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二十二节 隐忧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二十二节 隐忧

  晨起床才六点过,天米巳经大亮,比起北方来,安原孵晰气中要湿润许多,尤其是早上这份清新很是让人舒服。

  赵国栋从安原宾馆出来,向左拐不到五百米就拐上了梅江江畔。

  出门在外”赵国栋也没有带锻炼用的衣物鞋袜,只是想这样就着凉爽的晨风走一走。

  安都地理位置的确相当好,除了地处平原和浅丘结合部之外,更重要的梅江和宁江在这里汇合,再加上东郊的涟江注入,使得宁江水量大增,作为一个千万人口的大城市,如果没有丰沛的水资源,那无疑是不可想象的。

  三各河流在安都市区和郊区汇合,不但可以为安都提供丰足的水资源,而且这些河流也在一定程度上承担起了分担这样一个巨大城市体城市污水处理控制系统无法解决的许多问题,这是!个无可回避的现实。

  安都市城市污水处理中心已经建成多年了,但是随着城市规模不但扩大,市区人口迅速膨胀,十二年前建成的污水处理中心在五年前进行了二期改造扩能”但是现在又已经面临不胜负荷的局面了。

  赵国栋站在江岸上看了看江堤下浑浊的江水,还算好,现在是丰水期,梅江水量不小,即便是有一些生活污水排入,也能够迅速得到稀释,总体上看来梅江的污染还不算严重,而再往下边去不到两公里就是宁江和梅江的汇合处了,宁江水量更大,但是宁江上游却多了不少污染源,如果没有梅江水流的注入”宁江的水体情况还要糟糕许多。

  几个晨练的老人一边摇头一边从下游过来,并没有注意到站在江岸上有些感触的赵国栋。

  “这宁江河咋就变成这样了呢?那味道简直让人无法忍受,你们说是不是被啥污染了*……”

  “嗨,你是少见多怪,这两年宁江上游的蓝山那边化工企业建了好多家,现在情况还算好的了,水量大,有时候一冲就过去了,到了冬天”你看看那个味道,有时候一个月都消不了*……”

  “这些坏了良心的企业就是趁着现在发洪水疯狂排废水,混着洪水就下去了,他们每年都是这样,我儿子在省环保局,我听我儿子说,这些化工厂不好处理的废水都专门用池子装着,你去检查时,他就装模作样的用专门设备进行处理,只要你一走他就把设备停下来,蓄着,只等到夏天涨大水,只要水量一大,他们就可以趁着夜里把水给排出去,那宁江河里水大了,你真要排上几池水出去,谁也查不到个啥*……”一个背着宝剑的老者说得唾沫横飞。

  “那他们有污水处理设备为什么不用*……”旁边一个老太婆不明所以。

  “听说处理那些废水成本很高,这些人都是惟利是图,只要你抓不住他,他还不是想多赚这些黑心钱*……”背宝剑老者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而且这些家伙都是和当地环保部门那些人勾结起来的,装模作样挺像,你平时根本发现不了,省里边又没有那么多精力去专门管。

  老头老太太们一边摇着头一边叹息着从赵国栋身旁走了过去。

  赵国栋听得这群老头老太太们一说倒是勾起了一丝兴趣,陆剑民到蓝山担任市长也有几年了,蓝山本来底子不差,但是这两年来却只是保持着不温不火的态势,怎么蓝山这两年又把化工行业作为发展重点?赵国栋有些疑惑,照理说蓝山这样处于宁江上游的城市是不应该考虑发展化工产业才对。

  沿着江岸往下走,很快赵国栋就走到了梅江和宁江的交汇处”两条颜色略有些差异的河流在这里汇合,江面顿时宽了不少,凭肉眼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两条河流的差异,梅江水流虽然浑浊,但明显是来自上游水土流失冲刷下来的洪水,河腥味儿很重。

  赵国栋走过吉祥桥,这是梅江和宁江汇合之后在安都市区的第一座桥,在桥中心就可以隐约闻到一股恶臭味儿,即便是非专业人士也可以闻出这是化工废水排出来的味道,从桥面上往下看,带着白泡子和油块的水体正在缓缓的钻过桥下,恶臭味道时浓时淡,和江面上的风力大小有些关系,偶尔风一上扬,在桥面上就会感觉到熏得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目光再往上看,斑斑驳驳的油清在江面上形成一块接一块的带状,这显然是一次污染事故,只是赵国栋还无法判断,这次污染的规模究竟有多大,是企业有意排污还是操作失误造成的污染事故。

  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一点,虽然恶臭味道不朋区韭来,但是很多人也只是看——看便捂着鼻子快步离开。

  一直到这一带状油液缓缓消失在桥下之后,赵国栋才回到安原宾馆,这种事情既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在发展经济和环境保护这一对矛盾综合体中,总会爆发无数次冲突,而这些冲突就构成了中国环保事业发展的沧杂历史。

  赵国栋记得好像安原正在申报一个大型化工项目,是中石化的一个项目,还正处于初期论证阶段,据说这是凌正跃就任省委书垩记之后招商引资获得的第一个大项目,安原省委省府很重视,这个消息赵国栋还是从已经调任齐鲁省委副书垩记的任为峰那里获知的,但是因为还只是在初期论证阶段,在媒体和外界也还没有多少人知晓。

  安原在应东流时代后期已经扭转了前期的不利局面,开始发力追赶前面几个经济强省,其中任为峰功不可没,但是任为峰一离开,在常务副省长人选上迟迟没有定论,齐华作为常委副省长现在暂时代行常务副省长职务。

  赵国栋很担心安原经济发展会不会因为应东流和任为峰的陆续离开又经历一次震荡,在他看来早一点确定常务副省长,哪怕并不是一个最合适人选都比迟迟不定要好,很多工作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齐华这个副省长就可能当得三心二意,这会严重耽误安原的发展。

  赵国栋估计中垩央在这个人选上也应该很快就有结果,是不是齐华继任他也不确定,但是按照常理这个常务副省长应该会是在省里边产生,毕竟这一轮调整安原干部离开太多,对于安原局面的稳定就很不利。

  应东流和任为峰对与发展和生态之间的关系还算是处理得比较好,这一点从永梁的兴衰就可以看得出来,当时应东流和任为峰都力推永梁的化工、建材由粗放型、分散化像集约型、规模化和高技术含量型转型,虽然这两年永梁发展不尽人意,但是在赵国栋看来,崔红安担任市委书垩记以来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而且永梁产业结构的调整也进入了一个关键阶段,如果能够坚持下去,也许就能看到曙光,这也是赵国栋和钟跃军、尤莲香等人谈话中获知的情况。

  但是赵国栋也感觉到了安原省里边情势的一些变化,据说凌正跃对永梁现在的情况很不满意,尤其是永梁经济连续几年增速下滑,和龙应华时期有相当大的差距,而龙应华担任市委书垩记时和时任市长的崔红安关系并不融洽,现在龙应华出任副省长,这也许就成了一个催化剂。

  现在很多领导的心境很浮躁,看待很多问题也不愿意深入调研了解,更多的是从表面现象来看待问题。

  永粱在龙应华时代经济发展虽然快,但是环境问题却成了挥之不去的梦魇。

  应东流担任省长期间就屡屡批评永梁是牺牲了几代人生存环境来换取可怜的GOP,这是对子孙后代的犯罪,这在当时也引起了不少轰动。

  据说连当时的省委书垩记宁法都很委婉的批评了应东流在发表意见时要考虑场合影响和下边是否能接受,但是似乎应东流并没有因为与省委书垩记观点的不尽一致而改变态度,所以永粱屡屡在省里边挨批,应东流对龙应华印象不佳,这也是龙应华在与赵国栋竞争省委常委失手的一个重要原因。

  钟跃军和尤莲香在谈论安原省内各地市情况时都一致认为崔红安在调整永粱经济结构,弥补前些年环保欠债上做了不少工作,而且也取得了明显效果,虽然永粱付出了一些经济发展上的代价,但是对于整个永梁的生态环境来说”却得到了巨大改善。

  赵国栋一边思考着,一边步行回到宾馆,安原的情况很复杂,随着凌正跃出任省委书垩记,省级班子也迎来了一次大动,而似乎在发展观点上也有些变化,地市级的班子成员赵国栋估计也会迎来一次大动,只不过要看凌正跃会选择什么时候来动手。

  就像今天自己要去考察调研宁陵,宁陵的班子会不会也要在这一波调整中迎来大动,也很难说,这也是赵国栋最为担心的,钟跃军虽然在安都市长和副省长人选中双双失手,但是赵国栋心里边反而踏实,毕竟只要钟跃军和焦凤鸣两人搭手,宁陵的社会经济发展就不会偏离轨道,就可以沿着一各相对科学合理的道路前进。

  但是凌正跃会这样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