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二十五节 对比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二十五节 对比


  赵国栋的话语中含义很丰富,焦凤鸣一时间也无法完全消化理解到,但是他也知道赵国栋对宁陵的发展一直很关注,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他已经和宁陵没有多少关系,但是任谁在宁陵工作几年,而且一手一足把宁陵局面打造出来,其饱含的感情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焦凤鸣很理解这一点。

  钟跃军和自己搭班子来继续推进宁陵的发展是赵国栋一手确定的,现在赵国栋虽然离开了,但是对于自己和钟跃军来说他们都还坚定不移的按照赵国栋当初确定的方针在推进工作,而且宁陵的发展也见证了当初赵国栋离开时的预言,这一点也让焦凤鸣很是佩服赵国栋的远见。

  “赵主任,说实话,我也不希望跃军书记走,宁陵还需要两三年的发展来稳定,距离您提出的追赶安都,都还有一定差距。今年我们设定的目标是2200亿,上半年完成了980多亿,下半年估计会高一些,估计问题不大。”焦凤鸣言语中充满了信心,“跃军书记若真是走了,我也很担心换了一任市委书记会不会对宁陵发展有影响。”

  “凤鸣,要说我们俩这种观点本来就有些狭隘,难道说换了市委书记宁陵就要大乱?就对安原省委的用人这么不信任?如果是这样,那只能说明这个用人制度和体制有问题,只是事不关己,关己则乱啊。”赵国栋自我解嘲般的笑道:“我也和跃军说了,不要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心胸放宽一些,机会还很多,只要你把宁陵这局棋下好了,领导自然看得见,这不是谁可以抹杀得了的。”

  “赵主任,我明白,宁陵的局面来之不易,我和跃军书记都会好好把握。”焦凤鸣点点头,前面就是餐厅了,“来,赵主任,这边请。”

  下午的考察调研和晚间的座谈会都进行得很顺利,赵国栋在座谈会上也谈了自己的一些看法,但是更多的是几位司长都对宁陵的发展面貌给予了相当肯定。

  这倒不完全是阿谀逢迎上司,而是对比了昨天安都的表现和今日宁陵的气象,作为一个省会,一个副省级城市,而宁陵则是一个偏处一隅的普通地级市,两相对比,实在令人感慨。

  张永培重点评点了联合技术研发中心的作用,认为联合技术研发中心对于宁陵以硅材料为主的光伏产业起到了一个引领技术潮头的作用,明确表示国家发改委将认真考虑联合技术研发中心对于整个国内光伏产业乃至新能源产业的示范作用,考虑要从政策、资金和技术设备上予以扶持,这让宁陵市委市府和开发区管委会也是喜出望外。

  古寿昌则对宁陵在外资利用上的选择性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宁陵市委市府在有针对性的选择引入外资上做得相当好,尤其是明确了以新能源产业为主,同时兼顾了国内资本像这方面的倾斜,做到了合理搭配,技术上也强化合作吸收,比起许多地方不顾本地实际情况盲目引资来,值得学习总结。

  张宏伟评价很简短,但提了一些很有实用价值的建议,尤其是在物流业和流通产业上如何使之与本地农副业发展结合起来,利用物流业和流通业的发展带动冷链、仓储等新兴产业的发展,促进农民增产增收,这些建议让齐华和赵国栋都为之耳目一新。

  座谈会结束后,赵国栋也和宁陵市委市府班子成员一一道别,这才上车返回安都。

  对安原的考察在赵国栋看来除了安都外,宁陵和绵州的考察效果都不错,宁陵不说了,绵州也有一些看点。

  贝铁林出任绵州市委书记时也面临的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局面,绵州传统的动力机械、机床、仪表、家用电器制造行业都陷入了低谷,而绵州历来就是县域经济薄弱,市里边经济也主要靠几大支柱工业支撑,工业发展一陷入低谷,绵州经济发展速度便直线下滑,这也成为上任市委书记之所以被调整主要原因,而贝铁林也不是神仙,面对这种局面他也是一筹莫展。

  但是绵州相较于其他城市也有其独特的优势,中机十二院和中航机电设备研究所、核工业中南物理研究院都位于这里,从去年开始国防科工委有意要将绵州市郊的琵琶溪地区打造成为中国内陆的“科技长廊”,提出了“科技长廊”计划,已经获得了国家发改委和国务院的正式同意,主要是要建立以航天科技、核科技和专用机械设计为主的基础产业研究基地,琵琶溪科技长廊建设由此拉开序幕。

  预计国家将在今后十年间陆续投资二百二十个亿用于琵琶溪科技长廊建设,将其建成中国内陆地区的最重要的基础产业科研基地。

  赵国栋考察绵州也就是重点考察琵琶溪科技长廊的规划和建设情况,绵州也因此迎来了一个莫大的机遇,不能不说贝铁林这个家伙还是有些狗屎运,科技长廊的规划和建设直接对绵州社会经济事业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影响和拉动,绵州市的整个规划也因此而进行了大幅度调整,包括产业结构的调整也可以借助科技长廊的东风而迎来一个春天。

  相较于宁陵和绵州的新气象,安都的确有些老迈了。

  这是安原之行给赵国栋留下的印象,应该说从关京山和谭立峰的搭档来看还是比较有力的,两人都是不甘人后的角色,从那一晚专门来拜会自己就能感觉得到,但是你有想法是一回事,要落实到实处又是一回事。

  安都暮气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消除的,在赵国栋看来,从苗振中到孙连平,这两任安都市委书记给安都带来的伤害和影响太大了,中央在安都市的人事的安排是欠妥的,这直接导致了安都市目前的困局。

  经济发展本来就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安都市的没落也就给予了省内其他地市的机会,比如前期的宁陵和怀庆,现在的唐江和通城、荣山,这些城市的快速发展更把安都的迟缓衬托得格外刺目,现在的安都正面临着一个艰难的转型期,关京山前期做了大量工作,费尽心机把安都的带上了路口,但是下一步要怎么来走,依然面临着太多的不确定性。

  宁法主政安都时期把安都推上了一个高速发展之路,但是却在苗振中手上缓下来,虽然经济发展都有其规律和周期,有快就有慢,有盛就有衰,但是宁法主政安都时期安都经济已经呈现出一个蓬勃向上的势头,但是苗振中主政安都时期,由于和市长姚文智关系恶劣,对姚文智的许多工作思路予以否定,市委市府工作思路脱节,直接导致了安都市发展陷入迷茫时期。

  而接任的孙连平思路不但和苗振中一脉相承,而且观念更加保守,直接导致了姚文智的离开,到关京山出任市长之后才略略有所好转,但是局面并没有能够从根本上得到改变。

  虽然现在关京山和谭立峰的搭档宣布了安都市新一届班子的成型,但是在市级班子和局行、区县主要领导中苗振中和孙连平留下的印痕依然很深,要想消除这二人的影响,让安都市干部思想作风得到彻底的转变,这还有待于下一步工作的开展。

  而这其中还有一个关键,那就是如何在整肃安都市干部职工思想观念和工作作风时赢得省委的支持,如果没有省委的支持,那么安都市这一场所要面对的痛苦蜕变也许又将成为一个不了之局。

  赵国栋只能说安都命运多坎坷了,一个昔日在十五个副省级城市中仅次于广州的角色,十多年过去后,经济实力反而退居到了五名开外,而且如果安都发展没有大的起色,其地位还会一路下滑,被目前已经表露出来超越架势的宁波、南京、成都、武汉所赶上,按照目前几个城市的发展速度,今年宁波和南京超越安都已成定局。

  如果从宁法卸任安都市委书记时由另外一个头脑思维更为开放者来担任安都市委书记,也许安都市依然可以稳居十五个副省级城市中的前三甲,但是历史从来就没有如果,所以安都就面临着如此悲戚的命运。

  安都市的问题一直困扰着赵国栋,直到赵国栋考察完川、滇、黔三省在返回京里的飞机上,他依然在思考着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