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九十五节 社交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九十五节 社交


  ..“你敢否定保增长这个大原则?..长期和此府官员们打交邀的霍韵白有些惊讶的扬起眉毛’她真有些看不懂这个比自己还小好几岁的情人了,他现在已经是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了,可以说对国家经济政策应该有很深刻的理解’国家为什么会提出确保经济增速的意图他应该很清楚才对,而她在工作中遇到的这些政府高官们谁不是言必称保经济增长?

  “保增长和保增速一样有区别,我觉得我们国家把经济增速设安过高,实际上保持百分之六到七的增速应该是一个比较科学的,长期的可持续的稳定增速才是关键,把增速提升到过高会促使投资冲动.尤其是在我们国内经济增速很大程度依靠固定资产投资来拉动,更存在着一些问题。’,赵国栋目光幽邃,一字一句的道:‘“只是这个话题有些禁忌,怎么来说,在什么场合上说,都需要讲究,而能不能被人接受也很难说。’’

  翟韵白意识到眼前的情人已经不再是那个市委书记了’他接触的看到的东西会更具宏观性,很多表象性的东西从他的角度上来看,就和自己的角度来看截然不同,尤其是赵国栋眼角眉宇间流露出来的那种很有层次的沧杂感,让整韵白意识到这一段时间赵国栋恐怕过得并不轻松。

  ‘国栋,我听说你这段时间好像压力很大?,’狸韵白有些小心的走过去,亲昵的坐在沙发扶手上”挨着赵国栋”呢声道。

  ‘怎么,我的名声连南粤那边都能听到?,,赵国栋笑了起来o

  ‘上个月,你们委里边基础产业司羊司长和交通处的李处长一起到南粤,文智省长陪他们一起吃饭,我正好在场,所以也听到一些。”

  翟韵白脸上浮起一抹动人的红晕,饭局上那些情形还历历在目.羊司长和李处长大概也没有想到自己和赵国栋还有这样一层特殊关系,所以言语间也放得比较开,对自己这个情人也是毁誉参半,认为赵国栋是个干大事儿的人,但是在时机上和方法上却没有掌握好”有些急于求成,尤其是国资委那边对赵国栋印象极为反感’反响很强烈’倒是姚文智说了一句公允的话,说改革哪能不触动一些人利益?倒是让羊司长和李处长他们哑口无言。

  “行啊,韵白’现在饭局一般都是和省厅级干部在一起了啊。’’

  赵国栋打趣道。

  ‘培哥专门飞过来,天乎建设董事长还是他”他也得替企业出出面不是?我不过是作偏而已。’,翟韵白娇嗔般的推搡了一下赵国栋。

  “哼’培哥居然你当作花瓶拿去当陪客?是可忍孰不可忍培哥回来”我可要好好罚他几杯酒!,’赵国栋得意洋洋,顺手揽住狸韵白的丰腴的腰肢’一把揽进怀中”狸韵白假意挣扎了两下未果,也就由他去了”‘‘还有姚文智,居然敢和我的女人喝酒,我嫉妒得要发狂了!’’

  被赵国栋调笑的语言弄得红云扑面,整韵白使劲儿的在赵国栋腰间掐了一把,赵国栋却一把从崔韵白膝弯处揽过,顺势把翟韵白的娇躯横放在自己的腿上。

  这一式动作猛烈,幅度过大,惊得崔韵白忍不住叫出声来,尚未来得及叫出第二声,丰唇早以被赵国栋堵住,曾咐唔唔一阵之后,崔韵白的双手也按捺不住的勾住了赵国栋的虎项,听凭赵国栋解开自己衬衫纽扣’探入怀中。

  轻怜蜜爱,浓香绕怀,赵国栋已经很久没有和狸韵白亲热过了,这一下子天雷勾地火’自然就免不了热血沸腾,如果不是考虑到这里是天享集团总部整韵白的私人会客室,只怕赵国栋就真的要把翟韵白就地正法了。

  翟韵白一样是情火如焚,和赵国栋一分别就是几个月,虽说工作很繁忙,回家还有孩子,但是有时候睡觉之时还是免不了孤枕难眠,尤其是当一个人在羊城’而孩子又在香港时,长夜难眠,更让人回味和赵国栋在一起时的甜美。

  好一阵之后两人才从漏*点拥吻中慢慢冷静下来,毕竟这里还是办公区,虽然说这私人会客室不会有人来打扰,但是毕竟从感觉上就难以让人投入,赵国栋也是殷勤的替翟韵白系上散落下来的文胸,翟韵白也赶紧拿出化妆镜’察看一下自己的素妆是否被刚才的热吻所破坏。

  “晚上过来不过来?,’髅韵白轻声问道。

  ‘你们公司有活动?’,赵国栋有些惊讶,照理说誓韵白应该邀请自己参加他们公司活动才对,他现q鞍经友本不出席天乎集团的活动了.顶多也就是和杨天培与哦辉‘许明远等几个集团高层核心坐一坐聊一聊,纯私人会晤,而且也不参予天乎集团的具体业务评价。

  ‘上午京里这边天乎地产有一大型个项目开工剪了彩,晚上请了几个文艺圈子里的客人来助兴,一个小型酒会,请了一位京里一位副市长,还有市里边建设、国土和发改方面的相关领导,好像培哥还邀请到建设部一位领导到会。”翟韵白笑着道:“都是些很漂亮的女孩子哦。’,杨天培这几年里也稳步的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人脉圈,他在建设部里有很厚实的人脉,在西南几个省份里关系很铁,天乎这几年稳健发展除了乔辉父辈留下的人脉基础使得他们在资本方面如鱼得水之外,也有赖于杨天培在建设和交通领域里的良好人缘,基础设施建设上的良好声誉使得天乎地产最初树立品牌的一个关键。

  ‘你就是专门回来参加一个项目剪秘’’赵国栋有些奇怪,翟韵白负责天乎地产南中国片区的运作.像京沪这一大片都是属于乔辉亲自主管,似乎并不属于翟韵白的工作范围。

  “这个项目对于我们天乎地产来很重要,也是我们今年最大的一个项目,耳以说今年乃至明年上半年我们天乎地产的主要精力都要围绕着这个大项目来运作’这一块地分成三期开发,而且楼盘形式也多样,我们的希望是要造一座城,天乎名城!’’翟韵白也颇为自豪o

  ‘‘哦?天乎名城?嗯,是不是在望京那边那块地?,’赵国栋好像也有点印象,这是天乎集团今年初拿下的最大的一块土地,而也创下天乎耗资最大的整块上地新高。

  ‘“嗯,就是那一块,基本规划都出来了”现在也是一个造势阶段,所以集团也希望能够借助这一个大盘,巩固咱们天乎在京里地产界的地位。”翟韵白微微点头,““但是我们面临的压力也很大,主要还是资金问题,蓝岛、深圳各有一率项目今年下半年都要启动’明年翻年在杭州和厦门也都有一个项目要启动,所以现在天乎资金链也绷得比较紧。”

  ‘嗯,这年头现金为王,有现金你才能拿更多的地’拿更多的地,你才能挣更多的钱,不过资金链一旦绷得太紧就要小心政莱上的波动,一旦国家出台大政策,你们就要小心了。’,赵国栋提醒道。

  ‘是啊,正因为这个原因,集团这一次借天乎名城项目启动之际把各地区分公司的负责人都要召集回来,分析形势,商量对策,也算是天乎集团今年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一次会议,到时候可能我们几个老总都要发表讲话,??刀刀”翟韵白抚弄了一下散落下来的发丝。

  ‘所以你就想到我这里来探个底儿,好为你的讲话定调?’,赵国栋忍不住捏了一把狸韵白丰润的脸颊,‘那是不是该付咨询费?’’

  ‘今晚任你为所欲为,行了吧?,,翟韵白娇媚的一白眼,看得赵国栋顿时就有点举枪致敬的感觉。

  ‘今晚你们在哪儿举办这个酒会?,,‘美州俱乐部。”翟韵白有些高兴,看样子赵国栋似乎也有些动心,虽然她也知道自己和赵国栋的关系一旦被人觉察就会引来弥天大祸’但是作为一个女人,她在南粤打拼很艰辛,如果赵国栋能够作为嘉宾出现,表现出对天乎的熟悉或者说亲切,很容易就能把这个印象传递出去’自己在很多方面都要减压不少。

  ‘美洲俱乐部?’,赵国栋想了一想,他也大略知晓翟韵白的一些想法,作为女人在外边打拼很不容易,而在南粤更是藏龙卧虎之地,南粤商人素以精明著称,地产商更是其中佼佼者,别看翟韵白人前风光无限,但是背后只怕一样是落过不少泪。

  美洲俱乐部自己原来去的时候就不少,包括委里边不少人也知道自己有时候会去那里,去一去倒是无妨,但是如果作为嘉宾到场,难免就会被一些联想力特别复杂的人想到其他’而且以自己目前身份,似乎也不太适合直接参加这种酒会,如果说适逢其会倒是差不多,到京里这么久,他也希望能够借助一些机会拓宽一些自己的社交领域,“我会去,不过不是去参加你们酒会,就是一场美丽的避近,巧遇,这样更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