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七十五节 罂粟花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七十五节 罂粟花


  当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半点不假,赵国栋必得至少自己一…陛薪尔蒙的保有量上绝对比一般人要多不少“即便悬明知箔汝吓,女人如同坠栗huā一般,绝对沾染不得,但是这样一个活声“生香的女人坐存自己面前,还是禁不住让他有点心猿意马的感带…

  不过心旌动摇归心旌动摇。轻重赵国栋还县把持拿捏得住,漂亮女人上门来,非奸即盗,天下从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女人采自然有其原因和目的。

  “说不上什么刮意低调不刻意低调,我就挺自P一个人呆一会儿清静清静”何必要弄得兴师动众?,。赵国栋倒也不好猿下办客令,那反而弄得自己成了畏之如虎的感觉。

  这女人在影视圈里很有些人与,不过据禅冻种自面新闺也不少,不知道那份娱乐杂志最近就曝料说这个女人前期增盅股市寒流,损失惨重,被迫出售了在杭城西湖边上的囊宅…

  “赵部长您真的挺独立摔行的,别人专哪甲都希望自尹成为目芳,中心,喜欢别人围着自己赚,您可倒是好,却喜欢一叮,人这样无声无息的单独活动,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啊*……”

  这个女人举手投足间自丰一股与生俱来的烟蜘媚行放浪贝篓,带有一种腐蚀性侵略性的渗透力,让你下意识的蒹孪往她身体上最为诱人的部位扫描。

  尤其是她现在这副姿态”又型的交汇处用一枚金环扣住,玉胳就在金环中垩央,菲薄的布料略略有些透明,让私处妙相半隐半霹,两根布带从脖颈斜挂下来,堪堪把胸前那两团凸起处压住,半个丰隆的肉丘乳肌都露在外边。足以让空气温度直接上升几度…

  “秘密?谁没有秘密?不愿意暴露干公众面前的个人**都属于秘密,难道梅小姐没有?”,赵国栋淡淡一婪。“挺必你们个圈午里的人应该更有体会才对。。”

  梅莹掠了掠自己额际散落的发丝,脸上淫起一抹淡淡的落宜和哀愁。这个女人不愧是演员,即便是这样一个很际意的动作表情,也能透露出一股子扣人心弦的魅态来。

  “赵部长说得井,我们这个圈子的人对这一点的确有吏多的体会。。,梅莹垂下头来。落落寡欢的道:“所以我们也沿有自由,就算走出门也要随时化妆躲避,没有半点自由…。”

  赵国栋有些困惑。这个女人跑到自己这里来干什么9羔不会芳采自己这里和自己说这些无关紧要的废话吧?

  “干哪一行都是有得就有失,这都免不T,梅小姐浸淫这个行道这么多年了,也应该能够适应才对*……”赵国栋语幸中似平也有此要下逐客令的味道了,他可不想和这个女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耗着,何况这个女人的确杀伤力不小,至少自己就这样趴在这甲不敢起身,就县因为对方身体给自己的视觉刺激让自己某此部位华理特征乃口。太不雅那了…

  “赵部长您好想要下逐客令了?就这么怕我呆存这儿给你带来麻烦*……”梅莹浅浅一笑,“放心。梅莹这点自贡怀甚有的我不讨县一个人过来有些孤单,正好碰上了您也是孤棠寡人,碰存一块儿,也算是有个伴。聊聊天罢了。没别的意思。真的…。,梅莹最后一句真的说得情真意切。让赵国栋心巾也县微微一动…如果这个女人真是表演,这一番表演。的确钱入感太强T,拿他们那一行的话来说,入戏了。

  赵国栋知道自己从来就是一个在女人面前拿得起放不下的人,在面对漂亮女人的时候更是警惕性也直接下降几分,这一点他自只也提醒过自己几次,但似乎奏效不大”要不,也不系干伍春珊以及韭贷和童郁这些女孩子自己明知道沾不得。却总是下不丫决心斩断情起…乔辉就曾经半开玩笑的说过自己,别沾染太多女人的感情,你可以占有和玩弄她们的身体,但是千万别去占有和妨,弄她们的感情,因为感情是相互的,那会让你背负太重,让你吃不T曲着击,迈建议赵国栋真的对漂亮女人有特殊需要,完全可以通过走德山来解决问葫…

  他还说在文娱圈混得人模狗样的赵德山右该具一个绝对优秀的皮条客。他可以很轻松的帮你解决掉从吃大餐开始到结束的一切问题,只要你吃腻了,告诉他一声,他自然可以帮你很圆满的处理好…

  赵国栋也反击乔辉问他是不是和赵德山这对难只难弟有很多共同语言。是不是也曾恳请赵德山帮他解决吃掉大餐之后留下的后溃症…

  “呃,梅小姐,我倒不是要下逐客令,只集我们孤男寡女这样相处一室,实在有些危险,危险来源于多方面,你不带得你我都集彦险源么?两…沧源碰在一块儿,恐怕真的要出问题。所以我建议最m一我们不能在这样一个环境中相处,你觉得呢?。”

  赵国栋知道自己必须要下逐客令了,再施下尖直孪被人拍摇到这样一张两人这样赤身露体的照片,那可真的就成丫重破炸弹了梅莹还是相当知趣,当赵国栋很郑审其事的提出来之后,她就嫣然一笑的起身离开了,不过在赵国栋面前很自信的秀了一番她的棵背翘臀。尤其是那臀影摇曳,一小片布料只堪堪插住夹缝那一片“绝大部分臀肉都裸露在外,就这样在赵国栋面前不足一朱外旱讨让叔国栋刑,觉再度受到一番冲击。

  当梅莹离开时,赵国栋立即起身检查了一下四周,四周祯野很宽广,应该不可能有什么人来这里偷*拍,而且自只来这里根本亢人知晓”甚至连安原省也没有人知晓“要被算计的话似平也不太可能,真正想要设计自己的陈大力只怕也还没有禾卜井知的能力碰巧的可能牲不是没有。

  但是如果是碰巧那可真就有点寺妙了,这种地方也能碰上这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虽然表演得很精湛,但县志目栋环集带得对方有此做作的嫌疑”她凭什么钻到自己的房间里来?这一点上志国栋却需要问清楚。

  总台的回答倒是很符合常理“这个女人禅她集和叔目技一起来的”赵国栋先进去了,他们俩的确是前脚阵后脚,而且这个女人演技也的确很到位,总台里边引路的服务员也没有带索到众丘巾的鱼秘,所以也就把她送到了门口就离开了…

  但赵国栋总还是觉得有些蹊跷,只是这个时候他也说不出穷竟有哪里不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梅莹回到自己在温泉酒店的客房里,关上门,轻轻叹了一口与…

  一抹丹影浮动在眼中,天作孽,犹可救。自作孽,不可活,这都是自己的命。

  曾几何时。自己沦落如此?区区五百万的高利贷酒得她喘不过与,来。她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会鬼使神差的借下这禁钱,赌博,害人的赌博”梅莹有时候都恨不能砍掉自己的手,但如果不甚尖年上半年自己在股市上的投入血本无归,自己又怎么会送上赌填?如果不甚自P金得无厌想要在股市上大捞一把,又怎么会把所有钱都压到股市上尖?

  她不恨周鑫周达两兄弟,说实话。她还有此感谢这两只弟,至少她能帮自己解决掉可能会让自己身败名裂的寸死难葫…

  文娱圈子里也是耍讲究三六九等的,有钱有势有影响力“这三者密不可分,真正的大佬那是三者兼具,而像自六这种女人不过是佯借着天生丽质外加努力才能博得到现在这种位胃,钱有点,不多,势,谈不上,影响力,如果说凭借着自己这几年出演的电祯源!和电影称得上是个不大不小的腕儿,那么这方面的影响力也算有一点吧,但县真要和纵横驰骋这个圈子里的大佬们比起来,她还根本不够看…

  所以当周鑫周达两兄弟前年找她去陪酒时她不敢拒绝,周鑫周达虽然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但是帮他们出面找到自己的人却甚她得罪不起的人,别说钱,就算是不给钱”她也得接招…

  没想到这一次周鑫周达由找上自己,大概」县知暗T韧,存自己的难处。所以当对方开出条件时,她根本无法柜绉一这个世界就这么现实,没钱就没有一切,自己的财务君机巳经有媒体含沙射影的曝料过了,只不过自己应付得出没有浩成太大的影响,一旦自己欠高利贷的事情被捅出来,那自己的声誉也许就孪毁干一旦…

  虽说周氏兄弟给自己开出的条件听起来有此匪夷所恩且辈诞,但是这也很正常,这个社会本来就是利益交易,她虽然不清禁周靠周达两兄弟为什么这么努力的想要巴结讨好刚才在温帛池巾的男人但集不亢疑问这个男人手中掌握的权力才会让他们招之若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