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一十一节 大秘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一十一节 大秘

  马恬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快意,大林曾经追求过郭窈,她不是不知道,但是郭窈最后拒绝了大林,大林才算是下了决心和自己好上了,但是这件事情始终让她耿耿于怀。

  郭窈家境很一般,而那个欧阳锦华据说是什么大人物的秘书”但是看那寒酸劲儿就知道混得不怎么样,弄辆奥迪来显摆了一下,结果只是送来就走了,让马恬骨子里甚为不屑,不变着法子侮慢一下这两人,她马恬心里就不爽,大林经常说这大洋俱乐部消费极高,而且出入都是大人物,今儿个倒是可以好好出出郭窈和她那一位的洋相,顺便也让他们两“痛”一回。

  欧阳锦华被推上了火炉”这里边啥路易十三,马爹利,蓝方黑方,拉菲,皇家礼炮,郎姓,应有具有,更让欧阳锦华发憷的是这里边酒水根本就不标价,自己若是去问价,又显得像个土包子一样掉份儿,路易十三只怕价格不便宜,自己和老板出入那些场合也听说过,只是自己从来也不需要问价,所以这里比那具体价位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不便宜,皇家礼炮看样子也不低,倒是这蓝方黑方和拉菲虽然也听说过,但是估摸着要稍稍好一点,也就只有硬着头皮来两瓶了。

  “小窈,你们欧阳听说现在在发改委里边干得挺顺啊。”马恬笑嘻嘻的道。

  郭窈相当警惕,看见马恬那笑容中夹杂的一丝诡诵,她心里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已经很后悔今天邀请马恬了,这纯粹是给自己找罪受现在被拖到这里来,不但要弄得自己和欧阳一整天不自在,还得要huā销不少”她和黄大林纯粹就是来恶趣自己和欧阳,这一点郭窈心中已经十分肯定了。

  “啥顺不顺,就是当一小秘书,整天跑腿打杂,干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儿,那比得上你们家大林大林听说现在都是国电投资公司的中干了?”郭窈知道马恬想听什么,不就是想要炫耀一下黄大林的出息么?中干,中干只怕也还差一点,中层骨干还差不多,她索性主动挑开,让马恬得意去,别在一干人面前故弄玄虚的显摆。

  “嗯,大林还行,他们公司里老总对他还算是挺看重,他们田总现在让他在办公室负责对外接待所以他现在也挺忙,整天外边应酬,忙得人都看不见,要想见他一面前不容易”不走到这家俱乐部,就走到那家会所,你说这是啥日子啊。”

  马恬脸上显得很淡然的模样,但是熟悉她的同学们都知道她这副表情就是一种无言的宣示,马恬和郭窈之间的暗战不少同学也都隐隐知晓只是黄大林现在是国电投资公司办公室主任助理,算是一个炙手可热的角色,今天他驾驶的这辆别克君威基本上就算是他的专用座驾了一帮同学也经常看到他开着车接马恬。

  “嗨,恬恬,话也别那么说,大林现在也是为了工作,有领导看重那才是难得,就像我这样,你整天坐在办公室里没有人理睬那才是上午一张报,下牛一杯茶这日子才走过得没滋没味,好不容易有领导召唤了那也不是让你送送报表,就是让你打电话通知什么事儿”这日子难道就舒坦?”一名同学有些艳羡的看着黄大林相当气派的从门。那边走过来。

  现在大学毕业找工作也不容易,要想找一个称心如意的工作更难,工作单位好一点,那就名牌大学的学生扎堆,你要想出人头地,那就更不容易,小单位倒是容易出头一些,但是竞争更激烈不说,而且未必稳定”这也成了很多人大学毕业后的梦魇,毕业即失业似乎逐渐演变成为一种常态化,尤其是普通大学毕业生”像他们这些首都经贸大学毕业生都还要相对好一些,毕竟牌子在那里,还算是有些资本。

  看着黄大林相当熟悉的介绍着黑方蓝方的差别,拉菲年份酒的鉴别,朗拇酒中摩根船长与慕兰潭的异同,活像一个酒精考验的品酒商,欧阳锦华意识到自己在这方面知识的贫乏,以及给自己带来的不利。

  虽然他也陪着老板出席过几次酒会,但是他从未尝试着去了解和掌握这些酒的区别,老板喜欢喝朗姆酒,啥混血姑娘和摩根船长牌子他也听过,好像是来自加勒比海那边的,但是这中间味道差异,制作工艺的考究,就不是他这个人大毕业生所能知晓的了,他也没有想到过在有的时候需要炫耀这种知识来进行对抗。

  黄大林的喧宾夺主让郭窈心里边很不是等味儿,但是欧阳锦华显然在这方面不太擅长,只是她也无法阻止黄大林就在一大堆同学面前炫耀。

  …………

  董明堂和刑原陪着赵国栋很随意的穿过走廊。

  大洋俱乐部是能源系统一位已经退下去的老领导子女开的,很低调,也并没有做什么宣传,所以在京城里也并不招摇。

  老领导在能源部门几大企业里都干过,虽然从未当过一把手,但是辗转几个副职位置,人脉深厚,也结下了不少香火缘,女儿女婿经营了这家规模不小的私人俱乐部,主要客源也就是能源部系统内的客人,看着昔日老领导的面子上,能源部下属的各大企业都会考虑将一些会议和接待安排到这里,所以也被外人戏称能源俱乐部。

  “老刑,老董马上就要走了,国电这杆旗帜就得你来扛了,你可得要有勇挑重担的心理准备啊。”,赵国栋一边笑着一边道:“老董表面上看算是躲过了这一劫,但是反过来老董弄不好就得要你来扛起这个改革的担子,嘿嘿,亲自操刀来对自己原来的企业和同丰下手,这滋味怕也不好受吧?”,董明堂和刑原脸上都露出相当慎重的表情,赵国栋这番话透露出来的意思很清晰,几乎就是代表着中垩央政策的调整,能源行业一直属于国有大型垄断企业所控制,虽然在法律上没有明文规定,但是设立的各种限制条件实际上就变相的将民营企业排除在外了,但是现在看来这位被誉为国家发改委最具杀伤力的副主任话语里的意思也就代表了某种意图。

  董明堂即将出任能源部副部长,而邢原将从中国能源投资集团老总位置上出任国电集团老总,也算是一个升迁。

  “国栋,这个动向不可莲转么。”董明堂沉吟着道。

  “嗯,你们俩也知道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只不过前期处于各种考虑,中垩央并没有立即推动这方面的动作,但是近期几个事情对业界触动很大,民间舆论反应也很强烈,尤其是对咱们石油丵行业两大巨头的质疑很多,中垩央也在考虑利弊,我估计要下这个决心很艰难,但是却不得不下”你们恐怕都要有这个思想准备。”赵国栋淡淡的道。

  “国栋主任,是不是壳牌并购统一石化的事情引发的。”邢原步伐稍稍慢了半步,董明堂可以直呼赵国栋名字,他却添了主任两个字以示尊重,赵国栋虽然年轻,也是老交情,但是毕竟现在位置不一样,董明堂资格很老,而且和赵国栋之间的关系也一直很铁,可以这样托大称呼名字,他就要注意这些细节。

  “有这方面因素,商务部虽然否决了壳牌的并购,认为对国内产业造成了影响,但是我个人认为理由不充分,更多的是担心并购了壳牌并购了统一石化之后,将来中长期对产业局势造成的深远影响,现在国外媒体也只一边倒的质疑商务部的这个决定,认为这走出于保护主义思想作祟,而更让人意外的是国内民意也不买账”认为商务部这其实是变相为国企实施奎断作挡箭牌,却对国内民营企业进入石化领域一直不予开禁”内外交困啊,委里边受到的压力也不小,中垩央已经要求委里边对石化零售领域和先行原油进口权制度重新作出评估,这是一个很罕见的举动啊。

  。”赵国栋摇摇头,有些事情你想要躲也躲不过,本想安静一段时间,但看起来总会有一些变化让你始料未及。

  三人穿过走廊,董明堂目光一扫,微微怔子一怔,“国栋,那边好像有你的大秘在啊。”

  “哦?欧阳。”赵国栋有些意外,目光投过去,果然,欧阳锦华似乎脸色不太好,和他坐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子他也远远见过一面,应该就是他的女朋友郭窈,其他几个人大概都是来替郭窈过生的朋友吧,“嗯,好像是,我还说把这小子叫上今天一块儿,结果说他女朋友过生,没来,没想到这小子跑到这儿来了。”

  前面带路的值班经理显然注意到了这一点,转过头来征询三人的意见,赵国栋笑了笑,请对方把欧阳锦华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