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八十八节 要稳一稳了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八十八节 要稳一稳了


  压力很大?戈静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个就像是被激起了无穷斗志的家伙,即便是在自己面前”依然保持着那种具有侵略性的气势。

  “嗯,戈姐,能不大么?大佬们都不出面,出面也是面带微笑的点头,却从不证明表态,这种恶人肯定得有人来做,你要说对外也就罢了,这可都是刀口对内,是自己人啊……”赵国栋耸耸肩,似乎要把来自外界的压力卸掉,只有在戈静面前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发泄自己胸中郁闷,“我现在都想象得到如果我到国企下边却调研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表面对你尊敬,只怕背过身来就得诅咒我,弄不好走到那个黑灯瞎火的偏僻旮旯,那就得挨一板砖都不一定……”

  戈静忍俊不禁,一边摇头,一边打趣:“国栋,我可是听说你还是会几下子,难道还怕挨板儿砖?说得这样凶险,那还真啥样了?你以为那些个国企老总们就是糊涂人啊?他们不知道这背后是谁的意思?中垩央没有这个意图,你一个发改委副主任就能蹦醚出这么大一出事儿来……”

  “嗨,戈姐,是这个道理啊。谁不知道这中间的奥妙,可总是有些人要来含沙射影的指杂骂桅,我现在都不敢去能源部那边了,过去只怕连大门的进不去,或者就得在楼道里挨顿黑打。。”赵国栋笑嘻嘻的道:“委里边也不说考虑一下实际情况,是不是考虑让我出国去一趟,考察也好,学习也好,避避风头才回来……”

  “行了,你也别在我面前贫嘴了,要以我说这事儿挑破了反倒是好事,现在国务院不是让你们委里边拿出一个方案来么?那你就大大方方按照你自己的意见出炉,交给权军主任交到你们主任会议上讨论,我相信你们委里边这些领导最基本的政治原则还是要讲的,利弊得失都已经摆了出来,国务院也做了决定”那还有什么?落实就行了。”

  戈静说话依然是那样干净利索。绝不拖泥带水,“长痛不如短痛,我相信关联各方都已经大略知晓了这个意见,都在各自做应对了,没车必要再拖下去。。”

  “我也是这个意思,这两天就在对方案做最后的审定,权军主任全权交给我来处理,这也算是第一遭,自然要做到最好。。,赵国栋止色道:“就像你说的,事实上大家都知道一些基本情况了”顶多也就是一些细节问题还不清楚,我想一上了主任会议,那就简单了……”

  “嗯。这样最好。你也不必背负太大压力。谁让你赶着这一遭呢,我倒是觉得钱越副总理精挑细选把你给搁在这个位置上就是要让一个敢冲敢打的人来。要不怎么会选中你?他这是老谋深算啊。我当初还以为他只是看上了你在宁陵工作期间搞经济的能力,没想到他是瞅准了你的这种性格,这是早有算计啊。”

  戈静也有些感慨。钱越的识人用人能力的确不一般,当初明知道诸贤并不认同赵国栋到这个位置上”依然坚持己见”迫使诸贤不得不清示彭副主垩席,最后还是获得了总理点头之后才把赵国栋摆在这个位置上。

  说实话,连戈静本人都对赵国栋骤然放在这个位置上有点担心,但是现在看来一切都在钱越的算盘中,而赵国栋这种敢冲敢闯的骁悍桀骜也正好用在这个口岸上,可谓恰到好处。

  换了其他人,也许最后还是会取得这个结果”但是在效丰上和声势上可能就无法达到目前这种效果了。

  “戈姐,我这脾性看来也就是给人当出头橡子的料。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也不知道我这根木还能立多久?”赵国栋似笑非笑的道。

  “有得有失”国栋,你还年轻,我倒是觉得把你推到这个风口浪尖上也算是对你的一个锻炼,从组织考察角度来说,你的年龄优势在某些时候也会变成一个劣势,国人长期沉淀下来的心理定势依然在很多时候会潜意识的发挥作用,打个比方,提起赵国栋,做个简介,肯定很多人都会想,哦,才三十六岁。下意识的大家都会觉得你太年轻了,经历少了,资历浅了,但是这个时候如果有人提一句,当初是你主持推动国有化肥进口机制改革,同时促进了一大批企业赴海外投资,肯定就会有人想起这场风波,对你的印象肯定就会深很多。毕竟能在这场波澜中“存活,下来,肯定就不简单,你的年龄劣势就会被你丰富的历练所弥补……”

  戈静知道自己需要给赵国栋打打气,但是打气并不代表支持赵国栋犟着脖子蛮干,就算是你拿着尚方宝剑,那一样需必要讲求方式方法工作艺术”只有当回避不了的原则问题,你才可以采取必要的硬措施。

  赵国栋默然不语,他知道戈静肯定还有后话。

  “钱副总理对你委以重任是好事,但是你需要在具体工作中多注意一下,事必躬亲,高调出击。这些是为官大忌,但是我理解你现在的动作,毕竟钱副总理盯着在,你需要拿出点声势来,他需要这个。但是这后续工作中你自己就要掂量一下,毕竟既得利盖受损,肯定有一大帮人不高兴,你如果在身先士车,冲锋陷阵,那就是祸非福了,把握好一个度,我觉得你现在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这很好,继续这样下去……”

  戈静声音变得低沉下来,充满了一种碰性的魅力。

  赵国栋也知道戈静指什么,淅江召开一个国内民营资本投资产业调研会议,淅省省政府专门发来邀请函,邀请委里边一名副主任参加,曾权军原本有意让自己参加会议,但是赵国栋以编制化肥进出口机制调整方案为由推辞了,只让产业协调司副司长与副秘书长袁长贵去参加了会议,这让淅省方面很有些失望。

  很多人都把自己看作了对要对国企茎断制度开刀的急先锋,但是他们也不想想,要开刀的真是自己么?民意沸腾,任谁也无法阻挡,各件不成熟,谁也不可能轻下结论,这需要一个过程。

  “戈姐,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国栋,你还年轻,仕途上的风风雨雨虽然经历了不少,但是准确的说你更多是在基层,只有到了京里,你才能真正体味到何谓惊涛骇浪,这还只是第一波”你也无须垂头丧气,更不必畏首畏尾,该做的还得做。但是要把握好工作艺术和分寸,来日方长,很多事**速则不达,好好把握。。”戈静含笑鼓励道:“你前程远大,戈姐也很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你踏上更重要的位置。。,

  赵国栋满怀感激的点点头,戈静算得上是对自己支持最大的尊长领导了,可以说一路走来,没有戈静的扶持,自己也不可能如此顺利,戈静今天这样提醒自己也就意味着她肯定也听到了或者说感觉到了不少,自己也的确需要稳一稳了。

  戈静注意到赵国栋似乎也若有所思,满意的点点头。

  她对赵国栋的悟性还是比较信得过的,颠簸这么多年,赵国栋在工作中没有出过大问题,虽然有时候在掌握火候上还欠缺一点,但是经过滇南这一轮风波之后,赵国栋已经成熟了许多,只不过这一次正好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可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当然这也有中垩央领导作后盾,但是后续工作该怎么来运作,她相信赵国栋心里有个谱儿。

  “对了,国栋,前些天我到津门调研,和东流书垩记见了见面,他还提起你,怎么你请他槎了一顿儿……”戈静也意识到气氛有些太过压抑严肃,原本是一个私人小聚。弄得没了气氛也不好,说以有意岔开话题。

  “嗨。东流书垩记到京里来,我这个老部下当然要办顿招待,在后海那边潮风锦阁吃了一顿,味道不错,尤其是难得环境挺好,正好可以俯哦后海夜景,戈姐,要不啥时候你有时间我也请你们一家子尝尝,价格不贵,味道挺好。。”赵国栋也笑了起来。

  “嗯,这段时间忙过,你安排吧……”戈静很大方应承下来,“对了,小陆到部里来工作习惯不?这段时间我出去调研去了,也没机会问她……”

  陆蕊在结婚之后就在赵国栋的帮助下调到了中组部里,这也算是一个很好的去处,给甘萍当了这么多年秘书。照理说可以在文化部里边安排一下,但是陆蕊却不是很喜欢留在文化部,宁肯下基层,赵国栋琢磨现在陆蕊年龄还太小,经历也不多,建议她可以在历练两年,陆蕊也同意了,赵国栋找到戈静,帮忙将陆蕊安排到了部里边的干部二局。

  陆蕊已经文化部里边已经解决了副处级,平调到中组部里暂时还没有任职,估计这也是时间问题。

  “我替陆蕊谢谢戈姐了,她感觉挺好。也很适应这边的工作……”赵国栋笑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