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八十五节 秘密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八十五节 秘密


  童立国瞥了陈翰锋一眼,看得陈翰锋心中也是有些发凉,眼前这个童哥可不是啥童子鸡,在发改委里和地方上都浸淫了几十年,啥大风大浪没见过,自己这点心机在他眼里未必就能遁形,只是走到这一步,他也不能退,何况童立国和家里的老关系也让他相信童立国得帮他一把。(手打小说)

  “翰锋,我不是说你们亚洲化工,不要好高鹜远,看见别人干啥,你们也就像要干啥,海外项目不是个天才突然想起吧?你们以前去干啥了?西海项目运作了这么久,西海省那边也倾注了大量心血,为这个项目做了多少的努力,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债券事情也基本敲定了,你们说停下来就停下来?企业债券用于什么项目那是一早就确定了的,是经过程序批准的,你们说要改就改,说要调整额度就要调整额度?你以为你们亚州化工是谁……”童立国言语犀利如刀,“,我告诉你,企业债券所募集资金只能用于西海项目,你们要想搞其他的,那我明白无误的告诉你,不行……”

  “童哥,可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啊”现在国内几家企业都在蓄势待发,要进入海外市场,听说这也是你们发改委里边开了绿灯,我们亚洲化工能落在人后么……”陈翰锋心中的舒爽无以伦比,但是表面上却是一脸为难,“童哥,你得理解我们,我们是国企,在国内市场上一直占有重要地位,你们政策调整事先没有一点迹象,这能怨我们么?早知道这样,我们也早就考虑海外项目了……”

  “哼,谁说政策变了?不要说起风就是雨,国家政策就算是有变化那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要根据实际情况来确定,不是谁异想天开头脑发热就能说变就变的。”,童立国淡淡的道:“我劝你们亚洲化工还是立足实际,脚踏实地干好自己手上的事情,至于说其他,等你们各件成熟了,再来考虑也不迟……”

  “陈总,童主任,吃饭时候我们不谈工作,先吃了饭才好,这会儿都快一点了,先吃饭,先吃饭……”陈翰锋旁边的男子来打圆场,连连示意旁边人斟酒。

  “对,对,童哥,先吃菜,尝尝这里的特产,工作上的事情我们下来再谈,下来再谈,?……”陈翰锋也赶紧打住话头,殷勤的端起酒杯。

  ………………………………

  童立国吃完饭谢绝了其他安排”径直离去,只丢下几个面面相觑的主人。

  “黎主任,不出我们所料啊,看来发改委这边关节很难打通啊,刘总这次给我们的任务难度太大了,这样出尔反尔很容易引起童主任的反感,下一次我们想要再发行企业债券只怕就更难了……”陈翰锋一脸沉郁。

  一直坐在旁边的男子大概比陈翰锋年轻几岁,也是皱起眉头点点头,“是有些困难,刘总也知道这样做有些不合情理,但是就像陈总您刚才说的,咱们亚洲化工现在正面临这样的机遇,国家政策风向有所松动,对海外项目运作持支持态度,只是听童主任刚才那一说,似乎发改委那边现在还没有调整的意思,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太清楚,我看童主任话中的含义应该是发改委还没有就这个观点达成一致意见吧”毕竟这样大的政策调整恐怕也不仅仅是发改委能够自行做主的,至少需要报经国务院批准吧……”陈翰锋不动声色的道。

  赵国栋表现出来的气势让陈翰锋很是惊心,这个家伙果然是个属于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尤其是这开放化肥进口权更是直接危及到了自己下一步的计划哼,西海项目一旦陷入停滞或者是和海外项目同时启动,那么鲁文拍那家伙就必将获得更大的自主权,对于自己来说他的盛胁就将大幅度增加,这是他最为担心的,所以他才会不遗余力推动西海项目迅速启动,甚至不惜多次飞往西海,敦促西海省政府施加影响来延缓海外项目解禁政策的启动”进而促使西海项目能顺利成行。

  但是他还是小瞧了刘善德的心思和手腕。

  刘善德早就安排鲁文拍与加拿大皇家钾肥公司进行接洽,进展相当顺利,加拿大皇家钾肥孕司现在虽然在项目资源上具有相当好的前景,但是鉴于这一两年钾肥市场并不景气,股东们对于加拿大皇家钾肥公司的业绩不太满意,几个大股东意要转让股权,为了筹集资金,加拿大皇家钾肥公司也有意出让一个项目地块,这样诱人的机会自然不能放过,刘善德这才打起了企业债券募集的这笔资金想法。

  鲁文柏搭上了赵国栋的线,这一点陈翰锋也已经知晓,这也让陈翰锋感到无比揪心。

  赵国栋在沪江给自己的屈辱尚未洗雪,现在又和鲁文拍搅在了一起,陈翰锋不确定对方是不是知晓自己和鲁文拍是最大的竞争者,是不是基于这个原因而一力支持亚洲化工在加拿大皇家钾肥公司上的项目合作,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两个家伙搭上线对于自己这个常务副总裁的地位构成了严重的威胁,所以无论如何他也要阻止这种可能性变成现实。

  赵国栋当然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一个潜在的敌人正在咬牙切齿的诅咒着自己,实际上鲁文拍虽然和他接触过几次,也谈得比较拢,但是他压根儿就不知道亚州化工的副总裁是陈翰锋,甚至对几年前在沪上那件事情的另外一个主角已经有些模糊了。

  或许专门提及名字他也许还能有点印象,如果只是这么轻描淡写一带而过,没准儿他也不知道这个陈翰锋就是那一日在huā园饭店的那个满嘴喷粪的家伙。

  下午总理们听取汇报他准备很充分,不仅仅是发改委和商务部,还有国务院政策研究中心,都参加了这一次性质不太好确定的工作汇报。

  说是工作汇报,实际上就是听取发改委和商务部关于化肥生产供应存在问题和对策的汇报,重点在于对是否开放钾肥进口权,推动国企民企进入海外市场进行投资,如果这一政策要成形,国家还需要那些配套辅助政策加以跟进。

  在这个问题上,发改委和商务部的意见有一定差异,但是赵国栋相当鲜明的表明了态度,而这一次曾权军也给予了全力支持。

  国务院政策研究中心两位研究员对这一议题提供了解释,并提供了几个选择项,几位总理都很感兴趣。

  但是这一次的工作汇报重点显然不在这上边。

  国务院一位副秘书长介绍了翼鲁两省政府对钢铁产业整合的初步规划方案,而商务部也介绍了目前铁矿石谈判机制情况,这才是今天的重头戏。

  秘书长介绍得很细致,而商务部一位部长助理的口才也很好,把铁矿石进口机制形成缘由和现下运行状况,以及对中国国内钢铁产业的影响制约也进行了相当细致的阐述。

  “权军主任,看来商务部也是对目前铁矿石进口机制很感头疼啊……”赵国栋歪着头附耳道。

  “谁说不是?日韩两国的钢铁企业事实上已经结成了战略同盟,新日铁为龙头的日资钢企和浦项制铁合作密切,他们在巴西、澳洲拥有大量的铁矿石资源,完全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来化解铁矿石涨价带来的不利因素,而我们国家在这一点上却走到了后面……”曾权军也轻轻叹了一口气,“唯一的例外发生在民营企业身上,横跨蒙晋两省最大的民营煤炭生产企业国全能源联合了沙钢、售钢、荣程钢铁等几家民营钢铁企业早在几年前就入股了澳洲福斯持克金属集团,现在福斯特克金属集团已经成为澳洲仅次于必和必拓和力拓的第三大铁矿石生产商,也成为这些民营钢企最稳定的铁矿石提供商……”

  赵国栋也轻轻叹了一口气,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在这个问题上坦诚相待,但是他知道国全能源和沧浪集团的关系瞒不过人,实际上沧浪集团也是国全能源的最大股东,而沧浪集团创始人和自己的关系也许在外界无人得知,但是赵国栋知道这对于高层来说这并不算是什么秘密,也许曾权军早就知道了这一点。

  “权军主任,国全能源董事局主垩席我很熟悉,准确的说他是我穿开裆裤就一起长大的朋友,他邀约国内民营钢企入主福斯特克金属集团是我给他面建议……”念头只是在脑海中略一打旋儿,赵国栋决定还是实话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