投钾肥、中农集团、华垦集团等几大国资企业进行接触,希望能够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一致意见。按照刘善德和陈翰锋的看法,中海化工、华投集团、中农集团以及华垦集团这几大国资企业都应该是现行体制的受益者,将原料控制权掌握在这个团体内部对于整个行业的原料分配上也更为有到,在这个问题上几方是可以达成共识的,这样一来,几大企业都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向上边施加压力,促使上边在制定政策上更多的考虑国资企业的态度。

  虽然谈不上什么逼宫,但是毕竟国企也是属于国资委的,担负着国家产业安全重任,相信中垩央在考量这个问题上也或多或少应该听取国企的意见,不能仅凭一些所谓社会民意或者舆论导向再加上一些希望哗众取宠的领导干部取悦民营企业的讨好卖乖式言论就遽下决断。

  “翰锋啊”我觉得恐怕有些问题,华投、华垦和中农那边态度都还算坚决明朗,但是我感觉中海化工那边好像有些暧昧,总感觉崔总有些闪烁其词,不愿意明确态度啊……”刘善德眉头深锁,双手合十插着,轻轻搓插着手心,一边在这间宽大的办公室里漫步,一边若有所思的道:“中海化工近几年来一直谋求在国内投资钾肥项目,但是一直没有能取得突破,你也知道西海项目他们原来也想插一手,但是当时我们没有同意,这一次我主动向他们提出来在西海项目二期上可以有条件的同意他们进入,但是你猜猜他们崔总怎么说……”

  陈翰锋心中微微一沉,摇摇头。

  “他说他需要综合考虑衡量一下,哼,你说这中间是不是有异味儿……”刘善德脸色阴郁,“我担心如果这一次真要出状况,多半就要出在丰海化工身上……”

  堡垒往往是从内部被攻破,出问题往往就出在薄弱环节。

  陈翰锋思索了一下,“刘总,恐怕光是找崔天德不行,得找他们中海集团汪总才行,我相信他们都嗅到了味道,化肥行业不过是一个极其细分的领域,但是一旦在这里被取得了突破,多米诺骨牌效应只怕就会在很多领域慢慢铺展开来,哼,到时候只怕他们几大石化巨头们品尝苦果时候还多弄呢,我不相信他们看不到这一点……”

  “嗯,你说的这一点也有道理,我也如此打算,但是我担心的并不是这个……”刘善德摇摇头,轻轻叹了一口气,“我是担心上边……”

  陈翰锋悚然一惊,目光如电,盯在上司脸上,“刘总,你担心上边已经有了定论?”

  “唔,翰锋,你想想,姓赵的频频发表言论,据说齐鲁那边也询问了国务院这边”但是国务院这边没有明确答复,为什么没有明确答复?这很微妙啊……”刘善德目光闪烁,似乎是在揣摩其中味道,“这说明国务院不是不知道这件事情,而是知道,但是却不愿意明确表态,那在等什么?总不是等赵国栋自己收回这些观点态度吧……”

  “刘总,也许国务院是在了解或者说要倾听我们这些国有企业的意见态度呢?”陈翰锋沉吟道。

  “这种可能性也有,但是上边不用了解也应该知道我们的态度才对,何况事情过去这么久了,国务院何曾下来了解过我们的意见?国资委倒是给了一些安慰话语,但是国资委就是一个协调部门,能起多大作用……”刘善德深深吐出一口气来,“我怕我们大家伙儿都是徒劳,没准儿还是适得其反,中垩央也许早就有考虑,现在只是等时机而已……”

  “不至于这么悲观吧,刘总,现行体制也是经过多年摸索确定下来的,至少在目前来说它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确保了生产企业需要,也确保了农业生产需求,难道中夹就看不见……”陈翰锋既像是在说服刘善德,又像是在安慰自己,“骤然改变这种机制,那就有可能造成集产供应的混乱,那才可能会给农业带来巨大损失……”

  “嗯,但愿如此吧,翰锋,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你也辛苦了。

  送走了心事重重的陈翰锋,刘善德心中也不把稳,给鲁文相打了个电话:“文拍,我看你的想法是对的,这一次中垩央恐怕真的要下决心,弄不好就要在化肥市场上试点,这边我们尽力,但是不能抱太大希望,那边要抓紧时间谈,一旦国家政策明朗化之后,没准儿那边就要提高价码待价而沽了……”

  电话那边的鲁文相心中也是大喜,一口应承下来马上就和华川矿业进行谈判,同时也与有意进入加拿大萨斯喀切温省的一家齐鲁民营企业磋商,寻求三家一起进入这个投资不小的加拿大开采项目,实现尽早签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