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七十节 身价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七十节 身价


  接到任为峰电话赵国栋也是喜出望外,连连询问任为u,!儿,电话里任为峰也告诉赵国栋他住在首都国际饭店,一家老牌五星级再店。

  赵国栋随即表乖马上过来,这让任为峰感激之余也连连表示没有必要,到京要来半点事情,顺便也要看看老朋友,想要晚上一起吃顿饭。

  虽然明知道任为峰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在京里,而且邀请自己吃饭,必定是有什么事情,但是赵国栋也没有多问,相当爽快的应承下来,表示听从为峰省长的安排。

  搁下电话,任为峰才算是舒了一口气,好算好,赵国栋对自己相当亲热尊重,没有一点矫情拿捏,一口就答应下来,既没有问时间,也没有问地点,只是说听自己安排就行,这也让任为峰大感有面子。

  “行了,你们安排吧,不要太浪费,他这个人吃上不太讲究,喜欢讲求氛围,一句话,看和什么人一起吃饭,环境稍稍好一点就行。”,任为峰旁边坐着三人,年龄都在四五十岁间,但是面对着任为峰时却都颇为熟络的表情。

  “,为峰省长,听说这位赵主任现在也是头角峥嵘的角色,不太好打交道,您一个电话他就应允了”我可是听说现在有人愿意开价五十万,只要能请到他吃一顿饭坐一坐呢。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发福男子笑着道。

  “哟,这么俏?嘿嘿,五十万,可比传说中明星们的身价高多了啊。”,任为峰眉毛一扬,显然也有些意外,发改委副主任的确是个炙手可热势绝伦的位置,尤其是赵国栋分管这几个司局都称得上是牵扯面极广的部门,在眼下赵国栋提出一系列苹新措施言论的时候,他这个位置就更是万众瞩目”有人出五十万愿意买他一起吃顿饭只怕也不是虚言。

  “为峰省长,这年头生意不好做啊,五十万算不上啥,如果能够买来一个交情,那也是千值万值,关键是你huā五十万未必能请得动这些个大佛们啊。而且这位赵主任人虽然年轻,据说特别难侍候,上一次也是他第一次来我们齐鲁,嘿嘿,据说也和省里边弄得有些不太愉快,老姜,是不是有这回事儿?”,那个发福男子接上话道:“就怕他对我们齐鲁这边印象不太好,有了成见啊*……”

  “嗯,老齐说的是实话,上次来我们齐鲁督导检查,顺便也是调研吧,我听说张省长和李省长在与对方座谈时”观点就不太一致,省里边有些看法,不过好像和我们没有多大关系,主要还是齐鲁钢铁和苕州钢铁的事情吧*……”被唤作老萎的男子摇摇头,“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都是后来听省里边一些消息灵通人士传出来的*……”

  “姜总的消息就是要比我们灵通一些”咱们偏居一隅就啥都听不到,这一次若不是老姜提点咱们,咱们也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好事情可能落在咱们头上。”,另外一个对这位老姜话语里明显就有点讨好的味道在其中,“,任省长对这位赵主任应该是挺熟悉吧*……”

  “算是比较熟吧,我从蓝岛离开之后就到安原,在安原都工作了快十年了”从一到安原就和国栋主任打交道,当时他还是一个市委常委兼着一个区的区委书垩记吧,交道不少,看着他一步一步成长起来*……”任为峰也有些感慨,赵国栋的成长史无人可以复制,他的升迁史只能用奇迹来形容。

  “任省长”以您的了解”这位赵主任好不好相处?咱们这一次有些冒昧请您出面来帮忙一方面也是迫于无奈,一方面也是这种机会千载难逢”如果上边真有这个意图,那全国上上下下各省里边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这谁抢在前面谁就能占得先机”可咱们这边谁都和这位赵主任不熟悉,甚至连照面前没有打过,省里边好像也热心,所以咱们才会出此下策啊。”老姜显然要比另外两人更圆滑大方一些。

  “,这不太好说,你们这哪是什么下策,分明就是先手啊。”,任为峰瞥了一眼老姜。

  这个老姜也不简单,虽然在胡润榜上排名靠后,但是能上榜就不简单,而且在国务院政策研究中心也有些关系,所以消息要比寻常人敏捷得多,至少自己都还没有能了解到的一些消息,这家伙就能先得到。

  “嘿嘿,为峰省长,您也是看着我们这几家企业成长起来的,您在担任经委主任期间也为咱们这几家企业的发展出了不少力,帮了不少忙,咱们都是齐鲁家乡人,这赵主任咱们以前都从来没有接触过,也不一迪池的脾性喜好,恰好您还是他原来的老E司,这不是天侧n袖么9”

  老姜早就从自己上边的熟人那里知晓任为峰和赵国栋在安原时候关系密切,据说都算是现在已经调任津门市委书垩记的应东流嫡系人马,熟人还告诉他任为峰极有可能杀回马枪返回齐鲁,这也让他是又惊又喜,喜的是任为峰此人和赵国栋熟悉,而且为人也算比较正派,官声很好,没有那么多邪路子,任为峰关系密切的人肯定也不会太差,惊的是任为峰如果真的杀回马枪,也就意味着齐鲁政坛又要有一番大变,不知道现有格局又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这可不好说,不过他本人的观点你们也应该知晓一些,他一直对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持赞同态度,所在这一点上我倒是觉得你们这一次也许真算是投其所好了,没准儿真能够有点儿意外之喜呢。”任为峰对赵国栋还是相当了解的,在宁陵期间赵国栋就不遗余力的鼓励发展民营经济发展,尤其是在县域经济发展中竭尽全力扶持民营经济的发展,为此专门出台了相当多的政策来营造一个良好的创业环境,这也是宁陵经济崛起的一个关键因素。

  “任省长,这就要看晚上您帮忙撮合了。姜总得到的消息是国家有意要在化肥产业尤其是钾肥资源上给予部分企业自主进口权,但是前提是要企业要在海外有具有一定规模的原料生产基地,而且好像国家现在也鼓励企业对外向上游资源投资,以获取稳定的资源进口渠道,并且明确要协调有关金融机构在对外原材料项目的投资和有关企业的兼并给予大力支持,也正是听到这个消息,我们几个心里才活泛起来,以前所有钾肥进口权都掌握在那几家手里,咱们要想扩大产能都不得不受制于他们给我们的原料配额,这也是我们这几年一直希望得到改变的,现在有这样一个机会,您说我们能不着急吗?”

  最后一个态度最为谦卑的干瘦男子是齐东化学工业集团总裁于进之,这个人虽然看上去其貌不扬,而且态度谦卑,对另外两位同行都是相当客气,但是任为峰却知道若是论经营手段和眼光,这一位才是最深藏不露的,虽然他没有上什么福布斯或者胡润榜,但是连姜桂山也在不同场合表示齐东化学工业集团的于进之没有上榜是胡润和福布斯榜的一个失误,足见其背后隐藏的东西。

  任为峰瞥了一眼于进之,这个人当然不可能是从姜挂山那里获得的消息,蛇有蛇道,鼠有鼠踪,姜桂山有门道”难道于进之就没有路子?打起姜桂山的招牌不过是一个遮掩罢了。

  在座三人是齐鲁民营化工行业中的饺佼者,齐鲁历来是化肥生产大省,同样也是消耗大省,民营企业在齐鲁化肥生产行业中占据大半壁江山,尤其是拥有良好的沿海港口使得他们这里有着得天独厚的进口优势,也使得齐鲁民营化工企业对任何动向都异常敏感。

  获悉了赵国栋的观点言论之后,这些个民营企业中的巨头们自然也是意动神摇,如果能够在这一场政策开放的历史性变革中拔得头筹”无疑会让这几家企业都能获得长足的发展空间,当然如果获得的消息属实,那么尽早布局海外进行资源并购开发就是当务之急了。

  现在的关键还是要弄明白传出来的消息究竟有多大的可靠性,否则国家政策并无此意,那也就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当然这帮人也知道要从高层获知准确肯定的消息也不太现实,即便是有,这些人也不会轻易启口,他们唯一希望的就是能从这些人那里获得一些信心。

  “挂山,进之,老齐,我说你们也不必在赵国栋身上huā太多心思,如果我是你们,这会儿就一门心思先把前边路铺好,根据我的预测”国家这一轮政策放宽准入也应该是一个大趋势,尤其是面临w化规则的要求,外资进入力度还会加大,可以让外边的虎狼进来,为什么不可以把我们自己内部的企业培养成虎狼?”任为峰笑了笑,“能请到赵国栋也不容易,建立一定联系当然可以,我相信今晚你们从赵国栋那里获得的态度也应该是正面的,但是太过敏感的话题就不要提,你就是提了,他也不会给你任何答复*……”

  啥也不说”兄弟们的推荐票还有木有?给几张啊,又在往下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