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二十九节 继续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二十九节 继续

  赵国栋也知道现在张永培也是在刻意讨好自己,宁陵报上来的项目自然是以最快速度最高效率报上来。

  做事会得罪人,但是不做事你就连得罪人的机会都没有,自然就谈不上谁在意你了,这是赵国栋得出的结论。

  如果不是自己雷厉风行的要求稽查办和高技术司立即对前两年发改委审批的国家集研发中心实验室项目资金使用和项目建设运行情况进行审查,只怕张永培还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可以随便糊弄的角色;如果不是自己在化肥进口权上的“刚愎自用独断专行”,只怕庄云禄也还是会一直抱着敬而远之的敷衍态度来对付自己吧?

  现在庄云禄对于自己交待的钢铁产业整合方案就半点不敢怠慢,和齐鲁、冀中关于钢铁企业兼并问题也已经召开了多次座谈会,虽然至今尚未拿出一个明确的结论来,但是至少制止了齐鲁和冀中省里边希翼用行政手段来强制推行整合兼并的方案,赵国栋一直认为这是最愚蠢的手段,只有抱着狭隘的地方主义和对民资企业的偏见者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赵国栋不在乎谁来兼并谁,京钢可以兼并唐钢,宝钢也可以兼并邯钢,莒钢也一样可以兼并济钢、莱钢,就像沙钢已经兼并了淮钢一样,权属不是问题,地域也不应该成为问题,都是中国国土上,为政者应该更多的考虑民生问题、宏观产业结构问题,而不应当一门心思放在具体行业中的具体企业行为,那就是操心过头了,而具体企业行为则应当严格遵循市场经济规律。

  赵国栋近期在《南风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全面阐述了自己在目前产业整合和企业兼并这方面上的观点,文章并不仅仅只针对钢铁产业,而囊括了目前部分省份推进的矿业、冶金等行业整合兼并。

  在发表这篇文章之间,赵国栋也征求了曾权军的意见,曾权军表示需要斟酌一下,一直到赵国栋把自己这篇文章交给曾权军之后的第三天,曾权军才把这篇经过一番修饰的文章交回给赵国栋,赵国栋看了文章大体意思没有改变,只是在语气上变得更委婉缓和,赵国栋估计曾权军也应当是征求上了上面意见,得到了首肯才会同意自己发表这篇文章。

  本来只是代表自己个人观点的一篇文章,却因为自己身份太过敏感而不得不再三考虑,赵国栋也觉得有些感慨,但总算是获准发表,也算达到目的。

  《南风窗》上这篇文章一发表立即引起了很多经济界人士的关注,认为这是中央政府放宽民资准入政策的明显信号,像钢铁企业和矿业国家政策日趋收紧的情形下,中央政府突然释放出这样一个信息,也让国内民营企业为之一振,赵国栋也作为一个标杆式人物再度成为热议话题。

  但是很多人也注意到赵国栋这篇文章中还阐述了另外一个观点,那就是要求在兼并中一方面应该要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办事,另一方面政府必须要严格尽职履责,除了在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上要认真评估审定外,还应当在国土、环保、税收、社会保险等方面一视同仁的严格监督,从法制角度上来对血汗企业、污染企业、违法企业设立禁入线。

  这一个观点也在相当程度上引起了争论,不少经济界人士认为赵国栋这个观点就有点为地方政府寻找理由阻止民企成为兼并主体的依据,但是也有一部分人士认为如果你民营企业不是血汗企业,不存在违法、偷税漏税以及污染问题,那又何惧这一意见?

  “永培,高技术产业事关我们国家经济长远发展大计,各省实际情况不一样,我觉得在这一点上需要因地制宜,不宜全面开花,所以我觉得各省乃至各地市都应当有一个较为明晰的规划,司里边恐怕需要认真结合中央政策精神,有针对性的对各省和个别地市进行指导督导,就中长期规划和短期规划都要有明确的意见出来,你要好好对这个问题梳理一下,安排司里边把这项工作落实下去。”

  赵国栋现在的吩咐张永培已经不敢马虎敷衍了,这几个月里赵国栋正在不断的用他的表现征服大家或者说迫使大家认可他的地位。

  《南风窗》上那篇文章他也看到了,甚至还和庄云禄进行过探讨争论,这本来还是处于探讨阶段的观点,赵国栋却敢于在外部媒体上阐明,虽然是以个人观点来进行探讨阐述,但是其意味深长。

  庄云禄一句话让他印象很深,赵国栋获得了高层认可,自信心和驾驭力都已经上升到了可以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来向外界表明意见了,这也就意味着赵国栋在委里边的地位日益稳固,不能不说先前对赵国栋能力的怀疑是大谬不然。

  张永培也观察到了张宏伟在迅速向赵国栋效忠,而孔祥龙和庄云禄也明显改变了态度,至于古寿昌虽然依然如故,但是他这个人性格如此,无论是谁当他的领导他都没有什么改变,所以张永培也很明智的效仿着张宏伟。

  “赵主任,我马上就组织司里边对这项工作进行研究,并安排落实下去。”这一次张永培态度很坚决。

  赵国栋满意的点点头,“那好,你们把工作计划尽快拿出来,各省要有各省的特色,要突出差异,不要一窝蜂都是要以什么电子、生物、先进制造业这一类热追的产业,对于高技术产业更应当要细分化,这样有助于集中力量进行突破,取得实效。”

  赵国栋开始继续撰写自己的一直在构思的文章,关于解决国内企业海外并购上的政策限制一文。

  赵国栋知道很多事情自己未必能一力解决,但是他觉得自己至少可以发出一些声音来,让上边听见看见,权衡其中利弊,作为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发出的声音比起一般的经济学者或者所谓经济界人士的观点显然更能引起人们的关注。

  这是自己必须要做的,也应该做的。

  萧春阳很有兴趣的着正确看待当前产业整合中出现的新动向》,话题犀利,直指核心。

  “永刚,你们这位赵主任霸气十足啊,这是不点名的在批评齐鲁和冀中两省省政府在钢铁产业整合的做法啊。”这篇文章他已经过多遍,还推荐给了自己的老总和京钢集团大老板看过,因为铁矿石进口权同样是赵国栋提出的改革目标,他们对赵国栋观感并不好,但是却都一致认为这篇文章很值得一。

  和齐鲁方面钢铁产业情况略有不同的是冀中钢铁产业分为南北两块,北边以唐钢为首,南边以邯钢为主,而这也是南北两大钢铁巨头宝钢和京钢对峙局面,宝钢已经实现了对邯钢的初步整合,而京钢则实现了和唐钢的密切联合。

  处于各种因素尤其是京城赢得2008奥运举办权之后,中央就有意让京华钢铁迁出首都地区,而现在更是明确迁往冀中草碑店地区,重建京华钢铁集团生产基地。

  但是冀中方面提出的方案中却明确排除了京钢和宝钢入主冀中钢铁产业进行整合的可能性,而是希望整个冀中钢铁产业统合在一个大型的冀中钢铁集团之下,这样可以在冀中省内形成一个特大型的钢铁集团,这既引起了京钢方面的不满,同样也让宝钢方面相当失落。

  前期所作的那么多工作却因为地方行政部门出于狭隘的自身利益着想而遭到否决,无论是京钢还是宝钢都感觉难以接受,但是钢铁产整合是以发改委出台政策,具体推进则是各省政府来进行,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无论是京钢还是宝钢都是有苦说不出,冀中省政府不会考虑你京钢或者宝钢的想法,也不会考虑唐钢或者邯钢的发展前途,它首先需要考虑的是省里边的利益格局。

  “嗯,赵国栋的确有些魄力,这篇文章也敢发表出来,这是在打冀中和齐鲁两省政府的脸。”李永刚也不得不承认赵国栋在这个问题上的远见卓识和胆魄毅力,这个家伙不但挑战了国企,同样也敢于质疑地方政府,一般人是无论如何做不出这样的壮举来的。

  “你们委里边对此有何评价?”萧春阳对于赵国栋是越来越感兴趣,他并不知道赵国栋对他同样也是越老越感兴趣。

  “委里边好像都保持了沉默,但是司里边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是地方政府和央企在利益博弈,这一次赵国栋站在了央企一方。”李永刚沉吟了一下才又道:“准确的说,这个家伙似乎是觉得哪样对产业壮大有利,他就支持哪一方,至于其他因素都搁在了一边。