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七十七节 变局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七十七节 变局

  蓝黛注意到坐在副驾上的赵国栋注视自己的目光,这让她有些不安。

  和赵国栋之间的关系似乎就这样以一种难以确定的方式的默认下来,也许就像是影视作品里那种,女孩单恋男孩,但是男孩始终把女孩当做妹妹,不过蓝黛并不认同这种关系,她觉得她和赵国栋之间关系应该更复杂更丰富更具有发展前景。

  赵国栋的确在注视并观察着身旁这个姿容隽雅的女孩子。

  时光年轮似乎对蓝黛影响很小,十多年前如此,十多年后似乎一是如此,从十七八岁的青涩女孩子摇身一变成为干练优雅的时尚女性,气度风姿更显成熟,但是容貌本质上却是变化不大,虽然比不上小鸥的面部那样轮廓分明”但是高挺的鼻梁和丰润的红唇加上略略有些冷峻的面容,总容易让人想奸型台上那些个面无表情姿态夸张的模持走秀。

  赵国栋很容易回想起自己还在江口开发区管委会工作时第一次和古小鸥、蓝黛以及乔珊、童郁四女吃饭的时候,青春飞扬的时光总是那样令人回味,古小鸥的独立特行,蓝黛的冷峻质感,乔珊的甜美大方,童郁的娇羞青涩,都能在那一晚烙在赵国栋脑海深处,就从那一刻起”四个女孩子都和自己的生活发生了交织,而身边这个女孩子与自己的关系却演变成眼下这种微妙复杂的关系,不能不说世界就有如此奇妙。

  “国栋哥,你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让我无法专心开车啊……”蓝黛脸色自然平静。

  “是么?我总是在想,眼前这个女孩子就是十二年前那个蓝黛么……”赵国栋有些感慨般的渭然叹道。

  蓝黛把握方向盘的手明显出现了一抖,汽车稍稍偏离了一下行进路线,吓得赵国栋赶紧道:“蓝黛,你小心点。”

  “国栋哥,这可是你害的,不怨我……”蓝黛冷静了一下自己的心绪,嫣然笑道:“谁让你这个时候提及这个话题呢……”

  “得,是我错,那我们说说别的。在安都市府办干得愉快么……”赵国栋连忙转移话题,别真要在高速路上出点啥事儿,变成一对同命鸳鸯,那可真是死了都不清净,不知道会有多少桃色故事给扣在自己头上,自己虽然不是什么柳下惠,但是至少和蓝黛之间还没有出格的关系。

  “挺好,菲姐挺关照我,据说下一步她可能要到市委当副秘书长……”蓝黛恢复了平静。

  “是不是要兼任市委办主任……”赵国栋知道严立民的能量,要帮宋如菲奔到一个副厅位置上,这并不是什么做不到的事情。

  “这就不清楚了,菲姐没说过,但是市里边有这个传言,都说菲姐可能要一步登天……”蓝黛眉头微蹙,显然是在担心宋如菲离开市府办这边,她的处境就未必有那么好了,她这么年轻担任市府办里中干,自然也有人眼红,加上人漂亮却又独身,就更有人看不惯了。

  “一步登天?一步登天未必是好事儿啊……”赵国栋摇摇头似乎有所感悟的道。

  “国栋哥,也有人说你这一次也是一步登天啊,难道也不是好事……”蓝黛眨眨眼睛。

  “哦?你们安都市里边除了你”难道也有人关心我……”赵国栋随。道,并没有注意自己话语中的语病。

  蓝黛脸微微一烫,见赵国栋语气自然”知道他也是顺口说道,定了定神道:“安原省关注你的人多了去,咱们安都市里边自然也不缺。

  “别是你的那位菲姐吧?那我可真有点受宠若惊了……”赵国练打趣的道。

  “哥,你别说,菲姐也提起过你,不过她只是说你运气好,说你每一次都能踩到点子上”一下子就能从滇南那旮旯里蹦到国家发改委里,简直就是奇迹……”蓝黛脸上浮起一抹骄傲的笑意,宋如菲谈到赵国栋的时候嘴角眉梢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艳羡嫉妒。

  赵国栋却是笑笑不语,宋如菲当然不会对自己感兴趣,如果没有其他因素,只怕自己从滇南到国家发改委这一变化她都未必知晓,感兴趣的大概是她的情人严立民吧。

  严立民这一次还在为安都市长这个位置苦苦拼搏,可自己早已经跨越了副省级台阶,甚至已经在发生级干部这个位置上转战了三个位置了,想必严立民心中也是苦涩加感慨,才会在宋如菲面前这般评点自己吧。

  “蓝黛,那你觉得我是不是运气好的缘故呢……”赵国栋若有所思的道。

  “菲姐这话有失偏颇,宁陵这几年的经济发展飞快,据说今年都要逼近安都了,关书垩记每次在大会小会上都要提到宁陵的发展,要求全市干部振作精神,向宁陵学习,这也是大家公认的。蓝黛稳稳的驾驶着汽车,一边道:“据说钟跃军也有可能来安都当市长呢。”

  “你们安都市长这个位置现在都还没有见分晓?”

  赵国栋这才想起安都市长到现在依然没有尘埃落定,足见对这个位置上的争夺激烈程度,凌正跃这是在待价而沽,打磨大家的耐性,赵国栋已经从戈静那里获知,中垩央基本上确定了这个市长人选将会由安原省委推荐产生,也许凌正跃现在还在观察,或者就是在稳定常委会的控制力,毕竟他去安原的时日尚短,要控制常委会节奏也还要一个过程。

  “现在传言满天飞,一天一个动静,今天说是钟跃军来,明天就说是杨少鹏,后天就变成了严书垩记,在等两天就变成谭立峰了,还有啥庄权和贝铁林,省里边凡是能沾上边可能的,都成了候选人,大家脖子都伸长了,可都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蓝黛笑着道:“哥,称说咱们这安都市长谁会来?”

  “你哥可不是中组部长,反正不是你哥来就行了。”赵国栋摇摇头,这个人选可不好确定,现在还不确定凌正跃究竟瞅准了谁,有没有其他有力人士向凌正跃推荐。

  不过钟跃军可能性很小,秦浩然在凌正跃就任安原省委书垩记之后听说表现很低调,如果是应东流继续担任安原省委书垩记,那钟跃军倒是有可能,现在应东流走了,秦浩然显然不愿意在这个人选上和凌正跃较劲儿,而且钟跃军与秦浩然的关系这两年也未见更深一步的趋势,甚至还有点淡化的感觉”所以赵国栋知道钟跃军基本无望,但是浮立峰和贝铁林以及杨少鹏都很有竞争力。

  “若真是哥你能来那就太好了,就算是咱们市里这些干部原来谈到宁陵都是不屑一顾,总觉得宁陵是偏远山区,但是现在却没有几个人敢这样说了,尤其是宁陵现在的G。口据说今年就要赶上咱们安都,这让市里边领导都是颜面无光,有一段时间都是言必称宁陵,直到有一次据说是省委新来的凌书垩记发火了,说安都市干部队伍缺乏自信心,缺乏战斗力,就不敢提出来走有安都特色的道路,就不敢提出甩开宁陵追赶成都、南京的口号,关书垩记据说也挨了批评,就那以后市里边开会提宁陵的时候才少了。”

  蓝黛一边打开汽车大灯,一边有些好奇的道:“哥,我觉得这话好像很有点针对宁陵的味道,你说这凌书垩记他是省委书垩记,这话里边就有点一碗水没端平的感觉啊。现在大家说起宁陵,都不可避免的要提到你,那都是一片啧啧赞叹呢。

  赵国栋哂笑着不语,只怕不是凌正跃对宁陵有什么偏见,而是对自己起家之地很有些说不出的复杂情绪才会有这样的言论吧,只是这其中的微妙原因却不足为外人道,也只有赵国栋这种个中人大概才能隐隐约约觉察到其中的酸涩味儿。

  安原又迎来了属于凌正跃的时代,且看凌正跃能在应东流打下的基础之上有什么新的动作,应该说现在安原很有些看点,安都经济出现复苏,而像宁陵、怀庆、唐江、宾州乃至通城都出现了高速增长的态势,可以说基础已经打好,就看凌正跃能不能凝聚人心汇集民智,让安原再迎来一个发展的黄金时期了。

  赵国栋回到家中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八个半小时的睡眠,已经有点超过了他平时的睡眠时间,一般说来晚上这一觉七个小时对于他来说就足够了,不过今天他显然很享受这样无拘无束的睡眠。

  回安都的安排就要轻松许多,没有京城里那么多繁杂事儿,也没有在委里边那么沉闷压抑的气氛,这儿时候可以自由自在的甩掉一切烦心事儿,一切都等到星期一上班才来面对。

  赵国栋想象得到自己后天回到委里边可能要面对的种种波澜,曾权军在自己请假时就有点欲言又止的味道,只不过是听到自己要回安都休息,估计自己也是承受了不小的压力,所以才没有提及,但是星期一,嘿嘿,可能就是雨骤风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