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八十九节 灼热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八十九节 灼热


  把化肥进口权调整方案心鼓励各业向卜游资源产业发展的方案完善之后,赵国栋就立即提交给了主任会议研究,曾权军主持会议迅速通过了这一方案。

  会议上再元先前的火药味儿,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办公厅、产业协调司、外资利用和对外投资司三个单位负责全权落实这个方案的试点,发改委副主任赵国栋牵头协调,副秘书长衰长贵协助。

  下来之后赵国栋就径直把三个单位负责人叫在一块儿,明确这个方案由哀长贵来主要负责,自己只是督导,具体操作有袁长贵来运作,三个单位负责人来协助哀长贵推动。

  赵国栋的突然放手让包括袁长贵在内的其他人都大感诧异,可以说风高浪急的时候已经过去,前面就是该摘果子的时候了,这个时候赵国栋却缩手了,而且把这样一桩好事情交给袁长贵来负责,未免也太蹊跷了。

  化肥原料进口权可以说在这一个多月来一直是炙绪着产业协调虱的火炉,庄云禄棒着也不是,丢了也不是,也幸好这件事情从头至尾就是赵国栋亲自过问杜着,啥责任压力都可以推到赵国栋头上,即便是这样庄云禄一样挨了不少白眼和谩骂。

  庄云禄在这个司长位置上坐了这么久,平时和仓业上打交道也相当频繁,化肥生产企业历来是以国资占据主导地位,但是这一次形势有些变化,随着化肥进口权的解禁,一抓民营企业将要列入试点,而前提就是要具有一定规模和在海外拥有较为稳定的货源渠道,最好就是要有属于企业本身控股或者参股不低于一定比例的上游公司,这其中有相每多可供操纵的余地。

  可以说走到现在这一步,剩下的就是企业拜上门来求试点指标的肥美差事儿了。”老哀,云禄,这件事情不能拖,但是也要寻求一个稳妥的细化方案,前期试点必须要搞,毕竟这也是一个改革创举,究竟对国内化肥产业有多大影响,利大还是弊大,怎样来确定试点企业,条件是什么,现在我们也只有一个大框架,没有具体的细化条款,这些东西长贵你要来牵头,云禄负责协助你,司里边要专门抽几个人来负责调研,争取一个月之内拿出具体条款出来。”

  赵国栋回到自己办公室,袁长贵和疟云禄就跟着进来了。”赵主任,兹事体大,我觉得是不是还有由您来牵头,我和云禄负责来把具体工作抓起来,这样????

  袁长贵也没有料到会有这种好事轮到自己头上,别的不说,仅仅是从主任会议结束到现在不过几个小时,他就已经接到了来自齐鲁、辽东、冀中和南粤等几个省的电话,很显然都是冲着这原料进口权试点指标而来。”老袁,你还怕我没担待不成?我说了,出了问题我负责,具体操作你们去做,大框架原则主任会议已经确定,你们按照这个去操作,调研工作做扎实,再拿出具体细化的方案来,到时候我看一看。”

  “这????”哀长贵真有些看不懂眼前这今年轻人了。

  先前从这个领域开刀时,他就委婉的提醒过对方,这涉及利害关系很多,肯定会引起很多反弹,事实证明也的确如此,这两三个月来赵国栋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媒体上也对是否开放也展开了激辩。

  可以说赵国栋在这两三月里表面上波澜不兴,但是负责联系他的袁长贵却知道这位年轻的副主任每一天都过得不轻松,经常加班查找资料分析走势,同时还要和商务部、国务院办公厅那边进行协调沟通,少不了还要受些夹磨冷眼,说服对方认同他的观点,人年轻了,有时候免不了也要吃点亏,哀长贵见得多了,但是他对赵国栋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牛劲儿还真是有些佩服。

  没想到眼见得大功告成,这一位却要把光荣和利益全数当作浮云,一下子丢给自己和庄云禄,这有些颠覆了他的认知,他相信眼珠子转个不停的庄云禄也一样有些吃不准这个赵主任再打什么主意。

  难道说他还真能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比古代侠士还要有风范?

  赵国栋也大略知晓袁长贵和庄云禄在缘磨什么,这的确有些不符合常理,但是某些时候隐就是露,退就走进,这桩事儿都已经走到了现在,谁也无法忽视自己在其中的影响力,再要去把啥都把持着,只会适得其反,那可就真的成了事必躬亲身先士卒了。”老袁,云禄,你们想的我都清楚,这段时间想必你们办看到了,我真有些累了,也该让我休息休息不是?收尾工作就委托给你们俩,我相信你们会对我负责,我也信得过二位。”赵国栋言出至诚,让袁庄二人都有些汗颜。

  ……赵主任,既然您这样说,我和云禄当然没说的,只是针对试点企业标准需要做一个全面摸底调研,需要些时间,我看我和云禄可能都要带人下去跑一跑,我的想法是把国内企业分成两片,不分所有制,按照地域来划哨定,我跑南边,云禄跑北边,这样抓紧时间在半个月内把情况摸起来,再用半个月把具体实施意见拿出来,悠看怎么样?”袁长贵略一沉吟道。”我看可以,你和云禄不行可以分成两个大组,大组下分小组,甚至可以召开一个片区企业会,多听一听企业的意见,包括国企和民企以及股份制企业,这样我们掌握的东西可更全面更客观一些。”赵国栋点点头”,一句话,你和云禄商量着办。”

  ……………………………………………………………………,”你是说他彻底放手?,、娄立国轻轻哼了一声”,这小子厉害着呢,这一手很多人都搁不下,他就能搁下,不简单呐。”

  ……可这也没有多大意义啊,难道说这样假模假样的做佯一番就能洗脱他身上的骂名?”副秘书长狮立广微笑着反问道”,谁不知道老袁的性子,就算是庄云禄那也是百窍心思,他的算盘怕是要落空。”

  ……立广,我看你是小瞧赵国栋了,他会在乎这些骂名?他在乎就不敢去做了,这前面大半截都是他一手操作,从典论造势到分析报告出炉,再到后边亲自向几位总理汇报,我可是听说他在汇报会上大出了一回风头,连总理都亲自询问了他的看法,冀鲁两省的钢铁产业整合方案也就是变相黄在他手里,让冀鲁那边都是恨得咬牙切齿,他俨然成了民营企业的代言人毛”童立国微微摇摇头。”那既然是这样,他为什么把这些事儿一下子交给老袁他们,示好拉拢老衰他们?”卿立广笑了起来。”不太好说,但是事情肯定没有那没简单,赵国赫也不是一个怕事的人。”童立国摇摇头”,他把重头戏给搁了下来,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现在只怕从南到北有不少人在为了这个试点名额而奔波。”

  “这事儿的确还有些蹊跷,咱们真还有点看不透了,或者是他觉得压力太大,想要避避风头?,、卿立广也大略猜到了一些”,但感觉他好像就像你说的那样,并不怕事,如果为了这一点而主动退缩,就耐人寻味了。””立广,不用想那么多,听其言,观其行,再看看就知道这家伙苛芦里卖啥药了。”童立国心中暗叹,亚洲化工也被这一遭逼到了两难的境地,还好刘善德老谋深算,又长袖善舞,涉险过关,陈翰锋却被搞得狼狈不堪,连同自己威信在他们面前也大损,自己也有些小瞧赵国栋这个家伙了。

  ……………………………………………………………………,正如很多人都抱着好奇的目光注视着一样,赵国栋也知道自己现在一言一行都格外引人瞩目,所以他也就格外注意。

  哀长贵和庄云禄两人分别带着几个人下地方上去了,半个月时间,两个组要各自调研几家企业,了解他们的想法和要求,也要根据各地区实际情况来确定这个试点条件标准,他们这一下去,立即引发了相当大的震动。

  这也就意味着中yang这一次是下了决心,试点也就意味着要推开,而放开进口权中有一个略带鼓励性质的标准就是海外资源项目作为渠道保障,这更是吸引了很多包括国企和股份制企业、民企在内的企业关注,国家发改委秉承中yang意见,要对走出去战略予以政策扶持和协调其它部门在包括资本支持来推动,更是引发无数人的关注。

  利盖之下无小事,赵国栋能够感受到这背后的灼热。

  月票还有木有?木有,那么推荐票还有木有?有,请支持老瑞几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