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八十二节 迎战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八十二节 迎战

  徐秋雁开车很猛,途锐一上机场高速就拉到了一百四十码,这对于已经有些老迈的机场高速来说已经有些危险了,不过赵国栋观察了一下,徐秋雁显然是很习惯于开快车的角色,他也是第一次坐徐秋雁开车,而且是开如此快的车速。

  途锐车窗贴膜贴的是最深颜色的膜,从外边根本看不到里边,加上车速很快,赵国栋也无虞其他,很自然将依偎在他怀中的徐春雁揽在怀中,想到自己这一回回来只来得及在罗冰那里住了一晚,然后到徐氏姐妹这里呆一宿,这种生活也不知道何时是尽头,对于几女的歉疚心思就越发浓了。

  徐春雁也相当享受这半个小时的温存,虽然是在车上,但是开车的是自己的妹妹,经过了昨夜那样羞人的一夜之后,无论是她自己还是徐秋雁都已经彻底放开了。

  人生苦短,草木一秋,既然早就不在意这些,又何须遮遮掩掩的忸怩作态?

  当赵国栋的手穿过单薄的衣衫在她温润的小腹上摩挲徘徊时,对情郎心思心知肚明的徐秋雁索性很大方的探手在自己背后把文胸锁扣解开,方便情郎把玩自己那对傲人的豪丵乳。

  35d的文胸戴在身上已经让徐春雁有些紧了,她不得不改换e罩杯,这大概也是徐春雁长期坚持锻炼和丰胸的结果,既然知道情郎喜欢自己的身体,对于徐春雁来说,就没有什么好忸怩的。

  赵国栋对于徐春雁的温柔和善解人意也是颇为感动,像这样默默的迎合着自己的女人,只是这样静静的等待不求一丝回报,这个世界不多了,虽说之前两人有一些特殊的经历而结成了现在这种关系,但是赵国栋还是觉得自己有负于这两个女人,只是走到这一步,已经不是他个人能够解脱这一切的了,他只能尽可能的多抽一些时间来填补她们内心的期盼。

  途锐稳稳的停在机场停车场时,赵国栋才恋恋不舍的把手从对方衣襟里抽出来,轻轻给了徐春雁一个蜜吻,而在徐秋雁似笑非笑的神情里,赵国栋也毫不客气的把徐秋雁脸庞勾过来,同样给了徐秋雁一个超级长吻,魔掌同样探入对方前胸文胸里解开锁扣怨意把玩温存一阵,这才松开来,让本来是想要哂笑赵国栋和姐姐一番的徐秋雁同样迷醉在赵国栋阳光般的热情中。

  在两女痴迷的目光中,赵国栋很爽利的整理了一下衣衫,跳下车,提着包就这样潇洒的向航站楼走去。

  “姐,这一次他回来好像有些不一样啊。”

  “有什么不一样?”

  “我也说不出,至少在床上就不一样。”徐秋雁在自己有些面薄的姐姐面前从来很放肆,脸上红晕尚未散去,“把你和我都折腾得死去活来,一夜不得安宁,也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我感觉他心里好像有事情。!,“嗯,昨晚那个电话之后他就有些怔仲不定,如果不是你,我看他还有些抛不开呢。”徐春雁娇羞的瞪了徐秋雁一眼,“不知道你一天从哪儿学来的那些姿势。”

  “姐你就是这样,心里边明明就在想,可就是不敢说不敢做,我不怕,爱什么想什么就说就做,你情我愿,我愿意让他弄我,怎么着?”徐秋雁一边扣上自己的文胸锁扣,一边满不在乎的道:“人这一辈子不就图个自在么?像国栋的这样知情懂义的男人,给他当一辈子黑市情人咱们知足了,也是现在,换了解放前,咱们不也就光明正大进他家门,当个小妾?他要真想要个孩子,咱们就给他生一个。”

  被自己妹妹太过开放的思想弄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好一阵之后徐春雁才幽幽的道:“这是咱们的命,他给你说要孩子了?”

  “没有,他只是说如果咱们姐妹想要个孩子,那就趁早,不能再拖了,咱们年龄在这儿了。”徐秋雁摸出一包寿百年来,但是看到自己姐姐不太高兴的目光,又收了起来,她其实没烟瘾,只是喜欢在一些特定氛围下抽一支,有时候一个星期都抽不了一支。

  徐春雁摇摇头,却不说话,显然这个问题对于两女来说需要慎重考虑“旦要孩子,恐怕就不得不放弃眼下这一切生活,离开安都,离开国内,去澳洲或者加拿大这些国家,最起码也要去香港或者新加坡,这一点她和秋雁都没有想好。一上飞机赵国栋就陷入了瞑目沉思,曾权军昨晚的话的确给了他很大震动,中央这么快就要做出决断,反倒让一直希望早一点得出结论的他有些惴惴不安了,毕竟这是自己就任国家发改委担任副主任之后的祭出的第一招,来自各方的反馈都让他倍感压力,而这一炮如果打不响,同样会让自己这个副主任的威望顿失。

  幸好有徐秋雁这个妖精,才算是把自己从患得患失的情绪里拔出来,想到这儿赵国栋下意识的摇摇头,两姐妹性格截然不同,真是少见,徐秋雁小腹下紧挨着私处还纹了一个精美无比的蝴蝶,也让赵国栋昨晚刺激不小。

  思路很快从徐氏姐妹身体上回到正路,十点半委里边要开会,估计是要就上边传递过来的消息进行一次专题研究,虽然只有自己和曾权军去参加会议,但是在委里边也需要把认识统一了,等到上边真的做出决断之后,那就要按照上便决定来操作了。

  下了飞机,欧阳锦华早已经等候了,奥迫一启动,欧阳锦华便将赵国栋在电话里安排的东西交到赵国栋手上。

  赵国栋要利用从机场到委里边这段时间再把手中东西消化吸收一下,等待委里边主任会议上时他需要阐明自己的观点,这也算是第一次正式将自己成型的观点和盘托出,上一次会议上他不过是就事论事,临场发挥了一下,而这一次他作为分管主任要针对今天下午几位总理听取工作汇报的东西就外资利用和境外投资问题以及特定产业发展问题全面阐述自己的观点意见。

  欧阳锦华从后视镜里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老板的申请,这两天他回京里之后也没有安生过,原来中钢集团、产业海外发展和规划协会以及一些原来有些联系的国企同事都有电话来找他”弄得他和女朋友在一块儿都是一惊一诧。

  不过女友倒是挺高兴,电话多证明男友地位在上升,人脉关系在拓宽,正因为如此,虽然和女友呆在一起两天也没有能好生亲热一番,但是女友也没有怨言。

  风向的变化你永远无法把握、都以为老板这么久来偃旗息鼓不再发言是受到了上边的批评和压力,所以才会如此,但是欧阳锦华却觉得自己老板怕是没有这样容易服输的人,而且才来两个月就敢发表这样的观点言论,如果不是冒失,那就是胸有成竹了,一个三十六岁的副部级干部,从滇南那旮旯里一步跨到委里边,你敢说他是冒失者?

  老板昨晚打电话来要求准备资料时,欧阳锦华就知道事情终于要有一些变化了。

  跟了赵国栋这么久,欧阳锦华知道老板是不喜欢在休息时间谈工作的,那么晚了让自己去把资料收集好第二天到机场就要交给他,肯定有原因,只是究竟结果如何就不是他能知晓的了。

  赵国栋当然不知道自己这个秘书心里边也有这么多心思,现在他也没有那么多心情来考虑其他,消化资料,酝酿腹稿,充分做好在上午主任会议和下午汇报会议上打一场恶战的准备。

  欧阳锦华这个秘书到目前为止很让赵国栋满意,除了沉稳勤快外,更难得是综合素质不一般,人大毕业不算啥,在委里边比比皆是,但他在中钢集团和产业海外发展和规划协会干了这几年对于赵国栋来说是一个相当难得经历,通过和欧阳锦华的交流再加上来自各方面的资料,他可以初窥在钢铁产业和对外投资这些门道里的许多堂奥。

  看见老板把手中资料搁下,脸上露出思索的表情,欧阳锦华暗自舒了一口气,老板要求很高,对于资料收集和分析上也是提了不少堪称苛刻的条件,这对于欧阳锦华来说也是一大考验,前期他已经证明了自己,现在更不能撂下。

  “欧阳,做得很好,下午我和权军主任要去汇报工作,你把手上这些东西都在好好整理一下,把前面一段时间的东西都整理整理,我估计很快就会用上。”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此时的他只觉得自己精力充沛思维敏捷,昨晚一夜缠绵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精力,反而让他有欢爱后的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