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二十一节 人精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二十一节 人精


  “京山书*记,这不是理由。”谆立峰摇摇头,他不是那种连差距都不敢承认的人,“只要我们意识到了问题就不怕,赵国栋提出的构想我觉得的确很值得我们深思,这一个多月来我一直在调研,也一直在考虑,安都究竟应该怎么发展,从哪方面做起,突破点在哪里,怎样才能充分发挥出安都与众不同的特质,就像赵国栋在会上所说的,不走寻常路,这一点很关键……”

  关京山饶有兴致的点点头,却没有插话,等着谆立峰继续阐述他自己的想法。

  “中*央商务区是一个城市的精华核心区,是最能聚集经济要素的所在,赵国栋提出的中*央商务区的最大作用不在于其表面,其要素作用的发挥在于和整个安都经济乃至安原经济的互动,相互影响相互促进,安都乃至安原经济发展越好,中*央商务区的核心功能就越能发挥,而反过来,中*央商务区的核心功能越强大,要素越密集,那么对安都乃至安原经济发展的促进和推动就越明显越强大,这可以是一个良性循环过程,我想我们也可以在这一点上做文章,甚至也可以藉此向省里边提出一些请求来……”

  关京山眼中闪过一丝激赏之色,谭立峰的观点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他也就是在打这个主意,现在葫芦洲中*央商务区处于一个青黄不接的境地,以安都市财政要继续支撑起其发展显得有些难以为继”而葫芦洲中*央商务区是可以为整个安原经济发展发挥重大作用的,需要让省里边主要领导意识到这一点。

  “立峰,你的观点我很赞同,我觉得有必要让省里边主要领导充分了解和认识到这一点”嗯,晚上我们俩再去拜会一下赵国栋,我想我们可以再和他聊一聊,他的有些观点还有保留,我们再去掏掏他的底,这样我们再和省里边讨价还价时也更有底气……”关京山点点头道。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赵国栋的观点从某个角度来说摆出来,也许更能让省里边主要领导接受,毕竟这是来自国家发改委有关领导的看法,可不是咱们俩存有啥私心杂念,只顾着为市里边吆喝。”,谆立峰也笑了起来。

  “未必哦,立峰……”关京山意味深长的摇摇头。

  谭立峰一怔之下陡然反应过来,脸上露出怪异的神色,“京山书记,我想在这个问题上,领导们也许要比我们想象的责得深远。”,关京山和谭立峰的来访让赵国栋有点意外,准确的说这两位和自己都不算是同道中人,自己在安原工作期间,这两位和自己既无什么交情,还处于一种很微妙的竞争关系,当然,现在三人都走上了副部级干部序列”而且自己也跳出了安原这个圈子,反倒是谭立峰和关京山成了搭档。

  不过对于两人来访赵国栋还是很欢迎,两人提及的话题赵国栋也很感兴趣,再怎么说安都也是自己家乡,能有为家乡发展建言献策的机会,他当然不吝错过。

  关于安都葫芦洲中*央商务区功能和作用的话题三人就谈了一个多小时,后来话题又延伸到了安都高新技术开发区,赵国栋感觉到张永培可能还是和谭立峰交换过意见了,谭立峰也在这个话题上很花了些心思,赵国栋也谈了谈自己的一些观点,未必能赢得对方的认同,但是至少也算是一管之见”对他们有所启迪就足矣。

  关京山和谭立峰这对搭档给赵国栋的印象还是不错,至少这对搭档都表现出来想要做一番事情的意图来,老态龙钟步履蹒跚的安都能否在这两个人手中重获新生还有待于观察。

  不过在赵国栋看来关京山和谭立峰的搭档无论如何也要比苗振中和姚文智或者孙连平与关京山搭挡要好”至少两人都是有想法有冲劲儿的人,就算是在有些观点上不尽一致,最起码看在为了把安都发展起来这个大前提下,两人还是愿意合作,或者说愿意做一些妥协,否则真要各唱各的调,各吹各的号,最终就是两败俱伤,相信关京山和谭立峰这两位在仕途上都还有些奔头的角色都不愿意见到情形出现。

  关谭二人走之后,张宏伟又到赵国栋房间里坐了一会儿,两人也探诗了安都经济发展的情况趋势。

  赵国栋能够感觉到张宏伟对自只的积极靠拢,他仇很乐意能有这样的角色和自己走近。

  作为经贸司司长,张宏伟的业务能力没的说,公认的业务尖子,但是仅仅是业务尖子还不够,张宏伟的思路很开阔,眼界也相当宽广,涉猎的知识面相当渊博,更难得的是和自己在很多问题看法上都井较一致,这是最难得的。

  当然也不排除张宏伟是为了刻意交好自己而事先寻摸了自己的一些观点看法,但是不管怎么样,只要对方有这份心,而且能力不俗,这就足够了,更何况,在有些问题上赵国栋也感觉到张宏伟也并非刻意讨好自己,而是拿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观点,这让赵国栋对他也更看好。

  张宏伟是相当精明的角色,张永培在利用这一次出来调研考察的机会向赵国栋靠拢的迹象很明显”前期赵国栋对张永培的工作不太满意,他也观察到了,而张永培似乎有些看不清形势踩不准步伐,所以才会被赵国栋好生敲打了一番,尤其是在国家级研发中心实验室项目问题上给了张永培很大压力。

  你要说这些项目里没有一点猫腻当然不可能,在委里边浸淫这么多年,谁没有个三朋四友,谁没有个关系密切来往频繁的?私人感情转化到工作中自然也就会在一些项目审批和资金扶持上体现出来,在张宏伟看来这都很正常,赵国栋也不是不通时务的老古板老学究,只要不是原则问题,他也不会去无事生非的揪住一些细节不放”但是你若是不买他的帐或者阳奉阴违,他也自然有的是办法收拾你。

  把稽查办的人和高技术产业司的人一起分派下去查很快就有了回音,高技术产业司也不是你张永培只手遮天的地方”这里边的精明人多如牛毛,分管领导和你司长不合拍,这些气味几乎不用人说就有人能嗅出机会来,立马就能查出一些问题来,虽然不能说你高技术产业司就有多大责任,但是挨顿臭骂,问一下你的监督责任,甚至让纪检部门给个通报,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

  张宏伟还是有些佩服张永培的性子,立马就能抹下脸来想办法沟通协调关系,在张宏伟看来赵国栋似乎也没有打算真的要拾掇张永培,否则也不会让高技术产业司和稽查办一块儿来核实清理,这就是给你一个警告,如果你在不识时务,那就对不起了,要收拾你那也是分分秒秒。

  当然你张永培能“幡然悔……”自然好,他赵国栋也可以不计前嫌,张宏伟对于这里边的门道也是看得清楚,赵国栋这一手你别说还真管用,先前都还对赵国栋这个副主任有点阳奉阴违敬而远之的孔祥龙和庄云禄都立即规矩了许多,不说早请示晚汇报,但至少没有人敢在赵国栋面前拿大了。

  张宏伟是从一早就认定了赵国栋非池中物的角色,在他看来张永培这些行径纯粹就是不识时务,自找苦吃,其他不说,赵国栋能三十五岁当滇南省委组织部长,三十六岁当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你以为真是踩了狗屎运这么简单?

  没有点手腕没有集背景没有点本事,你以为中*央真是异想天开就把他搁这位置上了?

  傅泉那样老到成精的角色都主动给赵国栋压担子摆明车马要扶上马送一程的架势,童立国那么牛的人,在化肥进口权上针尖对方芒的较量一番,不也一样没诗着好?

  看不清大势者,只有被淘汰,他张宏伟不想被淘汰,而且还想要借着这个湘头搏一把”那自然就要乘风借势了。

  要投效就要趁早,张宏伟是认准了这一点,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留下的印象好得多,赵国栋现在初来乍到,立足维稳,很多情况也不还不熟悉,正是交好的好时候,等他地皮子踩热了,情况熟悉了,身边围着的人也多起来的时候,你再想要挤进去就不易了。

  要说为一个副主任这样煞费苦心似乎有些不值,但是张宏伟清楚,发改委里边水太深了,司局和直属部门三十好几个,光是副秘书长都是四五个,经贸司在三十来个部门里边太平凡了,这里边的人才也太多了,想要在发改委里边出头也太难了。

  张宏伟认定赵国栋在发改委里边呆不了太长,顶多就是两三年时间就要下去,到时候”也许就有自己一番际遇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