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七十九节 安原局面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七十九节 安原局面

  许乔第一次在赵国栋面前感到有些脸热。

  这是上级主管部门领导对安原发改委的工作提出委婉批评,全国两会召开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了,十一五规划也正式提出来,安原在这方面的工作却是没有什么动作,安原发改委也没有就十一五规划提出更多的新东西来。

  可许乔也有说不出的苦处,以前于君是得过且过,啥工作只要能应付着走就行,所以应东流后来果断把于君换了,换上了看上去很有些魄力的杨少鹏,杨少鹏要论雄心魄力不差,能力也有,但是近期杨少鹏却被卷入了安都市长的竟争中去了,几乎所有精力都放在了盘算如何夺得安都市长这个位置,很多工作许乔去汇报杨少鹏也是心不在焉,一些工作计划哼都被搁了下来,看样子这个安都市长不敲定,这安原发改委的工作就得一直受影响下去。

  赵国栋听得许乔相当隐晦的把情况介绍了一遍,也有些好笑,又有些感慨,没想到安原发改委的工作竟然安都市长人选竞争的巨大影响,几个月下来都没有像样的规划和落实意见出来,想必杨少鹏现在的确也没有多少心思放在工作上了。

  安都市长的竞争现在已经进入最白热化的阶段了,从蓝黛那里获知的消息就知道现在竞争者主要集中在谭立峰、严立民和杨少鹏三人身上,而且尤以谭立峰和杨少鹏最具竞争力。

  杨少鹏在出任省发改委主任之前是南华市委书垩记,南华这几年经济发展速度一直保持着中上游,虽然排不进前三,但也算是一直能稳住在五六名上下,作为全省农业第一大市,能有这样的增速也算是相当可观了。

  谭立峰则不用说了,怀庆这几年的发展一直保持着全省第二的增速,仅次于宁陵,虽然和宁陵距离越来越大,但是相较于省内其他市来说,怀庆已经稳稳的把老牌经济大市绵州建阳甩下了一个头,至于说宾州、蓝山这些原来稳压怀庆一头的经济强市,现在更是只能望宁陵项背而兴叹。

  但是在像安都市市长这样的重要位置”从某种程度来说比一个副省长更具实权,要比拼的就不仅仅是政绩了,人脉关系和背景同样重要,而领导对你印象的好恶、与关系的亲疏程度更是在其中起着关键作用。

  凌正跃与谭立峰和杨少鹏两人的关系谁浓谁淡谁亲谁疏,就凭这一次安都市长huā落谁家就能看得出来,中垩央既然把主动权交给了安原省委,相信凌正跃应该可以好好把握住这个机会。

  “许乔,没想到你们安原发改委也是这副情形,我倒是不好多说什么了,不过作为副主任,我觉得你还是有义务有责任提醒一下杨少鹏,别把主次弄错了,有为才有位,你心思都huā到其他上边去了,没准儿这一次失手”下一次你就还得失手……”赵国栋淡淡的道。

  许乔和赵国栋也已经有几年没有打交道了”当时他还是常务副市长,后来当选市长,很有点气宇轩昂风华正茂的感觉,不过那时候给许乔的感觉更多的是赵国栋昂扬向上的斗志和工作进取心,对于其他她印象并不算深,但是这一次她却可以清晰感觉到来自这个比自己小七八岁男子身上带来的威压和底气。

  许乔默默点头。

  “许乔,你是民垩主党派干部,没有必要太过于拘泥党内原则,该提意见要提,要有自己的为人行事风格,欠缺了属于自己的东西,我觉得那就很难做好属于自己这份工作,我觉得你应该不止于此……”

  许乔舒了一口气,赵国栋这样坦诚的谈话让她很欣慰,她极其反感那种虚头滑脑的官话、套话,而赵国栋的言语虽然直率,但是她能感受到对方话语中的相当直接的含义。

  ………………………………

  赵国栋回到卧佛寺客堂里时已经是下午两点过快三点了。

  许乔他们下山了,谈了一个多小时,许乔似乎也被他的话打开了心结,言谈中也放开了许多,两人之间也找到了很多话题,不仅仅是在发改委这条线的工作上,许乔也有意无意的把省里边许多情况娓娓道来,让赵国栋对于已经有些生疏的安原省里边情况渐渐变得熟悉起来。

  凌正跃到位安原之后弄似没有大动作,但是却在不露声色的收揽人事权,小幅调整已经有了一些迹象,但是在赵国栋看来这是小家子气,眼界格局比起昔日的宁法和应东流来都差了一个境界。

  当省委书垩记需不需要掌握人事权?当然需要,但是你掌握人事权是通过什么手段什么方式来?绝对不是那种靠控制几个要害位置,拉拢几个心腹那么简单。

  走到这一层次的干部当然都有自己门道,你要动他们,那就要冒影响发展的风险,所以在如何动人上也是一门艺术,在赵国栋看来,你当省委书垩记全副身心都放在了如何收权揽权上,那么你反而就失去了掌握权力的最大根基。

  你连事都做不了,你怎么赢得人心,怎么能够让人心服口服?就算是你把所有市委书垩记市长部长厅长换成所谓你的人,那又怎么样?你是领头羊,你的境界决定了你自己的出路,你的境界同样也会让下边所有人紧跟你,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人人都盘算着怎么去保住自己官帽子而不是去谋思做事,那就决定了发展的格局。

  赵国栋对安原的下一步发展产生了不太好的感觉,中垩央安排了一个人事工作强项而政务工作短板的领导来当省委书垩记,照理说省委的工作也主要是务虚,管方向管政策管人事,但是你如果过多的把精力投放在人事权利上,就必将使得政府工作效率下降,而秦浩然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为了避免和凌正跃的冲突而采取了回避和退缩态势,这就使得安原的工作有一点裹足不前的味道。

  但愿这只是自己有点神经过敏的感觉,赵国栋沿着山径回到卧佛寺客堂时,都一直在琢磨着自己这种直觉是否正确。

  ………………

  赵国栋回到客堂时,赵父赵母都已经休息好起来了,父亲摇着大蒲扇去寺里转悠去了,而母亲则和几个常住这里的居士们坐在小院门槛上闲聊着。

  “妈,蓝黛呢……”赵国栋瞅了一眼,没见到蓝黛身影。

  “还在那边休息呢,她昨天去接你累了,晚上有没有休息好,这会儿正睡得香,让她多睡一会儿……”许秀芹也拿着一般蔑扇摇着,“在这儿小睡一会儿真的不一样,国栋,要不你也去你爸那间房休息一会儿吧……”

  赵国栋不置可否的踏进小院,这是蓝黛订下的客房小院,夏日里每隔两周父母都要来这里偻几天,都是蓝黛送来,要回去的时候父母又给蓝黛打电话来接,蓝黛有时候也在这里住一晚。

  小院里有三间房,父亲母亲各一间,另外一间在角落里,小了点,就是蓝黛的休息间。

  门虚掩着,留了一道缝隙,里面很暗,看不清楚。

  赵国栋推开门,门咯吱一声响,倒是把赵国栋吓了一跳。

  适应了一下室内光线,赵国栋才看见面向外边侧卧的蓝黛睡得很香甜。

  房间不大,紧挨着古老的木床是两张太师椅,中间夹了一个高几,屋里弃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儿,榈在床下一点暗红,大概是用来驱蚊虫的。

  赵国栋怔了一下,在挨着床那张太师椅上坐了下来。

  略略有些卷曲的长睫毛在这一点上和古小鸥有些相似,不过眼眶没有小鸥那么深四,鼻梁也没有那么高耸,嘴唇也要比小鸥的丰唇细腻柔滑一些,一双弹钢琴玩艺术的纤手就像有些冷一般环抱在胳膊上,淡蓝色的连衣裙领口这个时候看起来有些敞,乳白色的文胸带子清晰可见,小半个白腻的右乳从领口敞露出来,在有些幽暗的光线下显得格外刺眼。

  睡梦中的蓝黛翻了一个身,面转向里边,连衣裙裙袂有点短,难以遮住臀部,黑色蕾丝内裤露出一抹惑人的黑色来,但是在此时的赵国栋眼中,这一切似乎却显得那样纯净无暇,他心里只有感动,再无其他。

  赵国栋就这样静静的以手撑颌,注视着这个在自己生活里越走越深的女孩子,无法知晓对方内心深处所想,对方为自己付出了这么多,而自己却什么也无法给她,赵国栋不知道这样的生活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是否公平,即便是她自己选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