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八十节 意味深长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八十节 意味深长


  第十八卷惊涛拍岸第八十节意味深长

  个人的道路都绝不相同,就像每个人的性格一样,不可能有重复。有很多人看似一致,但是细细分析,你却能发现他们之间的差距,而正是性格上的差异,往往就要决定人生命运的不一样。

  蓝黛的性格比小鸥多了几分沉静,比乔珊多了几分心机,比童郁多了几分坚执,所以她能够一直游走在自己这个家庭边缘,而从最初家里人都不太接受,到现在真正融入到赵家家庭中,看起来更像是赵家的一个亲身女儿一般。

  现在无论是想要把蓝黛拒之门外只怕父亲母亲都绝不会答应,或许在他们心目中,蓝黛才是最亲近的人,甚至比他们几个儿子更亲近。

  只是这样的生活能一直持续下去么?蓝黛都已经是奔三十的老姑娘了,虽然从外表上你很难看出她的真垩实年龄,但是时间年轮却不是以外表来衡量的,心灵的沉淀会让人逐渐适应。

  赵国栋不知道自己和蓝黛这种模糊而又微妙的关系继续走下去会嫂变成为一种什么样的结果,他只知道这样下去,对蓝黛无疑太不公平。

  可自己又能怎么样默赵国栋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在床上睡得格外香甜的女孩。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女孩又翻了一个身,翻向面朝外,一只腿微微蜷缩起来,另一只腿却伸直”裙袂也在不经意间翻开,白嫩丰腻的大腿在赵国栋面前暴露无遗,尤其是这样成跨越式的抬腿动作,正好将黑色蕾丝内裤的裆部展现在赵国栋面前,一枚漂亮的彩色丝线绣制的蝴蝶正好处于略略隆起的阴卓处”振翅欲飞,栩栩如生,展现出一种惊心动魄的华美。

  赵国栋只感觉自己呼吸顿时一紧,先前的纯净无暇情绪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言的贲张冲动。

  连续深呼吸了几口气,赵国栋才压抑下自己涌动的**,希望用意志将刚才的情绪炼化成为纯洁的兄妹之情。

  蓝黛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只觉得这一觉睡得格外踏实,蝉噪蛙鸣似乎成了最好的催眠曲,她有些懵懵懂懂的坐起身来,揉了揉眼睛,突然看见距离自己不到两米远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个人,极度的惊惧之下她下意识的就要尖叫起来,但是马上就反应过来的她又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才算是把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叫声压回喉咙里。

  “哥,你吓死我了,你怎么回一声不吭的坐在这里?”蓝黛似乎注意到自己的睡相不太好看,脸色有些微微发烫,加上先前这一吓”胸腔里的一颗心更是噗噗猛跳,“人家差点就要喊救命了!”

  “你喊救命那也就是我来救,那不正好?我可以第二次救你了。”赵国栋面色沉静温和的看着眼前这个露出一些小儿女姿态的女孩子,含笑道。

  她讲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即便是在安都生活了这么多年,依然没有学会安都话,这总容易让赵国栋想起那一日从高利贷勒索者手中脱身之后的那一幕,蓝黛也是这样在云螺湖度假山庄休息了一晚,带给了赵国栋相当震动的美丽。

  心情有些激荡的蓝黛从床上起来,站起身来”幽暗的环境中,总容易滋长一些莫名其妙的情绪总如野草般的疯长起来,赵国栋在阴影中的面容显得那样富有磁力”尤其是那双深邃的眼睛给蓝黛带来一种说不出的冲动勇气。

  几乎是在没有任何预兆一般”蓝黛也不知道自己突然萌生出这样大的勇气,一下子走到了赵国栋身前,就这样跨坐在赵国栋腿上,双手搂住赵国栋的虎项,将自己的脸贴在赵国栋的胸前,“从第一次救我,我就知道我这一辈子只有你来救了。

  赵国栋也被蓝黛突如其来的情绪爆发给震得有些发懵,靠在自己肩头有一些凉意”微微抽*动的肩头,显示这个女孩子处于一种情绪波动的状态中。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如果早知道自己那句话会激起蓝黛这样大的反应,他绝对会保持沉默,而此时,他竟然有一种手足无措的笨拙感觉。

  那一团变得越来越大,而攀附在自己怀中这个女孩似乎也陷入了某种莫名的感伤状态中,虽然未曾哭出声来,但是这种无言的低泣更让人凭空生出爱怜之意。

  赵国栋有些犹豫的轻轻拍了拍女孩的背,就像是得到了某种承诺一般,女孩抽泣渐渐平息下来,脸颊也离开了赵国栋的肩头,微微张开的樱唇和半闭锋美眸,加上酡红如玫瑰般的脸庞上两行珠泪痕迹尚存,无一不是在向赵国栋暗示着什么。

  此情此景,赵国栋也是情何以堪,他别无选择,唯有捧起女孩子滚烫的粉颊”如初恋情人般的深深印了下去。

  就像是一阵飓风卷走一直萦绕蓝黛心间的乌云,蓝黛颤栗的双手重新紧紧搂住了赵国栋熊腰,眉目间醉人的春情也只有近在咫尺的赵国栋能看得见。

  颤栗而又略显干燥的嘴唇一旦被撬开,便热烈的迎合着情人的探索,并没有这方面经验的蓝黛被这等待了多年的漏*点一冲击完全迷失了自我,她只觉得自己似乎全甚至于熔岩浆液之中,时冷时热,情人粗滑的舌尖如一只怪蟒贪婪的在自己唇间攫取席卷,每一次啜吸都似乎要将自己胸腔子里的那颗心都要掏出来,让她第一次真正品尝到**燎原的甘美。

  赵国栋突然发现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投入的亲吻一个人了,在京里两个多月”和刘若彤之间即便是欢爱让他也觉得有点履行职责的感觉,而回到安都和其他女人在欢爱前的蜜吻似乎也渐渐淡漠了,也许是时间和环境的影响,更多的是直接步入了**那一步。

  蓝黛时而颤栗时而狂野的回应让赵国栋似乎又重新回到了以前那种初尝新荔的感觉,纠缠在一起的灵舌相互争夺着主动权,但是很快蓝黛就沦陷在了赵国栋有些粗野的掠夺弃冲锋陷阵攻势中。

  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连衣裙是在什么时候怎么被脱下来的,蓝黛只是模糊的记得自己似乎只是举了一下手,而当许秀芹嘀咕的声音出现在小院里时,完全沉迷在**漩涡中的两人才惊醒过来,这个时候蓝黛才发现自己完全成了真空美人,连衣裙摆放在高脚茶几上,文胸则挂在太师椅的扶手上,一对引以为傲的翘乳被正被赵国栋爱不释口的啜吸轻吮着,几欲让她彻底爆发。

  几乎是如脱免般的躲在了门背后一边拿起连衣裙就往头上套,蓝黛甚至连文胸都来不及穿,而赵国栋同样觉得难受,性致高昂的隆起就像欲择人而噬的毒蛇,先前一直顶在蓝黛臀缝间,现在要想在短时间内让它安静下来,真还有些难度。

  好在许秀芹似乎也担心蓝黛还没有睡醒,也担心自己儿子还在睡,说以脚步也放得很轻很慢,这才给了两人整理自己衣衫的时间。

  …………………………

  接到曾权军的电话时赵国栋足悠哉游哉的躺在床上看电视。

  赵国栋并不喜欢看电视,尤其是韩剧,更是深恶痛绝,不过徐春雁两姐妹却是对《看了又看》兴趣盎然,真垩实而简单的故事让两女沉醉其中不能自拔。

  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赵国栋也不忍破坏两女的兴致,只能硬着头皮陪着两女看这长达一百多集注水韩剧。

  曾权军这个时候打电话肯定是有事情,明天早上自己就要飞回京里,他却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自然有重要事情。

  “国栋,你明早几点的飞机*……”

  “早上七点四十的飞机,估计九点半就能到京里*……”赵国栋有些惊讶,但是曾权军没挑明,他也就不多问。

  “唔,那就十点半,委里边可能要开会提前研究一下,下午三点半,总理、钱副总理以及苏副总理要听取委里边近期一些工作事顶的意见和看法*……”曾权军在电话里显得很沉稳,但是赵国栋能够感觉到通过电话几千公里电波传递过来的压力。

  总理、常务副总理,还有一位分管工业的副总理同时听取发改委工作汇报,这怕是发改委历史上开天辟地第一回吧?难怪曾权军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

  “权军主任,总理们要听取的工作主要方向是哪方面的?我们需要做那些准备*……”赵国栋想了一想才问道。

  三位总理要听发改委汇报,自然不是简单事情,当然,仅仅听一次汇报也不可能让三位总理同时出席,这不是十一五计划的汇报,曾权军话语中很明确的点明了,是听取委里边的部分工作的意见看法,意味深长。

  这个时候突然要听取部分工作意见看法,而曾权军突然给自己打电话,要求自己尽早返回安都研究,这说明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