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八十一节 焦点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八十一节 焦点

  电话的另一头似乎沉吟了一阵,赵国栋也不吭声,就这样静静的等候。

  “国栋,张秘书长说了几项工作,其中一项是关于化肥工业原料保障渠道问题,还有一项钢铁产业整合和铁矿石定价机制问题,我估计明天除了你和我之外,还有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几位专家和其他一些这方面的学者,囊括范围很大。”

  曾权军近期也承受到了相当大的压力,五月下旬掀起的风暴在六月一日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之后达到了**,日本记者的发问被国务院新闻发言人很技巧的推到了国家发改委这边,也使得媒体聚焦迅速将发改委灼烤得发烫,原本以为赵国栋出席第三届apec中小企业技术交流暨展览会应该是一个很好的转移公众注意力的机会,没想到赵国栋这小子会议开幕式一结束扭头就走,媒体记者一个都没有能抓住赵国栋的行踪,这也让媒体们更加执着的纠缠发改委不放,而网络媒体上针对化肥行业原料进。权墨断地位抨击呼声也不断增强”尤其是民营企业对于国有大型企业垄断化肥原料进口权反应尤为激烈,这都是赵国栋在全国化肥生产供应电视电话会议上那一番有些偏题的谈话引发的后遗症,为此曾权军也很是郁闷。

  但是在赵国栋和曾权军交换了意见之后,曾权军也要承认赵国栋所言的再有道理。

  之所以民间舆论以前没有这样激烈,那只是因为看不到变化的迹象,并非代表他们就没有怨气,这种怨气潜藏得越久,孕育爆发的力度就越大,与其让这些不满一直积压下来,堵不如疏,还不如给他们一个渠道适当宣泄出来,合理的诉求,加以改正调整,不合理的或者现在条件不适合的,一样可以通过瓣论来沟通交流,而中垩央目前已经逐渐意识到了一些领域的制度性问题,正在着手逐步予以解决,而曾权军感觉三位总理要听取这方面的汇报,大概就是已经有了一些较为明确的目标。

  曾权军也不得不佩服赵国栋在看问题抓要害时候的敏锐性,这只是一方面,他更佩服对方敢于挑战现实的勇气。

  要说所涉及到的几个问题没有人看得到,那显然是假话,能走到这一步的人谁不是火眼金睛?谁身后找不出几个智囊谋主?再复杂的问题落在国人眼里,一样也能给你辩出个子丑寅卯来,别人是看到了装作看不见,或者就是不痛不痒的蜻蜓点水,谁都知道这个局有人来点破,谁都知道点破这个局可能会面临巨大的风险和既得利益群体的反弹,甚至其中也还有人和既得利盖群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正是因为这复杂的因素牵缠其中,不仅仅是发改委里边,即便是在国务院里边,对于涉及这方面的问题更多的是探讨和争论,真正要落到实处的时候少,很大程度都是专家学者和低层次的官员们在持定场合下的一些评点诗论,至于说要像赵国栋这样层次的领导干部公开提出来更是不可能,所以赵国栋的一番以个人观点的言论出炉之后才会引来如此大的反响。

  “那委里边除了您和我之外,还会有哪些领导参加?”赵国栋想了一想又问道。

  “暂时只定了你和我,我感觉这一次中爽好像真的要有些动作,越是这样谨慎的态度”也就意味着可能会有较为正式的东西出台。

  ”这是曾权军的经验之谈,那种咋咋呼呼反而是雷声大雨点小,“国栋,我看你现在就需要好生通盘考虑一下,明天主任会议上咱们再好好议一议,你也别太紧张,总理们也主要是听取我们的意见汇报”再进行酝酿,我想中垩央真正要在重要问题上做出改变,依然需要时日。

  …………………………

  在看见赵国栋接电话时的严肃神色和表情时,徐氏姐妹就相当知趣的把电视按到了静音,静静的依偎在赵国栋身旁。

  赵国栋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虽然两女并非在体制内混”但是也知道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和一般的省里边领导有着相当大的差别。

  正式基于这些原因,赵国栋到京之后两女甚至都已经做好了从赵国栋生并中彻底消失的准备,毕竟,相差越来越悬殊的身份差距使得两女内心深处对继续与赵国栋保持这种的恩爱关系都变成了一种近乎于幻想的奢望。

  但是赵国栋总是在她们觉得不可能的时候出现,所以当赵国栋来临时,两女心里边都像是溢满了甜美的蜜丵液,从头甜到了脚。

  听说赵国栋七点四十飞机,那也就意味着六点钟就得起床,洗漱完在去机场,至少也得耽搁一个小时,差不多正好赶上飞机。

  所以两女也是早不早就洗漱一番陪着赵国栋上床,没想到赵国栋精神倒是挺好,陪着俩女看韩剧还看得津津有味。

  先前看韩剧时,赵国栋还毛手毛脚的在两女身上肆虐,这会儿电话一搁下,两女就感觉到赵国栋心绪的变化,显然已经没有了多少兴致,显然是被这一通电话打来被败了兴致。

  看见赵国栋脸上有些神游四海的飘忽表情,徐春雁也知道这位情郎怕是又遇上什么重大的事情了,刚才那个电话实在可恶,一个原本相当美好的夜晚也许就要被那牟电话彻底破坏掉。

  “国栋,是不是遇上了什么烦心事儿……”虽然明知道自己无法给情郎多少帮助,但是徐春雁觉得哪怕是问一问也能宽慰一下赵国栋有些烦躁的心绪。

  “唔,烦心事儿那是天天有,坐在这个位置上就不可能没有烦心事儿,否则哪轮得到我来坐……”赵国栋随口道,的确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十多亿人口的殃法大国,再小的的事儿,只要你去琢磨,那都得变成弥天大事。

  “那你也别太辛苦了,有些事儿欲速则不达,一步一步来解决才是正理……”徐春雁幽怨的道,赵国栋的魔掌又已经穿越了床上的丝被,悄悄的滑入睡裙下。

  “嗯,所以对你和秋雁,我也只能一步一步来解决……”赵国栋手在丝被下肆虐,怪声笑道:“只不过需要你和秋雁的配合才行……”

  清晨当徐春雁拖着有些疲倦的身体起来替赵国栋穿衣打扮时,徐秋雁也悄然起身了。

  一夜温存缠绵也是说不尽的恩爱欢好,连床夜话成了现实”虽说两姐妹早就有了这方面的觉悟,但是当真的走到这一步时,还是有些下意识的羞涩。

  途锐踏着晨曦驶上机场高速,赵国栋坐在后座上若有所思的望着前方。

  今天,纵然不能全数揭开谜底,但是至少有一些端倪就要明朗化了,向何处去,往何处走,下一步的动作,该到什么程度,也许多多少少都要浮出水面。

  实际上当六月一号国务院新闻办发言人对日本记者的太极推手出手时,赵国栋也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只不过来得如此之快,还是有些让赵国栋感到一丝讶异。

  齐鲁那几家企业若是没有得到一些明显的消息,显然也不会如此高调的出手,几个亿的海外项目投资是小事,关键在于可以试探中垩央在这个问题上的风向,应该说他们选择在国企后边的高调发布也就是一个信号。

  如果这一波闸门打来,也许就是滚滚而来的对外投资大潮就要席卷而来,这利弊得失只怕中垩央也已经反复掂量了相当长时间了。

  外汇储备的持续猛增,美元兑人民币的日益疲软,民间资本对于国内制度性保障资本安全的怀疑,都集中在几个领域里,怎样既要防范金融危机的压力,同时又要维护外汇储备因为汇率因素可能带来的海量损失,同时又要为民间资本可能对房市产生的巨大冲击找到一个出路,都是中垩央目前需要考虑的问题。

  房价也好,通货膨胀也好,关键的问题是要为国内民间资本找到一条出路,这是关键,你拿不出一条可供这些资本投资的出路,那资本逐利性就只能冲向房地产市场,对于本来就已经受到巨大压力的房市就是火上添油,而这又可能引发民众情绪不满,继而影响到社会稳定。

  中国太大了,人口和市场都决定了这是一个庞大而又复杂的有机体,任何一个细微政策出台都要考虑多方面因素,但是有一点赵国栋坚信不疑,那就是这一切都不是改革止步不前的理由,而中垩央也应该看到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