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二十六节 公私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二十六节 公私

  对于安原来说闷热的夏季是个难熬的季节,即便是能够呆在空调房里,或者找个幽凉地方度假,但也不是长久之计,不过在京里要好许多,至少干燥的北方让习惯了南方气候的赵国栋来说感觉上舒服了许多。

  刘若彤这两个月里都是来去匆匆,尤其是跑伊朗和俄罗斯时候多了一些,有时候还要去巴基斯坦,看得出来她很满足现在的工作和生活,两人经历了那一夜的寡淡之后,似乎都意识到出了一点什么问题,但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

  赵国栋发现自己在其他女人面前总是能如鱼得水般的把女人们哄得眉花眼笑,心甘情愿的听凭自己为所欲为,唯独在刘若彤这里他却有一种无力感,或者说下意识的回避心态,自己似乎不想在和这上边下工夫,也没有那么多心思花在这上边,似乎很有点听之任之的感觉。

  究竟症结在哪里,恐怕自己和刘若彤都心知肚明,偶尔的漏*点并不代表长久的和谐,而感情这个东西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三百六十种看法,一味的迁就反而最终结果就是流于形式了。

  赵国栋的想法就是不管这些,顺其自然,既然刘若彤连孩子都不愿意要,说明她也同样没有做好和自己做名副其实的夫妻的想法意愿,这虽然是无心之言,但是却是最能代表一个人的真实想法,赵国栋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时冲动之语却换来了对方如此反应,不能不说,这有些伤自己的自尊心。

  有时候反省自己,赵国栋也自问自己是不是太敏感了一些,但是每每思索到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是让他心情无法平静下来的,也许自己和刘若彤都属于同类人,都更多的要考虑自己本身的感受,才会酿成此种情形,也怨不得别人。

  赵国栋上下打量了一下房子全的办公室。

  国全集团全称是国全能源矿业开发集团,一块大理石的铭牌悬挂在门厅处,倒也看不出其他什么不一样来,拿房子全的话来说,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低调才是王道,但是有些东西你想要低调也是不可能的。

  就像国全集团处心积虑的把沙钢、莒钢、荣钢、复兴建龙拉上船一起出海到澳洲入股福斯特克金属集团一样,现在看起来这无疑是一笔最具潜力的战略投资。

  且不说福斯特克金属集团在澳大利亚ASX的股票一路上扬,仅仅是目前对高品位铁矿石的需求量继续增加,就让这几大民营钢铁企业腰杆都硬扎了许多,面对铁矿石定价体制国内谈判屡屡受挫,中小钢企都面临着巨大的整合压力,成本压力更是让这些中小钢企喘不过气来,而在福斯特克金属集团前期的巨大投入现在终于要见到效果了,铁矿山开发已经步入倒计时,而更重要的是专属于福斯特克金属集团的铁道专用线和铁矿石码头也即将竣工,一旦建成,皮尔巴拉地区的高品位铁矿石将源源不断的运往中国。

  而福斯特克金属集团也正是凭借着他们手中持有的和国内这么多家民企的长期订单才能获得澳洲股票市场的青睐,进行一轮接一轮的融资,中国元素在矿山行业的发酵剂作用在福斯特克金属集团的股票上显现无遗,也支撑起了对福斯特克金属集团皮尔巴拉项目的巨大投资,而现在巨大的效益终于要开始获得回报了。

  在业界看来,除了宝钢,国内还没有那家钢企像这几家民营钢铁企业这般做出如此具有战略眼光的决定,而这个决定在当时看起来要做出是如此艰难,但是这几家民营钢企做到了。

  虽然说前几年钢铁企业的效益不错,但是要让素来精打细算的民营企业们一下子各自砸出几个亿来入股在当时看起来还名不见经传甚至可以说是虚无缥缈的福斯特克金属集团中去,实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而现在看起来,先前的投资是如此睿智高远,福斯特克在皮尔巴拉地区的项目一期即将完工投产,那么这些民营钢企可以获得稳定的货源,而无须太过担心铁矿石价格的暴起暴落,至少他们可以通过福斯特克金属集团的铁矿石收益来填补可能面临的矿石涨价风险。

  业界内不少人都知道这一次联合投资的主要发起者是一家和钢铁有关联但是并不属于钢铁行业的企业,国全能源集团,它在投资入股福斯特克金属集团之后正式更名为国全能源矿业开发集团,以显示它的卓越勇气和勃勃野心,不仅仅要做能源行业的巨人,还要向金属采矿业进军。

  房子全的办公室如以前一样,处于大楼内一个并不起眼的角落里,办公室外没有任何标识,外来者绝对不会想到这里就是在国内外业界都已经小有名气的国全能源矿业投资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当然,房子全在这个办公室里呆的时间也并不算多。

  赵国栋的到来让房子全相当高兴,实际上赵国栋到京几个月里,两人虽然通过电话,但是赵国栋甚至没有时间见这个同居一城的老友,更没有机会来这里。

  “国栋,怎么,我这间办公室符合低调大气的格调吧?”房子全依然有些不修边幅,但是在苏晴的严格管理下,他的服饰打扮和审美观已经有了较大提高,至少无论是是衣着上还是办公室摆放的东西,都不会太过寒酸了哦。

  “苏晴帮你弄的吧?一看就知道。”赵国栋无可无不可的道。

  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脑袋,房子全也知道这瞒不过赵国栋,赵国栋对自己了如指掌,从小到大,自己在生活细节上的粗糙缺点难以改正,好在这种粗糙绝不会带到工作中去。

  “国栋,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我平时想和你聊聊,想要向你汇报工作你都不得空,今天为啥突然有时间来我这里了,让我想想这其中有没有什么古怪。”房子全咧着嘴笑道:“无利不起早啊,我琢磨出一点味道来了。”

  “打住,记住,聊聊可以,汇报,你是国全能源矿业投资集团的董事局主席兼总裁,我想你需要汇报的对象只有你们的董事会,而不是其他任何一个人。”赵国栋很果断的划清界线。

  “嘿嘿,你现在倒是撇得挺清啊,难道我作为民营能源矿业行业的企业家,向你这个主管国民经济运行的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汇报一下企业情况,也不行?”房子全似笑非笑的斜睨了赵国栋一眼。

  “嗯,如果是这样,请通过书面方式来进行最好。”赵国栋哑然失笑。

  “那好,你想要到我们国全能源矿业了解情况,也需要出示合法手续。”房子全洋洋得意的道。

  “咦,你认定我是有求于你么?”赵国栋讶然道。

  “嘿嘿,国栋,你说你会无缘无故上班时间跑到我这里来么?你是那种没事儿四处闲逛的人么?”房子全哈哈大笑:“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这个人除了对漂亮女人有那么一丝半毫的兴趣,大概也就只有工作了,而显然现在无论是沧浪还是国全都绝对不会在你的工作范围内,难道是为了女人?我不认为国全能源矿业和女人扯得上什么关联。”

  正在咂嘴的房子全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阴阴一笑,“噢,对了,赵德山倒是推荐了一家涅磐影视传媒公司,搞电影的,问我们国全能源矿业有没有软广告或者贴片广告这一类的需求,我说很抱歉,国全这边除了铁矿石就是煤炭焦炭,真的没有啥值得做广告的东西,总不能让电影里边的明星们在矿井进口上摆POSE,或者站在铁矿石堆上造型吧?嗯,那家涅磐影视传媒公司的老板我好像有些印象,是安原卫视的女主持,据说最早在花林县电视台工作,而你那时候在花林县当县委书记,国栋,我的记忆力很好,这中间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古怪呢?”

  赵国栋心中暗呼厉害,房子全这个家伙的嗅觉也未免太厉害了,程若琳的味道都能被他嗅出来,多半都是赵德山这个家伙和房子全臭味相投才会漏了风。

  “子全,我不和你胡扯了,我来是一件事儿,也算是一件好事儿吧,海外投资协会要举办一个海外投资研讨会,据说和你们国全能源矿业联系了,希望你们国全能源矿业能出席介绍一下经验,这是纯内部的一个经验交流活动,听说你拒绝了?”赵国栋坐在沙发里享受着鲜榨果汁,这是房子全的养生之道,每天只喝鲜榨果汁,不喝茶,也不喝咖啡,据他说能让人保持旺盛的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