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节 渐进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节 渐进

  刚刚躺上床,电话就响了起来,赵国栋看T看来电显示,给翟韵白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这才接通电话。

  电话是熊正林来的,询问赵国栋是不是给他打过电话。

  赵国栋犹豫了一下还是问起了他打算问的那个问题,熊正林在电话里没有直接回答赵国栋的问题,只说很快就见分晓了。

  赵国栋也不再多问,熊正林这一句话就足以说明很多了。

  “那人栽了。”搁下电话,赵国栋平静的道,明显感觉到身畔的翟韵白身体一颤,“因为什么事情?”

  “还不太清楚”但是想也想得到,像他这样级别的干部”除了经济问题,什么事情能把他打倒?”赵国栋显得很坦然,“连培哥都无法忍受的人”我想他也的确是该栽了,这种蟊虫能够爬到如此位置上,也不知道纪检部门和组织部门是怎么在考察。”

  程韵白半晌没有吱声说话,只是把自己的脸庞默默的埋在赵国栋胸前,赵国栋知道翟韵白在担心什么,淡淡一笑道:“韵白,是不是在为我担心?”

  “嗯,你现在的位置太敏感”而且你又一心想要做点事情出来,难免会得罪很多人”我担心太多人盯着你,万一你我之间关系被人发现,另外还有青涛,那岂不是成了我害了你?”曾韵白抬起脸庞幽幽的道。

  赵国栋何尝不清楚这一点,今晚他留宿霍韵白这里也是冒了一定风险,京里不比其他地方,情况复杂”而且自己在这里各方面前属于很陌生,一旦被有心人拿住把柄,那就可能万劫不复。

  只是他自己感觉亏欠翟韵白良多,如何忍心说些伤感情的话来,而且从内心来说,曾韵白已经成为他心灵中的一份子,永远难以割舍,即便是冒些风险,他觉得也值得。

  “害我?应该是我害了你才对,你我之间还有说谁害谁的话么?”赵国栋温柔的扳过翟韵白粉颊对视着,等韵白目光幽怨,似乎是经受不住赵国栋的灼灼目光,半闭美眸,自然化为阵阵情潮。

  欢愉之后,翟韵白只觉得自己犹如一滩融化的泥浆”就这样瘫软在床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这么多年过去了,骑在自己身上这个男人依然是那样龙精虎猛,变换着huā式折腾着自己,但是曾韵白很享受这样的折腾,想起刚才自己耸动着丰臀求欢的姿态,她就禁不住双颊发烫。

  女人真的不能没有男人,只要感觉到这个男人的存在,曾韵白就觉得自己心里边持别踏实,每一次自己和他相聚,之后的一两个星期里自己心情都要比平时好许多,有时候曾韵白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女人的情绪确实如此,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我和培哥他们诗论过了,我们还是有些担心国家政策的变化,所以打算逐渐压缩一级城市的投资,逐渐把精力转向发展潜力更大的二级城市乃至一些条件合适的三级城市,当然一级城市目前依然是我们的重点,但是集团打算现在这方面做一些准备。”翟韵白依偎在赵国栋怀中,静静的倾听着情郎有力的心跳。

  “有这样的想法还算明智,一级城市的确是赚钱的好地方,但是风险同样存在,关键在于国家是否能下这个决心”现在的确不好说。”

  赵国栋抚弄着丽人乌黑蓬松的秀发,发髻解开来,披散在温润如玉、的肩头上,黑白分明,从侧面可以清晰的看到半个肥硕的**挤压在自己胸前,这个时候的曾韵白显得温驯如羊羔,酒会时那个英姿飒爽的女强人早已经消失无踪。

  “对了,我得马上给培哥和乔辉打个电话,让他们安心睡个好觉。”整韵白想起什么似的,突然撑起身来,半裸美人呈现在赵国栋面前,让赵国栋眼瞳也顿时放大不少。

  “韵白,你这样打电话,不是就暴露了我和你在一起?”赵国栋笑着道。

  “培哥和乔辉那里应该没问题吧?如果连他们都有问题,那我还可以信任谁?”狸韵白被赵国栋一句话说得又有些心烦意乱起来。

  “我开个玩笑”他们要害你,那也是害他们自己,天乎真要出这么大一桩事儿,那肯定会连累他们的财富,这不是害他们自己么?”赵国栋调笑道。

  “哎”国栋,有时候真的发现鱼和熊掌不能得兼,这天乎发展起来本来也没有依靠你的权力,顶多也就是你的判断分析帮帮忙而已,现在我们还得瓜田李下的避嫌,你说这是不是自找苦吃?若是你不干你现在的工作该多好?”整韵白渭然道。

  “有得必有失,我倒是觉得现在挺好,天乎如果能够实现整体上市,彻底变成上市公司那就更好.“赵国栋仇有些感慨。

  日子就像流水一般不知不觉流淌过去,京城的盛夏并不安静,正如赵国栋所料,那位副市长栽了,的确就是因为经济问题。

  如此强势的一位副市长,说倒就倒,**认真二字的确是所有心里有鬼的人的噩梦”即便是赵国栋自己心里有时候都会有些不自在,毕竟自己也不是十全十美,即便是个人私生活问题,对于像他这样的高级干部来说”也足以让他身败名裂了。

  钾肥原料进出口权风波似乎也只是刮起了一阵旋风之后就偃旗息鼓了,媒体在追逐了一阵之后,也渐渐平静下来,但是只有行业内的人才知道这一个口子打开之后对整个行业产生的巨大影响,至少在多少人的心思已经被调动起来,最典型的就是业内民营化工行业开始联合起来向海外进发,首先是加拿大和越南,其次就是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

  比起国有企业的大张旗鼓来,民营企业们要低调务实许多,他们更看重国家这一次打开的这道政策缝隙带来的机遇和机会。

  由化肥行业协会举办的一个小范围的化肥行业发展趋势研讨会,会上国家发改委、商务部以及包括国际开发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农业发展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以及招商银行等有关部委和金融部门也都派员参加了会议。

  发改委产业协调司一位级别比较低的处长与会做了讲话,这让很多人有些失望,但是这位处长带来的新精神还是让很多人精神一振。

  按照他的说法,国家将在政策面上进行稳健而坚定不移的调整,以求适应日益发展的化肥生产需要,金融机构也将对建立稳定原料供应渠道提供支持,不分国企民企,也不分在国内建设原料基地还是在海外建设原料基地,只要条件合适,都将获得金融部门的扶持。

  很多人都想知道这是不是来自高层的意图,他们原本希望主管产业协调和对外投资这一块的副主任赵国栋与会,但是却连一名司长都没有到会,这让很多人都有些惴惴不安,毕竟一名处长讲话的含金量在其他行业也许行,但是这却是涉及到国家进出口政策的调整,商务部那一位话语中也是模棱两可,似乎都要遵循发改委这边的意见态度。“为峰,正好你要进京,这事儿就一客不烦二主了,就由你来把这事儿给落实下来吧。”坐在对面沙发里的男子两鬓如霜,但是精神依然叟锋,一边看着手中的文件,一边很自然的道:“我和觉华总理通了电话,他也说了具体政策出台和落实还是落在发改委身上,商务部配合,也就是说发改委这边政策出台时间对我们齐鲁化工企业行动步伐影响很大,我们需要去摸一摸底。”

  “道成书垩记,这似乎应该是焕贵省长或者博明省长的工作吧?我进京里是去中组部里边汇报有关省里边这一轮换届选举的工作事宜,让我去干这个,怕不太好吧?”任为峰有些为难的皱起眉头。

  “你也知道焕贵和博明他们在钢铁产业整合问题上和发改委那边闹得有些不愉快,昨天广澜和我交换意见,他提出想请你去跑一跑,毕竟那位新来的赵主任和你共事多年,你也比较熟悉了解对方的脾性,这件事情你就接下吧,具体事情还是政府那边来做,但是和发改委那边沟通你就多操操心了。”

  老人是齐鲁省委书垩记郭道成,一个一步一个脚印从齐鲁大地上成长起来的本土干部,除了在升任副省长之前到国家经贸委挂职了一年时间外,其他整个工作期间都是在齐鲁这块沃土上度过的,对齐鲁大地有着难以言啥的深厚感情,他和任为峰也是熟人,任为峰担任省经委副主任时,他就是副省长,任为峰担任蓝岛市常务副市长时,他已经是常务副省长了,两人关系一直保持得很好,所以他对任为峰才会这样随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