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八十七节 得失与熔炉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八十七节 得失与熔炉


  文国基对于这一位新晋的发改委副主任一直是抱着一种好奇探究的心态,钱越据说很欣赏此人,而苏觉华对此人印象也相当不错,而自己呢?

  此人在98洪水时给自己留下了比较深的印象,但是这只能证明他的政治素质和某些方面的能力,所以随着时间推移,印象就逐渐淡化,但是号称宁陵经济奇迹的崛起再度提醒自己这个人值得关注,一直到此人升任滇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时,他才算是真正对此人予以足够的重视。

  滇南的人事风云仁看见仁智看见智,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此人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在哪个领域他都能干出一番不平凡的事情来。

  钱越亲自点将此人出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据说引起了中组部里边的一些不同看法,但是最后应该是彭枫同志下了定论才平息了这些不同意见,但能赢得彭枫同志的认可,也足见一斑了。

  这样年轻的一位同志能赢得这么多人的关注和看重,自然有其不凡之处,文国基不想被别人的看法所左右,所以今天他也很想要听一听这位号称宁陵经济奇迹的奠基人站在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这个位置上对今天探讨的几个话题的看法。不过就目前此人拿出的见解来,并不算有多少新鲜之处,这些观点国务院政策研究中心早就有了定论,只能说他的观点更激进一点而已。

  “小赵,国内钢铁产业发展和铁矿石进口机制休戚相关”互为表里,可以说铁矿石进口机制在很大程度上就决定着我国钢铁产业的盛衰你所提及的几个问题都是事实,但是我想听一听你觉得应该如何来着手解决这一问题……”文国基语气很温和,甚至还有一些鼓励的意味在其中,显然是要赵国栋拿出一些真正的东西出来。

  “总理,我本不该在此班门弄斧,在座很多人都是这方面的专家行家,在很多方面见识都比我更深刻,不过总理点名,我还是说一说我个人看法……”赵国栋并不怯场侃侃而谈,“我刚才说了两个核心,一个产能和结构,只能通过调整,但是怎样调整我觉得需要商椎,实季求是的说,我不太赞同冀鲁两省的钢铁产业整合方案,他们提出的都是建立在以国有大型钢铁企业为骨架基础之上推行强行整合,很大程度上都要借助政府行政力量来直接干预,这既不符合市场经济法则也有悖于政府只作为政策引导和监管者的原则……”

  不傀是初生牛犊,在这种场合下就敢当面抨击冀鲁两省的钢铁整合方案,赵国栋的发言让在座很多人来都为之吸了一口凉气。

  “嗯,继续说下去……”文国基不以为忤含笑点头示意。

  “事实上两省的钢铁产业调整就是一个核心,要建立国有钢铁企业为主体钢铁产业,做大钢铁产业,但是我要说的是,你做大了未必能做强,你用行政力量干预获得结果未必就能让你满意甚至只能适得其反……”赵国栋毫不客气的跟进:“现代钢铁企业要生存要发展,讲求什么?规模效应、机制优势以及产业链掌控权,只有三者有机结合才能产生最佳效盖我看了看冀鲁两省的这份产业整合方案,看不出他们提出的所谓骨干龙头优势在哪里,也许规模和权属是两省政府唯一考量的依据吧……”

  赵国栋的这番话就是刀刀入骨,剑剑诛心了。

  他这番话很明显就是指向了冀鲁两省在钢铁产业调整上思维观念存在问题,尤其是那一句权属更是指向了核心,而这一点恰恰是国家倡导几大产业整合中不知道是无意明确还是刻意回避了的问题。

  不过赵国栋没有在针对两省的具体问题上多纠缠,那不是他的主要工作他只需要在领导面前阐明自己的观点足矣。

  “我以为调整应该本着政府从政策上引导、支持来推动,而不应该直接介入甚至主导可能会有很多人要说,那样可能根本就无法推动国有企业可能还会接受政府引导,那民营企业肯定会抗拒,那你为什么不能换一个角度,民营企业只要具备这个能力,我觉得一样可以来作为整合主体,都在中国土地上,国资也好,民资也好,混合制也好,改变不了什么,没有必要那样讳莫如深……”

  “可能还会有人说,有些民营企业看起来效益比国企好,那是因为他们偷税漏税、环保井染成本低、违法违规占用土地未付出井价、社会保险制度不健全导致成本低廉,这些都是国有企业难以做到的,那我要问这是民营合业的责任么?你地方政府行政职能监管部门是干什么吃的?他偷税漏税,你就查他,依法依规处罚他,他污染有问题,你就严格按照法律该关就关,该停就停,你违规用地,《土地管理法》有明文规定,你为什么不去查处他?社会保险不健全,一样有职能部门来处理,而如果这些职能部门尽职履责不到位,你纪委监察部门,检察机关,难道就不敢去碰硬查处……”

  赵国栋显然是在这些方面下了一些苦功的,对于社会上对民营企业存在的种种诟病也是事实,但是存在的问题该由谁来负责?行政职能部门为什么不履职履责?如果地方政府保护,那么上级部门又在干什么?问责制度为什么不落实?

  文国基和钱越交换了一下眼色,赵国栋提及的这个问题相当犀利,但是却是存在问题的根本,地方政府对扶持民营经济采取了一些制度缺陷容忍的政策,而不是通过营造公平环境来实现,这是最大弊病,而制度缺陷看似效果立竿见影,但是却给民营企业带来了原罪性的污点,这正是日后这些民营企业屡屡被人揪住不放的关键,而他们在这些方面的欠缺,也很难让人相信他们能够成为一个负责任的企业,要作为兼并整合主体,的确难以让人信服。

  “扶持民营企业发展不能以采取制度缺陷容忍的方式来实现,而应当通过营造公平宽松环境来达到”这是我们目前不少党委政府存在的误区,这也导致了这些民营企业在发展之初就落下了病根。

  ……”赵国栋挥洒自如”“当然我们也不能就此否认民营企业在机制、效率上的优势,我认为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在整合兼并中都可以成为主体,政府都应当一视同仁的给予大力支持,这才是营造!个公平发展的基础……”

  ????

  ……………………

  研诗汇报会总算是结束了,赵国栋和曾权军一道离开。

  “国栋,今天你表现不错,提出了关键问题,抓住了核心宗旨,我感觉得到几位总理都比较认同你的观点……”曾权军乐呵呵的道。

  赵国栋也上了曾权军的车,他知道曾权军肯定有话和自己说。

  “权军主任,领导哪是认同我的观点啊,不过是觉得我把真话说了出来吧,让我来当这个恶人罢了,看吧,翼鲁两省钢铁产业整合方案被打回去的“功劳,就得记在我头上了,我敢肯定,明天冀鲁两省里边就得有无数人在咒骂我……”赵国栋漫不经心的道:“好在我有这个思想准备,我准备今年一年都不去冀鲁两省,开会我都不去,权军主任你可得合理安排啊……”

  “呵呵,国栋,哪有这么严重?两省整合方案本来就是初稿,来征求意见,打回去也是情理之中,我估计就是没有你的这番话”他们的方案一样过不了,何况你的意见也的确很中肯,有得有失,就算是得罪了一些人”我相信你也一样能获得很多人的支持和赞同……”曾权军若有深意的道。

  “得失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我只是想说点真话,做点我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罢了……”赵国栋一反先前在会场上的斗志昂扬”这个时候却显得有些意态萧索,都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可自己却始终不愿意放任自己这样混日子,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还真难说。

  曾权军深深的看了赵国栋一眼,只使用手拍了拍赵国栋肩头,却没有再说话。

  有些东西要看你如何去看待,得失之间其实很难用具体数据来鼻判,锋芒毕露非福,那么韬光养晦就一定是正确的选择么?

  赵国栋有时候也很矛盾,自己这样未必能和领导之意,你是副主任,不是研究员,不是评论家,可形势走到这一步,领导分明就是需要一个具有一定分量的人来承这个头,当这支枪,自己有的选择么?

  想到这儿赵国栋也不禁哑然失笑,发改委这个地方可真是熬炼人的熔炉啊,原来只是说,现在才算是真正体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