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八十四节 阴风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八十四节 阴风


  赵国栋并不希望和常立国发生冲突或者对立。(手打小说)

  在他看来童立国的观点也不能算错,甚至在前几年还算是一种相当受到追捧的主流观点,国企只要建立了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就一定能够焕发青春,尤其是在事关国计民生的重要产业中,国企更应当发挥主导作用,起到维护国家经济安全的作用。

  只不过这种观点越来越被证实有很大的局限性,国企效率的低下,只能利用行政权力垄断和资源资本集中优势来实现间接垄断以确保国有企业优势,这一点越来越明显,而国企从原本是全国人民所有的企业逐渐演变成所属国企职工的企业,实质就是变相的录夺了全国人民的利盖为其自身来输送利益,造就了垄断性国企的高福利高收入,而与其相对等的竞争性企业职工收入则远远不如。

  在这个问题上也引发了民间舆论猛烈抨击,在座的人不是感受不到,而是局限于这样那样的因素而不愿触及,只有当赵国栋毫无顾忌的提出来时,他们才不痒不痛的进行诗论。

  在赵国栋看来,看不到这一点,那只能说明主事者的目光短浅智慧愚笨,相信能够走到这个位置没有谁会是这一类,看得到却找不到合适解决办法,那是能力高低问题,而看得到却不愿寻找解决办法,那是人性问题,而童立国或许就在苹二者和第三者之间游走。

  要解决这些问题当然非一日之功,也必定要触及到巨大利益既得阶层群体的逆鳞,这个群体的反弹也许就会给个人政治前途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也许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很多人都选择了回避或者观望,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自己来触动这片逆鳞。

  既然是自己揭了这片逆鳞,那么赵国栋希望来自内部的束绊羁绊不要太多,面对外部的反弹压力已经足够大了,他希望内部哪怕是只给他一个观望等待的环境氛围,那自己也可以杀出一条血路。

  “立国主任,您的观点思路也给我很多启迪啊,你提出的问题有不少也是我没有考虑到的,真希望能够和你好好抽个时间聊一聊”我也可以让我的自己想法观点变得更全面……”赵国栋语气半和,一边附和一边道。

  童立国微微一怔,这小子口子挺大啊,自己这一说倒成了替他完善弥补垫底的料了,嘿嘿,有些意思,不过战斗才刚刚开冻小伙子,草命尚未成功,同志任需努力,先看看下午这一关你能过得了才行,过了下午这一关,你才能够算是真正入局了。

  “行啊,国栋,我也很期待,看你有和巴,我们好好聊聊,有很多人都很想见识一下你的风采呢……”童立国言语中暗藏玄机,表面上确实听不出半点端倪。

  赵国栋似乎也没有注意到童立国话语中隐含的一丝,笑着应是。

  童立国婉言谢绝了一起吃饭的邀请,只说自己和人约好,上车之后就迅速消失在发改委大院里。

  二十多分钟后,童立国已经步入一个私人会所的vip间里。

  “童主任,怎么才来……”一位身材窈窕修长的旗袍女性很自然的迎上前来,探手接过童立国的包,“陈总他们都已经等您很久了……”

  “没事儿,单位上有点事儿耽搁了一下,晓芬,你帮我给江秘书打个电话,让他下午不用来接我了……”童立国很泰然和女孩子谈笑着,一边随口道:“怎么,还没有考虑好,错过了这村儿就没有那个店了,老秦可是真的很欣赏你的为人处世风格啊……”

  “童主任,您别打趣我了,秦总那心思我还能不知道?他是一时兴起,后来被您给套上了下不了台了,我真要过去了,他就不知道往哪里放了,他那里是国企,可不是私人企业,我也不想给他带去什么负面影响……”女孩子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六七岁,明眸如钻”巧笑嫣然”面对童立国,虽然尊敬,但是却是不卑不亢。

  “哎,这年头国企限制就是多了一点,不过我想老秦这点本事还是不在话下吧?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那我见面就真要好好鄙视他一番了……”童立国很随意的跟随着女孩后边往前走。

  曲廊蜿蜒曲折,一片湖面出现在眼前,莲叶青碧,清风徐来,让人豁然开朗。

  女孩子在前面婀娜前行,蜂腰略收,臀影摇曳,一袭旗袍倒是把这女孩子的靓丽风情勾勒无遗,童立国眼中也满是欣赏之色。

  “童主任,您请,陈总他们在秦皇轩,我就不过去了,呆会儿我回来敬您一杯……”

  童立国刚走到走廊上,早在门口候着的男子连带着几个人都赶紧迎了上来,“童哥,怎么才来……”

  “委里边有点事情耽搁了,会议刚结束,晚了点……”童立国言简意垓,“翰锋,这么客气干什么,非得要吃顿饭才行……”

  “童哥,我不也是这么久没见着您了么?光是电话上联系,怪想您的,怎么这段时间工作很忙吗……”当先的男子就是亚洲化工集团常务副总裁陈翰锋,身后两男一女也是亚洲化工集团的人。

  “还行,工作略有调整,气候这一块扔出去了,算是替我解脱了一点,要不真的把你童哥给累死……”童立国瞅了一眼脸色不太好的陈翰锋,有些感触的道:“翰锋,你自己也要注意一下身体,我看你气色不太好啊……”

  “谢谢童哥关心,这段时间忙了点,这不连续飞了西海那边几趟,在那边也呆了一段时间”有点累……”陈翰锋点点头。

  “你们西海那边项目应该已经敲定了吧?你们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尽快开工建设了吧,你们亚洲化工今年申请的企业债券委额度委里边不是已经核准了么?怎么”财金司那边还没有通知你们么……”童立国一边落座,一边有些讶异的问道。

  “哎,现在就是这个问题困扰我啊……”陈翰锋满脸黯然,给旁边人示意可以上菜了,“你也知道现在咱们亚洲化工有意收购加拿大皇家押肥的部分股权,以加强双方的合作,但是在资金上我们集团恐怕有些困难,刘总的意思是想要撤回我们上一次的申请,重新修改一下申请方案,在额度上提高一些,把我们收购加拿大皇家钾肥的股权并进行投资这一项也囊括进去,所以财金司那边我已经和马司长接洽过了,他说恐怕有些难度,委里边已经基本定下来了,只是程序还没有走完,如果要想变更,恐怕要重新来过,在时间上和程序上都会很麻烦……”

  “这是你们刘总的意思……”童立国脸色有些阴了下来,淡淡的道。

  陈翰锋似乎有些感觉到了什么,满脸不安的道:“童哥,您也知道我们集团现在虽然架子大,但是这两个机会同时遇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唉,所以刀刀……”

  陈翰锋当然知道这一次企业债券的发行童立国也在其中出了很大力气,眼见得已经算是成功,主要就是用于建设西海钾肥基地项目,但是现在面临要收购加拿大皇家钾肥公司部分股权和一个项目地块,鲁文相又在其中百般撺掇,刘善德就有些动心了,想要扩大债券发行额度,募集部分资金用于海外项目,所以专门委托和童立国关系相当好的陈翰锋来解决这个问题。

  一般说来国家发改委和人行不大可能在一年之内批准一家企业两次发行企业债,所以刘善德就希望能够撤回尚未正式批准下来第一次申请报告,重新进行修改,扩大债券发行规模,但是这其中也有相当难度,尤其是同时启动两个项目,这在国家发改委这边也容易卡壳。

  “翰锋,贪多嚼不烂,有些东西看起来是机会,但是机会也就意味着风险并存,海外投资不是那么简单的,难道你们亚洲化工的教训还不够深刻?把企业债券募集来的资金用于海外投资,我个人不太认同,我觉得你们还是应当把心思放在西海项目上,这已经是一个经过多方勘探和评估论证的项目,对于拉动西海地区经济发展也很有帮助,中垩央也会给予相应的配套政策支持,可以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为什么要改弦易撤……”

  童立国语气有些严厉起来,毫不客气的批评道。

  陈翰锋心中一阵狂喜,悄悄瞥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另一名男子,表面上却是一脸为难之色,“童哥,您也知道现在国内钾肥资源争夺日益激烈,前段时间的风波你也肯定注意到子,刘总也是担心我们如果落后了,那日后想要赶上来就很困难了,您也得理解我们企业的难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