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零九节 成长岁月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零九节 成长岁月


  曾权军对千赵国栋这微妙的变化很敏感,这意味着这位新晋的副主任已经意识到了他原来那种工作风格并不太适合在发改委这种部委,有问题不要紧,只要能够发现问题并改进就行,而很显然这位赵主任的适应能力很强,能三十多岁走到这个位置,能被中垩央高层看好,绝非偶然。

  先前他也一直有意不提醒对方,就是想要看一看对方怎么来发现和应对,现在看来对方表现是合格的。

  赵国栋想干事情的心思他也能理解,毕竟从地方上来到国家发攻委这个一个国家执掌着社会经济发展方向的中枢部门,尤其是他分管这一摊活计都称得上是烫手活儿,面临的问题多,对赵国栋来说机遇也就多,自然就想要做一番事业出来,但是怎样来实现自己胸中抱负,怎样来完美的达到目的,却不是你在地方上当一地主官那么简单了。

  发改委是制定政策的宏观调控部门,不是具体落实部门,你每一个政策出台都会关系到众多利盖群体的切身利益,你必须要考虑相关利益者的感受,尤其是相关企业和地方政府执行机构。

  像这一次化肥进口权和上游资源投资问题的政策调整,曾权军觉得赵国栋处理得就不是很稳妥,现在虽然看来效果不错,但是在前期也引发了相当大的争议,甚至起到了负面影响,也一度让发改委压力很大,相当被动。

  在曾权军看来”如果能在出台政策前更多的进行调研和交换意见,适当采取召开会议、座谈或者单独交流意见等方式做一些解释说明工作”完全可以用更平稳更和缓的方式来达到这个目的。

  每一个领导干部的成长都需要时间和经历,经历得越多,成长成熟得越快,曾权军也能理解,毕竟每一个人都是从这个阶段走出来的,包括他自己。

  现在看起来赵国栋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在逐渐改变工作责式,尤其是在钢铁产业整合这项工作上,赵国栋显得比在化肥进口权问题处理上要成熟许多,曾权军觉得这是一个十分可喜的进步。

  钢铁行业整合最终要落实到各省自己来运作,发改委只走出台框架性的指导意见,并督促落实,他也不太认同齐鲁省那种一味要以国有企业作为整合主体的意见,但是齐鲁省政府这样考虑自然也有他们的理由,这就需要双方来进行磋商协调。

  “国栋,你的意见很中肯,现在一拥而上跑出去投资资源项目有点跟风的趋势,这个现象值得警怯口一来容易给资源地坐地起价,二来也容易忽略其中投资风险,据我所知,像加拿大那边一个一百万吨到两百万吨的钾肥项目,投资至少要在百亿以上,到开建到建成投产,至少也要五六年时间,这还要考虑铁路运输和货运码头吞吐能力问题,风险不小,我个人倒是觉得国内企业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和经验,一方面可以抱团联合出手,另一方面可以采取入股开采条件已经相对成熟的项目公司,这样看起来前期huā费大一些,但是却可以避免很多风险*……”

  赵国栋对曾权军的建议很赞同,曾权军看问题很深,总能捕捉到最关键的东西,能当这个发改委主任没有两刷子能行?他提出国内企业在向海外进军时应当考虑入股各件相对成熟的公司这一点就相当有实用价值,尤其是对于民营企业来说更具指导意义。

  “嗯,我的想法是委里边发一个文件,提醒相关企业和各省市发改委,要求他们在初审这些投资项目时要提醒各企业注意防范这方面的风险*……”赵国栋点点头,“另外,主任,齐鲁钢铁产业整合问题我和焕贵省长也多次交换意见,主要还是集中在民企是否可以兼并国企问题上,焦点是国企职工身份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普遍性问题,恐怕需要委里边和国资部门、社保部门以及地方政府共同来研究商量解决方案,否则这个问题始终纠结着,对于下一步推动产业整合有很大阻碍作用,而解决了这个问题,我想也对其他行业同样有示范效应。”,“你的意思是可以把齐鲁这个个案当作一个范本……”曾权军沉吟着道。

  “嗯,我就是这个意思。”,赵国栋颌首。

  在齐鲁钢铁产业整合方案上委里边和齐鲁那边已经探讨研究过多次了,曾权军都亲自参加了两次讨论,在这个问题上的确有些持殊性,焦点就是齐鲁钢铁和苕州钢铁两大企业,一国企,一民营,谁兼并谁,相反像莱山钢铁和济州钢铁的去向都是次要问题了。

  齐鲁钢铁摆出了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势,而苕州钢铁却摆明车马不愿意接受效盖远不及自己的齐鲁钢铁的兼并,明确提出要合并可以,只能是售州钢铁成为兼并主体,并为了对抚被强行兼并,早早就启动了赴港上市的行动,而且看样子也进行得相当顺利,这也会使得整个兼并过程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赵国栋无疑是持按市场经济规则办事的观点,这也就意味着苕州钢铁可以反过来兼并齐鲁钢铁,但是兼并所需要的资金,国企员工身份和社会保障,兼并之后是否会变成貌合神离,实现不了兼并之前想要达到的目的,都是一个难以把握的问题。

  而更关键的是在像钢铁产业这样的国民经济基础产业中”民资企业是否可以实现对国企的兼并,这才是核心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了,其它问题都要容易解决许多。

  “我看这样,你提个意见出来,我们抽时间向钱副总理和苏副总理汇报一下,听听他们的观点态度,在作定论*……”曾权军最终还是没有明确表态,他需要认真衡量一下两者利弊和可能带来的影响。

  赵国栋离开之后,曾权军也陷入了沉思。

  委里边在指导方案中刻意回避了权属体制问题,一方面不太认同民企兼并国企,另一方面也觉得在钢铁产业这种资本密集型产业中,如果没有金融部门支持,即便是沙城钢铁和售州钢铁这样民企巨头,一样无法实现兼并整合,而在对民企兼并国企过程中,金融部门会持支持态度么?

  民企兼并国企,一旦兼并之后效益不佳,出现亏损甚至破产,带来的巨大影响只怕无论哪家金融机构都会吃不消,这其中风险不小,至于国企兼并民企,那就要简单得多,即便是真出现问题,银行部门也有说辞,毕竟这是政府主导的行动。

  要解决这个问题,关键还是高层态度,但要下这个决心,不容易。

  工作总是由日常工作和中心工作构成。

  日常工作就是你每天要面对的,按照正常程序运作起走的,比如圈阅文件,签署意见,参加会议,汇报工作,出席活动,接见客人,传达精神,这些基本上都可以在委里边或者说是以发改委大楼为核心的方圆二十公里内完成,不需要出京城,当然也还有一些需要外出的日常工作,比如一般性的考察调研,检查督导工作。

  而中心工作则根据时段而定,也许某一段时间里你的中心工作是研究和分析外资壳牌一旦兼并统一石化给国内产业带来的影响并拿出意见和对策,或许是和齐鲁省政府一起研究探讨齐鲁钢铁产业整合试点方案,最终拿出成熟意见,抑或是调研国内流通行业发展状况,并要想国务院拿出振兴国内流通行业的计划规划。

  总之,日常工作和中心工作相结合,就成为每一个人的工作。

  就像欧阳锦华一样,他的日常工作就是陪同老板参加各种会议和活动,收集整理和准备老板可能要用上的各种资料,按照老板的指示揣摩老板的意图,然后撰写出各种材料和发言,当然也还要帮助老板处理一些日常文件,督导关注一些老板特别关心的工作。

  而他的中心工作也是围绕着赵国栋而旋转,当赵国栋主要精力放在解决化肥进口权机制调整时,他的工作重心一样就要转移到化肥产业上来,而当赵国栋注意力放在齐鲁钢铁产业整合上时”他也就随之变成了钢铁产业的“资料*……”,而赵国栋对国内流通行业的兴趣越来越浓时,他就要摇身一变成为流通业各种资料的收集者。

  秘书工作不好干,欧阳锦华已经深刻体会到了其中酸甜苦麻辣,最让欧阳锦华头疼的是赵国栋的跳跃性思维,也许今天还在关注这件事情,明天他就可能问你另外一方面的工作,这简直比脑筋急转弯还凶险,当秘书几乎要具备的特质,欧阳锦华觉得自己真的被全方位发掘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