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零七节 谍影重重 2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零七节 谍影重重 2

  萧春阳心中悚然一惊,这个赵国栋手可真是伸得有些长啊。

  壳牌并购统一石化也不是什么新闻了,这一段时间也是吵得沸沸扬扬。

  据说统一石化在基础油上得不到保障,中石化和中石油两家在基础油上勒住了统一石化脖子,没有进口权的绕一石化撑不下去了,也只有卖身给壳牌了,据说埃克森和田也有些意动。

  这都无关紧要,关键在于赵国栋这个家伙嗅觉太过于敏感了。

  萧春阳总觉得这个家伙有一点说不出的诡异感觉,从那一次见面,他就有些说不出的后悔,把李永刚还有齐连成介绍给他时,他就有些后悔了,这个家伙鹰隼般的眼睛总像是在探究什么,像壳牌和统一石化这种正常的商业交易,就算是真的对产业有影响,那也该是商务部的工作,产业协调司对此并不承担多大的责任,可这个家伙却是如此关注,不能不所这个家伙脑子里的那根弦绷得有些紧。

  他那根弦在这方面绷得紧对自己倒是没啥影响,但是如果这个家伙这股子偏执劲儿用在钢铁这一块上来,那可就有些大丵麻烦了。

  “这家伙在你们发改委里如此不得人心,难道说就没有人敲打他一下,让他收敛收敛……”萧春阳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问道。

  “哼”不得人心那也是下边,上边怎么看谁知道?春阳,你和咱们庄老大关系也不错下半年处里有一个副处长名额,我打算要去搏一搏,你得替我张罗张罗,三十好几岁的人了,这么老在处里边厮混也不是个味儿……”李永刚叹了一口气。

  “放心吧,永刚,不就是一个副处长么?哪天我和你们庄司长好好聊一聊,必要时候我也可以去找一找魏兴喜,虽说他没有分管你们司但是我想他给你们庄司长打个招呼,你们庄司长多少也得买点面子吧……”萧春阳一拍胸脯。

  “嘿嘿,那就全靠你了。”李永刚满意的笑道。

  “对了,齐鲁钢铁产业整合你们司里边究竟想要达到一个什么目的?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吧……”萧春阳很随意的问道。

  “不好说,齐鲁方面希望由齐鲁钢铁集团来主导整个全省的钢铁产业兼并整合,但是苔州钢铁集团是个麻烦,现在售州钢铁在规模上也只是比齐鲁钢铁略逊一筹,但是在效盖上却高出齐鲁钢铁集团许多,这也引起了不少非议,可齐鲁钢铁集团要调整结构要做大精品钢铁基地,就必须要谋求菩州的售山港铁矿石码头……”李永刚介绍道。

  “这我知道,齐鲁钢铁集团规模虽然大,但是效益一直不佳但它毕竟是国企再,也是齐鲁省的骨干企业啊,这也符合齐鲁省的想法……”萧春阳点点头。

  “可这个码头现在是售州钢铁控制着,而且售州钢铁现在和沙城钢铁、荣程钢铁以及国全能源集团联手在澳洲皮尔巴拉开发了一个大型铁矿石项目以及配套附属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包括铁路和矿石专用码头,就是那家福斯持克金属集团目前进展相当快”估计也就是今年年底那边就要建成,届时福斯特克金属集团的高品位铁矿石就要直接运抵售山港,对于笤州钢铁来说,它的生产成本可能还会进一步下降,这样的情况下,售州钢铁集团对齐鲁钢铁集团的整合坚决反对,认为如果一定要整合,那也应该是菩州钢铁集团来整合齐鲁省其他钢铁企业才对。

  李永刚在冶金建材处里边也是资深角色了亲自参与了草拟委里边对钢铁产业整合方案,国内钢铁产业出现这个问题也不是只有齐鲁这一例现在各地都反映出了这个问题,委里边也就此在进行修改但是究竟怎样才能满足各方面的要求,也是一件难事儿。

  “哼,苕州钢铁整合齐鲁钢铁?想得倒是挺美啊,那可真的成了蛇吞象了,钢铁产业是国家基础产业,不比其他,岂是他民营企业可以兼并的?在这一点上难道你们发改委就没有明确的限制……”萧春阳反问道。

  “这倒没有,当时委里边就这个问题也进行了讨论,最终还是决定不明确这一点,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大家都心知肚明,作为国家基础产业的钢铁行业,民营企业你本来就处于弱势,想要兼并国有钢企,只怕从各个层面来说都存在很多障碍,所以大家最初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是这两年民营钢企的确经营得不错,像沙城钢铁和售州钢铁都是范例,现在诀的钢铁又有自只稳宝的铁矿石来源,效益也比齐鲁钢铁集团好,所以它怎么甘心被你齐鲁钢铁兼并……”李永刚这个观点倒是比较公允”“所以这个问题也困扰着齐鲁方面……”

  萧春阳也清楚这一点,实际上当初国全能源邀约几家民营钢铁企业进入福斯持克金属集团时,京华钢铁也考虑过,一方面他们不愿意屈从于一家民企牵头的这个盟约中,一方面也对贸然进入一家甚至连一块铁矿石都没有生产出来的国外企业并投入巨资比较担心,而国全能源集团也对与国企合作不太感兴趣,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失之交臂,现在看来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失策。

  这几家民营钢铁企业现在都在这家澳洲第三大矿企中拥有相当股份,一旦这家处于建设中的矿企形成了全面的生产能力,且配套的基础设施建成,那么可以说就更增添了这些民营钢企的底气和话语权,对于包括京华钢铁在内的国有钢企来说并非好事,尤其是京钢国际这种主要以转手铁矿石贸易为主的销售公司来说,就更是一个糟得不能再糟的消息了。

  即便是国内仍然还有相当多的中小钢企对铁矿石需求,但是一想到要失去这几个重要客户,萧春阳心里边还是相当的不爽。

  “永刚,今年国家看来是真要在钢铁产业的压缩产能调整结构上做文章,你们发改委对于各省钢铁企业心里也有谱儿,谁该下谁该压谁该保,这心里都该有个数吧……”萧春狙轻描淡写的问道。

  “数据肯定有”国企这一块报表这一块还是比较规范,但是民企那边要差一点,但是也基本上能估测得到,库存矿石量、钢材月产量、库存量以及销售情况都能看出一个大概来,至于你所说的谁该下谁该压谁该保,这就不一定,不能完全以数据来说话,那得综合各方面情况来,各省情况也不一样”不能一概而论,主要还是得看上边的意思……”李永刚摇摇头。

  “那中钢协代替宝钢作为铁矿石谈判代表这事儿听说没有……”萧春阳突然问道。

  被萧春阳这突如其来的一问问得愣怔了一下,李永刚下意识的道:“好像已经基本确定下来了,具体情况我还不太清楚,应该是以弃务部那边确定人选为主吧,中钢协也不过就是一个挂名罢了,归根结底还是得选出一些代表来,只不过是统一到中钢协名义下吧。”

  萧春阳心中一动,这倒是个机会。

  ………………………………………………

  和刘拓的一席谈话让赵国栋重新燃起了工作的**,那一句你的工作上下都能看得到让赵国栋心中宽松不少。

  如果自己的工作真的存在偏差,那肯定早就会有人来纠偏了,但是到现在并没有人真正指出自己工作中存在什么问题,即便是曾权军对自己不太感冒,那也不是针对自己的工作方向”而应该是自己在工作方式作风上的一些不适应罢了。

  只要大方向是正确的,细节问题赵国栋倒是有些自知之明,中垩央部委不比下边地市,自己也不是一把手,作为副手在开展工作时还得要多考虑周全一些,尤其是需要照顾委里边其他领导的感受。

  不和光同尘并不意味着一定要锋芒毕露,也并不表示就要独立特行,怎样做到既要推进工井,又要避免过多的负面影响”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有更多的经验教训需要汲取。

  化肥进出口制度的改革已经经国务院批准正式形成文件下发到各省,这也算是赵国栋到发改委打出的第一炮,不能说是振聋发聩,但也算是打响了。

  这一制度的改革影响顿显,中农集团和川元集团迅速和老挝达成了开发万象平原和甘蒙省的钾肥协议,原来这两个协议一直处于半死不活状态,主要还是源于资本的压力,而这一次进口制度一变,立即就引来民间大量资本的青睐,尤其是川元集团立即收到了多家企业抛来的绣球,和三家化工企业迅速达成了联手开发万象平原的钾肥矿,而中农集团也获得国际开发银行的支持,正式涉足老挝甘蒙省一起五十万吨钾肥生产项目。

  为了方便您,请记住“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