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九十一节 体系初立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九十一节 体系初立

  汽车驶出院门,电话就振动起来赵国栋有些诧异,这个时候如果要请客吃饭似乎晚了点,谁?但是马上反应过来,欧阳锦华还在车上,公务电话他拿着,振动起来的这是自己的私人电话

  赵国栋还是秉承在滇南的作风,公务电话上班时间都由秘书掌握,随时可以接听”不至于因为其他会议和工作耽误大事儿,私人电话则随身携带,但是始终开到振动状态,可以自由掌握是否方便接听

  电话上的号码无比熟悉,这让赵国栋很是惊讶,自己到委里边三个多月了”对方只是打来一次电话表示祝贺,这么久来也没有怎么联系,怎么今儿个却突然想起打电话来了?

  “跃军啊,怎么这个时候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在哪里?”赵国栋笑着问道

  钟跃军在自己到滇南那段时间里还经常和自己联系,也许是觉得自己刚刚离开宁陵,许多工作也还想要征求一下自己的意见和看法,当然赵国栋也懂得谨守本分顶多介绍一下自己当初的一些想法意图,至于说现在钟跃军要怎么做”那是作为市委书垩记的钟跃军的权力,他无权也不愿意多置喙

  当得知钟跃军正从首都国际机场进城的高公路上,赵国栋也是颇为惊诧,他感觉到钟跃军情绪似乎不太高声音也很低沉,似乎是遇上了什么事情

  略一思索,赵国栋也没有多说,径直告诉对方让司机直接把车开到后海来,一起吃顿饭顺便问了问钟跃军一行走几个人,没想到钟跃军居然是一个人孤身进京,这让赵国栋有些纳闷儿

  市委书垩记进京不说前呼后拥,至少也应该带上几个人,秘书长,秘书,外加来跑什么事儿有关方面部门领导,没听说一个人孤身进京的,连秘书都没有带上一个这让赵国栋颇感意外

  不过电话里赵国栋也不多问,钟跃军一下飞机就直接给自己打了电话,肯定是遇上了什么事情,听对方话语里情绪显然有些低落对于性格比较温和的钟跃军来说似乎就有些少见了,只是现在赵国栋也猜不透对方遇上了什么难事儿,或者是竞争安都市长受挫?

  如果是这个问题,那钟跃革应该有一些思想准备才对

  位置只有一个,像谭立峰、杨少鹏这些人物从各方面来说并不逊色你钟跃军,谁上谁下都正常在赵国栋看来,浮立峰和杨少鹏只怕可能性也要比钟跃军大

  “锦华,打电话添一个位置,我安原一位老搭挡要过来……,赵国栋隔了电话淡淡的道

  ,……””””,,……”,,””””……””……“……,……,……”……”,,””

  钟跃军在搁下电话之后也禁不住深深吐出一口闷气将身体靠在车后座上

  皇冠丰很平稳,随着宁陵经济实力突飞猛进,驻京办和驻沪办各件也是水涨船高,驻京办这辆皇冠也是才换的,拿焦凤鸣的话来说,这也代表着宁陵市的颜面太次的丰有损于作为安原省第二大经济体的形象

  虽然钟跃军不太认同焦凤鸣这个观点,但是现在感觉坐在这辆车里的确要比一辆雅阁或者君威要舒适得多

  钟跃军没有理睬坐在前面副驾上的驻京办主任,换了其他时冉他肯定会和对方聊一聊打发时间,但是今天他不想说话

  打通了电话让他心情稍稍舒缓了一些,对方看来是有预约,直接告诉了自己去处,不过钟跃军不太在意,来了能在第一时间见到赵国栋就行了

  连钟跃军自己都有些说不清楚自己怎么会突然决定来京里一趟,就为了和赵国栋聊一聊是发泄还是排解?钟跃军有些拿不准,不过他有一种想要见到对方好好畅谈一番的冲动

  之前那一年多钟跃军也没有觉得赵国栋的离开有什么大不了但是直到真正遭遇了一些事情之后,他才有一种说不出的憋闷和委屈想要找人倾诉一番以前他可以找秦浩然汇报,但是现在呢?钟跃军心中说不出的落寞,也许只有这一刻钟跃军才意识到能给自己带来信心和鼓励的竟然是这个比自己还要小好几岁的家伙

  想到这儿钟跃军也觉得有点不太自然,但是转念一想,实事求是如此,自己难道不承认就不客观存在了?对方的确能今天以一种沉稳笃定的信赖感,而自只恰恰就在这方面欠缺一些东西

  “来,来,跃军,这是我在京里最喜欢的私房菜,价格公道,环境优美,吃完了,可以在湖畔走一走,保证让你心旷神怡,心胸豁然开朗,当然你要想买醉,这里也有各种提供风huā雪月场所,足够你任何方式回酒店……

  赵国栋很自然的把钟跃军介绍给了自己的部下们

  得知钟跃军的身份,张宏伟和王力坚也很是客气

  宁陵市委书垩记虽然只是一个厅级干部但是宁陵如今的地位却非同一般,俨然有内陆第一地级市的逼人气势,虽然无法和那些副省级城市相比,但是宁陵的经济规模已经全面越了诸如长沙、银川、昆州和黔阳这些内陆的普通省会城市,甚至把西安这样的副省级城市也甩在了后边,就凭这份实力,作为宁陵市委书垩记也在任何地方说得起硬话

  赵国栋和张宏伟、王力坚谈得很投缘尤其是在谈及国内流通业的发展态势时,张宏伟提出的几个观点都很符合赵国栋的胃口,像大力扶持国内流通企业形成几家跨区域的巨头以形成和国外流通业巨头抗衡的格局,限制国外流通业进入国内市场度,严肃国外流通业进入国内的审批制度等等,这些都很得赵国栋认同,张宏伟持别提出委里边和各省市政府都应当把大力发展流通业作为一项关键行业来抓,不分企业性致加以扶持其壮大,鼓励跨区域建成连锁性质的流通企业,打破各地区商业壁垒,促进流通业的横向发展

  钟跃军本来心情不太好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见到气定神闲的赵国栋之后,似乎自己心境也一下子就平鼻了许多,当张宏伟谈及到经贸司对流通企业的扶持态度是,钟跃军也主动介绍了发迹于宁陵的福满堂集团

  这是一家九十年代发轫于宁陵西江区的连锁市企业,在二十一世纪初获得了高成长空间,现在已经成为安原省最大的连锁市,并且成功的打入了安都市场在葫芦洲凹旁边的商贸中心建了大型卖场,和进入安都的外资沃尔玛、家乐福形成三足鼎立趋势,目前福满堂集团总部已经正式迁到了安都,并且正在积极谋求在上交所上市

  “赵主任也应该很熟悉这家公司的老板您在宁陵工作这几年也是福满堂发展最快的三年,它在宁陵、通城和宾州都占据绝对优势,沃尔玛和家乐福在去年都曾经到我们宁陵来考察过投资环境,但是都迟迟没有敢敲定投资,据说就是担心面临福满堂的巨大竞争压力,担心失利有损于他们的品牌形象……”

  赵国栋注意到钟跃军心情好了不少,很显然谈及的这个话题也是他比较感兴趣的

  “跃军,可是这家企业已经把总部迁移到了安都啊,这说明宁陵的吸引力还不够啊……赵国井一边笑一边打趣道:“对于这些“叛变,到安都的企业,你还这么热心的替它宣传?”

  “赵书垩记,噢,赵主任别小看了这家企业,它虽然总部搬迁到了安都,但我觉得可以理解,毕竟安都无论从市场容量还是融资渠道以及商业氛围都还是要比宁陵强不少,人往高处,水往低处流,这也正常,但是赵主任您恐怕不知道,这家连锁市对我们宁陵食品产业和农业都有着相当大的拉动作用,我们土城和huā林的食品企业的产品基本上都可以通过福满堂渠道摆上省内各个城市,现在福满堂的连锁市已经开到了长沙、贵阳、西安、重庆,这对于打开我们宁陵食品品牌和农产品市场有很大帮助,这个效用不可小觑……

  钟跃军相当认真的解释着,这让赵国栋也有些感慨,看来钟跃军要比很多人眼光要长远得多,不少地方领导在企业总部搬出自己辖区之后就冷眼相对,甚至恶意刁难,但是钟跃军一方面理解这些企业发展苦衷,另一方面也能清醒看到像福满堂这样的流通企业对于一地消费品行业和农业带来的拉动作用,这就是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