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九十八节 俱乐部里 3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九十八节 俱乐部里 3

  曾向东似乎也看出了一点什么,若有所思的瞅着赵国栋这家伙在发改委里搅起的风浪不小,即便是他也隐约知晓,不少民营企业家在和自己交往中都会谈到赵国栋,都对发改委这个坚锁的大院墙里透出来的一丝清新空气感到振奋,而赵国栋似乎就充当了敲破这个厚壳者,哪怕只是露出一道缝隙,但是毕竟让人看到了希望。

  但是民营企业家们的振奋也就意味着有其他人利益受损,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赵国栋在宁陵利用民营经济的发展确立了自己上位的基础,但走到了这里,若隐若现的庞大国有体系未必就能如他所愿,所以雷向东要提醒他欲速则不达,积小胜为大胜,潜移默化,这也是一种战斗策略。

  “国栋,看来你对这位萧总不是很感冒?”雷向东缓缓的道:“是不是你对国有企业都有一种偏见?”

  “错,我只对国有垄断行业本身有看法,对垄断行业的维护者有看法,但是对垄断企业本身并无什么偏见,毕竟他们这是制度受益者,关键还是在于制度的缔造者们。”赵国栋很自然的道:“当然这有历史遗留原因,所以我们需要一步一步来消除这些已经束缚了生产力发展,危及了民生利盖的制度。”,“想法很好,但是?刀?刀”,雷向东摇了摇头。

  “是不是有些蛆浮撼树的感觉?”赵国栋朗声笑了起来,“不能因为我们是蛆蝉就不去撼树了吧?历史在发展,时代在变革,有些制度在初期是符合国情社情的,但是随着时间推移社会发展,有些东西就需要调整需要改革,就像最初的凭票供应制度,又比如投机倒把罪,这些不都已经成为历史了么?”

  雷向东也知道赵国栋的想法,但是现实的复杂性困扰着想要改变的人们,这是!场拉锯战,有时候还会有反复,但愿赵国栋这小子能够估料到这个问题的艰巨性。

  萧春阳果然充当了一个传话筒,天乎集团董事局主垩席兼总裁杨天培在天乎地产公关部经理,一个很有味道的女人陪同下专程过来邀请赵国栋和雷向东参加他们的酒会。

  据赵国栋所知这个女人曾经是沿海某电视台的著名节目主持人,在江淅一带的时尚界和商圈里都有很强的人脉渊源,但是前一两年在一名副部级官员落马案中被牵扯进去,这两年隐居京中,现在不知道怎么又被天享集团相中,进入了天享集团,好像这个女人背后牵扯到的人和乔辉有一定关系。

  搞地产的难免要和形形色色的官员们打交道,赵国栋也知道天乎地产这几年发展很快,除了杨天培掌舵稳健,几个副总都很敬业之外,很大程度和乔辉家庭人脉以及他的长袖善舞有关,除了在金融体系内良好的人脉之外,乔辉原来的社会背景也被很好的挖掘利用起来,天乎不想牵缠那些江湖道上的事情,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尤其是搞地产开发,你想要完全杜绝形形色色的各种灰色甚至是黑色关系,显然不可能。

  民营企业在和各级政府和职能部门以及金融机构打交道时天生就有短板,各级政府机构职能部门和金融机构对于民营企业的下意识歧视”使得他们不得不采取各种方式来弥补这份差距,而公关部就显得很重要。

  一个成功的公关部经理可以起到良好的协调润滑和沟通作用,特练的身份和能力在这个位置上有时候更能发挥出巨大的能量。

  但是赵国栋还是希望乔辉不要在某些关系中被卷得太深,就像这个很有味道的女人出现在天乎集团中就是一个微妙的信号,乔辉在利用这个女人社会资源挖掘着金矿,但是挖这些金矿是有风险的,但愿乔辉能够明白这一点。

  赵国栋发现自己在交际能力上依然需要提高,特别是在和这种商人群体不涉及具体工作时的交际上还明显欠缺火候,在和这些个香风鬓影中的适应能力明显不及雷向东。色沉稳,“不是说激请到了一他办满口答应q么?”

  公关部经理脸上也露出一抹不安的表情,“杨总,请柬是我亲自送到的,他连声答应了。今天中午我也专门打电话和他的秘书确认了”可是现在不知道什么原因就联系不上了。”

  “那现在怎么办?把他搁在一边,呆会儿他突然来了怎么办?但又不可能这么多客人等他一个人。”乔辉也有些焦躁,这位副市长本来和天乎关系就不太好,而且屡屡因为天乎其他竞争对手而为难天乎,天享为此头疼不已,但是作为主管副市长,你又不可能回避他,这种场合一旦失礼,也许日后他一旦怀恨在心报复起来对天享就是灾难性的,但是这样多的客人就等他一个人,那显然也不合适。

  公关部经理也没有了抓拿,这位副市长和天乎关系一直不太融洽,天享之所以邀请自己担任公关部经理未尝不是就有要和这位副市长搞好关系化解矛盾的这一层因素在里边,昨天这个家伙还答应自己好好的,今天中牛还在电话里和自己调笑了一番,怎么这会儿就打不通电话了,更奇怪的是连他的秘书也联系不上了,这让她有了一点不太好的预感。

  杨天培也有些拿不定主意,天乎名城项目对于天乎集团来说都相当重要,堪称天乎地产今年到明年的扛鼎项目,仅仅是拿地这一块就huā费不少,一旦这个家伙有意要拿捏刁难天乎,那么这个项目启动就会困难重重,他想要找一个项目的差错就是实在太容易了,随便歪一歪嘴巴,就能然你这个项目熄火。

  “杨总,要不我们否等等,我在联系联系?”公关部经理忐忑不安的道。

  杨天培眉头深锁,重重的哼了一声,“你赶紧联系,如果联系不到他和他的秘书,再联系一下市政府办公厅那边,问问到市长的行踪。”

  赵国栋有些惊讶,看看表时间都差不多了,怎么还不开始?他注意到杨天培和乔辉以及那位公关部经理脸色都有些不太好感,曾韵白也匆匆过去,半晌没有出来。

  他打了个电话给曾韵白。

  “韵白,怎么一会事儿?客人们都在等着你们啊,我看建设部马副部长都到了,国土资源部的金司长也来了,你们怎么还不开始?”赵国栋走到一边打电话问道。

  翟韵白在电话里把情况讲了一讲,也说了这位副市长和天乎本来就不太对路,所以天乎现在也很谨慎,深怕触怒了这位副市长,现在正在四面八发紧急联系。

  “你是说连他的秘书都联系不上了?”赵国栋有些惊讶,这好像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如果说联系不到本人也许勉强说得过去,一些突发意外因素也有可能,但是怎么会连秘书也联系不上,这就太蹊跷了。

  “是啊,我们也觉得很奇怪,可电话始终打不通,不知道什么原因。”翟韵白也是大惑不解。

  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昨天熊正林和自己在一起小聚时,熊正林就有意无意的提及现在房地产市场火爆,很多领导被房地产商人拉下水,自以为做得天衣无偻,中纪委近期也在对一些反应进行查处,中垩央对此也高度关注,要求中纪委对敏感领域尤其要加大力度进行防范和查处。

  联想到翟韵白也提及过说这位副市长经常和天乎为难,天乎在京里开展业务很困难,这两年天享都未能在京里有大动作,乔辉也不得不把主要精力放在江淅那边,这一次天乎名城也是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撬动,主要原因还是市里边有领导作梗,想要让天享把这块天乎早就通过招拍挂手续拍到手的土地转让给别家房地产公司开发或者共同开发,但是天享一直不愿意。

  “韵白,我看你和培哥说一说可以开始了,没有必要再等个别人,你这是搞项目剪彩又不是为什么具体个人搞欢庆会,马部长和金司长不是已经到了么?还有其他几位,你们可以就请他们几位作为嘉宾开始吧,就说是我说的。”赵国栋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